司马南:杨光现象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专家杨光被双开,首席专家排第七啊。

  通报材料上说,他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长期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消费卡,违规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旅游、打高尔夫球等活动安排,违规持有、实际使用各种高尔夫球卡; 违反议事规则,少数人决定重大问题,不按规定报告家庭实有房产情况,在组织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在职工录用、职务晋升中利用职权违规为他人谋取利益;纵容、默许亲属利用其职务上的影响谋取私利,违规将应当由个人支付的费用交由他人支付。

  …… 听着是不是有点熟悉啊? 腐败分子也没啥创意,揭出来的贪官,都是这点事儿。单讲杨光其实没啥特殊性,但如果你把金融两个字列入搜索主题词,再搜索杨光,搜索贪官,拉出一个单子来,特别是二十大开过之后,那一串名单,你会发现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了,可以叫做杨光现象:金融口贪官像我们胡同口卖螃蟹似的,穿成串儿了,一提溜就是一串儿。 光是农行口,先后就有刘燕忠被查,沈锐被查,陆俊波被查,张学禄被查,董福海被查,杨国月被查,看看这涉及到几个省了,可以肯定地说,别急,还没完。其他国有大行的情况差不多。“杨光现象”的本质是不阳光,就是有那么一波的人在体制之内,手中握有权力,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藏垢纳污,清扫房间,打扫到这儿了,被扫出来很正常。

  这些人是管钱的,管钱的手脚不干净,眼睛贼溜溜乱转,政策你也管,业务你也管,国内你也管,国外你也管,明面上是都有报告,都有请示,甚至还有领导签字,但其实是你们另搞一套。

  比方说拿出去一大泡钱吧,收回来的只是几分之几,剩下那些呢,不知道去了哪个爪哇国,最终以极其复杂的方式揣到了自己的口袋或者家人的口袋或者女人的口袋。

  这套做法,过去有人罩着,有人策应着,有人掩护着,现在不行啦,越玩越大,天怒人怨,欠下的都得还。不得罪这帮仓鼠,就得罪14亿人。

  金融口反腐败,已然按下快进键。有些知名度比杨光更高,地位更重要的先生,怕是坐不住了。 肉烂在锅里的说法,逻辑上行不通。任何人必须接受人民的监督和法律的格式化,2012年以来,已经动了几十万人,不在乎再多几个自以为藏得很深的家伙。

  金融固然是有门槛的,金融口大大小小各个门脸儿,掌柜的、二掌柜的、账房的,组织上对你们足够信任了,是你们愧对了这种信任,归根到底损害了人民的利益,那就吐出来吧,吐完了之后找个地方,好好接受处罚。

  贪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还要大贪特贪,从社会法律层面看,这是一种犯罪;从心理学角度看,这是一种心理疾病。 也是蛮可怜的,人在天堂,钱在银行。 活着的,被关进金条编织的笼子里,渴望着世俗的自由。

  2023年5月12日午饭后

  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文/司马南,独立学者,知名社会评论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众号“司马南”,授权红歌会网转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6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