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长安:重视技术伦理,让劳动者就业更体面

2023-09-04
作者: 李长安 来源: 环球时报

  最近,山东临沂大学的一位教师利用业余时间当外卖骑手,并将其亲身体验做了分享。按这位教师所说,“综合算下来,每小时收入10元是常态,每小时收入20元是极限”,他还描述了平台公司的严苛约束,以及社会的各种世态炎凉。他的分享体会在网上迅速引发热议,许多网友都对这位教师的做法给予了肯定,对外卖骑手的境遇表达了同情。但也有部分网友认为,这不是外卖骑手的全部真相,而只是“精英凝视”下带有一定偏见的一种看法。不管怎么说,此事再次引起社会对于外卖骑手的人文关注。

  事实上,亲身体验当一回外卖骑手似乎成为不少人了解社会的一种方式。之前北京人社局一位副处长也曾体验当外卖骑手,自称忙活12小时赚了41元。外卖骑手之所以会成为易受关注的群体,是因为这个职业在新经济新业态中成为一个典型代表,群体数量庞大且吸引了很多劳动者。今年年初全国总工会发布的第九次全国职工队伍状况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新就业形态劳动者8400万人,其中外卖骑手数量达到1300万人,占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总数的15%。另有调查数据表明,我国的灵活就业人员约有2亿人之多。

  客观地讲,当前我国新就业形态劳动力市场中,确实存在着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和困难,灵活就业人员就业质量不高也是社会的一种共识,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劳动者体面就业和建设和谐劳动关系。这主要表现在岗位与收入不稳定。灵活就业人员的工资报酬虽然较传统部门略高,但与固定工作相比,岗位与收入存在较大的不稳定性。事实上,灵活就业是职业流动性最大的群体之一,进入与退出频繁,收入波动的幅度大,抗风险能力弱;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灵活就业人员的工作时间大多为每天8到12小时,平均10小时以上,超过12个小时的也不在少数,大多数人的每周工作时间超过法定的40小时。不仅如此,一些灵活就业人员如快递员、搬家公司搬运工、外卖骑手等工种,工作时间紧、劳动强度大、社会保障不全。目前,我国的社会保障尚未完全覆盖灵活就业群体,而且由于劳动关系不确定,平台企业为灵活就业者缴纳保险的动力不足。此外,灵活就业人员缴纳社保费用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这也是导致他们不愿意参保的主要原因之一。一般而言,灵活就业人员的职业发展空间狭窄。对于绝大多数灵活就业人员来说,职业发展前景不明、晋升渠道不畅,成为他们职业发展的最大障碍。

  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有很多,但技术进步过程中对劳动力的挤压和替代是其中的直接原因之一。大多数人认为,长期看,技术进步无疑对经济社会发展及劳动者待遇的改善具有积极作用。但就短期而言,则有可能出现技术对劳动力的挤压和替代,部分低技能的劳动者会受到较大的影响。另一方面,一些新经济新业态企业在发展初期为了积累更多的资本,本身也存在着压低劳动者工资、提高劳动强度的内在动力。在这种情况下,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主要被运用于提高企业利润,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灵活就业人员容易被“困在算法中”了。

  因此,在技术快速进步且迅速被广泛应用的时期,必须高度重视技术伦理的问题,并将技术伦理当作评判企业是否合法合规以及是否履行社会责任的一条重要标准。也就是说,在技术进步与应用的过程中,不仅要考虑技术的可能性,而且还要考虑技术使用的目的手段以及后果的正当性,充分认识到实现劳动者的体面就业才是技术进步的最大伦理。这是所有经济与社会发展理论的根基,也是提高劳动者就业质量和实现体面就业的重要途径。

  必须强调的是,技术进步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促进人的发展,必须突出技术的人性化、算法的合理化。平台企业在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同时,要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准时率、在线率等考核要素,根据实际情况合理调整配送时限,客观分析差评原因,真正将灵活就业人员当成技术和算法的主人而非简单的遵从者,努力提高灵活就业人员的就业质量和实现其体面就业,从而促进技术进步与人的全面发展相统一。(作者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