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如此反腐?太邪门了


  但看截图,目瞪口呆。

  俺半天缓不过神儿来。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俺眼神不够心智不够联想能力也不够。

  专家确有惊世骇俗的发现,抑或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如今,个别专家成了震惊体的主流作者,如果这个论文不是有人故意造假,那就直接宣布得奖吧,中纪委国家监委联合给他一个廉政建设大奖绝不为过,靶向调节肠道菌群,提高廉政效率,这个角度太邪门了。

  这比前几年赞美师娘的论文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论文中忘情赞美师娘只是表达作者情感,而肠道菌群调控,比孙悟空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还要厉害,一举阻遏新增腐败,亦可遏止存量腐败,这个贡献,无论怎么估计都不会过高。

  试想,通过靶向调整肠道菌群,不仅消灭了贪官,遏止了腐败,而且可以大大提高公民的道德素养,肠道菌群帮助你狠斗私字一闪念,大大提高了全民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水平,这一伟大的贡献必将永载史册。

  有两个概念需要分辨清楚,一个叫科学,一个叫文化。现在很多人把两个东西弄到一起来,公说公的理,婆说婆的理,永远扯不清楚。

  维特根斯坦说,人类思维的第一毛病,便是无谓的话语之争,把科学和文化弄到一块,嘴里拌蒜,腿肚子抽筋,不要设想能够弄清楚问题,本来清楚的问题也会弄得含糊不清。

  科学是要证据来证明的,科学是可以讨论的,科学是要不断证伪的,科学必须放之四海而皆准。拿数学来说,全世界的数学公式是一样的,拿物理学来说,全世界的物理学规律也是一样的,亦即没有例外,例外了,那就不叫科学。文化是一个自定义的系统,文化与历史相联系,拿中国传统文化而言,信是文明演化而汇集成的一种反映民族特质和风貌的文化,是复杂的观念形态的总体表现,文化与科学有重合,但绝大部分时间,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是分离状态,甚至是矛盾的。

  例如上火的概念就是文化的,你跟一个初来中国的老外讲上火,即便有郭德纲的机智与口才,绕上半个月,老外还是一头雾水。即便你把许家印的首席经济学家派过去专门辅导他,一个月之后老外还是没有办法理解什么是中国人说的上火。这便是文化差异,因为上火与否是中国人自定义的,上火与去火,那是一组极其复杂的概念,并没有固定不变的人体症状与之相匹配。

  上火,民间称之为“热气”,中医认为人体阴阳失衡,内火旺盛。眼睛红肿是上火,口角糜烂是上火,尿黄牙痛是上火,咽喉肿痛是上火,夜里想喝水也是上火,如果你了解了这一系列归纳,便以为懂得了上火,那叫凸杨凸森破,因为上火可分为上实火,又有上虚火,细分还有心火肝火等等,贵州人湖南人既可以吃辣椒上火,也可以吃辣椒去火……

  绕入上火的迷魂阵,即使是带着肚兜的不怕火的外国红孩儿,也绕不出来。因为他的选言肢无可穷尽, N+1模式永远无法把握内在规律。而治上火的偏方之多, ChatGPT5出来,加上最先进的云智能,亦不可穷尽。

  腐败症状,千奇百怪,千姿百态,类似于上火,靶向肠道菌群调整,或许为基于信念的小偏方,不相信其有效性,对论文作者是极不尊重的。而相信其有效性,需要论文作者拿出确切的证据来,接受科学家共同体的检验,否则我们只有呵呵。

  动机是绝对不应该怀疑的,专家给我们打了一个样儿,做了一个光辉的榜样,还把肠道菌群什么大肠杆菌之类的全部拉过来,为咱们建设精神文明服务,我高度赞赏其文化理念,我想近水楼台先读论文,把我的肠道菌群调整一下,进而去掉贪嗔痴自私自恋,没事儿爱得瑟,跟好看的姑娘合影等一堆臭毛病,先治好我的腹泻或者便秘,进而将自己的道德境界提高到正人君子的阶段。

  有没有人知道,这篇论文发在什么期刊上?作者隶属于什么研究机构?研究单位指导教师是谁?论文发表之后国际上有什么反应?同行评议又怎么样?中纪委国家监委及其相关部门有没有充分利用论文的成果,推进惩治贪官反腐败斗争?

  写到这儿,本以为就是结尾了,有朋友向我推荐了一篇文章,原来人家中纪委早就有回应了,2019年12月11日,中纪委说得蛮好。

  兹摘要如下:

  某论文说调控肠道菌群有助反腐?我们忍不住说……

  最近,社交网络上流传着一篇学术论文:《通过靶向肠道菌群调控人体的物质需求欲望有望提高廉政文化建设效率》。意思大概就是,肠道菌群基因组DNA系统在人体的过度活跃和紊乱,有可能是导致人贪污腐败甚至物欲横流的生物学诱因,通过靶向肠道菌群调控,可以生理性地消除饥饿感,减少人对物质的需求,从而“挽救”被物欲控制的目标人群,有利于提高廉政文化建设效率。

  对这项“研究成果”,我们只能……

  腐败是人类社会的普遍难题,腐败成因很复杂,从信访举报、巡视巡察、监督检查、审查调查等情况看,腐败是多种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既有惩罚力度不够、制度不完善、监督乏力的原因,也有私欲作祟、侥幸心理等因素,还有政治生态、社会生态和历史文化的影响。

  所以遏制腐败,需要多种多样的措施,仅靠一种方式不可能完全奏效。不过,相比寄希望于“肠道菌群”,我们现在还是需要一些更靠谱的操作。

  用中国人自己探索出来的靠谱的反腐败打法,我们有信心能用它巩固和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实现海晏河清!

  国家纪委的回应文字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事情另有一个令人忍俊不止的结尾。若问靶向调节大肠菌群对反腐败斗争效果怎么样,可以对比作者先生的另外一篇论文一一《行长的面部宽高比影响银行绩效的路径研究》,该论文认为,“银行行长面部宽高比,通过体现出的权力感,影响银行内部绩效,银行行长面部宽高比通过他人对其相貌的认知影响银行市场评价。”……

  真能读懂这篇论文的人,全世界找不到几个。但将这篇论文当成相声来读的人还是不少,银行行长面部宽高比研究对整顿金融秩序能起什么作用,完全搞不清楚,但活跃气氛的目的是达到了。

  如此奇葩论文的作者,有人研究过他们的面部宽高比吗?有人能够看明白他们的肠道菌群吗?

  2024年3月28日于北京南锣鼓巷8号

  【文/司马南,独立学者,知名社会评论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昆仑策网,授权红歌会网转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2条)

大家都在看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