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2024年,中俄中美两个合作之比较及相关发展前景


  观察与研判当今中国在全球战略格局的位置,对此历来有多重视角,其中比较直观与突出的一个,就是中美俄三国组合或三边关系,这是一个不大但却十分重要的关系组,而中国在这一关系组成中的摆位,则直接展现出中国的全球战略取向。因此,尽管世界形势演变到现在中美俄三国的组合关系同冷战时期的中美苏三角关系已然大相径庭,但解析这一组合关系仍然是诠释全球战略形势的基础性课题。

  当下,中美俄三国组合关系的总体概貌是,中国同美国之间正在进行广泛的合作,中国同俄罗斯之间有密切的战略协作,战略协作其实也是一种合作。因此,从合作的视角看,中国是一手托两家、脚踏两只船。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在中国目前才同时出现这样两种描述:中俄关系十分重要,只要中俄两个大国肩并肩站在一起、背靠背深化协作,国际秩序就乱不了,世界公理就倒不了,霸权主义就赢不了;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唯有本着对历史、对人民、对世界负责的态度,处理好中美关系,才能不断增进两国人民福祉,促进人类社会进步,为世界和平发展作出贡献”,等等。两种描述如同相对相照的两座山峰一般,很难说出其中的大小高低。

  与此相对应,则是美俄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合作,连过去引以为招牌的军控协议也都作废撕毁了,以至于彼此之间失去起码的战略底线,也堵死了任何能够正常沟通来往的渠道,使他们处于准战争的状态,游走在大规模激烈战争的边缘。对于如何收拾目前还是炮火连天的乌克兰战争,各自都是既找不到现实可行的办法,也不知道未来向何处去。因此,如果从战略管理的角度看问题,那么今天的美俄关系堪称是美俄两国有史以来最糟糕、最危险的时期,其危机的程度远远超过包括当年古巴危机在内的任何时刻。这就是美俄关系的现状。

  基于这样的一种情况,分析研判中美俄这个特别三边关系组,重点需要深入地比较中俄合作与中美合作,在这样的比较中才有能更好地鉴别中俄关系与中美关系各自的属性与特征。

  首先,中美合作与中俄合作的属性截然不同

  中俄合作关系具有突出的战略安全意义。简单地说,同中国的合作对于保障俄罗斯的安全很重要,对于保障中国的安全也很重要,中俄两国在战略上具有“背靠背、肩并肩”的战略安全性质,并且这样的关系也得到两国共同的认定与认可。但中美关系则完全不是这样。在美国方面,中国被定位成头号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国要同中国展开战略竞争;在中国方面,中国希望和期盼美国能成为中国的伙伴,同美国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就目前的中美关系而言,经济意义仍然处于十分突出的位置,它既是中国离不开美国的要点之所在,也是维系美国保持对华关系的基本杠杆,一度被中国方面形容为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可谓其来有自。

  其次,中美关系比中俄关系更加复杂

  在当前历史阶段内,中俄关系总体上比较单纯,无论是双边范围还是全球范围,两国之间的战略利益都高度耦合共振,彼此之间没有什么现实或突出的分歧,更不可能发生对峙与冲突。尽管中国的一些人不时掀起中俄之间的历史纠纷,经常制造俄罗斯倒向西方的谣言,妄图在中俄之间制造隔阂与分裂,但这等伎俩影响不了现实的中俄关系。

  中美关系却完全不是这样,中美之间有诸多共同的利益,但还有更多与更大的分歧。尽管中国方面一直强调“中美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彼此分歧”,但中美之间分歧却屡屡将中美关系冲击得摇摇欲坠,也几度使彼此关系冷若冰霜,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正因为存在这些“分歧”,所以美国对中国进行全方位的打压遏制,经常性地对中国发起战略攻击和军事挑衅,迫使中国不得不做出适度的反应。也就是说,中美关系在合作关系之外,与之并行并重的还有冲突对抗关系,合作共赢与冲突对抗交织跌宕,导致中美关系十分复杂多面的现实形态。

  最后,各自可持续发展的前景大相径庭

  中俄合作与中美合作这样两个合作目前都在进行当中,但各自的前景却大相径庭。总体而言,中俄合作前景可期,未来只会进一步发展深化而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波澜。但中美合作却不是这样,两国之间所有可能合作的选项与前景,无不受到各种分歧的强烈冲击,一概都将取决于中美两国之间所谓“管控”的能力、水平与质量。考虑到几十年来中美关系的具体实践,人们实在无法对所谓的“管控”寄予多少希望,即便现如今拜登政府又搞出了什么“护栏”一说,听起来挺新颖,但恐怕也无济于事,因为他们并不是要据此来束缚霸权自己的手脚,本质上仍然是要给中国再上一道战略枷锁。这样一来,意味着霸权对中国的战略压迫今后将更加沉重,中美关系将在既有基础上进一步危机四伏。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合作能走到那一步、进行到那一天,恐怕只能说“天晓得”。

  基于上述简单的对比,我们可以得出如下若干基础性的判断:

  其一,中国还没有在美俄之间战略选边站队

  中俄关系中美关系有明显的远近亲疏,中俄关系明显好于中美关系,并且号称是“背靠背、肩并肩”,俨然站在同一战壕一般,因此,中国向俄罗斯倾斜是不争的事实。但从大战略的角度看,中国并没有倒向俄罗斯,在美俄之间,事实上中国并没有选边站队,依然保持很大的自由裁量,并且还游移摇摆的状态中,有时更多地摆向俄罗斯,有时还会往美国方向摆一摆。未来如果没有特别重大转折性的战略剧变,预计这样的状况大概率要持续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

  其二,中俄关系和中美关系有强烈的对冲性质

  中俄关系中美关系究竟哪个更重要,不同视角下有完全不同的解读,不同的中国人有完全不同立场观点。从这两个关系各自的基本特点出发,可以看到,它们彼此之间有强烈的对冲性质:中俄关系受到中美关系严重的制衡,成为进一步深化发展的巨大障碍,美国一直通过各种手段在中俄两个方面对中俄关系加以制衡,包括拉拢、离间、诱惑等,这些手段涵盖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此前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所谓莫斯科正在把自己的未来抵押给北京,并变得更加依赖中国,同时它在邻国失去了影响力的论调,就是这等企图下的一个伎俩;中俄关系加强了中国在中美关系的地位,对美国发起的对华“战略竞争”客观上具有一定的制衡作用,但多年的国际政治实际经验证明,中国在主观上无意用中俄关系来制衡美国,因为改开以来的中国对外关系的基本格局就是以中美关系为核心而展开,迄今为止一直都是这样。中国对外开放的主要方向依然没有转移,直到现在似乎也并不想从根本上加以改变。当代中国的对外关系蓝图并非以中俄关系为核心展开,虽然这是推动建立全球战略新秩序所需要的,但目前为止中国并没有迈出这一步。

  正因为这样,所以很多年以来,在中国始终都有人鼓噪呼叫,“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从来也没有人提出意见观点,说“救俄罗斯就是救中国”。出现这种反差的原因,就在于中美关系对中国的吸引力总体上远大于中俄关系,一些人对美国寤寐思之,心向往之,念兹在兹,对俄罗斯则完全不是这样。

  由此不禁使人联想到,假如有朝一日美国同俄罗斯直接打起来发生战争,中国将怎么办呢?现在看,这样的联想并非完全属于多余。

  其三,中国还没有不惜一战的决心与决策

  在漫长艰难的崛起复兴之路上,中国是终须决死一战,还是将有惊无险平稳到岸,对于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定论,内外各种说法也都莫衷一是。实际的情形是,中美关系总体上危机四伏,未来不但有可能风高浪急,而且很可能掀起滔天巨澜,霸权美国是中国崛起复兴最大的外部威胁,这是不争的事实。未来这个霸权会不会无可奈何地接受中国成为全球战略大国,甘于同中国战略共存,还是与此相反,在必要时采取极端手段同中国一决输赢胜负,以目前的情形而论,这些都属于未知数。因此,中美关系的未来凶险极大、挑战极大,必须针对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方面可以说已经开诚布公、昭告于世了。但中国目前还显然扭扭捏捏,一方面也在做相应的准备,一方面依然对中美共赢寄予殷切的希望。现实情况是,相当一些中国人离不开美国,高度依赖美国,这种依赖不仅表现为基于经济利益充满铜臭味的学说论调,更表现为精神价值上的崇拜皈依。基于这样的状况,可以预计,在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内,中国都难以摆脱美西方的羁绊与牵制,相应地,就总也丢不掉对美西方的幻想妄想,不可能下定同西方决裂乃至不惜一战的决心决策。

  但是,中国能一直如此这般地左右逢源、两面讨好地战略中立下去吗?

  展望2024年,可以预计,在这个问题上,相关考验将变得日益严峻起来,距离中国不得不做出抉择的那一刻将不是越来越远,而是越来越近了。

  【文/张志坤,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