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抢钱”民营医院:西安莲湖大唐医院


  近日,西安莲湖大唐医院因套路患者被曝光。

  你没猜错,就是那种发小卡片,靠低价拉客和网络广告招揽患者的妇科和男科医院。

  这不是该医院第一次作恶,2018年该院曾在手术台上坐地起价,威胁一位做人流手术的女生加价被曝光。

  该女生在街上遇到发小卡片的大妈(相信很多人都遇到过),说是全套妇科检查只需38元,人流也就700多元。

 

  因为价格便宜,该女生便上了钩,成为手术台上待宰的羔羊。女生没钱,医生就让她透支信用卡和支付宝,或者和同学借钱,还不准她给家长打电话。这和此前安康兴安医院的套路一模一样。(安康兴安医院手术台上“抢劫”,当地通报大事化小

  当然,还有多少患者选择忍气吞声,我们并不知道。目前该医院已被停业整顿,但我们知道,不久之后它就会复出,也许都不需要改头换面。

  这就是医疗市场化所推崇民营医院,认为它能克服公立医院的垄断,解决中国人民“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不知是蠢还是坏。

  其实看病难和看病贵和垄断无关。资本发展的趋势就是垄断。例如经过激烈的烧钱大战,外卖行业剩下了美团这个巨无霸和小弟饿了么,这不是垄断吗?物流、电商、电子支付都是那么几家巨头垄断,怎么不见多少人批评呢?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垄断就成了原罪呢?

  所谓的“垄断”不过是资本要求分一杯羹的借口罢了。正好国家在医疗方面的投入减少,公立医院出现种种问题,医疗市场化便是顺水推舟了。即便没有这种私立医院“抢钱”的乱象,市场化也解决不了人们看病的问题。市场化的要害是赚钱,没钱你能看得起病吗?再好的医疗条件,穷人也无福消受啊。

  在此,我们有必要简单回顾一下医疗市场化之路。

  建国后的三十年间,中国初步建立起了“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公共医疗体系,虽然物质生活不富裕,但是基本每个农村都有一个赤脚医生,城里的大大小小单位都有一个卫生所。不过农村集体经济解体后,这套公共医疗卫生体系被改革大潮冲垮。

  农村的合作医疗体制迅速衰弱,合作医疗覆盖面从1976年的92.8%降至1982年的52.8%,1983年人民公社正式解散后,农村合作医疗体系出现“雪崩”,覆盖面骤然降至11%,到了1989年,这个数字降到了4.8%。除了一些集体经济发达的农村地区,合作医疗体制得以继续保留外,全国绝大部分地区的农民重新陷入自费医疗的境地。

  于此同时,中国的城镇医疗也陷入“市场化”的迷思。当时的主导思想是,医院开始试点,政府对医院实行,政府开始大幅推出城镇医疗卫生领域。

  1978年以前,公立医院超过50%的收入来自政府预算,上世纪80年代后,医院获得了更大的自主运营权,但来自政府的补贴也越来越少。1980年,政府补贴占医院收入的比重为30%,1985年降到27%,1987年降到19%,到90年代末,这个百分比降到了6%。

  在此背景下,出现了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公立医院为了生存和谋利,也是花了不少心思。

  笔者一位医疗行业的朋友介绍,郑州某大医院各个科室在采购药品时几乎均要收受回扣,各医药公司代表后备箱常备名酒以便招待负责采购的相关医生。这些医药公司销售的家属生病了都不会去这家医院。

  医疗行业的腐败令人触目惊心,去年某部门发文《重点领域正风反腐观察,深挖彻查医疗腐败》,文中称,今年上半年披露的医疗领域腐败案件中,收取药品耗材回扣是出现频率最高的问题,涉案金额居高不下,腐败利益链条环环相扣。

  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贪污1.1亿元,拥有100套住房和100个车位,号称“双百院长”。

  由此可见,在市场化大潮中,无论是私立还是公立医院,谋利几乎都成了第一需要,患者则成为了摇钱树,这背后是数不尽的血泪故事。

  如果没有必要,还是不去民营医院看病为好,或者祈祷自己不要生病,要不就努力赚钱让自己有生病的资本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6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