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们注意了!新冠疫情出现了针对儿童的两大危险趋势!不得不防!

2022-05-20
作者: 血饮 来源: 微信公众号“血饮”

  据国内媒体援引朝中社报道称,截至5月16日18时,24小时内朝县全境新增“发烧患者”269510例,痊愈170460例,死亡6例。从4月底到5月16日18时,朝县累计报告“发烧患者”1483060例,其中痊愈819090例,死亡56例。

  在朝县这个全世界物理隔离最严格的国家,突然曝光如此巨大的感染数据,犹如平地一声惊雷,迅速引爆了全球舆论场。目前,朝县不仅感染比例超过5%,而且绝对数方面,也已经在短短20天时间之内超过了中国境内的115万新冠感染总数。

  严防死守的朝县,究竟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疫情传播事件呢?

  绝大多数民间分析人士都认为,朝县此次疫情爆发时间节点诡异,绝对是美国投毒所致,只是在传播方式上形成了两种不同观点,一种认为是美国利用候鸟将病毒传入朝鲜,一种认为是美国通过韩国反朝组织向北释放空飘气球传入朝县境内所致。

  那么,候鸟或者空飘气球真的是传播疫情的罪魁祸首吗?且听血饮为大家逐一分析论证。

  【候鸟传播的可能性】

  利用候鸟传播病毒,是血饮全网最早提出的。在2020年12月16号发布的《恶魔复生之哈迪斯行动》一文中,血饮首次提出这一观点,同时还明确勾勒出美国利用蝙蝠将非典等冠状病毒传入中国的具体路线图。

  今年3月10号,俄罗斯全面公布美国在乌克兰的生化实验室项目,并称美国正在发展通过蝙蝠和候鸟传播病毒的R-718和UP-4项目。3月17号,俄罗斯再次公布资料显示,2019年10月份,美国秘密启动了通过蝙蝠向中国境内传播新冠的UP-4计划。俄罗斯官方提供的生化资料全面揭露了美国利用蝙蝠和候鸟传播病毒的真相,也确凿无误地证明了血饮观点的精准与超前。

  那么,俄罗斯揭露的2019年10月份到底是什么日子呢?就在这个月,中国举办了武汉军运会,随后武汉境内爆发了新冠疫情,然后迅速传遍整个中国。所以,UP-4计划的公开,再次证明美国直接研制了针对中国人的新冠病毒。

  那么,美国又是怎么通过候鸟投毒的呢?美国通过候鸟传播病毒的前提是乌克兰位于欧亚大陆候鸟迁徙路线的中心区域。从地图上看,乌克兰所在的黑海-地中海候鸟迁徙圈穿透了欧亚大陆候鸟迁徙的几乎所有路线,从这里配合美国东部生化实验室进行候鸟投毒,就可以覆盖全世界的所有候鸟迁徙圈。而乌克兰这些丧心病狂的生化实验室,都是2002年左右乌克兰爆发YS革命以后才逐步建立的。

  乌克兰所在的黑海-地中海迁徙圈几乎穿透全球所有候鸟迁徙路线

  美国利用候鸟迁徙投毒的最典型事例,就是2009年禽流感的全面爆发。2008年8月俄格战争爆发,为了报复俄罗斯,美国火速启动乌克兰生化实验室的UP-4项目,利用乌克兰位于欧亚大陆核心的黑海-地中海候鸟迁徙圈中心的地理位置,快速释放H1N1病毒。正是由于黑海-地中海候鸟几乎穿透整个欧亚乃至全球的候鸟迁徙圈层,所以HIN1病毒几乎污染了欧亚大陆在内的全球所有候鸟迁徙沿岸国家。当年,不仅美国、墨西哥境内爆发了疫情,就是万里之外的中国也在2009年首次爆发H1N1。

  当年中国境内首次爆发高致命性禽流感,是从广东率先开始的,之后迅速进入福建、江苏,一直蔓延到山东境内才停止,这个路线正好是中国东部地区鸟类迁徙路线的必经之地。该次疫情与2002年非典一样,都爆发于广东南部的佛山周围地区。由于之前从未在中国境内发现过此病毒,所以,中国顺藤摸瓜进行病毒溯源,沿着禽流感传播方向,全力追查病毒源头,最终在广东南部地区追踪到一批从境外入境的禽类,眼看就要找到凶手,但监控却被严重损毁,导致最终溯源无果。

  很明显,敌对势力利用了中国东部地区候鸟迁徙路线,将H1N1禽流感病毒释放到了中国境内,而源头就是乌克兰和美国这两个国家境内的生化实验室,从两个点联合投毒,将病毒直接传遍全球候鸟迁徙地区,让禽流感传遍全世界。

  目前,在朝县病例中查到了新冠病毒。根据血饮画出的这条候鸟迁徙路线,朝县半岛正好处在传播链条的末端,候鸟一部分可以从山东半岛进入朝县,一部分可以通过海上从黄海进入朝县半岛,而就在朝县爆发疫情前,江苏、山东、广东这些地区都爆发了疫情,那么,这次朝县爆发的不明病毒会否就是通过候鸟从中国境内传播进去的呢?

  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路线和症状无法吻合

  目前朝县发生的疫情,除新冠病毒外,还有一种带来大面积发烧症状的不明病毒。从传播路线上看,中国相对于朝县,处于候鸟传播的前端,如果这种类新冠表征的疫情是通过候鸟从中国境内传播过去的,严格疫情防控措施下的中国早就已经发现了,而且以朝县单日感染人数很快突破30万来看,即便没有对应检测手段,该不明病毒在中国也无以遁形。所以,如果是通过候鸟向朝县投毒,中国境内应该会先于候鸟传播末端的朝县爆发,而事实上中国并没有检测到类似不明病毒。如此看来,上游的中国尚且没事,下游的朝县却先行躺下了,这显然不合逻辑。

  其次,时间完全不吻合。

  不考虑病毒种类的话,即便朝县疫情最后全部确定为新冠,传播时间上也存在悖论。中国离朝县最近的丹东,今年最早是在4月22号发现新冠确诊病例的,但是朝县在4月底爆发疫情的时候单日确诊就超过20万,很明显,从新冠传播周期来看,不明病毒已经在朝县境内秘密传播了很久。关于这一点,参考沪上从迪士尼发现病例到疫情大规模爆发的时间周期,可以大致推论,朝县疫情早在3月份就已经出现。而且,丹东发现疫情以后,朝县就立马请求中国关闭了两国的边界铁路。相反,单论时间因素的话,丹东疫情更像是遭到了朝县境内疫情的反噬。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境内从2019年10月就已经爆发新冠疫情并传遍整个东部,而新冠又是人畜共患病,按照美军利用候鸟携带新冠病毒传播的说法,从2019年到现在的近三年时间里,朝县恐怕早就爆发疫情了,根本不会等到三年以后的现在。

  【气球投毒的可能性】

  那么,这次朝县爆发的不明病毒,会否是韩国对朝县释放的空飘气球所携带入境的呢?非也。

  原因同样出在了传播路线上。

  韩国从南北分治以来,就一直通过三八线向朝县境内释放携带反朝宣传单的空飘气球,这种气候乘着气流飞向朝县境内。事实上,韩国新任总统以反华和反朝为基调,也确实扩大了对朝空飘气球的释放频率与规模。3月21号以后,太阳直射点向北回归线移动,朝县半岛的风向转为东南风,这就给了韩国大量释放空飘气球的“窗口期”。

  韩国释放的对朝空飘气球,可以看到尾部拴着的纸质传单

  如果是从三八线向北部朝方释放病毒气球,那么,病毒应该从三八线由南向北传播,紧挨三八线空飘气球释放点的朝县南部,应该是疫情首先爆发地,并以此向北延伸才对。这个原理就跟中国境内首先发现H1N1是在广东顺德一样,然后顺着广东、江苏传播到山东和东北是一样的。

  但是,据中国网5月3日援引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到目前为止,对朝传单大部分都落在了停战线附近的江原道和京畿北部,即使有飞得更远的气球,估计也就落在黄海道附近。

  由此可见,这些传单大部分降落在了靠近三八线的朝县南部地区。

  从朝方报告的病例来看,疫情首先在首都平壤地区,病例绝大部分都在朝县首都圈附近,而不是紧挨三八线的开城工业园区在内的朝方南部地区。很明显,空飘气球投毒的说法与疫情传播路线上根本对不上。

  既然疫情爆发与候鸟和气球无关,那么,朝县本次疫情是否就与美军释放生化病毒无关呢?朝县这个时间节点爆发疫情背后有什么隐情呢?

  【真凶无以遁形】

  血饮认为,朝县此次爆发疫情与美军生化投毒密切相关,下面逐一为大家列举相关证据:

  一、爆发时间符合美军人造病毒的温度DNA。

  4月2号,也就是辽宁省丹东市爆发疫情前20天,血饮在微博发表了题为《东北地区不能放松》的文章,其中提到,东北即将从高寒进入10±5℃区间,一定要做好疫情上升的准备。

  警示发布后,东北地区黑龙江和辽宁再次爆发疫情。

  血饮之所以能够精准预测4月2号这个时间节点,依据就是,3月21号以后,太阳直射点将从赤道向北回归线运行,温度上升以后,东北地区将从低温向夏季高温转变,正好迈过10±5℃温度区间。

  为什么一旦进入该温度区间,疫情就会快速爆发呢?原因很简单,新冠病毒首先爆发于美国纽约东部,这里有著名的普拉姆岛生化实验室,美国第一代和第二代生化武器就是在普拉姆岛生化实验室研制出来的。该岛屿常年温度就在10±5℃区间,这一温度DNA就被刻在了普拉姆岛实验室制造的病毒身上,成为病毒的温度DNA。反之,只要带有这个DNA,就可以基本锁定病毒来自于美国。

  中国的地理条件下,东北地区往往是最早进入冬季,同时也是最晚退出冬季气候影响的地区,换言之,中国东北地区是最早开始降温进入10±5℃,以及最晚退出这一温度区间的地区,所以,这次辽宁丹东爆发大规模疫情与病毒的温度DNA密切相关。

  朝县紧挨中国东北,该地区的气候地理特征与辽宁省接近。根据气象资料显示,3月底到4月底的时候,朝县地区的温度正好是5-15摄氏度,完全符合投毒的最佳温度区间。事实上,从朝县的数据来看,在四月份被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出现每天30万的高速增长,结合病毒妊娠期,将病毒爆发时间前推14天左右,则朝县疫情爆发时间正好靠近3月21号这个时间点。

  二、疫情爆发原点符合美国人工投毒的地点选择。

  从伊朗、中国、日本等国疫情爆发来看,最初的爆发点都在靠近首都或者国家地理中心点。比如,库姆距离伊朗首都德黑兰只有80英里,武汉是中国地理中心区,横滨是紧挨东京且是日本关东和关西地区中间点,而这次朝县疫情也正好发生在首都平壤地区。

  从历史传播源头来看,伊朗库姆疫情爆发的零号病人是来自于伊拉克地区的背包客,这里紧挨美军基地;意大利疫情,来源于第六舰队美军携带;中国疫情爆发,则部分来自于武汉军运会的美军士兵;日本横滨的疫情爆发更直接与美国承包的邮轮有关。从这些都可以看出,这是美军对重点国家采取了人工向首都或者中心区投放的手法。

  同样,朝县应该也是被以同样的人工投毒手法感染。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不是候鸟和空飘气球传播的问题,因为,它们必然穿越朝鲜边界,然而边界地区并非疫情爆发原点。

  三、传播模式符合美国人工投毒的惯常手法。

  前期疫情传播都有大型群众聚集为病毒快速传播制造条件。

  伊朗是2020年2月19号发现首例新冠病毒,这个时间点前后正好与两个重大群众聚集性事件密切相关。一个是1月3号,美国暗杀了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将军,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包括库姆在内的整个伊朗爆发了数百万人参与的大型游行示威活动,这是第一个大规模群众聚集活动。紧接着就是2月21号开始的伊朗全国议会选举,这次活动中很多居民走出家门前往投票站投票,进而发生第二次大规模聚集。

  伊朗的第一次大规模聚集让美国意识到借此投放病毒并快速传播的可行性,第二次聚集则为美国直接投放病毒创造了时间窗口。事实证明,从伊拉克前往库姆传播病毒的人,就是混在了什叶派支持者当中,将病毒投放进了库姆清Z寺。该寺院在抗议美国暗杀苏莱马尼的时候最为坚决,甚至百年难遇地挂出了血腥复仇的红色旗帜。很明显,美国这是要给伊朗境内的最强硬反美群体一个致命打击,而病毒直击库姆,就是对那面红色复仇旗帜的正面回应。

  美国之所以会利用1月3号到2月21号期间这一时间窗口向伊朗投毒,是因为,此轮大规模群众聚集必然引发境外本国居民或者境外宗教支持者进入,庞大的人流给美国从伊拉克千里投毒制造了机会。更因为人群密集的背景之下,甚至只需要一个人就可以达到快速投毒传播和大范围传播的目的,而且海关根本从未见过新冠病毒,更别说通过检测装备发现并拦截病毒,这就为美国麾下的投毒人员快速在人群密集区域完成任务提供了绝佳的外部条件,同时,偷渡人员还可以借助病毒14天甚至更长的潜伏期,安全无虞地逃回国内。在这之后,即便伊朗再怎么费尽心思追查,不仅找不到这个零号病人,更因为通信设施落后没有建立二维码行程追踪体系,被感染者都无法全面定位,更别说追查凶手了。

  同样的事件,也曾经在中国上演。2019年10月18号的军运会,全国乃至全世界军人都会参加,庞大的庆祝集会以及赛事支持保障等,找寻人群大规模聚集机会,可谓是易如反掌,而美国则乘机派出携带病毒的美军士兵,在武汉公共卫生场所传播病毒。同样的,由于我国从未接触过这种病毒,不可能通过海关检测予以拦截,导致中国只能在军运会病毒传播后4个月左右,才采用全面封城等疫情防控措施。当时,后知后觉的我们也未能成功定位凶手,只能从这些士兵的就诊记录上找到病毒传播的间接证据。

  现在,同样的事情又发生在了朝县。以朝县爆发疫情的3月底为时间原点,之前和之后两个月,朝县都出现了大规模的群众集会事件。第一个就是2月8号朝县人民军建军纪念日,第二个是4月25号的朝县人民革命军的建军纪念日。朝县军政治背景下,军队地位高于一切,两次纪念日都举行了大规模的阅兵式,尤其是4月25号建军纪念日,首都百万群众在无任何防护情况下开始狂欢庆祝,这就导致了病毒的快速大规模传播。这一点与伊朗的情况一样,2月8号的大规模聚集让美国意识到对朝投毒是可行的,于是,就在之后的庆祝活动中开始直接投毒,导致朝县在4月25号以后开始大规模爆发不明疫情。

  人山人海的群众

  朝县与伊朗有个共同点,那就是通信与医学检测设备设施极差,不仅从海关根本无法拦截,而且爆发之初由于没有P3实验室所以根本无法快速检测,加之随后的大规模聚集又让病毒飞速传播,所以这才有了4月底每天新增感染30万的爆发记录。由于疫情检测需要时间,病毒爆发需要妊娠期,这两项时间耽搁也让病毒溯源变得更加渺茫。

  四、罪责难逃的釜山美军生化实验室。

  既然是美军投毒,那么病毒是从哪里来的呢?这就牵扯到了美军在韩国釜山设立的生物病毒实验室。公开新闻显示,朝县爆发疫情前,韩国国内居民一直在抗议美军在釜山生化实验室从事生化病毒研究,要求美军关闭釜山实验室。

  韩国釜山实验室的历史,要追溯到本世纪初。2002年韩国国家破产以后,犹太资本控制了韩国多家大型医院,美军又在韩国驻军,于是犹太资本开始与美军勾结在韩国开发生化武器。这种情况下,被外资控制的韩国境内医院就可以方便地采集韩国人的基因样本,所以,美国根本不用出韩国国境,就可以在釜山实验室研发针对朝县族的病毒基因武器。

  从朝县发布的疫情数据来看,这次的不明病毒疫情中混杂了新冠,同时,症状上也是发烧、肺炎等,表征与新冠极为相似。回顾新冠爆发史就会发现,从伊朗、意大利刚开始爆发疫情之际,这些国家发现的新冠病毒株与中国境内的完全不同。

  血饮说过,这类似美国针对伊朗雅利安人和意大利北非基因分别定制的基因病毒武器,特定毒株对特定基因的杀伤力就会特别大。现在医学也发现,奥米克戎与之前的新冠几乎完全不同。长期以来,我们紧随西方话语权,将接连发现的冠状病毒统称为新冠,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我们事实上可能已经遭遇了好几种冠状病毒呢?这次朝县的不明病毒是否是一种全新的冠状病毒,还有待于进一步查验,但不管怎么样,朝县疫情说明,这种病毒对朝县族这一基因种群的杀伤力极强,一旦从朝县传入中国东北朝县族聚居区,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个手法与美国在斯拉夫人大量聚集的乌克兰东部哈尔科夫等地区设立生化实验室,对当地斯拉夫人使用生化病毒测试针对斯拉夫基因的精准打击度如出一辙。这种病毒测试一旦成功,对乌克兰东部和俄罗斯境内的斯拉夫人杀伤力极强,但对西部乌克兰和欧洲人杀伤力则很小。这或许就是泽连斯基领导的以乌克兰人为主体的纳粹政府愿意接受美国在乌东开发生化武器的根本原因。

  五、无法藏匿的韩国国家情报院。

  每逢国家举行大型庆祝活动,基本都会有外交使节和外国人员往来。虽然美国跟朝县没有建交,但是韩国并非如此。

  血饮在之前的生化文章中说过,美国中情局是美国全球投毒的执行者,古巴、中国、埃及、俄罗斯等国投毒都是中情局直接操刀。

  这次朝县投毒同样是由中情局策划,而执行者极有可能是韩国国家情报局,其前身为韩国中央情报部,是在美国支持下完全模仿美国中央情报局成立的组织。虽然美国不方便对朝县直接下手,但是韩国却很方便。考虑到支持朝韩和解的文在寅在去年12月大选失败,上台的是反华反朝的新总统尹锡悦,韩国联合美国对朝县动手的可能性大增。

  具体投毒方式可能是韩国情报人员以祝贺为名前往朝县首都,在人群大规模聚集的时候混迹主要活动场所,携带病毒逗留数天成为超级传播者,将病毒传遍整个平壤,而三月底到四月底又正好是换季时节,即便出现病毒初期的感冒、发烧等症状,很多民众也不以为意,这一心态也助长了疫情的爆发式蔓延。完成传播以后,这些投毒人员又以外交人员身份离开朝县境内,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完成了放毒过程,等到朝县反应过来,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不仅信息安全网络极差的情况下导致难以搜集证据,更别说涉及外交领域无法调查询问相关往来人员。

  除此以外,朝县国内消费力最强的就是平壤,从西方特别是韩国进口的各类物资和食品,也有可能携带并传播病毒。毕竟,中国就从境内的韩国快递中发现了新冠病毒。

  【生化揭露的最新战果】

  朝县境内不明病毒引爆的疫情是美国全球生化战的一部分,作为全球反美生化战急先锋的俄罗斯,近期再次揭露了美国在乌克兰境内进行生化武器开发的最新罪证。

  据新华社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5月16日表示,美国在后苏联空间建立生物实验室旨在收集生物材料,研究危险疾病传播特征,而在乌克兰的美军生物实验室本质上就是在研发生化武器。

  据环球时报报道,5月11号,俄罗斯三防司令表示,美军五角大楼据称在至少两家哈尔科夫州的精神病院进行人体病毒实验,主要对象为“年龄40岁至60岁、身体高度虚弱的男性”,实验直接由外国专家进行。辉瑞、莫德纳、吉利德以及默克等制药公司也参与了相关计划,在乌克兰进行逃避国际安全标准的药物试验,从而极大地减少研究项目的支出,并借此取得显著的商业竞争优势。俄军方掌握的证据表明,有人试图于2020年在卢甘斯克地区传播病菌,将沾染耐药结核病菌的假钞样式传单分发给当地未成年人。

  俄军三防司令的表态,直接验证了血饮之前文章中首次全网提出的两个观点。第一个观点,研发新冠疫苗的犹太医药公司参与了美军全球病毒药物研制,血饮之前明确怀疑犹太医药公司几乎全部都参与了美军生化实验,这一质疑现在得到俄罗斯方面的直接验证。

  第二个观点,就是美国在乌克兰研发针对斯拉夫人的基因病毒武器。给卢甘斯克当地青年沾染耐药结核病菌的假钞样式传单,而卢甘斯克就位于乌克兰东部的俄裔斯拉夫人聚集区,很明显这是在测试斯拉夫人对特定的耐药结核病菌的反应如何,以便进一步修正、改进并研制出完全匹配斯拉夫人族群的基因武器,直到发展出精准打击斯拉夫人的基因导弹。

  与此同时,俄军三防司令还表示,两家哈尔科夫州的精神病院进行人体实验的犹太制药公司砖家们,在俄罗斯2月24日开始“特别军事行动”前,突然离开乌克兰,并将他们使用的药物和设备迅速被带到乌西部地区。这再次解释了俄罗斯为何要在2月24号凌晨突然发动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俄罗斯一个最重要的行动目标,就是要逮住这些在乌克兰进行基因病毒武器开发的刽子手。这一信息再次验证血饮之前判断俄罗斯发动对乌克兰军事行动的其中一个重要目的,那就是摧毁美军在乌克兰的生化武器网络。

  诸多证据已经证明,犹太资本一边在支持美军制造生化病毒,一边也在忙着借助活体实验制造药品,前者制造疫情消灭人口,后者利用疫情榨干财富。在这个过程中,尽管俄罗斯在不断揭露疫情真相,但犹太资本豢养的狗专家却一直还在不停散播流毒,妄图混淆视听,其中最著名、最荒唐的观点就是:新冠感染者若死,那必须是因为老人有基础病;若有幸没死,那就鼓吹是神苗起效,千方百计为引进犹太神药铺路。

  说到这里,最侮辱智商的是,好像除某个特殊地域以外,其他地方的老人都绝没有基础疾病一样。

  从境外国家,比如韩国、以色列、新加坡等国的疫情数据可以看出,奥米克戎爆发以后,这些国家在短短3个月内的死亡绝对数就已经超过了2021年全年死亡人数,而这些国家疫苗接种率几乎都在92%以上,以三大神苗为主的如此庞大的全球接种计划下,依旧不能阻挡新冠病毒致死人数暴增,三大神药的谎言早已经被揭穿,而资本培养的中国走狗们,依旧孜孜不倦地鼓吹神药可以挡住新冠病毒,将已经滑落的皇帝新衣再次披在了它们的主子身上,丝毫不在意群众已经替这些无耻的砖家尴尬得都快用脚趾在地面抠出个三室两厅来了。

  5月11号,据俄罗斯《观点报》报道,被提名为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的布林克出席美国参议院听证会时称,在信息领域,俄方“明显优于”西方。为什么西方难以赢得针对俄罗斯的“信息战”?俄政治学家萨塔诺夫斯基对此表示,答案很简单:不要说谎,写真相,但是他们会吗?血饮要同问这群昧着良心的砖家,“不要说谎,你们会吗?”

  新冠爆发三年多以来,在西方主导的铺天盖地的信息洗脑下,部分民众已经形成了很多错误观念,除了重症死亡是因为老人基础疾病以外,另一个错误观点就是,新冠对老年人杀伤力大,对年轻人的杀伤力有限,进而衍生出了奥米克戎是大号流感的扯淡结论,最后甚至又派生出了全面开放与病毒共存的观点。

  一如1840年代鸦片流入中国之初,鸦片贩子宣称吸食鸦片不仅可以解乏还能够强身健体,等到国人大面积吸食以后才发现,大量的畸形新生儿不断出生,流毒已经开始危害下一代。现在,新冠病毒的危害同样已经波及下一代,甚至出现了导致断子绝孙的强大后遗症。

图片

  血饮在本文中将主要分析论述新冠病毒的两大后遗症,一个是不明儿童肝炎,一个是细胞免疫疗法被废!如果不能及时清除新冠病毒,未来这两大后遗症将导致全球重大人道主义灾难。

  【儿童不明肝炎的真相揭秘】

  截至5月15号,全球22个国家已经出现了超过四百例不明儿童肝炎患者。这些患者全部为婴幼儿,基本不存在基础性疾病,但他们被感染以后转氨酶迅速升高,出现黄疸等症状,在短短三个月内就发展到了肝坏死需要移植的地步。

  实际上,儿童不明肝炎是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的一种。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最早于2020年4月才开始被广泛关注。彼时,全球刚刚进入新冠大流行,多个国家便陆续报道一种“儿童怪病”,并且认为这种病症与新冠病毒感染高度相关,多数患者出现发烧、皮疹、呕吐、颈部淋巴肿大、嘴唇干裂以及腹泻等症状,其症状与川崎病极为相似,所以也被称为类川崎病。

  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多发生在新冠感染2-6周之后,发病患儿年龄集中在3-10岁间。实际上,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与川崎病并不相同,通过血清监测就会发现,新冠阳性儿童中的病情更为严重。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能引起包括心脏、肺、肾脏、大脑、皮肤、眼睛或肠胃、肝脏等多器官炎症,严重的会导致多器官衰竭,进而导致患儿死亡。

  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与新冠爆发密切相关,如果继续肆虐下去,人类的未来将岌岌可危。但是,真相总是被谎言不断地掩盖。不明儿童肝炎爆发以后,英国卫生安全局信誓旦旦地说无关新冠,只是与腺病毒有关,更有网红砖家倚仗自己的专业身份,信口胡诌说是隔离导致,倒打一耙地将目标对准中国动态清零防疫政策。网红砖家这一说法也算是跟随英国主子的说法填补了世界空白,就是他美国爹爹都不敢这么玩,毕竟频繁爆发儿童不明肝炎的美国可是与病毒共存的全球巅峰级存在。

  血饮在4月27号的文章《假如儿童肝炎大规模爆发,中国会怎么样》一文中全网首次提出,不明肝炎由新冠感染及药物引发,同时,还公开驳斥了英国卫生安全局和网红砖家的荒唐论断,当时很多人都为血饮的抢先判断捏了一把汗,毕竟那个时候的相关病例与实验室研究都还很少。

  可喜的是,这一论断得到了国际权威医学杂志的最新研究支持。

  据新华社5月18日消息,英国医学期刊《柳叶刀·胃肠病与肝脏病学》日前刊发的一篇通信文章,就儿童不明肝炎致病机理提出,该疾病可能与新冠病毒的超级抗原引发感染相关。

  4月底,德国发表在肝病第一国际权威杂志《肝病学杂志》上的文章也研究发现,不明儿童肝炎是辉瑞和德国联合开发的mRNA新冠疫苗引发的一种罕见的以T细胞为介导的自身免疫性肝炎。

  这两项研究直接证明,血饮提前预判的“儿童不明肝炎是由新冠感染和三大神药联合导致”的结论是超前精准的。

  同时,5月18号发表在《柳叶刀·胃肠病与肝脏病学》一文还直接打脸了英国卫生安全局关于不明肝炎是由腺病毒而非新冠感染的说法。该文明确指出,英国卫生安全局的调查信息显示,所有的患儿都进行了新冠的核酸检测,然而大部分患儿却没做血清学新冠检测。

  这篇文章揭示了科学研究的严谨度问题。核酸检测只能确定患儿当时是否感染了新冠,而要看过往是否感染过新冠,则需要靠血清学检测。英国方面的研究只进行了核酸检测,而未进行血清学检测,所以得出了不明肝炎与新冠无关的结论,但是,他们的以色列同行却进行了血清学检测,所以,英国声称患儿没有罹患新冠,但以色列却发现患儿在得病前三个月就感染过新冠。血饮当初也正是基于这一点,在分析判断致病原因时,没有采信英国方面的研究结果。

  很显然,英国意图通过不严谨的研究结论故意排除与新冠的关联性,其目的就是为了撇清这种严重疾病与辉瑞等三大神药的关系,颇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张三没有偷的意味。他们为什么要如此费尽心机地掩饰这一疾病与新冠和新冠疫苗的关联性呢?原因很简单!注射三大神药的国家原本就已经普遍出现了突破性感染和患者反复感染新冠的情况,三大神药的不败金身早就已经被零落成泥碾成渣,这会儿再来一出儿童不明肝炎,岂非雪上加霜?所以,疫苗暴利之下,科学骗局必须继续。

  另一方面,随着疫苗谎言的破碎,腺病毒感染结论自然也就被动摇了理论根基。在缺乏关键信息的情况下,英国卫生安全局便提出了以腺病毒为第一位的致病假说。英国卫生安全局还表示,英国的疫情防控可能造成部分幼儿与常见病原体的接触减少,导致其免疫系统的发育不同于新冠疫情前的同龄儿童,于是患儿被腺病毒轻而易举地击倒了。

  这一结论存在明显的逻辑悖论。血饮在5月8号的文章指出,部分患有急性不明肝炎的儿童肝活检中未检测到腺病毒。如果是腺病毒导致,则肝脏中应该有腺病毒相关的病理学体现。现在曝光的事实已经证明,英国目前还没有一名患儿肝脏活检显示存在腺病毒包涵体。

  如果腺病毒导致急性肝炎的假说成立,则必然出现腺病毒包涵体,这是最基本的临床表现。所谓包涵体,是指病毒感染宿主细胞后在细胞内所形成的在光学显微镜下可见的小体。

  就腺病毒本身来说,对健康的儿童、成人而言,该病毒一般是自限性疾病,会导致呼吸道、肠胃或者结膜炎症,但要严重到可以导致急性肝功能衰竭甚至死亡的情况,在免疫力正常人群中从未见到。这种情形通常发生在免疫力严重缺陷人群中,比如接受器官移植、化疗的患者。然而,这些不明肝炎患儿在患病前根本没有这些疾病。同时,在某些病例中,患者的腺病毒DNA仅存在于全血中,而不存在于血浆中。“如果是腺病毒导致的急性肝炎,那么在肝脏中复制的病毒应该随处可见:血浆、血清、活检中都有,而不是大部分患儿只能在全血中检测到。”据此,这两方面论据明确无误地给出了最准确的结论,即:不明儿童肝炎不可能是由腺病毒引发的!

  到目前为止,依据最权威医学研究已经可以得出结论,儿童不明肝炎爆发与腺病毒和封闭环境无关,却与新冠诱发的超级抗原介导的免疫细胞激活以及儿童注射辉瑞mRNA疫苗密切相关。可以确定,儿童不明肝炎是由新冠抗原和mRNA疫苗引发的自身免疫性肝炎。

  弄明白了儿童不明肝炎的患病原理,就能发现西方采取“与新冠病毒共存”的全面开放的卫生政策,就是引发这种儿童肝炎的罪魁祸首,如果让像新冠这样的病毒在儿童人群中不受控制地传播,而且是在人们对于新冠的长期后遗症研究尚未清楚的情况下,这种放任感染就是非常危险的做法。

  孩子是中国人的命根子!孩子没了,希望也就没了!如果,我们在新冠面前躺平,孩子出现大面积急性肝坏死外,不排除将来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还会损坏儿童的其他器官,比如脑部、肾脏、心脏等器官,出现急性坏死症状。面对肝脏、肾脏衰竭,家长还可以不计回报地移植给孩子,心脏呢?逾百万的移植和治疗费用呢?

  以儿童不明肝炎为代表的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爆发,其实就是血饮之前文章说的普通疾病的新冠化。大意就是,任何普通疾病在新冠感染下都开始激化,包括之前论述过的艾滋病和现在的不明肝炎,以及未来的不明肾炎、不明心肌炎、不明肾衰竭。这些原本普通的疾病,在新冠变异的加持下,开始逐渐致命化、年轻化,已经开始有断子绝孙的趋势。一旦趋势成真,中国将遭遇2000年不遇的人伦灾难。这种后果是我们都无法承受的,正因如此,也再次凸显了中国坚决清除新冠病毒政策的超前和准确。

  【鲜为人知的另一巨大后遗症】

  后遗症方面,除了大家目前都已经看得到的包括不明肝炎在内的疾病以外,还有一个关于未来治疗手段应用的极为重大的后遗症,那就是:三大神药导致细胞免疫疗法被废!

  新冠爆发以后,西方国家普遍注射了三大神药,这种神药注射甚至已经开始向儿童全面普及方向发展。在出现突破性感染以后,犹太医药公司又开发了浓度更高的加强针。在持续不断的加强针下,S异蛋白的浓度也随着加强针而同步增强,这种蛋白初期隐藏在病毒壳内逃过体液免疫,进入人体细胞以后在人体细胞膜上表达,引来人体免疫系统摧毁人体正常细胞,最终导致病毒颗粒继续扩散,这种无间道的mRNA疫苗不仅没有帮助人体清除新冠,反而诱发人体打击正常的脏器,引发与ACE2酶结合有关的脏器损伤。随着这种蛋白在人体浓度增高,人体免疫细胞也被逐渐耗尽,等到耗竭的时候,就会出现VAIDS,也就是疫苗艾滋病。

  请大家注意,在这个过程中,人体免疫细胞遭到了巨大的消耗。这期间,每注射一次西方三大神药的加强针,S异蛋白浓度就成倍成倍增加,对免疫细胞的损耗也就随之暴增。

  免疫细胞的大量损耗将直接导致细胞免疫疗法的全面失效。血饮在之前文章中说过,现代西医医学中根治疑难杂症最具创新型的技术就是细胞免疫疗法,其主要作用为修饰增强、体外培养增多免疫细胞数量,然后将修饰和增多的免疫细胞回输人体,用这些细胞消灭体内病毒,从而达到治愈疾病的效果。

  但是,细胞免疫疗法必须采用健康人的合格免疫细胞才可以。随着三大神药的注射人数暴增,越来越难找到细胞免疫合格人群。原本免疫细胞也不一定需要自己的,只要亲属中有匹配合适的免疫细胞也可以,但是,随着西方强推疫苗,不接种就要丢工作,于是人人接种,则人人免疫细胞都被破坏,直接断了所有人采取免疫细胞疗法的后路,兄弟姐妹、父母儿女之间的血缘联系在医学上的应用彻底被废。

  免疫细胞不合格,则不能进行个体细胞免疫治疗,则包括新冠在内的烈性传染病将难以根治。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说,给儿童保存脐带血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思路确实非常好,因为,脐带血中含有可以重建人体造血和免疫系统的造血干细胞,可用于造血干细胞移植,自然也可以用于细胞免疫疗法。但是大家别忘了,脐带血保存费用极高,这根本就不是月收入不到1000元的国人所能负担得起的。同时因为前期普及少,保存的脐带血数量极少,再生育的话,很多人也已经过了生育年龄。

  犹太资本一面在乌克兰等生化实验室制造病毒,一面又用疫苗断了西医采用细胞免疫疗法的后路。他们为什么要用三大神药来围追堵截?因为,正如血饮所言,细胞免疫疗法可以一次性根治疾病,可以直接废了他们的生化武器库,断了犹太医药公司的财路。

  一旦犹太资本使用三大神药断了细胞免疫疗法的后路,大家以后都处于细胞免疫缺损状态。这种情况下,如果重大疾病来临,就只能被迫采购犹太医药公司那种不能根治疾病但能减轻症状的抑制类药物,这方面最为典型的就是各种抗艾和抗癌药物。

  终身无法治愈,就只能终身服药,被掌握这种专利的犹太医药公司敲骨吸髓的勒索。有人说,这些药物专利保护过期以后,不是就可以免费仿制了吗?想都别想!因为,到时候新的变异毒株又会出来,原来的药物相继失效,由于他们清楚地知道病毒是哪里在变异,所以,他们可以快速研发出新的抑制类药物。依靠这个独门秘籍,犹太医药公司可以吃红利吃到天荒地老!

  儿童不明肝炎和细胞免疫疗法被废,这些只是新冠蔓延产生的各类恶果中的两项。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新冠病毒会停止变异,反而是巴西、美国的奥米克戎毒株变地传染性越来越强、毒性越来越大。如果持续下去,那么,以西格玛毒株为代表的新冠5.0将全面登场。这还不算比尔盖茨反复警告的"全球将会出现与新冠完全不同而且会大面积传播的三合一病毒”。

  文章的最后,血饮要说的是,9月23号以后,太阳直射点将从赤道向南回归线移动,届时,东北、华北地区要首先做好防疫准备,接着在11月15号以后,长江以南东部地区也要做好全面防疫准备。请大家在10月份左右储备大约5个月的生活物资,以备不时之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7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