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底层

2022-05-29
作者: 虚声 来源: 虚声公众号

  01

  昨天下午去街边理发,就是在街边的大树下放一个凳子,理发师傅拿剃刀捣鼓一阵子;就和21世纪之前走街串巷的理发师类似。

  当然这里不是乡镇,而是大都市,周边是让人望而生畏的高价房。任何一个门面,哪怕生意冷清,租金也不便宜。

  现在已经是夏日,街边的树荫下也是非常之热。

  即便风吹过,也散发着热气。

  如果没风,街边理发很容易体验到蒸桑拿之感。

  尽管如此,也得理。因为疫情防控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加上天热,头发长了实在是不舒服。理发店的小哥们,必须到街头出摊,缓解一下生存压力。

  我是找了好几个摊位,在一个有风的地方,坚持了大约15分钟,理了发。

  社区旁边大约有七八家理发店,平时就很卷。现在到街边摆摊,基本上只能提供男士最基本的理发服务。这里插一句,理发店基本上是赚女性的钱。但大都市的女性都是爱美的,绝不会到街边去护理自己的秀发。

  我和理发小哥(其实是理发店老板)聊了几句,他们在路边坚持一天,也就理十个八个客户。每位30元,根本不够交房租。但即便如此,也要坚持。如果不出摊,一点收入都没有。

  02

  这边的防控大约从五一开始严格,具体举措包括但不限于——

  1、不停做核酸检测;每天都得想啥时候去做核酸,否则健康宝就会出现弹窗,寸步难行。

  2、进出社区正门(侧门关闭)扫健康宝(为了督促大家做核酸)、出示通行证(阻止快递与外卖进小区)。

  3、周边部分公交车和地铁停运。

  4、非必要不出门,尽可能居家办公。

  每天去核酸检测点排队,通常需要半小时的时间,这已经算是效率较高了。

  进出小区扫码、出证,还有自己到大门口取外卖和快递(发与取),零零散散加起来,又需要半小时左右。加上核酸检测,每天需要差不多额外花费1小时。

  正常人一天的有效可支配时间大约10小时,每个人每天大约要抽出十分之一的时间成本应对疫情防控(这是大都市的情况,具体地方可能需要更多时间成本)。这么说并非为了抱怨,而是指出大家都在为疫情防控做贡献,体现了国人团结、识大体、顾大局。

  中国疫情防控的基础其实就是百姓的团结、识大体与顾大局。正因为有这个基础,动态清零思想才得以落实,各种防控政策才得以执行。

  通过这些年的疫情防控,我是切身地感觉到,咱们的老百姓是真的了不起,关键时刻总能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坚韧。

  同时更深一层的理解,咱们这个民族能够几千年一直传承延续下来,是真的不容易。几千年来多少风和雨,淹没了多少国家和民族!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希望出现特效药或疫苗,一劳永逸地解决新冠病毒。

  03

  相比普通人,付出更大的是小微企业或个体户。

  社区周边的非生活必需商铺全部关闭。那些个体户或小微企业,都在为疫情防控默默地地做着自己的贡献与牺牲。理发店关门就是典型。理发店旁边还有饭店、按摩店、中介、培训机构等等。

  当然他们也在奋力自救。理发店小哥街边摆摊,就是一种自救的方式。但并不是每个店面都有机会自救。比如按摩店,搬到街边也不可能有生意。比方说培训机构,也不可能大热天搬到街边。

  比较有特色的是饭店自救。

  由于不能堂食,几乎所有饭店都在门口的街边摆摊。就是摆一些卤菜、以及简单的便于打包的饭菜,且价格相对较为亲民。

  如此一来,所有饭馆也不再有档次之分,都成了卖盒饭的大排档。虽然街道看起来多了几分烟火气,但背后的心酸很少有人理解。

  在和一个饭店老板的聊天中得知:

  如果不开门营业,老板会白白损失房租;厨师和服务员基本没收入。

  如果开门营业,虽然多了一点营业额,同时也得担负起人员工资,可能亏损更多。但为了厨师和服务员的生计,还是选择开门营业。

  当然饭馆可以配送外卖,这就涉及到外卖小哥群体。实际上这个群体非常辛苦,也非常难。他们进不了小区,效率也会大幅下降,最关键的是内卷严重。

  04

  疫情爆发之后,外卖小哥的数量明显增多。

  尤其是管控之后,很多人失去了工作,投入了外卖大军。如此外卖小哥也开始内卷。我家族有一位族弟,原本在老家四线城市当厨师。他非常拼,厨师下班之后,去跑外卖,一直跑到深夜两三点,只为还房贷。

  四月份,他所在的城市管控之后,族弟就职的饭店关门,没了工资。他便全职跑外卖,早晨9点多出门,带一份蛋炒饭当午餐;晚餐用一份方便面应付。然后他一直跑到深夜两三点,应该算是最勤劳的劳动者了。

  那么他能收入多少呢?

  最初一天可以收入两百元多一点;

  渐渐地,只能不到两百元。

  一个月之后,只有一百元出头。

  原因很简单,疫情封控之后,很多人失去收入,加入了送外卖大军。

  竞争大了,狼多肉少。他一个月所得,勉强能维持生存和房贷。他旁边有朋友,因为被房贷压迫而起了轻生念头。

  实际上不少基层劳动者,付出甚多而所得甚少。与此同时,他们很多人背后都背负着房贷压力。当庞大的基层劳动者只能勉强糊口度日时,社会消费水平也会大幅降低。最典型的表现就是,房地产日渐艰难,即便出政策刺激也没达到预期效果。逻辑非常简单,不论少部分人如何富有,但大部分房地产最终还是要最基层的劳动者买单。当他们无力买单时,问题就出现了。

  千言万语一句话,任何时候最难的都是基层劳动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