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钟为谁而鸣:近期唐山实名举报案件汇总

2022-06-15
作者: 小愚 来源: 愚感

  每当有人违法违规一次,就会在城市某个角楼埋下一颗雷,所以唐山最近成了炸裂之城。

  打人案件如一根导火索,点燃了一群平日里饱受欺压的受害者的信心,下至二十几岁的少女,上到八十多岁的老爷爷,纷纷在网上实名举报自己被迫害的经历。

  一个市竟然有数量如此之多,手段如此猖狂的黑恶势力,如果半个月前让《扫黑风暴》的编剧构思第二季的情节,恐怕他们都不敢这么写。

  每一个不起眼的案子,背后都是一个人甚至是一个家庭的噩梦。我把近期在网上看到的实名举报案件整理在一起作为备份,希望有更多人关注到他/她们。

  只有维持热度,这些冤情才“有可能”得到解决,这是下下策,但也是目前唯一的对策。

  1、蛋糕店老板举报暴力打砸

  一伙以刑满释放人员为首的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的黑社会团伙,以收保护费的名义对其进行敲诈勒索,暴力打砸,并威胁他:“找律师你随便找,找法院你随便找,110你随便报,见你一回打你一回。”口气之猖獗,唐山俨然成了法外之地。

  接到报案后,警察说他们(黑社会团伙打砸门店敲诈勒索)的这些行为并不触犯法律条款,对这群人进行了思想品德教育以后就放出来了,他们当着警察的面威胁店老板,事后还进行了报复行为,而唐山路北区的警察却选择了沉默。

  根据最新警情通报,蛋糕店暴力打砸两名主要嫌犯已经抓获归案。

  2、酒吧女歌手举报老板非法拘禁

  一位在酒吧驻唱的女歌手实名举报,长宁道星际酒吧的黑社会人员朱彦斌、杨森等众人,在5月23号下午到24号上午八点绑架员工,她被关在狗笼里长达16个小时,凌晨2点趁乱逃出,到路北区祥丰道派出所报警,警察直到早晨7点才出警,只带回她的私人物品,其他人都没有找到。

  女孩跑到河南省躲起来,还是能接到各种威胁恐吓电话,甚至有派出所领导给女孩子打电话,要求她赶紧将视频下架,不要将事情闹大,否则会牵扯很多的人——威逼利诱,无所不用。

  根据最新警情通报,警方已将4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3、酒吧工作人员举报店长无故打人

  “我实名举报唐山市路北区长宁道与友谊路交叉口南侧星际liveshow酒吧,我是该酒吧的工作人员……店长杨森冲进员工室,无故殴打4名员工并进行恐吓威胁,抢夺手机并进行摔打,威胁说不让报警,说报警了也没有用,然后说让我们出不了唐山,还逼迫我们签下谅解书……”

  4、金矿投资人举报黑势力团伙持枪威胁

  “我叫陈勇,我郑重声明,2012年9月5日,李X、黄XX带领打手等人冲上我经营了四年的汇鑫金矿,让我滚,拿了一份协议,说矿是他们的,爱去哪去哪做,黑白两道他什么都不怕。当时我看到他们手里有手枪,有猎枪,有砍刀,我们只能撤离,然后到县政府,市政府,省政府维权,全部让他的保护伞把我们烙上(变成)经济纠纷。我跟李XX、董XX根本不认得,也没有什么经济来往,他抢夺我的财产,抢夺我的矿山变为经济纠纷,这去哪我也觉得说不下去。

  我的工人到公安局作证,他们有枪,当地老百姓也作证,他们有枪,公安局为什么不去查他?后来我到公安部维权,县公安局调查此事,抓起了董XX,李XX见状劝说我的小股东李炳辉带领大部分人(股东)到我家,以喝农药、割腕自杀、与我家同归于尽(等手段),逼我和李XX签下一份1300万的补偿协议,这个钱离我们投资差了很多,我昧着良心签下这份协议,因为我不想看到再死人了!因为这事我们已经死了两个人,再死人我是对不起他们的家人……”

  5、女子举报黑社会团伙法盗采涉案金额近5亿

  “大家好,我叫张晓娇,我实名举报唐山市黑社会团伙薄建强、李迎军、王殿华等人,5项涉黑涉恶犯罪事实。一,雇凶伤人:殴打我张的丈夫常志强,致右眼失明及多处骨折;二,为非作歹,称霸一方:利用黑恶为名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甚至公然抢夺多名受害人的财产;三,长期盘踞在矿产资源地区,非法制造炸药上千吨,非法盗采国家矿产资源2000余万吨,涉案金额近5亿元;四,欺压百姓,无恶不作,故意毁坏并处置受害人的财产;五,非法变卖抢夺到手的涉案财产,涉及受害人员23人,报案至今5年多,公安机关仍然有案不立,押案不查,有追不究,黑恶势力仍然逍遥法外,一直以各种名义从事非法活动。”

  6、大爷举报儿子被大队书记带人殴打致死

  “我是唐山市丰南区尖子故乡望马泊西村人,我叫懂村祥,我实名举报,我儿子于2021年8月29日晚,在滦南嘴东出虾过程中,南堡二村大队书记李学军带领多人……二十几个殴打我儿子,二次殴打致死,十个月时间,滦南县公安局海防派出所还没有给解决方案。”

  7、女子举报公安局长充当诈骗团伙保护伞

  “我叫郭立立,现实名举报唐山市丰南区公安局局长、主要办案人员等人,为车把头诈骗团伙充当保护伞,其中主要诈骗人员至今逍遥法外,全国1500名群众受骗资金达到1.5个亿,其中郭立立本人受骗金额达到107万元,现请求有关部门彻查此事,给受害群众一个公平公道。”

  8、民营企业老总举报人大代表涉黑涉恶

  “我叫崔广瑜,原唐山市曹魏店区腾达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实际控制人,现我实名举报唐山市曹魏店区人大代表刘孟江涉黑涉恶,伙同天津元臣投资有限公司在长达4个月的时间里,采用暴力、威胁、围堵企业大门等涉黑涉恶手段,致使企业被逼停产,最终达到了他们恶意侵吞企业的目的,现在我已是家破人亡,希望唐山公安机关彻查此事,还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公道。”

  9、15位渔民联名举报鱼霸搞破坏

  “唐山市丰润区左家坞的养鱼户,我们实名举报黑恶势力。2011年,鱼霸张文建(音)叫来杨永利(音)等人,强行霸占了我们的养殖水域,在我们的养殖水域下了捕鱼大网,人为割破我们的网箱,造成了几百万的经济损失,我们实在忍无可忍,于2016年3月份报警,一直到现在没有结果,也投诉无门,张文建又叫来多位地痞对我们非打即骂……派出所的处理结果是,定位互殴,还把她(渔民)拘留5天。”

  10、男子举报建设局长违规开发住宅

  “我本人董明武,实名举报原唐山市丰南区某部门领导马XX在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委托下属高X以我公司法律代表名义,篡改、伪造土地登记相关手续,抢占我公司住宅用地,假借我公司名义开发商品住宅楼336套,已销售291套,至今住宅楼款不知去向。”

  11、退伍军人举报总经理恐吓致母亲受惊去世

  “大家好,我叫苗高伟,同样也是一名退伍军人,现实名举报河北高速邢衡邢台分公司总经理涉黑贪腐行为,贪污挪用公款,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私利,五星级酒店开会聚餐等一系列涉嫌违纪违法行为。为了阻止我向上级纪委检举揭发,派人恐吓骚扰我的家人,导致我妈受到惊吓去世,后又以我扰乱单位秩序为由,将我非法开除,在中纪委和国家信访局督办以及媒体曝光的形式下,竟然由邢衡邢台分公司总经理调任衡水分公司总经理,声称我在河北省内随便告,无非就是花点钱找找关系,究竟谁是涉黑腐败的幕后保护伞,请求相关部门予以彻查。”

  12、温州女商人举报唐山房东父子恶意伤人

  “今天我实名举报。我叫汪建媚,是浙江温州人,2020年4月来唐山市玉田县窝洛沽镇投资办厂,房东指使他儿子杨青山在我厂故意捣乱,肆意挑衅,多次辱骂殴打工人,其中一位女出纳被打成左胸骨骨折,报警无数次都不了了之,杨家父子还扬言说,(他们)上面有人,唐山他就是天,随时把我们赶出唐山,打出唐山。”

  13、女子举报开发商勾结黑社会强霸市场

  “我实名举报。我是唐山市路北区钓鱼台装饰材料市场股东冯淑娟,我举报唐山市建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董佩胜,外号懂事儿,他利用黑社会强行霸占我方市场,将我打成双腿多处粉碎性骨折,自伤自残,当时我怀有近5个月的身孕,给我造成了身心伤害,家破人亡……”

  14、船主举报唐山海霸故意袭船杀死5人

  “本人李红军,在2019年12月12日晚,在河北省唐山市滦南海域遭到海霸袭击,被两艘渔船追赶,导致5人死亡重大后果,船上总共6名(船员),我是唯一生还者,案件由河北省唐山海警局立案侦查,海警局以交通肇事罪定性,提交到检察院。本案明明是故意杀人刑事案件,案件的鉴定结论严重违法,将我定行为犯罪嫌疑人,导致案件拖延至今没破案,5条人命主要犯罪嫌疑人竟被取保候审,至今逍遥法外。”

  15、多人联合实名举报唐山徐敏诈骗

  一群安徽和江苏古玩界的商人联合实名制举报唐山人徐敏,2021年通过套货转手抵押等方式,骗取价值三千多万的翡翠和玉石玉器,导致现在众人全部无法正常生活,有的店铺倒闭,有的房子财产都抵押出去,有的负债累累,他们报警了, 立案后做过多次笔录,但始终没有结果。

  有记者就此事询问唐山路北区派出所,得到的答复是无可奉告。然而今天,徐敏本人公开声明,说自己也是一名受害者,货品受疫情影响供销停滞,为缓解资金压力,她将货品放在红柏典当行抵押贷款,但因红柏典当行违规操作,并与玉商刘某等人设局,货物被低价抵押,导致资金缺口不断增加——是真是假,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16、徐敏举报放高利贷者骚扰恐吓

  “我现在有5000多万的货品在红柏典当行,放高利贷的李交、刘辉等人手里拿不回来,希望有关部门严查,我可以全力配合调查。还有李交及李交指使手下张鹏对我进行殴打,因为我拨打110报警,以及张鹏行政拘留15天的行政处罚书为证;李交还对外散播谣言,并多次带人去家里骚扰恐吓,以及让手下私自窃取我个人货品买卖信息,我一直在积极偿还货商们的贷款,我将房子、车都卖了,80多岁的父母知道后,把他们的房子也卖了让我还贷款,现在我和父母在外租房住,我已将上千万的资产散尽,现在一无所有。请供货商们不要再将我同唐山绑在一起,博人眼球,直接报我徐敏的名字就好,我不赖帐,一直都在,有生之年肯定解决咱们的纠纷。”

  17、村民举报开发商持刀行凶

  “我是河北省唐山市迁安市建设村村民,我叫王炳忠,今年75岁,我实名举报,迁安市联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颠倒黑白,打人烧车。2007年响应政府号召,我们村迎来了拆迁,在交房过程中,因商铺建筑未按拆迁协议履行产生分歧,直到现在商铺未能交房。2009年我起诉到法院,在开庭过程中,开发商有钱有势,一手遮天,先雇佣30多人带着砍刀等凶器,将商铺拆毁,又在2012年12月17日开发商指使该公司以王来喜为首的多人持钢管狂殴,将我四肢全部打断,隔日凌晨又把我家用以维持生计的汽车烧毁,每天提心吊胆,孩子不敢上学,家人不敢出门,这种有组织、有预谋的黑色势力,对社会造成了严重影响,希望有关部门帮我,除恶务尽,深挖彻查,还我公道,我们全家跪谢。”

  18、施工人举报开发商勾结公安局

  “大家好,我是刘清洲,湖北省房县人,现实名举报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中盛联创房地产开发公司实际控制人路明,在2018年元月7号,串通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公安局,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让我上网通缉了,最后把我抓起来关了11个月,为的是不给我结算工程款,因为我是中盛联创房地产开发公司所开发的星河湾二期的实际施工人,到现在为止分文不给,他们的关系网非常强大,我到廊坊起诉,法院连他们给我放的高利贷都没有判决,上诉我没有上诉费用,所以算我自动上诉撤诉,现在我欠材料商2000多万,使我走投无路,所以我想请教各位两个问题:第一,公安局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可以上网通缉我吗?第二,这样的开发商算不算恶势力?”

  19、小伙举报派出所领导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大家好,我叫田晓晓,河北省霸州市人,现我实名举报廊坊市广阳区公安局东方派出所原所长周X、副所长孟XX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涉嫌徇私枉法罪。我在2015年7月31日,被霸州市中医院副院长之子和同伙在廊坊市广阳区百元宾馆门口,手持棒球棍将我殴打至轻伤二级,我对象轻微伤,但是我对象当时怀孕,因为治疗,流产了…… ”

  20、女子举报法院故意损毁关键证据

  “我实名举报唐山乐亭县人民法院保管不善,导致2009暨0225民初2453号案件中关键证据被故意损毁,致使我鉴定无法做,在鉴定未做出的情况下,法院判决我承担本不应该承担的债务。法院保管的卷被故意损毁已经有三年时间了,我也举报了三年了,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纪检委、政法委、人大,每个部门我都去举报过,但是至今无人查问……”

  21、男子举报村霸敲诈并恶意打人

  “大家好,我叫陈旭,是唐山市玉田县人,我现在要举报唐山市玉田县虹桥镇小宁庄村的瞿某、薛某、赵某以及他们的几个同伙。他们在2020年,我在他们村租库房期间,找我要钱,说我把他们庄道压坏了,双方协调无果的情况下,她们直接动手把我打了,造成我轻伤一级,肋骨、胳膊给我打折了,这个事拖了一年多,也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最后派出所只是让他们陪了我几万块钱医药费,就是这样不了了之。我希望咱们国家打黑除恶这次活动,能够彻底一点,能够把这些毒瘤彻底铲除。”

  22、74岁老人举报保安公司私吞90万补助金

  “我实名举报唐山市迁安市保安公司,仗势欺人,见钱眼开,在我不知情时,把我儿子工亡钱90多万打到保安公司自己的账户上,现在想克扣万儿子命钱不给我,请各级领导明查。”老人此前曾尝试过各种维权方式,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23、养猪大爷举报村支书恶意打人

  “我叫武风元,实名举报我村原支部书记兼村长长期霸占我村生猪市场,我因卖猪不(低价)卖给他,他一天打了我两次。2020年10月底,我到石家庄扫黑办公室,告他犯罪事实,他带领5人殴打我,并扬言说,你再告状就打死你,你再告状,连尸体都找不到。”

  24、老人举报钢厂副总雇黑社会打死她儿子

  “我是唐山迁安人,实名举报扎一副总杨曾堂(2016年)雇黑社会5人打死我儿子玄兆金,几个人已经自首,(但是却)可以当天释放(至今逍遥法外),他(某机关)说人家没打着你们,验尸在你们身上没伤,我说没伤我儿子咋死的?”

  25、78岁老人举报唐山交警支队一手遮天

  “网友们,替我老爷子主持一下公道吧。我叫张家儒,今年78了,住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我实名举报唐山市公安交警支队压案不决,错案不咎,17年来我儿子张延海交通事故死亡一案,至今没有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我无数次去北京石家庄进行信访,但至今唐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一手遮天,错案不予纠正,损失不予赔偿,犯错交警不予严惩,甚至犯罪交警海跟我说,你去告吧。”

  26、88岁老人举报唐山黑社会殴打他儿子

  “我叫汪兆西,内蒙人,为儿子汪尚冤案整整跑了20来年,相关部门不检不查,原封不动的照文办案,却都没有结果。汪尚一案,同样发生在唐山路北区凤凰道东头,他被一群黑社会暴徒,20来人持刀、木棒、铁锤把我儿子打倒在地,又把110警察砸坏,把警察的手表打丢,有唐山晚报报导为证,题为《狂徒竟砸110警车》,时间为2006年4月26日,汪尚被路北法院判为4年有期徒刑,那些狂徒却逍遥法外,没人敢管,路北区这群法外狂徒,在此地时根深蒂固,上下有人,黑白勾结,冤案很多,我儿子现已含冤而死,现希望有关部门帮忙……”

  还有很多举报,暂时没找到相关视频,只看到网友截图,但已经足够让人震惊。

  这股举报之风已经从唐山蔓延到周边城市,有些“理智者”担心矫枉过正,借用伟人的话: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则不能矫枉,所有一切所谓“过分”举动,在雷霆风暴时期都有意义。

  搜集整理这些资料的过程中,我的胸口一直堵着,太气愤了,这群人真的太无法无天了。

  这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啊?

  老实本分的本地百姓、循规蹈矩的员工、正经营业的商人、孤苦无依的老人、外来投资的企业家……只要你没有黑势力背景,全部沦为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处处都有保护伞撑腰的黑恶势力,只手遮天,受害者控诉无门,走投无路。尤其是后面这些老人,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他/她们的孩子却早已失去性命,自己还要为孩子的冤假错案奔走,让人心痛不已。

  这些举报者已经尝试过所有方式,一次次的报警、上访,一次次的失望,他们已经耗尽了内心那点希望之火,如果这一次还不能得到该有的解决,他们必将对这个社会彻底失去信心。

  这些触目惊心的案件,只是刚刚浮出水面的一些臭鱼烂虾,还有多少没爆出来的恶呢?可以想象,最近一定有很多黑恶势力在悄悄行动,不管是用收买还是打压的方式,迫使很多受害者不发声。

  除恶没有旁观者,你我都是局内人。

  如有最新举报案件,欢迎在评论区补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5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