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日本人来说,安倍很好”?谈谈另一种倾向

2022-07-11
作者: 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来源: clqn2022公众号

  庆祝,和过分同情一样,有简单化之嫌。当“庆祝”安倍之死的时候,我们在“庆祝”什么?他被刺而亡,不是由于人民的斗争、人民的审判,偶发性比较大,也不意味着大资产阶级右翼政治上的破产。刺杀、暗杀,如果也视为一种斗争方式,局限性相当大;我们上次就已经说过,马列主义不是布朗基主义,马列主义者诉诸群众性的阶级斗争。

图片

  有人甚至说:这个事情,会不会反过来被右翼在选举中利用,打悲情牌,欺骗选民?结果提升右翼的权力,废除宪法和平条款、扩军备战反倒搞得更快些?——当然,还要看。安倍之死的政治影响,到底怎么样?还要看,事情本身比较偶然性,事情产生出的影响肯定是深远的。

  搞军国主义、法西斯,肯定我们要反对,问题是如何理解之?这是什么?就是大资产阶级反无产阶级的一种方式!前天的文章写于舆论初期,主要是有感于胡锡进的言论而发。(参见-对安倍的态度,无法“抛开政治不谈”)后来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舆论也抬头了,就是纯粹叫好,为反而反,不认识到大资产阶级和一般人民的区别。

  这是另一种需要反对的倾向,甚至已上升为主要的错误倾向,不可不察之。

图片

  甚至发展到,有一类“爱国者”也在“维护”安倍,弄得跟自由派比较接近!这可能是比较罕见的,暴露了所谓“爱国”的阶级底色。我说也不奇怪,反正右翼跟右翼才有共鸣嘛,让他们共鸣去呗,恰好说明他们是什么人。这个现象有意思。那些人大概有几个观点:比如说安倍是爱国者,还是杰出的,有策略性,忍辱负重,所以我们骂他不要太狠;甚至改善中日关系有功,好像不那么坏,……等等等等。

  这些人从所谓“爱国”立场上看问题,得出来结论:不要对安倍太狠。

  问题是安倍爱的什么“国”?他的策略性为了什么,为了哪个阶级、哪个集团的政治目标?比如有人说什么,“对日本人来说,安倍或许是一个好的领导人,好的政治家,甚至是一很好的日本人,在他被日本人刺杀身亡后,自有日本人去悼念、同情”——是对垄断资本,还是日本无产者?安倍是为垄断资本服务的政治家,还是为日本无产阶级劳动人民服务的?不错,确有日本人悼念、同情他,但(一)刺杀他的也是日本人;(二)日本同样不乏政治上反对、反感他的人;(三)站在日本最大多数人民立场上看,无条件悼念、同情安倍就正确?是不是没有认清其为垄断资本服务的阶级本性?是不是没有认识到其右翼议程的危害性?

图片

  只讲他的策略性,不讲他的阶级立场、目的、原则性,这叫什么?这符合辩证法的要求吗?

  必须认识到:军国主义、法西斯,不仅是给被侵略各国人民带来灾难,同时也是给日本本国人民带来灾难,因为这归根到底要驱使日本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做牛马、炮灰、代价,否则怎么进行战争?如果有日本人民认识不到这一层,也不奇怪,我们就宣传、启发,因为任何统治阶级的统治也就是一种精神统治,被洗脑再正常不过了。而统治阶级为了进行战争、支撑战争,一般而言,就更要给被统治阶级洗脑了。

  毛主席明确指出:

  “要分清同日本人民的关系和同日本政府的关系,两者是有区别的。”

  “战败了,殖民地都没有了,这对日本有利。日本人民、革命的政党应当了解,这个失败不是耻辱,对垄断资本来说是耻辱,对人民来说是胜利。”

  “有部分人不这样看,认为战败了没有面子,于是他们心中有愧,觉得干了坏事。这是因为他们对垄断资本和人民不加区别,所以得出那样的结论。过去的战争应由垄断资本、军国主义政府负责,而不应由日本人民负责。人民为何要负责?如果说人民要负责,那末大家都来反对日本人民,那还得了!事实上是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威胁、欺骗、强迫日本人民去当炮灰的。”

  有人就是思维方式有缺陷,死活不懂什么叫全面性分析,天天在那绕来绕去。围绕安倍之死的国内舆论乱象,从思想原因上看,有一条正是:不是一般地缺乏阶级分析,而是基本不懂阶级分析,不懂也不搞马克思主义的完整的严密的阶级分析;而思想原因,又有其阶级根源。安倍有策略性,普京反美——请问谁的策略性,策略性为了什么?又谁在反美,哪些人、什么阶级反美?这里面存在一个“主体性”问题,行动的主体是谁?

图片

  辩证法是什么?辩证法一点不神秘,它就是生活本身,没有生活本身的复杂性,哪来的辩证法?辩证法就是要求尽可能全面地考察生活,接近于生活的真相。联系、发展、矛盾,讲的好像深奥,其实全都是客观存在,客观上不存在那我们讨论的是什么?我们又不是唯心主义。

  安倍是要修改和平宪法、自卫队国防军化的,他是右翼,他的政治理想是恢复祖父辈那一套。你说他没有破坏民主,我觉得你可能对日本国内政治了解不多。安倍作为首相是强势的,他的领导风格偏威权主义,是比较破坏民主的,比如他搞过一个【秘密保护法】,这个事情是破坏民主的。教过安倍的教授就说,这个人民主主义的课没学好。

  是的:对日本人来说,安倍也很坏。

图片

  至于你说他跟普京,肯定普京还更右。

  安倍是不是极右?我觉得严格说来还不算,日本国内有比他更右的。我的意思是作为一种务实型的右翼政客,他更善于把右翼的诉求“做实”,这个意义上他更危险。好比普京,严格说来普京也不是“皇俄”么

  对于资产阶级现在的“自由民主”,应当跟第二国际时代、更早时期区别一下,这个“自由民主”同时是反共的,比起之前的也是缩水了。总之,都是大资产阶级统治的方式而已。肯定地讲跟法西斯有距离,但跟早期的民主也有距离。总的看,资产阶级民主在下降,在衰落,资产阶级越来越能用“民主”搞包装,实质上是资本极权。

图片

  我理解你的意思,现在民族主义、国家主义者也在高喊“反法西斯”,实际上他们根本不懂什么叫法西斯。(一)我们把法西斯不是看成孤立的东西,不是历史上封建专制的简单复活,而是现代大资产阶级在危机、保守时代里采取的一种统治方法。不是这样来理解,就是跟自由派一样了。(二)这个东西,对于离我们更近的,现在的粉红五毛他是不反的,不好意思,“忘记”了,搞“双标”。所以说他们根本不懂什么叫法西斯。不是这样理解,就跟粉红五毛没有区别的。我感觉,“反法西斯”被民族主义国家主义者弄坏了,好像跟阶级无关。其实法西斯就是压迫无产阶级的一种方式,最野蛮的一种。

  “杰出”是“杰出”,“优秀”是“优秀”,阶级立场是反动的。前天的文章没有否定安倍在策略上,有老到、狡猾之处。毛教员还说我们要跟蒋介石学习斗争方法呢,但我们立场跟他们相反的。

图片

  和平宪法也有局限性。总的讲,我们不迷信任何法律条文,不迷信法律条文对于保障和平的作用。《共宣》就讲,无产阶级的目的,只有用暴力废除现存全部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迷信法律条文,讲法治不讲政治,是资产阶级形式主义的思维,也是一种拜物思维。但是,也不能否认(和平宪法)还有一定作用,当着垄断资本觉得它碍手碍脚,就要废除它。

  安倍的一个议程,就是废除,在条文上做文章,在表述上做文章,好像“补充完善”,其实就是废除宪法第九条。假如自民党控制下,通过废除或架空和平条款的东西,算不算民主?可能程序上、形式上还是“民主”,其实就是不民主,反民主。资产阶级统治,西方比东方狡猾,日本战后更接近西方,就是搞包装,好像不反民主,其实就是反民主。

  不能讲安倍是很维护民主的,虽是没到全部废除资产阶级民主那一步,但他是往那个方向走。这一点,资产阶级的比较维护民主的学者、观察人士,对安倍、安倍内阁也有批评,恰恰是批评他不尊重民主,文章大家可以找找。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