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疯了,中期选举之后,中美对决将加速

2022-11-11
作者: 谭吉坷德 来源: 谭吉坷德公众号

  美国疯了,这是特朗普近日给美国诊断的结果。疯癫状态下的美国中期选举,吸引了来自全世界的高度警惕。

  本次中期选举,是美国历史上最动荡的权力过渡期。所有的乱象和撕裂都表明美国的内部矛盾无法弥合。这是一个标志,证明美国已经正式走入结构性衰败。从现在开始,美国任何一项对内政策都不会顺利实施。

  曾经中间主义和温和的美国死了。目光所及,能够看到的是高度阵营化和政治极化的“两个美国”。社会分歧的巩固和加深,政治环境的更大混乱,已经成了美国内政的附骨之蛆。

  美国内部矛盾在“存量博弈”中寻找不到出路,国内问题已经走入了死循环。在这种状态下,美国向哪里去,今后还会不会有连任的总统,这可能已经成为美国的一个大问题,甚至是当今世界的第一问题。

  资本文明的本质和历史早已指明了美国的必由之路,那就是在矛盾和撕裂封杀了所有内部的腾挪空间之后,对外转移矛盾和危机就成了唯一可以选择的国策。

  美国对外转移矛盾和危机,最主要的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今天的美国能够跨越党派障碍,能够超越内部矛盾,能够吸引社会关注的唯一举国意志就是反华。这是美国能够用来凝聚共识,让撕裂的双方坐到一起的唯一话题。

  正是这个唯一的举国意志和共识把中美关系拉进了危机管理模式。这对高度紧张的中美关系来讲,实实在在是一件坏事。很快我们就会看到美国两党在反华这一赛道上争先恐后地相互飙车,唯恐落后会被污名化为“通中通敌”。

  从现在开始,反华抗中将会是所有政客包括下届美国总统大选时最响亮的“美国好声音”。这种声音也一定会是美国定义美中关系的主旋律。中美关系和美国对华政策最终完成了质变,在这种声音中彻底由“接触”走入了对抗。

  美国霸权红利消失得太快,外部吸血供养不足就会带来社会撕裂,进而带来政治失衡。这是美国最致命的死穴,他们把账都算到了中国头上。无论是特朗普的单打独斗还是拜登的群殴战略,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中国继续为美国输血,让中国重新回到他们指定的位置上。

  当中国明确拒绝为美国的危机接盘,当中国自己也要过好日子并且让美国看到了被超越的危险,中国就成了美国最主要的敌人,遏制中国就成了美国最高的国家战略和举国意志。

  美国针对中国的终极博弈在其内部矛盾的驱使下脚步越来越快。美国主动挑起的中美竞争将会大大升级,无论是经济脱钩,金融战争,地缘政治以及军事冲突,所有的一切都离不开这个背景。

  对于目前的国际局势,中美无论在心态还是整体战略布局上,都处在一个全面调整时期。面对无法调和的内部矛盾,美国精英已经失去了理性和操控能力,让世界陷入一场文明危机之中。

  读懂了美国就会发现,世界正面临着一场深刻的政治秩序危机。美国打破中美俄脆弱平衡的脚步越来越快,中美互动模式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中美的紧张关系从此也就失去了缓冲期。

  美国全面对抗中国的法案密集出台,说明中美已经进入了准战争状态,中美之间已经没有了和平红利,没有了共同利益,只有分歧和敌意。

  美国的一切都是为资本服务的,而资本的要求就是没有威胁者。如果从经济的角度加以审视,美国其实就是华尔街+军工复合体。中国强大的国家资本不但是他们难以逾越的障碍,也是美国的最大威胁。

  拜登的“芯片法案”及其所有的经济政策,目标都是为了摧毁中国科技企业,在全球供应链中取代中国。他们希望中国经济像恐龙一样在地球上突然消失。

  中美脱钩已经不可避免,冷战其实已经全方位打响。除了热战之外,冷战已经覆盖了中美关系的所有领域。预计中期选举后,美国将会很快掀起新的冷战浪潮。

  当今的世界秩序又到了破局之时。好在中国并不完全是在现有秩序中崛起,无论政治、经济、军事都没有让西方资本获得主导权。这就使西方无法以经济危机的形式肆意收割中国,同样也无法以意识形态的渗透来颠覆中国。

  除了军事力量的比拼,美国还真的寻找不到其他的办法。当经济上的暴力反华达不到美国心理预期的时候,代理人战争和直接军事冲突都会在选票民主的裹挟下成为可能。

  我们无法改变对手的意志,一场全面战争几乎无法避免,美国及其盟友为此不惜赌上了几百年来培育的价值观和信用。俄乌冲突就是这场终极博弈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场针对中国的预演。

  无论是台湾,朝鲜半岛还是南海,美国都不会给我们留下更长时间的静默期。美国擅长掌握时机,谙熟于打代理人战争。打乱美国节奏的最好办法,就是在一开始把他也拉下水。

  从俄乌冲突可以看到,美国一旦出手就会不择手段,我们面临着比俄罗斯大无数倍的风险。面对这样的国际形势,我们不但要有迎接最坏时刻的心理准备,不但要有能够震慑对手的力量,更要有敢于使用这种力量的意志。

  未来3到8年的时间里,将会是中国最危险的时刻,也决定着谁是世界新秩序的定义者和主导者。有一个共识正在放弃幻想的人们心里茁壮生长,那就是美国不是以衰退的方式退场,而是通过战争。

  今天的美国已经不再是世界问题的解决者,而且就是问题本身。当他们无法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时候,他们的目标就是绝对不能让中国走入伟大。美国解决中国就是解决世界问题,中国拯救自己,也就是在拯救世界。

  美国阻挡不了中国的脚步,最大的危险来自内部配合美国对华攻略的“第五纵队”。只有牢记“大国亡于内”的古训,像清除腐败一样铲除内奸,对他们进行严厉的清算和终极审判,人民的江山才能更加安稳。

  中美竞争从根本上来说是两种发展模式,两种价值观,两条道路的斗争,归根结底是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斗争。已经进入世界舞台中央的中国,注定要承担塑造新秩序的义务,必须为世界提供新文明的替代方案。

  中国还没有构建国际新秩序的强大力量,但是对国际经济体系做增量式改革的过程中,客观上已经成为新秩序的培育者和发起者,成为新文明的思想中心和发展中心。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但有风险,更有快乐。霸权就是一个超级无赖,躲是躲不过去的。每一次霸权的毁灭都会带来人类文明的进步。阳光总在风雨后,只有走过去,才能看到蓝天和彩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9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