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国豪父亲:这背后的黑手,无形且巨大

2022-11-22
作者: 付国豪父亲 来源: 昆仑策网

  这背后的黑手,无形且巨大。

  彻夜未眠,早上带着狗儿子们出去遛,眼睛红红的,且上下眼皮肿胀得厉害,惹得晨练的大姐些许错愕。

  昨晚我在头条上公布的付国豪去逝世的消息里面有一个错字,之后我校正了过来,但之前没被校正的竟被截图并转发,“无限追惜”的“惜”被我错写成了“息”,均是正规的媒体。由此得见,时下的新闻媒体界,在校对上的功力大不如前了。

  逐一看了留言及发来的私信,边看边落泪,大家对于小儿国豪的怜惜及厚爱,老付在此跪谢了!

  大家心中的疑惑大致有二:一,付国豪的辞世,何因?何致如此?二,为何事隔一年零一个月之后方公布讯息。

  2021年3月,天津下了较大的一场雪,天还没亮,我带着国豪留下给我的那只叫“狗蛋”的拉布拉多,沿着我新搬至远郊的租屋,冒着大雪踏上了铁轨。以往,我曾远远地望见那轨上拖着长烟的火车。

  人在受到巨大伤害的时候,身体的第一反应,不是痛,而是麻。这种麻,伴随了我一年。往日里一趟趟飞速驶去的火车,并没有来,在铁轨上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狗蛋察觉到了我的异常,牵着狗绳,带着我脱离了。我太想他了,我要随他去了......!

  付国豪的离开是倏然的,这种倏然竟然没容我为他换上他去香港参加“庭讯”之前我为他新买的那套西装。

  一年多来,我在遵守着一个承诺,一个我在为他渐渐失去温度的身体,用酒精棉球擦拭之时,许下的承诺,这个承诺是我那晚对着夜空许下的。这就是,丧子之痛再巨,亦不可急于公开他离开的消息。为何?为何?为何?

  我爱这个国家,不仅仅是因为我曾经是名军人,不仅仅是我是体制内,有着四十二年工龄的,文化事业单位的副高级职称的文学创作及辅导干部,更是因为在我的血脉中,流淌着祖父辈为这个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一片赤诚。

  付国豪爱这个国家,他用他的言行,铁骨铮铮的豪气,验证了这一点。故此,我不得不在公开他离世的问题上,多一些考量,这些考量至今看来,是有必要的。这就是;我,我们,我的这个家庭,决不能因为个人的任何原因,即便是生死。也不能做出哪怕点滴,不利于国家利益和形象的,一点点细微的污损。我再说一遍;我,我们,我的这个家庭,决不能因个人的原因,即便是生死。也不能做出哪怕点滴,不利于国家利益和形象的,一点点细微的污损。

  请大家一起回顾一下,2021年岁终:1,两年多的时间里,中华大地,疫情肆虐,各级政府疲惫之极,百姓心呈焦虑。

  2,小湾湾的菜婆子,以虎谋皮,图谋不轨,台独企图暴露无遗。3,《国家安全法》虽出台,但香港黑恶势力仍然猖狂,黑媒体,黑记协,黑记者,无所不用其极,施出各种下作手段,栽赃构陷大陆新闻人及媒体,更对党的形象变本加厉地污蔑及抹黑。付国豪去逝的消息若不选择一个适当的环境和空间公开,很有可能成为境外居心叵测势力的投毒素材,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也是国豪在天之灵所不安的。

  4,西方仇华势力,虎视眈眈,小动作不断。

  5,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党的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召开之际。

  今天我们看到,党的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已经圆满结束,新一届领导成员已经产生。中国海空军在中国南海等区域进行了大规模的军事演习,极大地震慑了小菜婆子的台独势力。在香港,一大批猖狂的港独分子已经服法,香港警察重抖威风。在国内,疫情防控成果已见成效,国人日常生活基本未受影响。因此,我才有可能,将孩子的事情告诉给大家。这是昨晚大家所关心并疑惑的第二个问题。(待续)

  这背后的黑手,无形且巨大。

  下面我将回答大家最关心的第一个疑问:付国豪何至于此,这三年多的时间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是什么原因让他最终离开的。

  如果您有心留意过2019年9月9日付国豪重回母校中国海洋大学新闻传播OUC的对话,这个对话全长19分18秒,是在腾讯视频平台播出的,我一直保留着这个视频。这个视频今年5月突然被下架了,找不到了,直到刚刚,也就是今天上午又突然出现。视频里的付国豪脸上的伤痕依然可见,毕竟离他在香港机场被黑暴拘殴过去还不到一个月。此时的付国豪皮肤略微有点黑,看上去非常健康。他语速平稳,思维敏捷,逻辑清晰,谈话中不失幽默风趣的成份。

  一个多月之后,大概是在2019年10至11月之间,他在北京的表姑妈给我打来电话说要见见孩子。我连忙把电话打给付国豪,他答应了,并且很快地搭上了出租车。表姑妈为付国豪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期间付国豪不断地接到电话,表姑妈观察发现付国豪在接电话的时候神情非常紧张。

  另,付国豪的表姑妈是原北京301医院的老护士长,曾经为中央首长做过特别护理,表姑父曾是六,七十年代(中苏交恶)中国驻苏联大使馆武官,后任中参部中苏问题研究所正军级研究员,八十年代中期离休。

  付国豪匆匆忙忙地走了,表姑妈发现付国豪遗留下的皮包,赶忙给孩子送了出去。此时,表姑妈发现,这孩子出问题了!

  大表姐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接待西安影视圈的几位朋友,电话里大表姐断断续续地跟我说:他浑身颤抖,脸色苍白,眼睛惊恐地睁得很大。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但是在电话里我还是佯装轻松地安慰年近九旬的老人家:没事的,他工作压力大,干记者的都是这个样子。

  送别西安的朋友,我赶忙拨打付国豪的手机,空号!空号!空号!那一夜,我无数次播打他的手机,那一夜,无数个空号。

  此时此刻,我请您留意下面的几张图,这是我今天上午在网上随意地截取的。时过三年,我们仍然能够轻易地找到这些卑鄙小人的恶语中伤,当年的我和付国豪所承受的精神和心里摧残和折磨就可见一斑了。

  直到第二天接近中午,我才接到孩子的电话,他告诉我,手机丢了,刚刚重新买了手机,手机号码也重新换过了。至此,我心已明。

  自2019年8月中旬之后,直至2021年春天新冠疫情突发之前,我已先后换过三个手机卡,付国豪大概也换过三至四个甚至还多。

  这种毫无节制的骚扰我每天要接到十至三十个,我想孩子接到的会更多。这种骚扰几乎是全天候的,加四种气象。这两个专业术语是我在空军的时候常用的,在这里用来形容骚扰也算贴切。至于网络上的漫骂与构陷更是无所不用其极,不信?你且到新浪微博上看一看,估计你非得用计算器方数得过来。

  我曾经说过,付国豪是一个太过仁厚,太过善良,太过温暖的大男孩。他这三十年的人生,从未对任何人有过哪怕一丝的伤害企图,他是与人为善的,这是他的天性使然,而香港之夜之后,他们对付国豪肉体和心灵的攻击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遭暴徒围殴,付国豪手里紧紧攥着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

  自昨晚至今晨,各种消息传来,网络大黑开始动作,波带节奏,至此不竭。我想说,付国豪的离世,我这个当父亲的是有责任的,相当的责任,至少我没有照顾好他,除了给我这个老兵留一点尊严,老兵的尊严之外,其它的我都接受。

  我儿子的上天之灵在注视着我,我所有的言行都应该考虑到他的灵魂,他安静的灵魂。

  至于那些另有目的的人,我想请大家点开下面这张图,我的这个朋友所说的,已经相当透彻且明确了。

  在此,我谢谢他,谢谢朋友们!总之,人心是向善的!恶做尽,必天责!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5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