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教员为什么痛斥梁潄溟


  主席年轻时,脾气也不太好。但经过井冈山时期、瑞金时期的碰壁之后,按照老人家“不二过”的品质,特别重视团结问题,而且特别重视团结那些整过自己、事后又证明整错了的人,比如党内的“左”、右倾机会主义者。主席也特别重视团结知识分子。

  团结,就不能对对方要求太高,要看到对方的优点,忽略对方的缺点。忽略缺点,也不是不当回事,而是在适当的、有预期效果的时机,帮助其改正缺点。

  知识分子,是一群比较特殊的人,一方面,这些人先知先觉,有时很有洞见,这是优点;另一方面,掌握相当的社会发言权,这是客观现实,无法回避。还有一方面,这些人多数脱离群众、脱离实际,而且立场容易动摇,这是缺点,这个缺点如果不加以限制、改正,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

  主席对知识分子的这些情况,非常熟悉。做知识分子的工作,也非常注重针对性、实效性,以免无的放矢,适得其反。

  主席对知识分子是非常尊重的,非常容忍的,基本上,主席不对知识分子发火。不对知识分子发火,一方面是尊重,另一方面,也是远之,不寄予过多期望。

  柳亚子,与主席过从甚密,算是非常好的朋友,建国前夕,柳亚子没有当选国家副主席,这让柳亚子很不爽,对着服务人员发脾气,甚至动手打了服务人员。作为相当高级的人物,动手打人,这是犯了共产党、毛主席的大忌的。主席不高兴,但也只是写了几句诗,讽劝一下: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湖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这样的讽劝,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是一种荣耀,但是,毕竟是批评,虽然含蓄,但是,也让人脸红、出汗。

  张东荪,在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之际,和美国间谍来往,出卖国家机密,按说,这是叛国罪,依律当斩!但主席很轻易就原谅了这位大知识分子,我认为是“大人不计小人过”,这类人就是这德性,不能要求太高。这种原谅,我总觉得有一种低视的意思。可能与知识分子的清高、矜持是不和谐的。张东荪,可能并未察觉到这一点,可能也无法察觉到这一点。

  陈寅恪,也是有汉奸嫌疑的,但是,主席也不计其过,即使此人依旧反党、反社会主义,也照样养着此人。

  主席,教师出身,喜欢使用教育的方法,思想教育,是春风化雨的过程,不能急,也不能硬来。他好说这样一句话,“随他去吧!”我用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标准,来培养、教育、改造、帮助你,也给你充分的机会和时间,仁智义尽,让你站到人民群众这边来,给你一个光明的出路,你却拉不起来!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我有什么办法?你不愿意跟我一起革命,不愿意改造自己,我已经尽到了帮助、教育、改造的责任,也充分地等待,给你机会,你坚持我行我素,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是随你去吧。愿意留下,我有吃有喝供着你;不愿意留下,想走,那就走吧,去美国、去苏联,去台湾岛找蒋介石,都可以。革命当然要争取绝大多数人的支持,但也不少一个两个。

  对张东荪如此,对陈寅恪如此,对其他知识分子、其他人,也是如此。

  主席很尊重鲁迅先生,鲁迅先生可能是为数不多的例外,因为,鲁迅先生严格说来是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实际上,鲁迅先生和当时的多数知识分子很是合不来。

  主席对梁潄溟,也是如此。但是,主席对其他知识分子,都没有直接指名道姓地痛批过,没有揭过他们的老底,唯独对梁潄溟例外。

  梁潄溟,是主席唯一痛批的一位著名知识分子。

  为什么?梁潄溟究竟作了什么特别的事,居然受到主席如此对待地?

  梁潄溟挑拨离间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矛盾,制造了两大阶级的分裂,有可能危及中国革命成果和建设方向!这是主席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

  对比一下,张东荪的叛国,陈寅恪的假清高、不合作,其危害均不及此。那些替梁潄溟翻案、鼓吹的人,均刻意回避了以上关键问题。

  梁潄溟提出“九天九地”论,说农民生活在九地之下,工人生活在九天之上,这对农民不公平。梁潄溟打着替农民说话的名义,实际上在破坏中国的工业化,也实际上危害中国农民的长远利益、根本利益,动摇新中国根本!如果任由梁潄溟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梁潄溟是“乡建”派代表人物,实际上对中国革命、社会主义建设、农民的根本利益,并没有充分的理解、或者是故意曲解,也不能提出正确的道路。梁潄溟的“九天九地”论,实有欺世盗名之嫌。

  知识分子,自视清高,实际上,做不成任何一件事,而且,会坏大事。

  如果梁潄溟懂得一点自我克制,或许不至于招致主席的痛斥。可惜,梁潄溟没有这点自知之明。

  现在,依然有人自称“三农问题”专家,打着“替农民说话”旗号,推销梁潄溟当年的、被证明无用且有害的“乡建”旧货,骗取了一大批普通网友的信任,实际上,却是走当年梁潄溟“九天九地”论老路,离间工人农民,制造内部矛盾,替国际垄断资本侵夺我国三农基础的鸣锣开道。

  让“三农”对接国际金融资本,把“三农”变成继房地产、股市之后的第三个“资金池子”,那后果是什么?后果必然是毁了中国农业,让国际金融资本控制了中国的农业资源,让无数有点小钱的人把钱投入到“三农”这个“资金池子”。最后,一场金融危机,农民失去了土地,有点小钱的人失去了存款(投资),中国失去了农业,而国际垄断金融资本赚得盆满钵满,全身而退,留给中国的是一地鸡毛,最后,由中国政府出来收拾烂摊子,而且还未必能够收拾得干净。

  如果按照当年梁潄溟的“九天九地”论来做,农民的生活水平不会提高,中国的工业化必然中断,中国根本不可能完成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工业化,中国永远摆脱不了被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围堵、封锁的局面,也很难得到第三世界的拥护,无法推动世界新格局的形成,无法在反帝、反霸斗争中取得胜利。

  梁潄溟“翻身”之后,中国农民、农村、农业的情况,不是恰如以上所说吗?不是产生了“三农”问题而且无法解决吗?

  如果按照今天的“三农”问题专家的“让‘三农’对接国际金融资本,形成继房地产、股市之后的第三个‘资金池子’”的建议,则农民失地,中国失粮,小资产阶级失去积蓄,国际垄断金融资本则控制中国农业资源,可以继续为所欲为,毁坏中国经济,将中国彻底殖民地化。

  提高农民的可支配收入,让农民发财,这种说法,并不新鲜。当年,那些搞P2P理财的人,不就是这么说的吗?当年,鼓吹股份制、鼓吹股票市场的人,不也是这么吹的吗?当年鼓吹房地产市场化,不也是这么吹的吗?说是可以解决中国人住房难的问题。可惜,股市套牢了多人少?血洗了多少散户?P2P破产又坑害了多少人?让多少人血本无归?住房问题,已经成了一座大山,压在中国人民头上,掏出六个钱包,交了首付,还要接受长达二十多年的按揭贷款,不敢娶、不敢生,不敢有其他想法。

  房地产、P2P、股市,让谁发财了?提高谁的可支配收入了?

  那么,让“三农”对接国际金融资本,形成新的“资金池子”,其后果不是很明显了吗?怎么能说“三农”问题专家这是在替农民讲话?

  当年,梁潄溟提出“九天九地”论时,有可能,他并未意识到他的这种说法究竟意味着什么,仅仅是有可能,以梁潄溟那么聪明的人,也未必就意识不到他的理论究竟意味着什么。今天,“三农”问题专家,提出的让“三农”对接国际金融资本的建议,真的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真的是替农民着想?要是真替农民着想,那就应该看看南街村、七里营小刘庄、周家庄、华西村等实行集体生产的农村,那才是“三农”问题唯一的破解之法,也是被实践证明了的出路。为什么温铁军视之不见,非要搞什么从未被证明有效、已经被证明是胡闹的“乡建”呢?

  当年,主席痛斥梁潄溟之后,并没有从生活上为难这位大知识分子,工资照发,政治上不受冲击。但是,梁潄溟再也不是共产党的朋友,再也不是主席的朋友。

  【文/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第九评论”,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9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