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午:删除“最可爱的人”与雪藏《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的时候,网络上突然流传起了一个说法——“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的‘元凶’找到了”。

  原来是有微博博主查出了2014年6月5日《南方周末》对原语文教材出版社社长王旭明的一篇访谈:

  在这次访谈中,王旭明公开承认:“我主张……”删掉“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思来想去还是和现在的形势总体不合。”

  网友们据此断定,王旭明就是从语文教材中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的“元凶”。

  抗美援朝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笔者查找关于抗美援朝战争的资料,无意中又翻到了这个话题。然而,笔者结合《南方周末》那篇访谈的上下文内容以及相关报道,发现“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的元凶”恐怕另有其人!

  首先声明,笔者丝毫不是要给王旭明作狡辩:

  在出任语文出版社社长之前,王旭明做过五年的教育部新闻发言人,抛出过一大堆争议言论,有些内容迎合自由派、有些内容又在迎合建制派。

  王旭明被南方周末追捧的原因是他炮轰“假语文”,然而他所谓的“假语文”是什么呢?就是他所指责的语文过分承担了“教化”职能。然而,他所举的例子尽是关于社会主义和爱国主义的革命教化,对于“爱迪生救妈妈”这种明显为假、却是“教化”西化的内容视而不见。吊诡的是,王旭明又自称信仰伊斯兰,反对“照搬西方”,甚至曾主张取消“小学英语”。

  在一些场合,王旭明强调自己的宗教身份,甚至还为杀害过无数红军战士的马步芳站过台;而在另一些场合,王旭明又强调自己的党员身份,事实上,王旭明正是从正局级退休的共产党员。

  翻看王旭明过往的言行,把一个文化精英的投机色彩演绎得淋漓尽致。

  这样一个机会主义者反感《谁是最可爱的人》并不奇怪,但要说他是“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的‘元凶’”,真的是高抬他了。哪怕是围绕魏巍的这篇报导文学,他也充分地展示出了机会主义者的两面派做法。

  2010年,国家高调纪念抗美援朝出国作战60周年的时候,他就出来怀念“边背诵《谁是最可爱的人》边泪流满面的初中时的语文老师”:

  2014年,面对自由派色彩的《南方周末》专访的时候,他给自己邀功,声称是“我主张……”删掉“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

  2021年年初,《谁是最可爱的人》重回人教版语文教材之际,他又出来申辩称:“2013年,我提出……将《谁是最可爱的人》选入修订本语文教材”,“2014年,上级专家组……对《谁是最可爱的人》明确提出要‘删除’,理由是‘与当时东北亚形势不合’”。

  这样的机会主义表演令人作呕。

  不过,这份声明却佐证了一些事实:

  王旭明负责修订的是语文出版社出版的教科书,时间发生在2013年,当时他的职务是语文出版社社长;

  王旭明修订之前,语文出版社的教科书早已把《谁是最可爱的人》删除;

  2014年正式出版修订版时,“上级专家组”明确要求删除新选入的《谁是最可爱的人》,王旭明在这个过程中究竟扮演的是哪种角色,这个我们暂不做讨论;

  南方周末对王旭明的专访正是发生在这个时间,所针对的也是语文出版社的教科书修订;

  以前各地使用的语文教材并不统一,而《谁是最可爱的人》被从绝大部分版本的语文教材中删除的事,是发生在2001年!那时的王旭明还在担任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处长,既没有权力也没有职责去染指语文教科书修订;

  直到2019年秋季学期,全国中小学才开始统一使用部编版的语文教科书,其后是《谁是最可爱的人》回归部编版语文教科书……

  综上,“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的元凶”,另有其人!

  要寻找“元凶”,其实并不难。

  《谁是最可爱的人》被删并不是孤立发生的,很快《刘胡兰》、《黄继光》、《狼牙山五壮士》等一大批激励了几代人精神成长的优秀文章被从语文教科书中删除,而《爱迪生救妈妈》却在2002年被选入人教版语文教材……

  2001年有几件大事:“4·1撞机”、“911”、“中国加入WTO”——以“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为标志的教材修订,这是发生在这个时间段。

  而与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遥相呼应的,正是投资3300万元(当时可谓巨资)、动用17国10万人次出演的电视剧《抗美援朝》的被雪藏。

  200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50周年之际,李前宽、肖桂云夫妇联合执导了抗美援朝题材的电影《朝鲜战争》(后改为《北纬38度线》)以及电视剧《抗美援朝》。然而,电视剧刚刚制作完就被打入了“冷宫”,有人指示说,“此戏不能播,连光盘都不能有,会影响中美关系……等待合适时机再播,要么就当军教片吧。”

  央视前台长杨伟光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曾经谈到:

  我出过一个题目——《抗美援朝》,外交部开始觉得要慎重。后来,美国人要纪念朝鲜战争,主题是朝鲜战争遏制了共产主义的扩张。我们又找外交部,说美国人敢纪念朝鲜战争,我们为什么不做?最后同意做。但是非常遗憾,当时搞慢了,片子拍了一年多,大家审看了都认为可以播,结果来了个“9·11”。世贸大楼刚被炸,你来个抗美援朝不太好,考虑到当时的一些情况,就没有播。

  2008年抗美援朝战争胜利55周年之际,许多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军队高级将领不断要求播放该剧,军委也计划抗美援朝爆发六十周年(2010年)时播出,但有人又以会影响“世博”为由,否决了播出要求。

  2011年初,李际均和罗毅等解放军将领给参加过抗美援朝后期战备的梁光烈部长写信,要求在2013年抗美援朝胜利60周年时播出《抗美援朝》电视连续剧,以纪念这场伟大的人民卫国战争。但是,那些人又出来强烈反对,说什么抗美援朝的历史意义早已过时,如果我们过多强调抗美援朝容易激怒美国人,担心影响中美友好关系……

  从这场博弈中,我们可以看出,雪藏电视剧《抗美援朝》与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的元凶,很可能就是同一类人,甚至就是同一拨人——那就是国内的亲美、媚美、恐美派。

  如果我们仅仅盯着一个王旭明,不仅是“高抬”他了,更是放过了真正的“元凶”。

  前不久,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伯恩斯,在阿斯彭安全论坛上,公开吹嘘起过去两年多以来,中情局在“重建”对华情报战能力方面,所取得的巨大进展:一种是技术手段,包括卫星、迫近侦察、网络窃密等;另一种就是间谍窃取情报。这说明两年多以来,美国在中国境内间谍的数量和质量的提升。

  有网民结合相关统计数据得出一个结论:截至2018年,境内的间谍人数足有11万人之多,令人瞠目结舌的是,11万间谍中有近7万人是中国国籍。

  这种现象并不奇怪。武汉会战结束以后,国民党内的将领感叹:汉奸比鬼子还多,作战部署还没传达就已经送到日军案头,这仗还怎么打?

  私字当头,人人为己,凭什么让“我”奉献?精英们打着“致富光荣”的旗号中饱私囊、侵吞公帑,想成为精英的人为了挣dollar去争当间谍也就不奇怪了。更何况,那些亲美、媚美、恐美的“大鱼”还逍遥法外呢。

  【文/子午,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8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