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金靴:打败日本军国主义的,是美国人的两颗原子弹吗?


  1

  还记得2021年6月30日即建党百年的前日,日本著名电子品牌索尼在中国市场搞的事情吗?

  引起我注目的是一些中国网友的反应。

  比如最多、最大量的评论:“原子弹没挨够?”、“应该把产品发布日改成8月6日”:

  这种说法在过去很多年是论述抗日战争历史时极为常见的言辞,即:结束抗日战争、甚至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是美国人,是美国人的那两颗“伟大的原子弹”。

  这种论调,瞬间就把美国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历史地位抬到了一个高耸入云的阶位,在过去许多国产电影中都有这般史观呈现,《无问西东》、《决胜时刻》等。

  仿佛美国是人类的救世主,是反法西斯阵营的急先锋,是全东亚/东南亚人民挣脱出日寇铁蹄的大救星。

  《奥本海默》在上海的观影活动

  然而事实是:法西斯轴心阵线最大的培育者,恰恰就是美国(深宫财阀)自己。

  昔日德国纳粹的病毒实验资金来源,正是美国的洛克菲勒基金会,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约瑟夫·门格勒早先就效力于洛克菲勒的优生项目;

  德国纳粹的种族优生学说,如1935年的《纽伦堡法案》,其法理依据就是照抄美国弗吉尼亚1924年颁布的《种族完整法》;

  在二战爆发前,美国是德国之外最大的纳粹活动国,“西格弗里德”俱乐部、纽约“新德国之友”和弗里兹·库恩的“德美同盟” 了解一下;

  早在1920年,美国影子总统摩根,指派美国战略情报局(OSS)创始人多诺凡,前往德国面见希特勒,为此后通过摩根财团、洛克菲勒、福特、曼哈顿银行集团等向希特勒贡献3200万美金政治献金,埋下基础;

  1924年,以美国银行的查尔斯道斯为首的委员会推出“道斯计划”,1924-1928四年内总计8亿美元贷款流向德国,助其偿还凡尔赛条约赔款;

  至1933年,通过华尔街财团经手流入德国的贷款总额为330亿马克,直接推动纳粹的壮大;

  1933-1939年,即纳粹的战争筹备期,美国杜邦财团、洛克菲勒、美孚石油、摩根财团、福特公司争先恐后与希特勒签下巨额战略原料和军工项目订单。仅飞机一项,1934年美对德的出口就比1933年增加不止5倍;

  1933-1939年间,在纳粹军事机构中营业的美国公司超过60家;

  战后,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纽约普拉姆岛实验室和里斯姆岛实验室瞬而崛起的秘密,已述太多了。

  包括日本法西斯的壮大,美国人同样功不可没。

  1931年-1932年底,美国向日本出售了达1.81亿美元的军火;

  到1936年,日本陆军提出应付未来对苏、对华战争的耗资巨大的“六年作战准备计划(1937-1942)”,美国认为该计划是针对苏联,于是福特为日本提供现代化冶金技术,洛克菲勒帮助日本建立新式电气工业,梅隆财团帮助日本飞机制造业的进一步现代化……

  据美国政府统计,至1937年,日本进口的战略物资中,有54.4%来自美国:92.9%的铜、91.2%的汽车及零件、60.5%的油料、59.7%的废钢铁、48.5%的各种机械和发动机、41.6%的铸铁全部进口美国;

  1938年5月4日,在洛杉矶五千人集会上,美国议员司克脱说:

  请大家注意,日本目前在中国杀死一百万人的时候,有五十四万四千是美国资本作为帮凶而杀死的。

  2

  同时,以狭义的战争双方视角看待,打败日本侵略者的,真的是美国人吗?

  尤其,真的就是那两颗原子弹吗?

  从时间线上看,终结对日作战全局局面的并非美军的原子弹,而是苏联红军。

  1945年8月13日即日本宣布投降的两天前,毛主席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的演讲中,精辟地指出日本法西斯投降的大势已定,但其决定因素却并非美国与蒋介石政府鼓吹的原子弹袭击:

  原子弹能不能解决战争?不能。原子弹不能使日本投降。只有原子弹而没有人民的斗争,原子弹是空的。

  假如原子弹能够解决战争,为什么还要请苏联出兵?为什么投了两颗原子弹日本还不投降,而苏联一出兵日本就投降了呢?我们有些同志也相信原子弹了不起,这是很错误的。

  原子弹在日本本土燃烧之时,希特勒的纳粹帝国也早已覆灭,但是日本陆军配置在中国东北和朝鲜北部的关东军,仍旧没有投降,战争根本没有结束。

  1945年8月9日-9月2日,在战争的最后阶段,苏军外贝加尔方面军、远东第1、第2方面军和蒙古人民革命军,配合太平洋舰队、红旗阿穆尔河区舰队,对远东日军实施了战略性进攻,红军的百万雄师在长达5000多公里的战线上,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对日军发起了强大的向心突击。

  到8月14日止,经六天作战,苏联各方面军分别前进到东北平原、牡丹江平原和佳木斯地区,太平洋舰队协同陆战队,占领了北朝鲜雄基、罗津诸港口,切断了日军的海上退路。

  日本关东军的部署彻底被打乱,失去了统一指挥,只有部分兵力仍在牡丹江市和若干筑垒地域继续抵抗。

  除东北的作战之外,苏军还于8月11日对南库页岛发起进攻,该岛日军一直到8月25日才投降;8月18日苏军进行千岛群岛登陆战役,守军于22日投降。

  8月30日,关东军全部解除武装,以惨败而告终。

  这在当时令铃木内阁大感震惊:

  关东军会这样脆弱吗?那一切都完蛋了!

  此时,距离8月15日昭和天皇通过日本放送协会对外广播的《终战诏书》出炉,已过去半个月;距离美军8月6日在广岛投下原子弹,已过去二十四天。

  美国人自我吹嘘、标榜“原子弹决定论”,我可以理解——但是作为抗日战争最大的灾难牺牲者和胜利贡献者,很多中国人也跟着美国舆论这么附和,动辄拿原子弹去嘲弄日本,仿佛真正让日本法西斯胆寒的是美国的原子弹……

  那我必须要表示反对了。

  真正决定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战区(包括中国战区、太平洋战区、东南亚战区、南亚战区)形势扭转和最终关头一锤定音的,究竟是谁?

  是中国共产党,以及中国共产党领导发动的最广大中国敌后抗日军民!

  即便是前文有述的苏联红军剿灭关东军,苏军也并非孤军作战,直接配合作战的就有在松花江下游地区的我东北抗日联军以及诸敌后作战军队,承担主要作战任务的八路军和新四军从华北到华南的大举反攻,都牵扯了日军的力量,为苏军创造了时间和空间。

  更别提那两颗震动世界、连苏联苏共的高层都为之震撼的美帝原子弹,胸中自有百万雄兵的毛主席,向来对之嗤之以鼻,早就看穿其实质。

  毛主席曾一针见血地点明美帝不过是耀武扬威地进行原子弹宣传:

  原子弹无非是一个纸老虎,它没有什么了不起,一切反动派看起来有力量,其实都是纸老虎,因为他们背叛人民,他们不站在人民这边。

  是人民决定谁胜谁负,如果没有人民的力量,没有一个正义的人心所向的话,原子弹只不过是一个重要的新型武器而已!

  什么是毛主席口中“人民的力量”,人民的力量又是怎么决定战争胜负的?

  时间回到1938年10月,“假抗日、真反攻”的国民党军又一次让全世界看透其无能:中国的交通中枢重镇武汉,宣告失守,即前文提到的武汉会战。

  武汉被蒋介石拱手相让于日本人后,整条长江已经被日本法西斯控制了一半。

  然而接下来中国的形势却让同样面临着纳粹战争危险的西方集团感到疑惑:日本军队竟然没有“一鼓作气”、继续沿着长江向西走、向重庆进发。

  原因无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此时已经开始于河北、江苏、山东、陕西等地开辟大范围的敌后抗日战场,大大牵制了日军侵华主力。

  要知道,此时距离全面抗战爆发、国共形成统一战线,不过一年而已,共产党已经开始替无能的蒋家军“擦屁股”了。

  到1943年,我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人口已增至8000万人,敌后抗日军队已增至47万人。

  到1945年,我党领导的敌后军民发起了更大规模的春夏攻势,歼灭日寇逾16万人,收复县城逾60座,扩大解放区逾24万平方公里,解放人口逾千万。

  到当年度年4月,在毛主席指挥下,我党于华北、华中、华南创建了19个解放区,拥有人口近一亿,正规军逾91万人,另有民兵语220万人。

  山呼海啸般的群众,这才是决定战争形势真正的“胜负手”,而非那两颗美国人的原子弹。

  在战争的最后时刻,日本军方的某些顽固派面对美国海空军,仍旧宁死不从,幻想以所谓“玉亡”守住尊严。

  但是就中国战区,面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和抗日军民,看似张牙舞爪的日本鬼子从来没有如此嘴脸。

  想要理解这样的区别,恐怕要看抗日战争的本质是什么了——战争其本质,是毛主席领导的敌后军民、全体中国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法西斯主义)的共产主义反侵略战争,与斯大林领导的苏联卫国战争同步基调,都是一场全民族的阶级斗争战事,而不仅仅是反对“德国民族”、“日本民族”的民族战争。

  只有党领导的阶级解放战争,才能够动员最广泛的中国人民和苏联人民形成反法西斯战线、以汪洋大海之势淹没日本鬼子和德国鬼子的兵锋。

  在1938年春夏之交发表的《论持久战》中,毛主席指出:

  不但看到武器,而且看到人力。武器是战争的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

  力量对比不但是军力和经济力的对比,而且是人力和人心的对比。军力和经济力是要人去掌握的。如果中国人的大多数、日本人的大多数、世界各国人的大多数是站在抗日战争方面的话,那末,日本少数人强制地掌握着的军力和经济力,还能算是优势吗?它不是优势!那末,掌握比较劣势的军力和经济力的中国,不就成了优势吗?

  3

  日本历史学家曾作过这样的记述:

  从(1945年)4月到8月之间,解放区的发展异常迅速。由于八路军的进攻,华北的日军从所有的据点和碉堡里不断地被驱逐出来。日军的小部队已陷于无法行动,而大部队则被困在铁路沿线的城市里”、“日本对中国占领区八年间的统治,在8月15日以前已经濒于崩溃了。(见日本历史学研究会编:《太平洋战争史》第4卷第104页,商务印书馆1962年版)

  再看日本防卫厅研究所战史室的资料:从1938年10月至1943年间,日军只对正面战场国军进行了一些有限规模的战役进攻,而用于对敌后战场作战(五次大规模扫荡)的兵力则分别为54万人、47万人、46万人、33.2万人、35万人。

  毛主席指挥的的敌后战场,抗击日军(不包含关东军)的比例分别为62%、58%、75%、63%、58%。

  进入1941年后,为了备战对美国的太平洋战争,中国战区的日军意图加快控制占领中国,首要任务就是所谓“剿灭共军”。

  仅1941、1942两年,日军使用千人以上、万人以下兵力对我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的“扫荡”就达到132次,使用万人以上至七万人兵力进行的“扫荡”达到27次。

  到1943年,东京的军部大本营仍在强调:

  为了适应大东亚决战(呼应东南亚和太平洋同美军的战斗)的要求,必须迅速eliminate CPC势力,此乃zhi na战区当前之必须!

  没有毛主席和共产党,中华民族早已亡国灭种在于日本人的屠刀之下。

  二战时任东南亚盟军最高指挥官的蒙巴顿将军就曾表示:

  认为原子弹会停止远东战争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日本“崩溃”的原因,就在于毛主席所言:

  战争伟力之最深厚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

  兵民是胜利之本!

  今天的许多人崇拜原子弹、推崇“原子弹决定论”,这和蒋介石在战争的“武器崇拜”、“实力崇拜”别无二致。

  迷信武器装备,尤其是迷信西方帝国主义给予的“先进装备”,这种“唯武器论”思维的另一面一定是武器装备看似贫乏时毕露无疑的投降作态。

  对于国际援助,毛主席虽也看做是中国战胜日本的重要条件之一、强调中国战争是世界战争的一部分、必须努力争取外援——但是,主席又始终主张主要地依靠自己的力量战胜日本。

  在抗战前,他就对斯诺指出:

  中国虽然需要外援,但是,这并非说,没有外援,中国就无法和日本进行战争,也不是说我们必须等到有了同外国的同盟才能开始抗战。

  在抗战中,他又公开提出:

  我们是主张自力更生的。我们希望有外援,但是我们绝不能依赖它!

  能够依赖的,只有人民,只有人民战争才能够调动起最广泛的抗战力量,这也正是为什么《论持久战》会成为抗日战争的指导文本——以致于,在日本这个亚洲法西斯主义的策源国家都引发了巨大的轰动。

  1938年9月《论持久战》的日文版在《改造》杂志10月号上全文刊登,紧接着11月号又登出了毛主席的《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发表时标题改作《抗日游击战论》)。

  回想七十九年前,三笠宫崇仁亲王纠结了以陆军少佐津野田为首的反战军人,计划刺杀东条英机为首的主战派军官,事成之后计划以三笠宫崇仁亲王为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和中国讲和,“体面的退出战争”。

  只不过,刺杀行动被东条英机识破,宣告失败。

  三笠宫崇仁亲王1943年曾化名若彬参谋,广泛考察从内蒙到湖北的中国战场。在收集各类情报时,他阅读到了毛主席的《论持久战》。

  也是在那一年,三笠宫崇仁亲王在侵华日军总司令部面对众多高级军官,发表了《作为日本人对中国事变的内心反省》的讲话,痛斥日本军队的侵略行径,并指出日军必败:

  在我看来,这样的日本军队,是无法与zhi na共产党对阵的!

  原子弹可以杀死日本人,却无法征服日本人。

  能够令这个岛国的军国主义分子们心悦诚服、由衷低头的,只有一个人:毛泽东主席。

  1945年美国用原子弹轰炸日本后,毛主席率先提出不应这样伤害日本平民:

  尽管日本是坏的,它是犯罪者,但是我们对罪犯难道就能够这样子不分青红皂白,不分平民和战犯都去杀吗?不应该这样子,所以他只要伤害到平民,我们当时八路军那个时候连俘虏都不杀,我们杀了日本人的军人,他犯过法,他杀过人,但是我们抓了他,我们要改造他。

  在毛主席眼里,那些狂热的日本人民、特别是童稚时就学习操作玩具枪和玩具手雷、被教说“为天皇陛下效忠”的日本孩子,都是军国主义教育的残害者而已。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互为军国主义肆虐的受害方,应当彼此同情、彼此团结。

  还是在《论持久战》中,主席鲜明地点明:

  中国是如日方升的国家,这同日本帝国主义的没落状态恰是相反的对照。中国的战争是进步的,从这种进步性,就产生了中国战争的正义性。因为这个战争是正义的,就能唤起全国的团结,激起敌国人民的同情,争取世界多数国家的援助。

  只有毛主席,可以唤醒和发动日本社会的左翼力量,并给予日本右翼以真正的痛击(这在战后三十年得到了充分体现)。

  原子弹的火焰终归是会熄灭的,但《论持久战》的光芒所带来的政治震慑,则跨越战争时空,胜过嚣嚣核武。

  面对日本军国主义如此,面对美帝国主义如此,面对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同样如此。

  跋

  原子弹崇拜,实质是一种慕强心理。

  这种反人民的“唯武器论”史观如果真的成为我们的信条,恐怕不论是在朝鲜还是在东北、新疆,我们都早已自降于美帝和苏修了。

  然而结果恰恰相反,不畏惧原子弹的中国人硬生生的冲破了两大帝国主义的核武威胁、给第三世界国家做出了阶级表率。

  必须看清,过去恒久以来美国之所以要在舆论层面将自己的原子弹炸日本事迹吹上天,目的就是要为自己打造一个虚伪的救世主形象。

  从而,除了要在那些被日本侵略过的亚洲国家(中国、韩国、菲律宾、澳大利亚等)中培植亲美势力、构建“美国崇拜”的价值观之外,还有就是谋求对侵略者——日本这个国家本身,进行残酷的精神镇压、殖民统治,使日本永远在美国面前抬不起头来,永远成为美国东北亚“反共岛链”中的前沿一员,即美国人的反华棋子。

  这一点,从战后麦克阿瑟改造日本天皇制、改造日本国民性、修订和平宪法伊始,就成为了美国对日政策从未变过的原则。

  所以日本至今不彻底反思战争罪行,除了自身右翼势力的尾大不掉,美国方面的纵容完全也是根因之一。

  一旦日本人真的向从前法西斯的自己做出告别、成为一个真正的文明国家,这显然对美国资产阶级是不利的,对日本资产阶级也是不利的。

  因而,美国不光是打压日本国内的“战争反思者”,还会打压韩国国内的反日者。

  作为中国人,如若也跟着美国舆论力量喧嚣原子弹的所谓强大,那么从哪个角度——不论是明晰抗日胜利真正因素的角度,还是同情日本普通平民的角度——都不是一个受过毛泽东思想教育的社会主义外宣者应有的姿态。

  1949年5月,爱因斯坦在目睹了美国财阀收割了世界大战的红利后,曾说了这样一段话:

  私人资本趋向于集中到少数人的手里......这些发展的结果造成私人资本的寡头政治,它的巨大权力甚至连民主组织起来的国家也无法有效地加以控制......结果是,人民的代表事实上不充分保护人民中无特权的那一部分人的利益。

  爱因斯坦当然是一个非典型的犹太人(世俗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一家人都不遵循犹太教规。

  但是纵观其他因素,就会发现《奥本海默》背后的价值铺设是一场非常典型的好莱坞犹太精神布道——

  奥本海默,德裔犹太人;伊西多·拉比,美籍犹太人——电影中甚至直接强调他们是犹太人这一点,并将希特勒未能先一步造出原子弹的原因归结为“反犹太主义”;

  电影《奥本海默》

  莱斯利·格罗夫斯当年找到奥本海默主持曼哈顿计划时,要求其给予的一项承诺就是“不允许支持或同情共产主义”;

  演员小罗伯特·唐尼,犹太佛教信徒;本·萨弗迪,美籍犹太人(父亲有叙利亚犹太人血统,母亲有俄罗斯犹太人血统);

  电影出品方环球影业,创始人卡尔莱默尔与前CEO罗纳德·迈耶,德裔犹太人;

  环球影业背后母公司康斯卡特,创始人拉尔夫·罗伯茨与朱利安·布罗茨基,现任CEO布莱恩·罗伯茨(老罗伯茨儿子),美籍犹太人;现任美国驻加拿大大使大卫·科恩曾任康斯卡特执行副总裁(负责政府关系),同是美籍犹太人。

  ………………………

  所谓「我们拯救了人类,所以我们有权力控制世界」,从现实主义的反法西斯电影,到幻想形态的美式超级英雄IP,莫不如此。

  看看凤凰网在微博弄的这词条:#奥本海默是历史#

  电影,文艺,娱乐,传媒……正是他们的一颗颗「新原子弹」。

  【文/欧洲金靴,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金靴文化”,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