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阅读正在被莫言们牵着鼻子走

2022-12-04
作者: 颂明 来源: 红歌会网

  我们的阅读正在被“学者”及作家搞得不成样子。

  比方说,有学者不遗余力的在鼓吹“阅读”,“认为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取决于阅读水平”,“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这显然是典型的“唯心主义结论”,是“本本主义”最典型的鼓吹。古人尚知“尽信书不如无书”,在21世纪能够把教条主义鼓吹到如此高度,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阅读不与实践相结合就失去其意义了人的精神发育主要依赖其环境与实践。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如此荒唐的“理论”居然畅行无阻,在学界从来没有人质疑和批判。老百姓第一时间批判了却至今也无人领会。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由于莫言等人的“滥吹”【注】,《雪国》成了教育部规定的中学生必读书目,而推荐这本书的理由除了“唯美主义代表”之外就是“对莫言等中国作家的影响”。对《雪国》的赏析也完全背离了小说创作的历史背景以及作者真实的思想感情——对军国主义的软弱以及对国家真挚的热爱,企图用虚幻之美掩饰现实的不堪,表现了当时国民精神的颓废、绝望及逃避,作者最终因为思想与现实巨大反差形成的压力而自杀。

  莫言对《百年孤独》的曲解更加离谱。明明是一部控诉殖民主义及军人独裁罪恶的史诗级的著作,生生被歪曲成了用魔幻现实主义“重塑中国文学格局”的书。莫言第一次翻开《百年孤独》,只读了第一页就拍案而起,惊呼:“原来小说可以这么写!”真实滑天下之大稽。

  任何表现方法都是为表现主题服务的。怎么可以脱离主题而单单去谈表现方法且把某种表现方法当作小说创作的灵丹妙药呢?值得注意的是,现在学生的读后感似乎都在说《百年孤独》的伟大就是用魔幻现实主义影响了莫言等中国作家。仿佛是“魔幻现实主义”使中国作家伟大了。

  不知道我们中国的文学家们不知道还是不愿意面对马尔克斯泣血含泪的发声:

  “拉丁美洲不情愿、也没有理由成为任人摆布的棋子,此外也不会去幻想西方国家能打心眼儿里支持我们独立、独特的发展计划。航海技术的进步缩短了美洲与欧洲的地理距离,却加大了彼此的文化距离。为什么文学上的独特性可以被全盘接受,却对我们独立自主、举步维艰的社会变革疑虑重重、全盘否决呢?为什么认为欧洲发达国家在本国推行的社会公正无法在不同条件下、以不同方式成为拉美国家的奋斗目标?不,历史上众多的战乱与伤痛,源于世世代代的不公和无休止的苦难,而非千里之外的诡计阴谋。可许多的欧洲领导人、思想家偏不信。他们忘了自己也曾年少轻狂、锐意进取,幼稚地以为不听两个超级大国的摆布,只会走投无路。朋友们,瞧,我们有多孤独!”

  请问莫言,您用“魔幻现实主义”表现的究竟是什么主题呢?

  莫言们正在企图用他们的理解方式来引导我们的阅读。这个现象应当引起高度重视!

  2022年12月3日星期六

  【注】语出 贺李万州守夔

  宋·阳枋

  渊渊圣道浩津涯,万里寻师暮景斜。

  滥吹从中情懒散,弹冠镜里发爬沙。

  苍龟已卜林间屋,青犊还逢关上车。

  未得乞符求换骨,借间读易傍梅花。

  【文/颂明,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原创稿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