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论人民共和国及人民教育

2022-10-04
作者: 周伯通 来源: 周伯通公众号

  “我们过去的政府是工人、农民和城市小资产阶级联盟的政府,那么从现在起,应当改变为除了工人、农民和城市小资产阶级以外,还要加上一切其他阶级中愿意参加民族革命的分子。”

  “工农共和国改为人民共和国,我们的政府不但代表工农的,也是代表民族的,这个意义是在工农共和国口号里就包括了的,因为当时工人和农民占了全民族人口的百分之90,而如今特别提出人民共和国,是因为日本的侵略者变动了中国的阶级关系,不但小资产阶级,而且民族资产阶级,也愿意参加抗日斗争。任何民族资本家,只要不赞助帝国主义和中国的卖国贼,我们就要保护他。” 【1935年12月27日,《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

  现在的很多知识分子,有喜欢他的,也有不喜欢他的,但是支持和反驳往往都犯了主观主义错误。因为他自己也常说,一个方法,现在不好用,但条件成熟了,又适合用;或者现在用的有效,若是一直用下去,就会变成落后反动的势力。

  如果我们联想一下,当年生产力不稳,走的急了一些,公社没有弄好,于是到现在,很多人都是全面否定。然而现在农村的呼声,却又希望有合作组织带着他们走市场经济。再拿美国举例,建国之初,一些措施激发了资产阶级的活力,但是如今他们变成了垄断阶级,甚至是吸血阶级,还不去改动,对于人民来说,又成了反动势力。

  1935年的时候,他就提出了统一战线,有人就很担忧,说让这些思想动摇的人加入人民共和国,不危险吗?他回答:不危险,哪怕就是不反对欧美帝国主义,但是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以及走狗的人们,只要他们愿意,都可以加入到我们的政府。

  为什么他这么自信呢?他观察到了,中日矛盾已经成为了主要矛盾,国内矛盾变成了次要矛盾,如果你抓住次要矛盾不放,就把那些中立或摇摆人的全部推到日本或老蒋那里去了。

  日本来了之后,社会起了一个什么变化呢?中国工人和农民要求反抗的,是革命最坚决的力量;小资产阶级也是要反抗的,不反抗,他们很多人会陷于失业、破产或半破产的境地;民族资产阶级被革命吓坏,但他们不等于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他们的特点是动摇,不喜欢帝国主义,但对革命有担忧,这些也可以纳入我们统一战线中来。

  大土豪、大劣绅、大军阀、大官僚,说革命总比帝国主义坏,他们组成了卖国贼营垒,他们的利益和帝国主义利益一致,假如没有这些卖国贼,日本帝国主义不可能如此猖狂,他们是帝国主义走狗,这些和日本穿一条裤子的,必须给剔除在人民之外。

  看了他写的这些东西,如果你把条条框框都奉为圭臬,则又走进了“本本主义”,我的理解是,他告诉我们的是一个方法论,在不同的阶段,你要找到主要矛盾在哪里,有些人利用他当年的理论,批判现在的资本家,但是把一些小店主或者办厂的这些人都纳为资本家,这是错误的,2022年主要矛盾和1930年的主要矛盾不是一回事。

  我举个搞不清楚主要矛盾而失败的例子,明朝嘉靖年间,倭寇侵犯沿海,由于士大夫集团对老百姓的剥削,很多老百姓也跟着倭寇混,那个养猫丧志的嘉靖根本就分不清楚主要矛盾,又防日本人,又防老百姓,用朱纨、戚继光、俞大遒、胡宗宪轮番上,抗倭多少年,都未能根绝祸患,结果给农民还惹反了,为了平民愤,他还把抗倭英雄朱纨给杀了。嘉靖的脑子简直是一团浆糊。

  当时的主要矛盾就是倭寇,你只要和老百姓说,拎一个倭寇的头颅回来,奖励十两银子,都不用出动海防军,老百姓就给倭寇捉的干干净净。当时的海商汪直带领的老百姓,战斗力不比倭寇差,是朝廷给他逼到了大明的对立面,你把次要矛盾变成主要矛盾,最终得利的就是日本人,老蒋的攘外必先安内,也是犯了这样的错误。

  现在的以美帝为首的西方最擅长搞挑拨离间,把他国的次要矛盾无限放大,然后让你们斗争,给社会造成混乱,这是他们一贯的手法。很多时候,官员也被这些人绕进去了,原本非常小的一件事情,最后变成不可调和的大事情,你说我不是人民,他说你不是人民,人民内部矛盾被美帝挑拨成敌我矛盾。

  怎么样让官员、知识分子以及老百姓提高认识,不被人带节奏,他一直强调的就是“人民教育”,那人民教育要怎么做呢?他说出一个大方向,就是为人民服务。一些人理解,人民是穷苦老百姓,然后把老板和工人对立起来,这是严重错误的。

  1930年的时候,穷苦老百姓占绝大多数,生产资料被极少数人垄断了,当然要斗争。而现在情况又不同了,劳资矛盾多数可以通过劳动法解决,敌我矛盾只剩下美帝财阀和一些铁了心的二狗子,除此之外,都是人民共和国的人民。

  说到人民教育,他认为要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否则培养出来的人,经不住糖衣炮弹的袭击,具体要怎么做,一是增加政治课,要知道自己来自于哪里,将来为谁服务?二,教育和劳动相结合,劳动人民知识化,知识分子劳动化。

  劳动人民如果不学习知识,就不能武装自己头脑,不能保护自己利益;知识分子若是不劳动,就容易脱离实际,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最后就成了古代的辩士,为了反驳而反驳,成为笑谈。用现在的话术来讲,脱离劳动群众的知识分子,在讲堂上很多是杠精。

  毛主席建议: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从实践中学习实践,有条件的学校,办工厂或农场,或者有对接的工厂或农场去学习,让他们知道庄稼怎么长的,产品怎么生产的,商品交换怎么完成的。只有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等这样的人培养出来,走上社会,才是未来社会稳定的根基,才能抵得住西方的颠覆。

  他说的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是一个方法论,是动态变化的,要靠后人自己掌握分析,切勿拿30年代的事套用到现在。而他说的教育方法,我认为直到如今,都是非常有用的。

  我和一些高中生聊过,他们听到为人民服务往往觉得好笑,他们认为考好大学就是完全为了自己,将来住好房子,有大把钱花。这种思想做不成大事,即使被这样的人当权,很容易制造混乱,完全利己,就是害人害己。还有现在的离婚率很高,好多大学毕业结婚的小年轻,不知道烧饭,也不知道怎么炒菜,更谈不上去劳动了。

  人民教育为人民,一定要坚持这样观点,但我们要整肃教育队伍,如果一些人教育我们怎么去做人,但他自己却不是人,这样我们被教育的,往往也成了非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