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毛主席的好学生朱永嘉:接好他的“红旗”!


  今天,小兵又收到一个噩耗:毛主席的好学生,原上海市革委会常委,《红旗》上海写作组组长,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著名明史研究专家——朱永嘉同志于2023年1月5日病逝,享年92岁。

  朱永嘉同志,一生都在矢志不渝宣传毛主席,都在捍卫毛主席的思想,都在写作用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历史书……

  2009,朱永嘉在一篇名为《写给毛主席的信》中表露心声:要永远忠于毛主席为之奋斗终身的社会主义事业,要更加谨慎地努力工作,才能不辜负毛主席的厚望。

  他说,自己不求名、不求利,只求对党对人民有益。

  他说,回首审视这许多年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没有抛弃过自己的信仰,无论此前此后……我相信自己这一辈子堂堂正正为人的品格。

  虽然他被判了十四年徒刑,但他依然说:我无怨无悔,我做了什么,我为人的准则我自己心里有数。

  朱永嘉,出生在1931年10月29日的江苏无锡。

  解放前,还是高中生的朱永嘉就积极投身革命活动,参加了地下党。

  新中国成立后,朱永嘉进入复旦大学历史专业学习,师从谭其骧、周予同等,从此一辈子和历史打交道,当然他研究历史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为人民服务,更好地来建设社会主义。

  朱永嘉毕业后,当过四年专职的政工干部,担任过新闻系、物理系的党支部书记,后来又回到历史系,跟随老教授陈守实学习明史,在学术上崭露头角的同时,他还担任着系党总支委员,成为了一个又红又专的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知识分子。

  1964年,朱永嘉听从毛主席的教导,在上海市委直接领导下参加写反苏修、批苏修的专业文章,他和复旦历史系几个青年讲师自发聚集在一起讨论历史问题,还起了一个叫“罗思鼎”的集体笔名,意思是像雷锋同志那样,永做革命的螺丝钉。后来,又红又专的“罗思鼎”小组,被整体借调到华东局内刊编辑部,朱永嘉参与写作了与中苏论战有关的历史论文,有力反驳了苏联学者有关中国古代疆域以长城为界的论调。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朱永嘉由一名单纯的教书匠,转而成为听党指挥的笔杆子。

  1965年,朱永嘉以明史专家的身份参与撰写了重磅历史文献——《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后来多次近距离接触了毛主席。

  1966年,朱永嘉又听从毛主席的号召,对上海市委发起关键一击,后朱永嘉担任上海革委会常委,创办了《朝霞》、《学习与批判》、《自然辩证法》等刊物,实际上成为上海文化领域的主要负责人。

  他组织上海的专家学者,标点了八十六篇古文,以方便视力退化的晚年毛主席阅读;他组织近现代世界史方面的专家翻译了许多专门的著作,创办介绍外国文化的《摘译》等书刊,以适应中美关系打开后,外事工作和人们了解国外动态的新需求;当毛主席支持大学办学报时,朱永嘉等人办了《学习与批判》这份复旦大学的学报;当毛主席希望繁荣文艺创作时,朱永嘉又办了文艺刊物《朝霞》;当毛主席关心下乡知识青年的境遇时,朱永嘉又组织出版了青年自学丛书,让上海的大学到农村去办函授,让农村的知识青年可以继续学习……

  写到这里,小兵突然想起来,自己刚刚读完的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青年自学丛书——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简史》,不就是朱永嘉当年组织出版的嘛!

  如今,朱老师在天之灵不知道能否看到,他当年的那些努力,他当年和晚年留下的那些好书,我们80后、90后们,在阅读着、在思考着……

  从毛主席到朱永嘉,从朱永嘉到今天的我们,在理想主义的道路上,小兵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感慨:这就是历史的传承啊,这就是真理的力量啊!

  通过小兵梳理的那一个个历史细节,我们能强烈感受到,在那个风云变幻的年代,朱永嘉是紧密跟随毛主席的脚步的。

  朱永嘉说:只要是毛主席关心的,党和人民需要的,我们都尽心尽力地去做!

  1976年10月,朱永嘉被隔离,后又被判刑十四年,也就是在那漫长的提篮桥监狱生活中,他认认真真读了二十四史、资治通鉴和马列毛的经典著作。

  其实,当年朱永嘉是有逃跑机会的,但他说:“我不想跑,一人做事一人当,做人这一点骨气总要有的吧?”

  1988年,朱永嘉保外就医,提前释放。

  出狱后,他并没有一蹶不振或安享晚年,而是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他一方面靠整理古籍维持生活,注译的《明词汇刊》、《吕氏春秋》、《唐六典》《春秋繁露》等古籍约五百多万字;另一方面,他更是积极宣传毛主席,为毛主席正名,用毛主席的思想重新解读中国古代史,写出了《晚年毛泽东重读古文内幕》、《论曹操》、《刘邦与项羽》、《商鞅变法与王莽改制》、《读史求是》、《明代政治制度的源流与得失》、《论李贽》等重要著作。

  当《南风窗》的记者追问朱永嘉,在被扣上“**余孽”的帽子,会不会觉得伤心时,他的回答是:“他们怎么看我,是他们的自由。退出来了,倒了霉了,我也并不感觉自己见不得人。就看自己怎么看自己,摸摸良心,没做什么对不起人的事情,自己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他说:能为毛主席做事,很光荣!

  他说:个人得失在一整个大的运动过程中是微不足道的。摆正自己的位置,向前看,那才行。否则的话,你反而给人家小看了!

  在得知朱永嘉老师逝世的消息后,小兵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他的那些书和正在打算继续阅读的书。

  在《毛主席晚年为何选辑李贽的著作:因为他是离经叛道的大英雄》中,小兵曾写到:李贽的《史纲评要》共有三十六卷,时间从三皇五帝到元顺帝,其中的重要人、事和言论李贽都摘录史文,通过眉批、夹批、段后评等方式加以简短评论,而毛主席在翻烂了一本本史书之后,为当时的高级干部、为中国历史、为今天的我们精选出了其中的二十三条,可以说在相当程度上代表了毛主席对中国历史的重大问题的经验总结和历史脉络的重新梳理、历史人物的重新评判,并以此来启迪我们解决现实生活中遇到的问题。

  在《毛主席为什么崇法抑儒?对比商鞅变法和王莽改制后,您就清楚了》中,小兵曾写到:王莽改制的失败与商鞅变法的成功,当然有很多其他的主客观历史原因,但其背后折射出的儒家思想的落后性、腐朽性和法家思想的进步性、人民性,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法家是厚今薄古,主张因时势变迁提出解决社会矛盾的进步的解决方案,一切向前看;儒家则是厚古薄今,主张法尧舜文武诸先王,一切向后看。

  小兵知道,朱永嘉老师还留下了《论曹操》:曹操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为什么毛主席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会提出要为曹操翻案呢?朱永嘉老师的《明代政治制度的源流与得失》,是明史研究的扛鼎之作:朱元璋苦心孤诣地建章立制,其成与败,得与失,经验与教训,非常值得我们后人吸取与借鉴。

  这些著作,小兵一定要好好读,好好学习,好好接过他手中的“红旗”!

  在这里,小兵不得不敬佩毛主席,他亲自培养出来的那批知识分子,功底真得都很扎实,朱永嘉就是其中的一位代表。

  朱永嘉老师是一位立场坚定、素养深厚、博览典籍又深入实践的学者,他不仅有丰富扎实的史学积淀,更有过惊心动魄的政治历练,所以他所阐发的历史观,完全不同于一般的史家之言;他所秉持的史学宗旨,是毛主席当年的那些教导——以史为鉴、古为今用;他的作品,更是以一种历史主人翁的角度,知人论世、设身处地、沟通古今、旨趣深远、发人深省,兼具研究深度与大众可读性。

  所以,小兵再一次郑重推荐朱永嘉老师的这几部著作:学习他的思想,才是对他最好的祭奠。

  小兵献上的挽联是:

  此前,紧跟毛主席,举红旗,铁肩担道义

  此后,捍卫毛主席,驱黑云,妙手著文章

  横批:又红又专

  朱永嘉同志:永垂不朽!

  红色小兵

  2023年1月5日

  【文/红色小兵,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美好毛时代”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