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克格勃副主席:我查封了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2023-11-13
作者: 叶·瓦·萨沃斯季扬诺夫 来源: 在马旗编译组

  【编辑部按】本文选译自Е.В. 萨沃斯季扬诺夫在2022年出版的回忆录《我查封了苏共》。他作为时任莫斯科市长的波波夫的特别代表,现场领导了在1991年8月23日查封了苏共中央的行动。其中,对于苏共中央在最后时刻的叙述,尽管其处于对立的立场,但是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故此译出,以作反面材料思考。

  根据苏联克格勃副主席叶·瓦·萨沃斯季扬诺夫

  回忆录《我查封了苏共》选译

  编译者:冷西 陈慧

我查封了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8月23日是历史性的一天,对我个人的一生来说也是极其重要的一天。当天早上,卢日科夫和我都待在波波夫的办公室讨论着因为当前的特殊情况而产生的日常问题和具有战略意义的问题。突然,莫斯科市政府总务部部长沙赫诺夫斯基带着狡黠的微笑走进了门并递给了卢日科夫一张纸,卢日科夫读完后笑了,然后把他传给了波波夫,波波夫读完后也笑了,然后把纸给了我。我接过了那张纸,那是一封便条纸,是俄罗斯国务秘书布尔布利斯写给苏联最后一任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的关于需要暂停位于老广场的苏共中央委员会大楼的活动的便签并得到了戈尔巴乔夫的批准。

  波波夫亲切而愉快的嘱咐我,“去执行吧,叶夫根尼·瓦季莫维奇。”然后我就拿起了政府电话开始打电话。我首先打电话给了莫斯科内务总局局长米利科夫少将。

  我说,“尼古拉·斯捷潘诺维奇,请派两个连的防暴警察到老广场的苏共中央委员会大楼听我调遣。负责指挥的军官必须在伊林卡街的岔路口与我汇合并听从我的指挥。在我到达之前,让他们在中央委员会的各入口安排两组巡逻队。”

  “这是怎么回事?叶夫根尼·瓦季莫维奇,这是谁的命令?我没有这么多的部队,整个市区只有一个连的防暴警察预备队。”

  “根据苏联总统、苏共中央总书记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的亲自指示,我们必须暂时停止在老广场的苏共中央的活动。莫斯科市长加夫里尔·哈利诺维奇·波波夫指示我负责完成这个行动。尼古拉·斯捷潘诺维奇,您会执行苏联总统的命令么?”

  “当然执行,叶夫根尼·斯捷潘诺维奇,但是需要您向我们的指挥官出示总统的命令。”

  下一个电话打给了莫斯科市和莫斯科州的克格勃主席维塔利·普里卢科夫,我说,“我接到了市长要求我执行苏联总统关于查封位于老广场的苏共中央委员会的命令的指示。我现在马上到那里,请通知负责警卫中央委员会的安全部门负责人来接应我,并提供一切需要的协助。”

  30分钟后,我到达了那里,莫斯科市特警部队指挥员德米特里·伊万诺夫在约定的地点和我汇合。他是一个忠诚的人,曾阻止莫斯科特警部队支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并在两年后镇压亲最高苏维埃的武装叛乱中发挥了关键重要。在汇合后,他向我汇报,中央委员会的所有出入口都被他的人堵住了。

  …

  一个身材高大和轮廓分明的人走了过来,他自我介绍他是少校弗罗诺夫,中央委员会警卫处处长。他的神情中夹杂着好好奇和讽刺,他大概想说——我们总会回来的,但是你们会在这里砸碎多少门窗。

  “谁负责管理中央委员会大楼?”我问他。

  “尼古拉·叶菲莫维奇·克鲁齐纳,苏共中央总务部部长。”

  “带我过去。”

  “让我看看总统的批示。”

  我出示了那张批示,少校就带我们去找克鲁齐纳了…当我们进入克鲁齐纳的办公室,那里一切如常——铺着地毯,办公桌后面挂着戈尔巴乔夫的画像,摆着一张与墙平行的用于开会的长条桌和一张小边桌。我就在桌边坐下,陪同我的少校对这克鲁齐纳咕哝了一句:“找您的,尼古拉·叶菲莫维奇。”然后他就不露声色地消失了。

  这位65岁左右的身材魁梧、面庞宽阔的男子明显有些焦虑,但他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自信,就像以为仍然掌握全局的大师——这是多年来领导大型团队和管理大型业务和大额资金的习惯所产生的效果。

  克鲁齐纳问,“您有什么事?”

  我说,“您熟悉您们领导的签名笔迹么?”

  “哪一个?”

  “您们的总书记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

  “当然熟悉。”

  “那么,请检查一下”,然后我把批示交给了他。

  克鲁齐纳用他已经明显颤抖的手接过了它。他理解现实花了很长的实践。他的脸色先是粉红色,然后是红色,然后是深红色。

  “你完全明白么?”我问。

  “是的。”

  “那么命令所有职员打扫中央委员会的办公室,然后我们会保护它。”

  “这是不可能的。这里有具有重要价值的信息。我们必须建立一个清点委员会,进行完整的盘点,并转移所有应该转移的东西,将它们存到安全的地方。”

  “会做的,但是你不会被邀请参加,我们将自己做这个工作。”

  “我无法想象我如何及时通知所有人。让工作日自然结束,当每个人都离开时,我们会组织清理办公室。”

  “痴心妄想,据我所知,正是在这里,关于苏共的犯罪活动的文件正在被销毁。不幸的是,我们没有早点把你们撵出去,但我们现在一分钟也不会耽误。”我朝他吼着说。“你们有民用广播系统么?”

  “有。”

  “就用这个广播消息。”

  “这是不可能的。这里有具有重要价值的信息。我们必须建立一个清点委员会,进行完整的盘点,并转移所有应该转移的东西,将它们存到安全的地方。”克鲁齐纳强调了这一点。

  纯粹的拖延,很明显,需要将我拖住以让他们有时间去解决一些我不知道的问题。

  这时,沙赫诺夫斯基进入了办公室,他后面跟着一队来查封中央委员会各办公室的志愿者。

  他说,萨沙·穆济坎斯基(莫斯科市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副主席)正在过来的路上,然后他坐到了我的旁边…当克鲁齐纳明显没有在等待我们在谈话中的新要求并以为我们已经接受了他的要求时,我突然用拳头在克鲁齐纳面前狠狠地敲打了桌子,威胁他说,“别胡闹了,按我说的去做”。

  克鲁齐纳崩溃了,显得软弱无力,满头大汗,脸色通红。我不得不给他倒了一杯水让他冷静下来。随后他给他的副手打了电话,来的人是列宁共青团原第一书记维克多·米罗年科,克鲁齐纳说,“把他们送走。”

  “送去哪里?”米罗年科问。

  我解释了我们需要使用民用广播系统来通知中央委员会的被查封决定。

  …

  我们刚进去广播中心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不少人了。在人群中,另一位列宁共青团原第一书记维克多·米申因其在这件事上的跃跃欲试和渴望宣布查封消息而被人们所牢牢记住…我打了个哈欠,看了一眼手表,15:15分,我告诉在场的人,“我的任务是在下午四点后逮捕还未离开中央委员会的所有人。你们的末日时刻到了,共产党员们。”

  …

  我坐下来,按下广播系统的开关…我记得很清楚,仿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注意,注意!现在苏共中央民用广播系统通知,根据苏联总统、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的决定以及莫斯科市长波波夫,加夫里尔·哈利诺维奇的命令,今天,1991年8月23日,自16时起,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被查封,中央委员会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必须在16时前离开,在16时后,所有留在中央委员会的人都将被逮捕!”

  …有人在后面轻轻拉了我的袖子,我转头看到了米罗年科。

  米罗年科说,“你应当在开始时介绍自己的身份。如果可能,请再在麦克风前宣布一次。”

  “非常高兴。”

  事实上,如果不是米罗年科,我天生的谦虚性也就不会让我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于是,我再次按下按钮,重复到:“注意,注意!现在苏共中央民用广播系统通知,正在讲话的是莫斯科市长办公室主任叶夫根尼·萨沃斯季扬诺夫,根据苏联总统、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的决定以及莫斯科市长波波夫,加夫里尔·哈利诺维奇的命令,今天,1991年8月23日,自16时起,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被查封,中央委员会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必须在16时前离开,在16时后,所有留在中央委员会的人都将被逮捕!”

  走出广播中心的时间是15:23分。我总体上感觉到了出乎意料的平静。我要求送我回克鲁齐纳的办公室。当我们回到那里时,穆济坎斯基已经坐在了他的办公室里,克鲁齐纳已经走了。我们是苏共中央委员会大楼的新主人,我们很快就适应了这个新角色。革命已经完成了。

  …

  从共产党的堡垒中,甚至可以说从整个国际共产主义的堡垒中,他的走狗们正在疯狂逃离。街上的志愿者正在仔细检查这帮罪犯以防止他们带走苏共的犯罪事实的证据。原苏共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尤里·普罗科菲耶夫还被踹了几脚。

  …我们必须制止过激行为,因此,我高声呼喊,“朋友们,不要干扰人员从大楼里离开,让我们迅速地关闭这个苏维埃共产主义商店直到永远!”

  …到16:00,所有苏共中央的猢狲们都逃离了,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被肃清,苏联共产主义的总司令部永远地关门了。

  那天,几十年来第一次,来自全国各地的不同级别的领导人首次在请示工作时没有联系到中央委员会,到处都在传,“党中央静默,党中央没有回应。”…对数千万人死亡负有责任的政党的故事就是这样结束的。

  …中央委员会的走廊里到处都有撕碎的纸,一些门把手甚至都被破坏了,一些电话也被拆卸和带着。中央委员会档案处的文件柜是完全敞开的,东西散落了一地…到处都有恐慌性地逃跑留下的痕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2条)

大家都在看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