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工人反对铁路私有化(2020年7月)

作者: I R N 日期: 2021-01-03 来源: 国际红色通讯2nd

图片

  我国工人阶级和人民对莫迪领导的人民党政府将我国铁路私有化的行动表示反对。

  全国成千上万的工人参加了示威,反对拆解印度铁路(Indian Railways)并将其交给国内外企业。据报道,工人们在全国22个邦的717个主要火车站前举行了示威。多地包括铁路员工在内的3万多名工人参加了示威。

  印度人民党政府最近向印度和外国的私营公司发出了“资格申请”(Request for Qualification)的邀请,希望它们来运营印度铁路的线路上往返于109对主要车站之间的151列客运列车。这151列私人列车将在12个区域运营,包括班加罗尔、昌迪加尔、斋浦尔、德里、孟买、巴特那、阿拉哈巴德、塞昆德拉巴德、豪拉、金奈。

  应当记得,政府在去年大选重新掌权后的几天内,就宣布将在100天内处理他们列下的优先事项。这些事项包括修改劳动法、私有化和创建土地银行并将土地银行移交给大公司。印度铁路的100天行动计划包括生产单位和其他服务的公司化。火车站的私有化在上一届政府中已经开始了。两款私人列车——光辉快车(Tejas Expresses)也已经开始运行。

  印度铁路是世界上最大的铁路网之一,是我国经济的生命线。它每天运送230多万人次,是我国亿万人民生活的一部分。在我们的经济发展、百姓的廉价出行、促进国家统一和完整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而莫迪领导的人民党政府却想把铁路送给国内外的私人企业。

  自我国新自由主义政权正式建立以来,铁路私有化作为现已失信的新自由主义的一部分,就被列入统治阶级的议事日程。

  在过去大约30年里,历届政府采取的政策旨在淡化政府向公民提供必要基础服务方面的责任,这其中包括医疗、教育、廉价交通、通讯服务等。越来越多的公共服务都被交给私企来创造利润。在莫迪领导的人民党政权的第二任期内,这一进程达到了顶峰。

  2014年,莫迪政府成立了比贝克•德布罗伊委员会(Bibek Debroy committee)。该委员会建议对印度铁路进行破坏性的纵向和横向拆分,并将拆分后的印度铁路移交给私营企业。他们宣称,几乎所有印度铁路的业务,包括建设、运营、维护、铁路车辆、专用线路、成套列车等,都将引进外国直接投资。

  令人震惊的是,政府选择了《灾害管理法案》(Disastrous Management Act)规定的封锁期期间执行这一计划,表面上是为了遏制新冠病毒,实际上是为了加快所有措施的实施。就像NITI Aayog公司的CEO建议的那样,政府很可能是希望抓住实行封锁的机会,来阻止人们聚集起来抗议对他们生计的攻击,来组织人们反对旨在抵押国家利益的措施。印度人民党政府很可能从中得到施虐的快感。

  然而,我国工人阶级和人民已经决定打破政府的这种妄想。即使是在封锁期间,越来越多的工人、农民和农业工人冒着许多困难和限制,站出来反对莫迪领导的人民党政府通过法令、通知等方式推行的反人民政策。2020年7月3日由联合工会平台发起的全印度抗议日,在全国范围内就有约12万名工人参加。之后在2020年7月16日至17日,又爆发了反对铁路私有化的抗议。

  印度工会中心(CITU。译注:印共(马)领导下的全国工会组织)秘书处于2020年7月7日在网络会议上通过决定,呼吁抗议铁路私有化。尽管通知很短,印度工会中心的所有邦级委员会都对这一决定非常重视。铁路私有化影响到国家、经济和人民,特别是穷人、工人和雇员、小商贩等,他们每天都要通勤。印度工会中心还敦促所有爱国和进步人士加入反对这一反民族(anti-national)措施的抗议活动。它还呼吁铁路员工,不论其隶属关系如何,都团结起来反对铁路私有化。

  尽管政府正在实施第144条法令和其他限制性措施,许多邦的农民、农业工人、学生和青年依旧参加了示威游行。在一些地方,包括铁路员工在内的工人被阻止参加示威,甚至被捕。

  7月16日上午,印度工会中心的中央领导人在铁道部总部门前举着标语牌和旗帜抗议。他们还参加了7月17日在新德里火车站门前举行的示威活动。

  在西孟加拉邦的101个火车站,有大约10500人参加了示威活动。位于加尔各答的东部铁路总部门前也举行了大规模的动员活动。由全印度铁路工人联合会(All India Railwaymen’s Federation)下属的东部铁路工人工会(Eastern Railwaymen's Union)领导的大批铁路员工加入了西孟加拉邦、恰尔肯德邦、比哈尔邦等地的抗议活动。

  隶属于印度工会中心的Dakshin铁路雇员联合会(Dakshin Railway Employees’ Union),在其影响力较大的泰米尔纳德邦、喀拉拉邦以及安得拉邦等地的示威活动中提供了全面的支持和动员。人们在泰米尔纳德邦包括钦奈中央车站在内的113个主要火车站前举行了示威。超过3200名工人参加了这些活动。警方在泰米尔纳德邦的Sengottai和Katpadi交汇站逮捕了该工会的部分成员。

  孟买的4个主要火车站前举行了示威。此外,该地其他34个火车站前也举行了抗议活动,包括Nasik、Aurangabad、Solapur等。数百名工人在Solapur火车站前参加了一场绝食静坐,因此被逮捕。

  在安得拉邦和特伦甘纳邦,各有90个车站前举行了示威游行。数百人在安得拉邦维贾亚瓦达车站前示威。在特伦甘纳邦的海得拉巴、科塔古德姆等地,有16人被捕。全印度工会大会(AITUC。译注:印度共产党领导下的全国工会组织)和印度工会联合会(Indian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译注:印共(马列)新民主(CPI(ML)ND)领导下的全国工会组织)的成员也参加了安得拉邦的抗议活动。

  在贾坎德邦和奥地夏邦,2000多名工人和各界人士参加了示威活动。在贾坎德邦,人们在Dhanbad、Hatia、Bokaro等52个大小车站前举行了示威,这些车站分属东部铁路、东南铁路和中东部铁路三个区域。人们在奥地夏邦的Rourkela、Cuttack和其他重要车站前也举行了示威。

  超过1000名工人参加了阿萨姆邦、卡纳塔克邦和旁遮普邦的示威。在旁遮普邦,包括安甘瓦迪(anganwadi)员工在内的印度工会中心成员在18个地区的32个车站举行了示威。

  无法到达火车站的工人们也在村庄和城镇举行了游行。7月17日,旁遮普邦的安甘瓦迪穆拉贾姆工会(Anganwadi Mulajam Union)在8个车站组织了示威。尽管面临洪灾,阿萨姆邦6个县的16个火车站前仍然举行了抗议。卡纳塔克邦的班加罗尔实行了全面封锁,因此抗议活动不能在那里举行,但人们在其他县的75个火车站前举行了抗议活动。

  尽管人民党政府在特里普拉邦实行镇压,但特里普拉邦5个县的8个车站也举行了示威。在Panisagar镇,警察逮捕了印度工会中心的干部。在其他地方,他们也竭力阻止人们参加示威。尽管如此,工人们还是在一些车站沿着铁路线形成了人链。

  几乎所有其他的邦都有数百名工人参加了示威。在查谟和克什米尔,尽管局势动荡,但克什米尔河谷的Anantnag、Baramulla、Pattan仍然举行了抗议活动。在查谟北部铁路总局(Northern Railway DGM)办公室门前,也举行了示威。

  在喀拉拉邦,由于新冠病毒,高等法院已经禁止了动员。尽管如此,Kozhikode、Waynad、Idukki等14个地方仍然举行了象征性的抗议活动。

  全印度机车运行人员协会(All India Loco Running Staff Association)呼吁其成员支持和参与示威活动。许多地方都有本地运行人员参加。在奇塔兰詹机车厂(Chittaranjan Locomotives)、金奈综合客车厂(Integral Coach Factory Chennai)等地,除Dakshin铁路雇员联合会外,印度工会中心下属其他工会的许多成员也参加了抗议。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普通工人,包括“计划工人”(译注:主要是服务业工人)也积极参与了抗议。许多人在抗议活中展示了手工制作的标语牌和横幅。一些工会准备了海报,并通过社交媒体网络广泛传播。信息技术(IT)行业的工会发起了一项创新性的活动,工会会员们将自己facebook主页的资料图片改为要求停止铁路私有化的图片。

  对于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政府将铁路私有化的企图,各中央工会都表示愤慨,并正着手准备在未来几天内举行全印度的联合抗议活动。印度工会中心呼吁全国各铁路职工工会团结起来,在反对铁路私有化的斗争中发挥应有作用。印度工会中心还敦促所有铁路职工,不分隶属关系团结起来,加入工会运动,反对包括铁路私有化在内的新自由主义政策。

  来源:《人民民主》[印度]https://peoplesdemocracy.in/2020/0726_pd/red-flag-railway-privatisation 翻译:小胡 校对:Mud Cake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