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退押金遭遇7次“挽留” ofo资金链危机全面爆发?

作者: 华夏时报 日期: 2018-09-14 来源: 快资讯

t0181263ba2efc1ecf9.jpg?size=480x280

  虽经历多次“被”收购传闻,但处在舆论漩涡中的共享单车ofo似乎并没有找到新东家,资金链的隐患也已经逐步蔓延到了客户端。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接到消费者投诉并了解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在退押金的过程中质疑ofo小黄车存诱导消费行为,并称ofo有意将押金故意转化成年卡,消费者认为这种诱导行为明显,没有再三确认的消费流程。

  单车出行市场进入巨头联动时代,ofo也正试图尽力摆脱巨头们的裹挟,借助自身力量重新布局后出行时代。但借助诱导性消费,让ofo这家曾经缔造“无桩单车共享模式”的创业企业资金链困境逐步暴露。

  再现诱导消费?

  继摩拜单车被美团以22亿美元的价格全面收购之后,其最大的竞争对手ofo虽然经历多次的“被”收购风波,但始终坚持独立运营姿态。不过,现实并没有想象中乐观。

  日前,《华夏时报》记者接到消费者爆料称,在将ofo单车押金退回时,遭遇到ofo肆意引导消费行为,其目的是诱导消费者购买年卡,不注意的消费者很容易将押金转化为年卡。

  “我在8月20日退押金的时候发现,其APP提示我有一个0元的购买红包年卡活动,可以成为免押金用户。”消费者李先生对记者表示,这个看似占大便宜的优惠消息,其实是一个消费坑,如果确认免费获得这张年卡,你的押金很快就会升级成为年卡。

  李先生对记者直言,明明这个活动支付网页显示的是0元购,但如果用户免费获得年卡之后,其押金就会瞬间转化成年卡,而且也没有再三确认的消费流程。

  其实出现这种情况的不只是李先生,另一位消费者董先生也遇到了上述类似的情况。董先生告诉记者,其于8月27日在手机微信上缴纳了199元的ofo共享单车押金,10天没有使用单车退押金时发现,页面突然弹出一个0元购红包的免押金选择项,当时页面显示0元试用,在没有显示需要199元押金转换的情况下,瞬间就发生了押金与年卡的转换。

  9月7日,《华夏时报》记者尝试该退款操作流程发现,ofo退款前的“挽留”提醒多达7次,有“招行邀您免押骑行”、软广提醒、优惠吸引、“送你5元用车余额”等,但“退押金”字样字号小、颜色浅,稍不留意就会掉入陷阱。

  而且记者还发现,退押金时遭遇误导,导致ofo押金无法退还,虽然辗转退还押金后,但账户的消费余额不退,支付宝退款通道被关闭。

  此外,近日还有用户向记者反映称,199元押金无法退还,拨打页面显示的客服电话显示为空号,联系在线客服则称没有处理退款权限,辗转找到另一个客服则表示,这个退款已提交,需要等待3天左右,但3天过后,该人士确认提交退押金申请至今尚未到账。

  9月5日,《华夏时报》记者就该事致电ofo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由于用户押金时间过长,原付款链接已经不支持,用户需要重新输入退款账户。

  “如果按官方要求重新输入账户进行退款,无疑会再次进入ofo此前预定的退款陷阱,能有多少人在迷阵似的7个挽留提醒下,不把押金转化为年卡?这无疑是个比较大的疑问。”有业内观察人士对记者分析说,除非是游戏高手,否则这哪是退押金,更像是对消费者的一场狙击行为。

  而且对于ofo诱导消费者购买年卡,以及多次转换操作的消费陷阱,上述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正在询问客服具体情况,不过截至记者发稿,该负责人并没有就以上问题进行具体回复。

  对此,有长期关注ofo的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ofo之所以将“手”伸向消费者,也许跟公司的资金链紧张有直接的关系。

  早在今年年初就有报道称,ofo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人民币,仅能支撑一个月,同时ofo至今仍欠供应商约25亿元人民币,亏空押金总额约30亿,ofo的日订单较峰值时期下跌60%。

  负债危机暴露

  按此前ofo创始人戴威的运作思路,ofo在2018年实现盈利,然而目前却陷入了一场发展磨难。

  日前,有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供应商表示,ofo的账款确实没有完全结清,而且现在不希望在舆论环境上给ofo太多压力,“生怕媒体一曝光,钱可能真的拿不到了。”

  8月31日,上海凤凰(600679.SH)发布诉讼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因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运营方)赔付货款6815.11万元。

  其实,不止上海凤凰,记者还了解到,天津飞鸽、富士达、雷克斯等自行车生产商,都遇到了类似情况。有接受记者采访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截至目前,ofo大约还有5000万元的货款未到账,与此前超过7000万元的货款差额相比已经好很多了。

  “除了ofo的供应端外,ofo在物流、运维等多个领域都欠有巨款。”另一位接近ofo 的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ofo有滴滴和阿里的支持,收到还款还是有希望的,多个板块的负责人都希望给ofo留些时间。

  而这一切在此前6月,就有媒体报道引用一名了解ofo财务情况的人士的话表示,提供的截至5月中旬的ofo财务数据显示:ofo对供应商欠款约12亿元,城市运维欠款近3亿元,合计欠款15亿元,押金余额35亿元左右,账面可动用现金不足5亿元。随后在7月,另有媒体也报道称,有ofo智能锁通信服务商表示,由于ofo超过半年未支付智能锁通信服务费,该服务商将对其服务的300万辆单车智能锁停止服务。

  此前就有接受媒体采访的人士表示,从2017年9月、10月份开始,ofo的回款速度慢了许多。从时间上来看,ofo资金链可能出现问题的时间,与此前多家媒体报道的资金链紧张基本上相吻合。

  而此次ofo再次被曝出押金难退且诱导消费,难道ofo的资金压力已经延伸到了消费端?此次ofo将“魔手”伸向消费端到底意欲何为?对此,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视频| 王立华大校披露特朗普贸易战惊天阴谋……

教育产业化背后的阶级魅影

顽石|如何看待媒体连续曝光台湾对大陆的间谍活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