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领域刮反腐风暴:14省级“硕鼠”落马 黑龙江上千人被立案

2022-06-13
作者: 张莹 来源: 上游新闻

  自去年8月以来,全国各地紧盯粮食购销领域腐败问题开展专项治理,多地开展涉粮问题专项巡视巡察工作。随着各地粮食系统反腐风暴的持续推进,一批“硕鼠”“蚁贪”扎堆被查,引发社会高度关注。

  作为我国粮食生产第一大省,黑龙江承担着维护国家粮食安全“压舱石”的重任。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自2021年开展专项整治以来,黑龙江查办了6名省管干部,其中包括两任省粮食原局长。截至2022年4月15日,黑龙江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686件1009人、采取留置措施92人。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专项整治后,全国至少有7名省级粮食企业领导,以及7名省级粮食局原负责人或班子原成员被调查,涉及浙江、福建、安徽、辽宁、河北、黑龙江、山西、江苏、青海等省份。

▲专题片《零容忍》第二集《打虎拍蝇》中,以旧粮卖新粮的方式,高时林赚取10万元差价。图片来源/央视截屏

  ▲专题片《零容忍》第二集《打虎拍蝇》中,以旧粮卖新粮的方式,高时林赚取10万元差价。图片来源/央视截屏

  粮仓硕鼠“靠粮吃粮”

  民为国基,谷为民命。为护航国家粮食安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全国掀起一场粮食系统反贪风暴。

  2021年8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部署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粮食购销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就在此前一个月,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落马。

  “粮仓硕鼠”更成为了中纪委公布的2021年度十大反腐热词之一。该词汇被解释为,那些胆大妄为、贪得无厌的“靠粮吃粮”腐败分子,并点名了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中储粮湖南分公司原副总经理张重咏,原山西省粮食局党组书记、局长杨随亭等人,强调他们的被查处,释放了全面从严、一查到底的强烈信号。

  在今年年初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强调深化粮食购销等领域腐败专项整治。

  2021年11月底,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通报了10起粮食购销领域违纪违法典型案例,此后高密度通报各地典型案例。

  上游新闻记者根据公开数据统计,自从专项整治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已经集中公布约70起各地粮食购销领域腐败典型案例,点名了一批“粮仓硕鼠”。

▲黑龙江省粮食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胡东胜,退休后被查。图片来源/东北网

  ▲黑龙江省粮食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胡东胜,退休后被查。图片来源/东北网

  黑龙江两任省粮食局长落马

  全国每9碗米中,就有1碗“龙江粮”。黑龙江作为我国第一粮食生产大省,粮食系统反腐更加受到关注。

  2021年9月22日,黑龙江省委涉粮问题专项巡视组对省发改委、省粮食局等省直涉粮部门和省管企业,开展了为期45天的涉粮问题专项巡视。

  专项巡视还不足一个月,已退休的黑龙江省粮食局原局长胡东胜被查。他是专项整治开展后,首个落马的省级粮食局局长。

  胡东胜生于1956年,曾在黑龙江省粮食系统耕耘多年,历任逊克县粮食局局长,黑河市粮食局党委书记、局长等职务。1998年,胡东胜升任黑河市爱辉区委书记,此后出任黑河市副市长。2009年10月,胡东胜重回粮食系统,出任省粮食局党组书记、局长,升任正厅。2016年7月,胡东胜退居二线,两年后被免职。被查时,胡东胜已退休四年多。

  今年5月25日,胡东胜被开除党籍、取消其享受的待遇。通报指出,胡东胜搞权色交易,参与赌博,在干部任用、工程承揽、粮食收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

  值得注意的是,胡东胜还被指权力观念扭曲,特别是在粮食系统任职期间,大肆收受下属礼金,随意取用下属单位财物,罔顾国家粮食安全,违背国家粮食收储政策,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大搞权钱交易,严重破坏粮食系统政治生态。

  接任胡东胜担任黑龙江省粮食局“一把手”的朱玉文,也在今年4月18日被查。朱玉文曾在双鸭山市粮食局工作5年,后先后担任宝清县委副书记、饶河县委书记、双鸭山市委常委、鸡西市委副书记等职。2016年,朱玉文接任胡东胜,任省粮食局党组书记、局长。两年后朱玉文转任黑龙江省发改委党组成员、副主任,直至被查。

  今年1月至少14人被密集通报

  胡东胜案的一个细节,也引起了外界注意:胡东胜到案后,书写了关于省粮食系统政治生态建设情况报告。

  他的落马,拉开了黑龙江省粮食系统反腐风暴的大幕。

  2021年11月,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孙立国落马。孙立国系中管企业二级单位领导班子成员,该案采取“室组地”联动整合办案方式,中储粮集团公司纪检监察组与地方监委开展联合审查调查。

  2022年新年伊始,又一批“粮仓硕鼠”被揪出,至少有14人在今年1月被密集通报。据上游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专项整治后,黑龙江粮食系统至少已有30人被通报。

  据记者统计,被查的人中包括粮食监管部门、国有粮食企业以及基层粮库的负责人。其中包括8名地方粮食局局长,分别为:嫩江市商务粮食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毕显林,海伦市粮食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韩行,嫩江县商务粮食局原副局长赵健,青冈县粮食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杨玉峰,伊春市发改委原一级调研员姜铁军,鸡东县商务粮食局原党委书记、局长田军,富裕县粮食局原局长魏洪光,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商务局原局长付国春等。

  记者发现,黑龙江在查处粮食领域的腐败案件力度较为领先。在专项整治前,黑龙江已查处多起粮食领域违纪违法案件。例如北大荒粮食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史中华插手粮食工程项目,绥滨县北山粮库巨额亏库等典型案件。

  黑龙江还梳理总结近年来查处的案件,不仅介绍了诸多典型案例、重点环节,同时还总结了多种调查手段。

  今年4月,黑龙江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姜宏伟在《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撰文《探索守好“中华大粮仓”的治本之策》提到,专项整治以来,全省13个市(地)、334个职能部门、798家地方国有粮食企业自查发现问题4427个,目前已整改3748个,整改率达84.7%,行业乱象得到有效遏制。

  此外,黑龙江查办了胡东胜、朱玉文等6名省管干部,截至2022年4月15日,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686件1009人、采取留置措施92人。

▲黑龙江省纪委监委驻北大荒农垦集团纪检监察组,督促集团各级公司以案促改,加强专业化建设。图片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黑龙江省纪委监委驻北大荒农垦集团纪检监察组,督促集团各级公司以案促改,加强专业化建设。图片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全国粮食系统反腐风暴

  黑龙江的反腐动态,是当前全国粮食系统重拳反腐的缩影。

  自去年8月专项整治工作以来,各地以粮食购销领域腐败为靶心的专项治理也在纷纷开展。多个粮食主产区、主销区及中央储备粮管理企业等均有涉案人员落马的相关通报。

  广东是全国第一人口大省,也是全国最大的粮食主销区。专项整治开展后,广东成立省粮食购销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协调小组。截至今年3月底,广东省共起底涉粮违纪违法问题线索919件,立案364件,留置35人,涉案总金额2.5亿元;处理党员干部69人,其中重处分11人,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14人。

  河南省是我国重要的粮食主产区。截至6月2日,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排查问题线索2534件,立案1100件1696人,留置85人。

  记者根据公开信息统计发现,从地方上看,专项整治后,全国至少有7名省级粮食企业领导被调查,分别涵盖了浙江、福建、安徽、辽宁、河北等5省份。其中,安徽省粮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4人被查,分别为该集团两任党委书记周新开、聂军,副总经理陈金明,工会主席周志明等人。

  不仅是粮食企业,先后有黑龙江、山西、江苏、福建、青海等5省份的7名省级粮食局原一把手或班子原成员被调查。其中,黑龙江、山西两省粮食局一把手胡东胜、杨随亭二人,目前已被开除党籍。

  在中管干部层面,今年1月23日,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徐宝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悉,徐宝义是继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后,粮食系统第二名落马的中管干部。

  此外,中储粮集团公司成都分公司、辽宁分公司、湖南分公司、安徽分公司,也各有1名高管共计4人被纪委调查。

  转圈粮空气粮等贪腐手段曝光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各地通报和典型案例发现,在粮食收购、存储、销售和企业经营管理等各个环节中,均存在腐败行为。在基层粮库,有的人压级压价“坑农粮”,以旧换新套取粮食差价、虚无中生有的“空气粮”、低买高卖牟取价差、“转圈粮”骗取补贴。

  在监管部门、粮食企业中,涉及挪用公款、贪污受贿、监管缺位、弄虚作假等;级别更高的干部,则涉及粮食储备指标分配、粮库工程项目承揽、企业经营等问题,还有人不正确履行职责,造成重大损失等。

  据悉,“靠粮吃粮”手法多种多样,主要手段包括转圈粮、空气粮、升溢粮、损耗粮、价差粮、坑农粮等。

  据粮食系统人士介绍,转圈粮是当前“靠粮吃粮”最主要的方式,在行业内也是一个公开的秘密。通俗解释,按照规定,粮站需要定期轮换储备粮,卖出旧粮、购进新粮。一些粮站就虚购虚销,将旧粮低价“卖出”,再作为新粮以高价“买回”,骗取的财政补贴,进了私人腰包。而这些粮食实际上并非出库,只需在账面体现即可。

  空气粮则是转圈粮的升级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在一篇文章中解释,在粮食收购环节,存在先收后转、空气粮、转圈粮、坑农粮等多种非法手段。空气粮,是指部分粮食企业采取同一天同一车辆不同牌号登记入库,不卸车重复称重的“空进”方式虚报收购数量。

  在中纪委制作的《零容忍》专题片中,江苏省仪征市基层粮站发生“塌方式腐败”,15个基层粮站中有14名站长因违纪违法被查处,成为了县级粮食领域贪腐的集中典型。2016年至2019年,仪征市共有12个粮站参与“转圈”20余次。而在违规进行“转圈粮”操作上,仪征市粮食局、粮食购销总公司实际也参与其中。

  还有一种具有普遍性的手法就是私自销售升溢粮。升溢粮是指在粮食收购、入库、仓储、调运、出库过程中,不在库存账内,经过扣除水分杂质及烘干、通风、加湿等过程产生的溢余。升溢粮看似体量小,不起眼,但量足够大时,数额便很可观。

  据上述人士分析,粮食系统的腐败之所以难以治理,在于粮食系统的构成十分复杂,涉及的层面广。一方面,粮食购销在业务方面具备一定的专业性,贪腐手段隐蔽多元化,非业内人很难发现端倪。同时,基层单位还存在管理混乱,“一把手”一人独大的现象,易滋生腐败问题。此外,购销业务链条相对封闭,外界力量往往无法参与,各个环节互相抱团,这也增加了监督监管的难度。

  6月9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驻国家发展改革委纪检监察组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将进一步加强监督执纪,严肃纠治专项整治工作中的敷衍塞责、弄虚作假和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推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粮储局加快研究制定政策文件和粮食购销领域全面深化改革方案,拿出行之有效的治本之策,为根治粮食购销领域腐败问题和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提供有力保障。”

  上游新闻记者 张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