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伟东:还原真实的新中国改革开放

作者: 谭伟东 日期: 2018-03-14 来源: 昆仑策研究院

  当代史并不久远,近代史也就在昨天,即令古代史,文献、考古、历史逻辑,也只能是实录正说。搞历史虚无主义,只能是猥琐下作,登不得大雅之堂,也不可能瞒天过海,乌云避日。历史不是若普列汉诺夫所言,是位可以任意打扮的小姑娘。历史不会被强权所强奸,历史和逻辑仅仅向真理、公道、天理低头。

  马克思的哲学是实践本体论的哲学。因此同时也就是批判哲学,即宗教神学批判,政治批判,政治经济学批判,从而新社会发展史批判性建构。而实践的本体就是人类劳动。劳动的方式核心取决于生产方式。生产方式的根本在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也就是阶级社会的劳动人民大众同少数剥削压迫的统治阶级的尖锐的有时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因此,马克思的哲学,就是改造的哲学,更是革命的哲学,也是在制度、社会、文化乃至政治与军事革命及其后的公有制基础上的新型社会主义所有制,劳动方式,文化意识和社会关系基础上的自由人联合体的伟大的建设与自由全面的发展。而从建立新型的官兵关系,军事民主、政治民主和经济民主,到军民鱼水情,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到关心群众生活主义工作方法,从土改、精兵简政、整顿党的作风到中央苏区的一系列的社会主张与改革政策,包括妇女解放,人人平等,教育卫生,一直到大生产运动。毛泽东时代,毛泽东式的伟大变革和全胸襟全方位开放,超越古今中外任何的成康中兴、周公制礼作乐、吴起-李梩-商鞅变法、汉武帝革制、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庆历变法、王安石变法、张居正变法、戊戌变法。

  杨振宁先生1971年在美国轰动性的中国热之演讲,披露了历史的真实:他是在美国政府解除了20年对新中国封锁令才得以来中国探寻乃父并拜访了毛主席、周总理的。从放弃直接出兵解放香港,甚至早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周恩来和中共就始终高度重视对美关系和政策。而新中国的从新闻邀请到联合国席位恢复,从中外商贸技术往来到中国代表团外事访问,从参与国际组织到出席世界会议与论坛,包括广交会,一直到尼克松访问中国,毛主席建议派留学生到西方国家。这还没有涉及到唐闻生把开放的源头追踪毛泽东-周恩来的43亿美元的大型设备引进。而事实上,新中国的工业化大推进是俄国等社会主义集团国家的当时最先进的整体工业体系和苏联上万名技术人员的真诚、无私、完全的技术诀窍的和盘托出和兄弟般的真诚式的手把手教练出来的。同后三十年日本、西方的半人半鬼,充满了商业保密、保护、保守,斤斤计较,处处设防,过期廉价垃圾的大肆索价,先进优越的技术完全封锁、拒绝全然不可同日而语。

  还毛主席公道,就是还中国开国之父,中国伟大的第一代世界级的巨人、英豪、伟人的历史公道,就是还中国人民,中国工人阶级,中国农民兄弟,中国一代知识分子,中国人民子弟兵的历史公道。一个独立自主,奋发图强,又不失一切时机和尽最大的克制和以极大的诚意和耐心,灵活机动,游刃有余,大开大阖,大跃进起飞和超高速发展的历史时代,被莫名其妙地污名化为封闭僵化的老路,简直是丧尽天良,灭绝天理人性。

  何新推荐的文章清楚地表明毛泽东一贯的对世界、中国、万事万物,始终追求大本大源的把握,和深入具体翔实而独到的了解与判断。在人类万年的文明史里,举世公认的开天辟地的大人物数以百计。但像毛泽东这样的对世情、政情、社情,对时代、国家、历史,甚至是具体的人文地理,包括思想、理论、语言,有如此深刻、恢宏、具象的透彻了解,并贯穿其几乎83高寿享年的,只能说绝无仅有。

  说毛泽东用兵如神,这已经是世人皆知。但毛泽东岂止是用兵如神,他妙语连珠,智慧迭出,用语如神;他诗话书法,天籁之笔,狂草如神;他魅力无穷,排山倒海,意志如钢,引力如神;他浩然正气,气吞山河,改天换地,创造如神;他更是军政儒林,诗话江山,历史往来,博学多才,天纵英才,天地间天人合一的一等一大人物的世间精化,华夏精华,也就是中华民族的最伟大的保护神。

  毛泽东的改革开放是四两拨千斤的绝妙的令不俗甚至堪称伟大的对手也不得不不但甘拜下风,甚至心悦诚服的改革开放。

  源和流,本和末,经和权,重和轻,千万可不要颠倒了,错愕了。举本统末,纲举目张,则国泰民安,鹏程万里。

  少奇后来反思,说社会主义历史时期,主要是反右。王光美女士深成地告诫,“现在看来毛主席搞文化大革命是对的”,是有着无限的历史内涵和神韵。陈云、彭真、李先念、王震、薄一波、习仲勋、黄克诚等等的开国功臣们对毛主席的评价,宋庆龄的“举世无双的伟大领袖”,雷洁琼的“公者千古,私者一时”的评断可是黄钟大吕,震古警今的。叶剑英晚年每逢听闻毛泽东、毛主席,就会号啕大哭。这位“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瑞大事不糊涂”的军师,演绎的历史大幕难道不值得深思吗?!

  毛泽东经济学,毛泽东经略学,毛泽东战略学,毛泽东管理学,毛泽东哲学/博学/治学,毛泽东政治学,毛泽东国家关系与外交学,毛泽东伦理学,毛泽东大国学,毛泽东大历史学。毛泽东军事学,毛泽东语言与传播学,毛泽东家政与家教学,毛泽东书法学,怕不是成千上万的博导大学者可以参透、悟道的。

  宏大叙事的经天纬地之历史界标,政治伦理与政治审美,构成了礼乐刑政的价值取向和真理尺度、方位。而“礼以道其志,乐以和其声,政以一其行,刑以防其奸”。宏大叙事的理道大论若颠覆了,则话语权、学术权、文化自信都只能是一句空话。

  国之大事在戎与祀。事实上,在大数据、多媒体、文化战时代,敬拜国父圣雄,胜过万马千军!

  (作者系中美战略研究院总裁;【原创】来源:昆仑策网 原发2017-02-28 )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郭松民 | 评文在寅访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尹国明: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意在搞垮国企

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