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阳:靠资本主义不行,终将走向社会主义

作者: 黎阳 日期: 2019-04-23 来源: 新思读书会财经论坛

1.webp (10).jpg

  ——人工智能“阿尔法狗”(AlphaGo)赢了柯洁,人工智能不仅在国际象棋上打败了人类,而且在围棋上也打败了人类;

  ——在股市上炒股的“阿尔法狗”将消灭所有散户跟交易员;

  ——“阿尔法狗”下一步将会灭了整个金融圈:一个机器人已经可以顶替15个财务人员的工作,可以每周24小时*7日工作;机器人可以使一个公司业务流程在数周内完成自动化升级、内部自主实施,有人预测人工智能将导致上千万财务人失业;

  ——高盛在纽约总部的美国现金股票交易柜台2000年雇佣600名交易员;今天只剩下两名交易员留守空房;

  ——荷兰ING银行计划先砍掉员工总数13%的5800名员工,再视情况让另外1200名员工转职或是裁掉;

  ——人工智能替代人工已不再遥远,越来越多的人将不得不面对失业的风险;

  ——青岛港作业已实现无人化;

  ——特斯拉汽车生产已实现无人化;

  ——富士康搬到美国而不是东南亚,成本问题已不是关键,关键是在为未来的人工智能布局;

  

1.webp (7).jpg

  今天人工智能已不再是科幻小说,不再是阅读理解,不再是新闻标题,不再是以太网中跃动的字节和CPU中孱弱的灵魂,而是实实在在的现实。过去用几代人命运承担的大变革要在20年内独自面对。失业大潮即将开始,并没给我们留太多适应的时间。

  照此趋势,在资本主义体制下生存能不受人工智能威胁的恐怕只有资本家(有钱)、高科技人才(有技)、官员(有权)和特别成功的明星(有名)了。但这些“成功人士”总是少数。这就意味着绝大多数其他人的命运将是被淘汰。

  只要是资本主义,这个前景就不可避免。道理很简单:资本主义的根本原则是“资本增值”即利润——在资本的体系里,只认利润,不认其他,只容得利润,容不得其他;任何人只要不能为资本创造利润就在资本体系里丧失了存在价值,就得被淘汰出局——资本家一旦不能为资本创造利润就得破产,打工者一旦不能为资本创造利润就得失业——“现代的工人只有当他们找到工作的时候才能生存,而且只有当他们的劳动增殖资本的时候才能找到工作。”“工人仅仅为增殖资本而活着,只有在统治阶级的利益需要他活着的时候才能活着”。(《共产党宣言》)

  从资本利润的角度看,工资不过是为了创造利润而不得不付出的代价——马克思说:“资本主义生产的动机就是赚钱。生产过程只是为了赚钱而不可缺少的中间环节,只是为了赚钱而必须干的倒霉事。(因此,一切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国家都周期性地患一种狂想病,企图不用生产过程作媒介而赚到钱。)”为了增加利润,工资必须能减则减,能给一块就决不给两块,能雇一个人就决不雇两个。至于给的工资够不够雇员生存那就不是创造利润所必须考虑的事了。这就决定增加利润的大方向必然是尽量用机器取代人工。科技的发展使必需由人完成的工作越来越少。从理论上讲,未来几乎没有多少工作是不能用机器做的。这个资本主义体制下的资本利润与就业生存的关系链(生存与就业挂钩、就业与资本利润挂钩、资本利润与最大限度用机器取代就业挂钩)决定资本主义越发达,能直接创造利润的工作机会越少,门槛越高,普通人越难胜任,想靠劳动为资本创造利润生存越难。

  只要是资本主义,这就是死结——资本主义确实发展科学技术和生产力,但是是“牺牲生存求发展”——牺牲多数人的生存谋求少数人的发展。更确切地说,是“牺牲多数人的生存确保少数人的发财”。只要按资本的游戏规则发展科学技术和生产力,就必然造成大规模生存危机——资本主义体制下科学技术生产力的发展是柄双刃剑:一方面提高效率,一方面断人生计。你发展科学技术和生产力、提高了效率就意味着更多的其他同行丧失了生计,你成功就意味着更多的其他人失败。资本主义体制决定人工智能越发展,造成的生存危机越大越广泛。

  这就决定资本的生存规律与社会的生存规律从根本上讲是不可调和的——资本的生存规律是“牺牲生存求发财”,问题只是牺牲谁——谁不能为资本谋利润就牺牲谁;而社会的生存规律是“确保绝大多数人生存”。一个社会如果多数人的生存权出了问题,这个社会本身的生存就必成问题——生存不需要讲理。生存权不可剥夺,不管能否为资本谋利润。生存权是人类社会生存的基础。这人权,那人权,最大的人权是生存权。

  

1.webp (8).jpg

  生存权受威胁时任何法律都苍白无力——你不承认别人的生存权,就别指望别人承认你的法律道德价值观。当多数人的生存必须被少数私人占有以至妨碍了多数人的生存时,“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必定被“生存权高于一切”打烂——要求多数人生存权受威胁时仍无条件服从“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不过是“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当代翻版、异想天开的冷笑话。当一个人不能保护自己的生存的时候,这个人就离死亡不远了;当一个国家不能保护自己的生存的时候,这个国家就离灭亡不远了;当一个民族不能保护自己的生存的时候,这个民族就离灭绝不远了;当一个社会不能保护绝大多数人的生存的时候,这个社会就离崩溃不远了。任何国家、任何民族、任何社会,只要不想灭亡而要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高于一切”。

  如何实现“绝大多数人的生存权高于一切”?用鲁迅的话说就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具体讲就是“使绝大多数人能靠正当劳动体面生存”——不是不劳而获的施舍,不是不正当的“劳动”,不是毫无尊严的苟活。

  要确保“绝大多数人能靠正当劳动体面生存”,靠资本主义不行,象历史上捣毁机器运动那样抵制人工智能也不行。唯一可行之道只有一条: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公有制。

  道理很简单:资本主义的原则容纳不了绝大多数人的生存——资本主义是确保利润的体制而不是确保生存的体制;是专门容纳利润的体制而不是容纳生存的体制。生存是利润的副产品,只有在助于利润时才能搭上利润的顺风车而顺便存在。一旦妨碍利润,马上被毫不犹豫地牺牲掉——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可以对穷人给于一定的施舍救济,但那属于花钱买平安打发叫化子,跟“确保绝大多数人能靠正当劳动体面生存”完全不是一回事。

  许多资本主义体系里不能存在的东西并非真该死,只是不能为资本利润的原则所容忍——资本利润的原则极其简单粗暴而僵硬:确切的资本、确切的项目、确切的时间、确切的回报、确切的受益人,不容分说,不容例外。凡不确切即风险,凡风险则必须高额补偿。凡受益人不明确、回报不明确、回报期限不明确、不能精确计算白纸黑字死死规定的都不可容忍。而现代科技越发展,能满足这些原则、跟资本利润直接挂钩的工作机会就越少。

  要确保“绝大多数人能靠正当劳动体面生存”就只有打破“一切确保利润”的原则,代之以“一切服务社会”的原则——不从”能否直接、马上给资本带来多少确切利润”的原则角度出发看问题,而从“能否对社会有益”的原则角度出发看问题。这就使在资本利润原则下只有死路一条的东西有了生机。

  比如成昆铁路,按资本利润的结算原则就没法干——那么困难、风险那么大,如果按照资本市场的回报率计算,这条铁路根本就是亏本的买卖。不光成昆铁路,整个中国的工业化都一样:一穷二白,从零开始,风险无穷,按照资本市场的回报率计算搞工业化根本得不偿失——凡周期长、规模大、风险高、直接受益人不明确、无法用资本利润原则明确量化计算出看得见的收益的,都违背了资本利润原则,在资本主义体系中都得判死刑。但按照“只要对社会有益就干”的社会主义原则,这些就应该干,值得干——不在乎眼前收益、何时回报、具体受益人是谁,坚持一条不放松:只要对整个社会有好处,坚持干下去没错,持之以恒早晚必有回报,受益的是整个社会。

  

1.webp (9).jpg

  毛泽东正是这样决策的,结果就有了中国从一穷二白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转变。中国工业化如此,人工智能带来的就业危机也如此——按资本主义的利润原则只能山穷水尽,按社会主义的服务原则才能柳暗花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用“为人民服务”冲破资本利润的死胡同,实现既提高效率又不断人生计、不受眼前、局部、私人利润的束缚、为断掉旧生计的人创造新生计。

  人类社会的发展历史本身就是从原始到现代、从分散到集中、从散漫到有序、从无组织到高度有组织的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要自由,当野兽,原始人最自由。但生存也最没保障。要生存,单打独斗不如结成社会。社会越发展,人越不自由——以前的人往深山老林一钻就可以让人在找不到,等商鞅变法编了保甲,想自由自在当“黑人”就不容易了。

  ……

  恩格斯的这段话揭示了一条客观规律:只要坚持按照客观世界的规律改造世界,就会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哪怕既不自觉又不自愿——坚持按客观规律搞数学能使数学家们既不自觉又不自愿地转变为辩证的数学家。同样,坚持按客观规律发展大数据能使原来认同市场经济的人既不自觉又不自愿地转变为认同社会主义计划经济。

  黄河九曲十八弯,不管如何弯弯绕绕终归大海。社会发展百折千绕,不管如何曲折反复终将走向社会主义。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这是客观规律。(本文发表时略有删改)

最新推荐

习近平在敦煌研究院同专家学者座谈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牢记习近平的这些叮嘱习近平为贫困群众出谋划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