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如硕鼠,终究难逃人人喊打

作者: 司马平邦 日期: 2019-07-12 来源: 司马平邦说

timg.jpg

  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里有个著名的设问: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我现在就模仿这个提问,也提一个问题:是先想办法让美元崩溃,还是先为美元的崩溃做好准备?这是一个问题,一个大问题,尤其是中国无法回避的大问题。

  2019年6月,普京说中俄将发展两国的本国货币结算,这意味着继中俄原油进出口贸易的部分无美元交易环境,和中俄边境经贸的本币化结算之后,本币结算将涉及更广泛的中俄经贸领域,中俄的这个动作被称为全球去美元化的重大风向标。

  2019年7月5日,第11届中国对外投资洽谈会在北京举行,上海合作组织的秘书长诺罗夫说,该组织框架内各成员国已经在拟定本币结算路线图,完成从美元结算向本币结算的过渡,逐步形成上合组织成员国间互相结算新体系。我们知道,现在的上合组织有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8个成员国,此外还有4个观察员国和3个对话伙伴国,若各国间本币结算路线图完成,那就不只是中俄贸易要本币结算,至少这8个成员国间的贸易也将进行本币结算。这肯定是一个非常复杂、庞大的新的结算系统,如果它真实现了,将为全世界提供一个反击美元霸权的成功模版,正如欧洲与伊朗用于石油贸易的INSTEX所做的那样。

  当然我们也知道,真想做到这一点也并不容易。

  2018年1月,上合组织银联体就宣布,自银联体成立以来,已发展成为上合组织最重要的金融合作平台。截至2017年底,光是中国国开行与上合成员国的项目合作已经发放贷款超过800亿美元和1140亿人民币。而在去年5月的青岛上合组织元首理事会的第十八次会议上,我还看到过一条消息,说“一带一路”倡议因为有了上合组织的依托,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诸方面都得到了最好的落实。也就是说,原本以反恐怖主义、构筑地区安全起家的上合组织,现在正在升级为一个政治、经济属性全备的国家合作平台。现在最新的消息是,上合组织计划到2035年将构建起一个由212个新建物流中心组成的大的贸易网络,而这个贸易网络将完全是去美元结算的。

  俄罗斯的外长拉夫罗夫,是一个我很喜欢的政治家,因为他说话向来嘴上没有把门的,有啥说啥。据他透露,本币结算不但在中俄间推进,不但在上合组织里推进,去美元化进程也正在金砖国家内推进,也就是说,现在印度、南非和巴西也正在共谋实施反击美元霸权。

  我相信,如果美元崩溃,意味着既有的世界金融秩序必然出现混乱,中国和其他国家持有的美元债务也会打水漂。但如果美元不崩溃,不但美帝食世界之利而肥,反过来还利用美元的强势地位推行霸权,搞得世界各国都一肚子苦水。与此同时,又因为作美元价值支撑的美国经济现在本身已经渐行渐弱,看来越来越不足以支撑起美元的强势地位。换句话说,现在其实是全世界在帮着美国维护既有的美元强势,帮着美过盘剥、欺榨自己。

  我想起《诗经》里有一首《硕鼠》: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其实今天的美元就是那只硕鼠,天下苦美久矣,等到大家都做好必要的准备,就会迎来一场天地无情的全球打老鼠运动了。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