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 | 《烈火英雄》:英雄主义的复兴

作者: 郭松民 日期: 2019-08-14 来源: 红歌会网

timg (1).jpg

  01

  —

  《烈火英雄》在豆瓣的评分很低,只有6.6,和《哪吒之魔童转世》8.6的高分形成鲜明反差。这似乎证明豆瓣的网友——通常意味着被好莱坞和日本动漫等浸润、建构过的小资与文青——还没有做好接受堂堂正正的“中国英雄”形象的心理准备,“中国英雄”让他们感到不舒适,并产生抵触情绪,以至于在评论时失去了客观性。

  类似哪吒这样“烟熏装朋克小魔头”,有点邪性,甚至邪恶,为了自己牛x什么都可以不在乎的“英雄”,他们可以接受,但类似《烈火英雄》中的江立伟(黄晓明 饰)、马卫国(杜江 饰)、徐小斌(欧豪 饰)等这样把职责、荣誉等看得高于生命的英雄,他们就不能接受了。他们不愿承认的潜意识是,这种从容赴死的英雄形象,是预留给好莱坞电影中的美国英雄的,如今,中国人占据了这样的位置,这让他们觉得不舒服,于是就情不自禁地要挑一点毛病出来。

  看来,文化上的去殖民化,绝不仅仅是香港的问题,内地甚至更迫切。文化、心理上殖民化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不能接受主动赴汤蹈火的中国英雄,中国人只能在被迫或偶然的情况下才能成为英雄。

  扯远了,继续聊《烈火英雄》。

  02

  —

  有一句话被人说烂了,但我是第一次引用,因为我不太喜欢其中的“张爱玲味”——"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和平年代的英雄,就是用自己的身躯,包括健康与生命,为我们挡住了破坏“静好”的种种危险,包括不期而至的烈火。

  《烈火英雄》聚焦的就是这样一群用身躯挡住烈火的英雄们。

  影片有真实的历史事件做依据,即2010年辽宁大连新港油罐区716火灾爆炸事件。剧本改编自纪实文学《最深的水是泪水》,导演在叙述时保持了极大克制,但还是令观众感到惊心动魄。

  实际上,真实情况比电影中表现的还要残酷和无奈。比如,关闭输油阀门需要用手转动操纵盘8万转而不是影片中的8千转;徐小斌的原型张良,根本没有机会与新娘拍摄婚纱照就牺牲了,为了确保远程供水,他整整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不断潜入满是油污的大海清理垃圾,而如果油罐全部爆炸,大连转瞬之间真的就会成为“死城”。

  当我还是一名年轻飞行员时,曾经在大连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不止一次从美丽的大连上空飞过,想到大连有可能会在烈火中化为灰烬,真的有点不寒而栗。

  感谢那些挽救了大连的烈火英雄们!

  03

  —

  《烈火英雄》的特效和大场面,都给人留下惊心动魄的印象,在这个层面,中国电影已经一点都不输美国大片了。

  不过,给人印象更深的是影片中的几位英雄人物。

  黄晓明扮演了主要英雄人物江立伟。这个角色虽然戏份并不是很多(《烈火英雄》是一部群像式影片),但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比他在《太平轮》中扮演的那个矫揉造作的国军中将雷义方强太多了。

  江立伟本来是一位自豪、自信的消防中队中队长,也是儿子和市民心中的救火英雄。但在一次普通的救火行动中,却因为指挥失误,发生了爆炸,并牺牲了一位队员,他也因此被撤销中队长职务,受到嘲笑,并成了“PTSD患者”(即创伤应激障碍,指那些由于生活中具有较为严重的伤害事件所引起的心理、情绪甚至生理的不正常状态),面临被迫退役的窘境。

  油罐区的大火,成了他拯救自己的最后机会。在最后时刻,他用“欺骗”手段,把唯一的逃生机会让给战友,他在烈焰的包围中微笑着向战友挥手告别的镜头,成了他的“高光”时刻;

  接替江立伟担任中队长的马卫国,却一直被父亲藐视。父亲是一位老英雄,是他的偶像,也他面前的一座大山,他梦想能够成为父亲那样的人,更梦想有一天能够得到父亲的认同。在扑救油罐区大火的战斗中,他率领中队坚守油罐区与化学品区之间的最后防线,在水源断绝的情况下,做好了与化学品区共存亡的准备,他也成了烈火英雄。

  在影片的尾声,马卫国回到家中,父亲在身后出现了,他身着军装,胸前挂满了勋章,郑重地向儿子敬礼。马卫国半是仓皇半是兴奋地回礼,他知道自己的梦想实现了。而父亲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吃饭吧!”

  这是导演的神来之笔。在中国,男人与男人之间,父亲与儿子之间,公开表露感情会被视为一种软弱。父亲向曾经在火海中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儿子敬礼,就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了。但这种极度的含蓄与隐忍,反而能够让观众体会到他心中的极度欣慰。

  04

  —

  《烈火英雄》让我们高兴地看到,在当代中国,英雄主义出现了复兴的趋势。

  新中国,本来就是一个英雄的国度,从来不缺乏英雄主义。推翻三座大山的中国革命,就是一部波澜壮阔的英雄主义史诗。

  新中国成立后,在主流文化和文艺作品中,英雄主义大致上经历了这样几个阶段——

  第一个三十年,基本上革命英雄主义占主流的时代,也是英雄辈出的时代,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主要英雄人物,如雷锋、王杰、焦裕禄、王进喜、麦贤得等,都产生于这个时代;

  八十年代之后,革命英雄主义受到嘲弄与解构,逐渐进入了“去英雄主义”或“反英雄主义”的时代,“英雄”背上了“虚伪”的原罪,范跑跑这样的“反英雄”反而受到追捧;

  新世纪后,尤其是近10年左右,英雄主义开始出现了复兴的迹象,但基础已经和第一个三十年有很大不同。

  简言之,今天文艺作品中的英雄精神,主要不是来自于对“革命”的认同或政治认同,而是来自于性别(“爷们”)和性格(“血性”)认同,外加一点民族主义,如《亮剑》。在有些作品如“战狼”系列中,英雄精神甚至来自于对美国英雄的模仿。

  但在《烈火英雄》中,英雄主义精神出现了新的升华,主要来自于职业责任和职业荣誉,来自于亲人的嘱托和期待。

  这种英雄主义是今天的中国社会所需要的,也是值得提倡和鼓励的,但从长远来看,英雄主义精神还是应该建立政治认同的基础上,这才是最坚实、最强大、最不可战胜的英雄主义!

  05

  —

  《烈火英雄》无异是一部充满视觉奇观的商业大片,观众在观影过程中会得到一次酣畅淋漓的视觉享受。

  但《烈火英雄》的意义远不止此。

  侯勇饰演的支队长在通知江立伟准备退役时,说自己也曾经患上“PTSD”。他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曾经亲眼看到一个讨薪女工从塔吊上跳下来,从此一看见塔吊就会产生严重的心理不适。

  港口的油罐区发生大火后,“滨港市”出现了大规模的混乱,市民争相逃离这座可能陷入灾难的城市。

  大批的市民,像没头的苍蝇一样,涌向地铁、海港和机场,到处都是丢弃的行李,到处都是狼奔豕突的人群,没有看到志愿者,也没有看到基层干部。没有有组织的有序疏散,更没有有组织的支援前线。

  反倒是油罐区的火灾前线,尽管随时可能发生灾难性的大爆炸,但一切都井然有序,井井有条。

  敢于赴汤蹈火,组织良好的纪律部队身后,是一个碎片化的社会,这是《烈火英雄》呈现给我们的场景——这比影片呈现的视觉奇观更值得我们关注,也更值得深思。

最新推荐

习近平:确保部队安全稳定习近平:团结一心开创富民兴陇新局面习近平在敦煌研究院同专家学者座谈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