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抗日死:哭泣,为了人民

作者: 宁可抗日死 日期: 2018-02-13 来源: 红歌会网

  司马南的文章:《整治“富凶极恶”天经地义》,让司马南愤怒,许多人都会愤怒,让司马南掉眼泪,许多人都会掉眼泪。好端端的中国,我的祖国,您怎么了?

  能够让人们哭泣的何止这些,太多太多了,多得让人瞠目结舌,多得让人痛心,多得让人愤怒,也多得让人麻木。什么是盛世,这就是盛世;不是盛世,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乌七八糟。在过多的痛心与愤怒之后,人们最后就只剩下了麻木。不光普通百姓麻木,就连最不该麻木的政府大员们“精英”们甚至法律也都麻木了。花钱买刑的法律,就是一种麻木的法律,法律不是去惩戒坏人,而是让坏人花钱逍遥,这不是法律对坏人麻木又是什么?

  最高法不是在鼓吹花钱买刑吗?不知道该案最后会怎样的花钱买刑。当然,草民不知道,此案能否最终进入司法程序,如果能够进入的话,又是否可以花钱买刑。

  中国被搞成今天的样子,究竟是法制的悲哀,还是官僚的无能,人民不知道。这起案件是否是这些年法律“精英”们搞的所谓“罪刑相当”的原则,也就是“花钱买刑”所滋生的恶果,也没有人知道。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看的越来越清楚,“花钱买刑”不是法制的进步,而是法制的悲哀;“花钱买刑”不是严刑峻法,而是邪法。所以不说它是恶法,因为在法律“精英”们看来,它应该透露着某种“人性”的东西,但它是邪法却是无疑的,因为它从根本上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的无产阶级的基本原则,更因为它从某种意义上是在纵容或鼓励犯罪。这样的邪法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富人更加狂妄,更加邪恶,更加肆无忌惮,就是穷人更加的痛苦,更加的无助,更加的悲惨。“老子有钱,花十万块钱你剁一只手,老子就算杀个人,也就两三年。”“不就是赔钱嘛,反正他有的是钱。” (南京2009.6.30晚8点20张明宝酒后驾车致六人死亡事件),类似这样的情况还少吗,不是很能说明问题吗?这是不是对那些所谓的“帮着农民工讨薪抱着孩子流泪”的闹剧的最绝妙的讽刺呢。

  花钱买刑是不可能产生好的社会效果的。法律是干什么的,法律是制裁惩戒镇压坏人的,花钱买刑的最直接后果,就是本该坐牢的坏人,他们却可以凭借其拥有的财富逃避法律的惩戒逍遥自在,这样的花钱买刑能够起到惩戒威慑坏人的作用吗?显然不可能。

  花钱买刑从本质上讲,就是丧失道德良知,丧失社会正义。这样的花钱买刑的法律是富人的法律,不是穷人的法律,是资产阶级的法律,不是无产阶级的法律。

  有了这样的法律,富人们还有什么可以顾忌的,他们更加可以为所欲为肆意妄为,在这样的社会法律环境下,还有穷人的活路吗?但我想,穷人是不会屈服的,穷人没有钱,但穷人有贱命一条。常言道,“官逼民反”,有这样缺乏道德和正义的法律,只会逼出更多的王斌余,刘兴伟,刘汉黄,邓玉娇们,只会让更多的王斌余,刘兴伟,刘汉黄,邓玉娇们奋起反抗,以死相搏。富人可以说,“不就是钱吗?”穷人也可以说,“不就是命吗?”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还能够奢望建立什么和谐社会吗?还能够奢望国家不乱吗?

  2009.11.12

最新推荐

习近平对首个“中国医师节”作出重要指示习近平主持政治局会议 听取长生疫苗案汇报习近平谈改革: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

热门文章

【活动报名】从瑞金到延安用26天重走长征路 剩不到10个名额

钱昌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该不该捍卫?

龚忠武:毛主席为中国留下的宝贵财产——速度!

郭松民 | 抗日敌后战场:前线中的前线

辽宁王忠新:坦赞铁路兴衰带给人们的思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