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篱笙箫:科举制开启了中国的路线斗争

作者: 梦篱笙箫 日期: 2018-02-13 来源: 红歌会网

  中国的王朝政治是官僚主义逐步形成并发展完善的历史,一个重要的转折标志就是科举制度的制度化,文官政治成为中国名片。这同时意味着中国统治阶层的中坚力量由大地主阶层逐渐变成中小地主。中小地主在政治上具有软弱性,缺乏政治远见,因而中国也开始被动挨打。中国也逐渐与资本主义渐行渐远了。

  一些学者对于对比近代开端的欧洲与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国很感兴趣。在我看来两者之间确实有很多相似点。商人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对于时局的变动有很大影响。为我们所熟知的一位就是吕不韦了。到了汉代,桑弘羊等人也可看成大地主、大商人的代表。汉朝政府实行的无为而治的国策,更是可以看成早期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在这种政策下,汉朝时期的土地兼并非常严重,富商大贾豢养大批家奴也屡见不鲜。在《三国演义》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曹操、刘备、孙权的发家都离不开商人的资助。直到晋朝时期,石崇富可敌国的姿态也是传诵一时的。

  可以这样说,那是统治中国的是大地主、大商人。魏晋南北朝的动荡就在于豪门大族荒淫无耻引起的下层革命,士族从此开始崛起。中国的经济政策逐渐变成均田制、租用调制,这在唐代达于顶峰。发轫于隋朝的科举制度也在唐朝时逐渐成熟。唐朝后期的动荡和新旧势力的对抗密不可分,从而中国历史开始了漫长的党争。唐朝是中国历史变迁承上启下的朝代,也是问题暴露最多的朝代,宦官专权、地方割据、中央党争层出不穷,这也反映了上层斗争的激烈。

  五代十国完成了对旧有贵族势力的最后扫荡,所有才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么牛逼的话流传。宋朝是文人的天堂,中小地主当家做了主人,实现了士大夫与皇帝共治天下的盛举。也不奇怪,小地主们压迫农民最甚,同时要防止大地主的反攻倒算。王安石变法是维护大资本利益的变法,所以现在受到拥护,必然遭到司马光等当权派的反对。要说王安石变法有利于农民利益那也是不确切的,只是变法的附属品而已,没有农民的响应,也就难以成功。

  宋朝的程朱理学是小地主的哲学,也反映了他们保守的个性,他们要存天理、灭人欲,所以能够忍受偷安苟活。这就逐渐形成了一种官场文化,这种文化在秦桧、贾似道等人的作为中有淋漓尽致的表现。以他们为首的利益集团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了岳飞。莫须有反映了他们的诚实,也反映了一种共识,中小地主们在政治上不喜欢战争。他们也有温情的一面,他们放过了岳飞的家人。

  明朝时期则是不同的面貌。做官更难,没钱难做官,中小地主很难出品官僚,必须要和大地主相连。朱棣篡位当了皇帝,同时保留了北京和南京两套行政班底,实际上也就把南方交给了大地主、大商人。为了防止他们的做大,必须实行海禁。只不过,明朝中后期这些人利用倭寇叩关而已。明朝在此上演了新旧势力的对决。旧势力的前台代表是严嵩,抗倭总指挥是胡宗宪,胡宗宪悲愤自杀,严嵩也很快下台。新势力的代表是张居正,前台先锋则是戚继光,最后张居正推行了一条鞭法改革,这是利于大地主的改革,短期解决了矛盾,却引爆了明朝后期的危机。

  明朝是逐步要走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的,哲学基础就是王阳明的心学。其实格物致知的心法与新教的教义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反皇权的利器。在此思想方法的动员下,东林党逐步形成,他们成为江浙财阀利益的保卫者。随着海瑞罢官,明朝的政治生态逐渐恶化,只能靠宦官制衡东林党了。这最终导致双方同归于尽,晋商投靠满清,中国的内斗阻碍中国进程。

  晋商在清朝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起到监视和控制南方势力的目的。再加上文字狱的施行,南方势力一直被压制。谁为南方解了围呢?外国资本。广州十三行逐步发展,南方势力逐步投靠外国人,中国南方开始形成买办资产阶级。鸦片战争的失利,直至八国联军侵华李鸿章主导东南互保,都与买办势力密不可分。他们是现代的带路党,带给中国无尽的灾难。最后江浙势力推出的蒋介石名义上接管了中国,由于历史的原因他们也不能完成维护中国民族独立的历史任务。

  王阳明的心学还滋养了曾国藩、张之洞这样的人物,他们逐渐成长为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中坚力量。毛泽东等人也从心学中汲取了营养,学会了阶层分析法,在不同的时期,团结不同的对象,与各种势力作巧妙周旋。

  中国的阶层本质都外化在了官场生态中,建国后的历次运动无不揭示,中国虽然在形式上进入了社会主义,但在思想意识上还有很大距离。我们虽然推翻了表面上的三座大山,但人们心头的几座大山并没有清除。中国历史上通过官场革命导致阶层异化的事实是时隐时现的,因而净化官场也是很有必要的。毛泽东选择了最彻底同时难度最大的方法,所引起的反制也是空前的,留给人们的思考也会是永久的。

  正如程朱理学、王阳明的心学标志中国不同时代到来一样,中国社会主义的确立也需要这样的哲学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指导思想越来越多,反而越显得我们不伦不类。当我们真的有且只有一种正确的理论时,我们才算真正构建了我们的道路,我们才能迈步走向新时代,而不必只是梦想了。

最新推荐

《红歌会周刊》0502期:柳传志“冲天一怒”引深思这位80后对世界洞若观火,妙招频出,人们刮目相看韩毓海: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说说“大胡子”的那些事儿习近平和母亲

热门文章

郭松民:朝鲜“午夜惊奇”是对美国蛮横立场的一次反击

老田:柳传志的“冲天一怒”引人深思

篝火:毛泽东是1,其它都是0

顽石:揭露黑暗与讴歌光明

有必要颠倒黑白贬低毛泽东么?谈谈毛泽东为何这样解决西安事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