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卫战士:马克思为什么要批判空想社会主义和《社会契约论》

作者: 前卫战士 日期: 2018-02-14 来源: 红歌会网

  ——让历史告诉我们: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导言

  什么是空想社会主义?

  面对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和劳苦大众的残酷剥削和压迫;面对资产阶级把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变成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面对资产阶级把宗教的虔诚、骑士的热忱、小市民的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都淹没在利己主义的冰水之中:面对资产阶级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面对资产阶级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面对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欧文、圣西门、傅里叶这些思想家、理论家、社会学家们,开始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怎样改变这个社会,怎么摒弃这些客观存在的令人厌恶的东西。于是,他们凭着自己的良好愿望,构想出了一个社会,即一个消灭了城乡对立的社会;一个消灭了私人营利,消灭了雇佣劳动,消灭了阶级对立的社会;一个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和谐社会;一个取消了国家的暴力行为,把国家变成一个纯粹的生产管理机构的社会。

  这就是这些天才的思想家、社会学家、理论家欧文、圣西门、傅里叶们构想的社会。历史上把他们这些人称作为空想社会主义者,马克思把他们称作为发明家。

  这些空想社会主义者不仅提出这个社会的构想,而且提出了建立这个社会的办法。他们认为,无产阶级的社会活动,要由他们这些人发明的活动来代替;无产阶级解放的历史条件,要由他们这些人幻想的条件来代替,无产阶级的逐步组织成为阶级,要由他们特意设计出来的社会组织来代替。今后的世界历史不过是宣传和实施他们的社会计划而已。在他们心目中,无产阶级只是一个受苦最深的阶级。无产阶级自身没有自己解救自己的能力,只有他们才是无产阶级的救世主。这些马克思称为发明家的空想社会主义者,拒绝一切政治行动,一切革命行动,一句话,反对一切阶级斗争;他们想通过和平的途径达到自己的目的,并且企图通过一些小型的的试验,通过示范的力量来为新的社会福音开辟道路。

  他们的愿望确实是非常良好的,在当时也是非常进步的、革命的。但是,由于他们脱离了残酷的现实,企图抛开无产阶级、抛开一切政治行动,一切革命行动,一句话,就是抛开阶级和阶级斗争来建立他们设想的社会。

  马克思为什么要批判空想社会主义者,就是因为他们在改造社会的计划中,完全不懂得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规律,不懂得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出发,探究一个社会建立和存在的具体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在改造社会的斗争中,还没有认识到 “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 所以用他们构想的办法去建设他们构想的社会,是根本无法实现。同时,他们构想的那套办法,不仅拯救不了无产阶级,反而会把无产阶级革命斗争引向了歧途。

  一百多年以后的今天,我们完全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这段话:▬▬▬▬“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我们又重蹈空想社会主义者的覆辙,也认为无产阶级自身没有自己解救自己的能力撇开整个无产阶级,或者让整个无产阶级听从一些人的意志;也认为今后的世界历史不过是宣传和实施他们的社会计划而已拒绝一切政治行动,一切革命行动,一切阶级斗争那与空想社会主义者有什么两样!

  

  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社会契约论》是一种关于国家起源的理论学说。在西方政治思想中,《社会契约论》为近代资本主义国家的建立、政权的巩固和法律体系的完善,提供了理论基础。马克思和恩格斯从历史唯物主义立场出发,一方面肯定了社会契约的进步意义,指出其历史局限性,同时也对《社会契约论》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与批判。

  卢梭认为,人是生而自由平等的,但却无处不身戴枷锁。人是生而平等的,社会存在着人们共同利益,为了维护这种共同利益,人们可以通过民主、自由、平等的联合,国家只能是自由的人民自由协议的产物。对全体一致的通过社会契约,人们都要遵守。他主张在社会契约面前,人们遵守同样的制约,享受同样的权利。他提倡当统治者撕毁社会契约时,人民有权推翻他。他认为立法权应属于人民,人民有能力建立起体现公共利益的法律。他明确提出了人民主权说,反对君权神授论。他在反对君主专制的同时,也反对任何人因谋私利而违反公共意志。卢梭提出的这些看法和主张无疑是非常进步、非常革命的。但是,他的《社会契约论》 抛开人的社会属性、人的阶级性去构想国家政权,去看待人与人的结合,去探求人们之间的共同利益。显然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所以马克思认为,《社会契约论》不过是资产阶级的特殊利益和价值取向的代言,是为资本主义民主、自由辩护的理论而已。现实的事实是,在阶级社会中,分为阶级的人不可能通过民主、自由、平等的联合,也不可能形成的一个全体一致同意的社会契约。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在阶级社会中,不可能享有立法权,人们不可能像卢梭说的那样有共同利益。在阶级社会中,不同的阶级都有自己的利益,都要为维护着各自阶级的利益而斗争。正像今天的中国一样,无产阶级、广大劳动人民群众与利益集团、新生资产阶级能有共同的利益吗?也正像今天的世界一样,西方资产阶级国家同第三世界国家能有共同利益吗?资产阶级的命运和无产阶级的命运,资本主义的命运和社会主义的命运,根本就是两码事。

  我们是生活在现实的世界里,而不是什么活在幻想的世界里(未完待续),

最新推荐

习近平:全面加强新时代我军党的领导建设工作以生命的名义——献给首个“中国医师节”划重点!重温习近平8·19讲话精髓《红歌会周刊》0802期:“8·19”沉思,是谁解体了苏联?

热门文章

“8·19”沉思:是谁解体了苏联?

郭松民: “中国空军”鲜为人知的故事

郭松民 :纪念抗战,最重要的是总结国民党抗战失败的教训

吴铭:再说上将受降图

刘源谈刘少奇和毛泽东关系:“深厚密切、相契相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