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做工伤者的创业平台

作者: 何晓波 日期: 2018-06-14 来源: 南飞雁杂货铺

  当我们吹着空调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时,当我们开着柔和的白炽灯在书桌前饮茶看书时,当我们享受着时代日新月异的变化和中国制造为我们带来的便利时,你是否想象过,这些商品背后的故事?为了制造一件产品,工人随时都有可能陷入事故,甚至因伤失去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几根手指、一只手、整条手臂、一条腿,甚至是自己的性命。

  由于生活的压迫,工人在进入一家工厂时,想到的都是赚更多的钱,抚养小孩或赡养老父老母,改变自己穷困的生活。但是,他们当中的多数都生于贫困乡村,缺乏学历与技能,法律与权利意识淡薄,所以很少能意识到工厂里存在的危险。他们用体力支撑起世界工厂的运作,夜以继日地奔赴在生产第一线,身体和体力几乎是他们所有的本钱。但是,有些工厂为了加快生产速度,提高生产效率,很少对工厂老化的机器进行检查翻新,甚至为了节约成本提高产品效益,擅自拆卸机器的安全保险装置,导致事故最终不可避免地发生。在制造出产品的同时,工厂也制造了一位又一位伤残的工人。

  

  我清楚的记得2007年一个来自东北的老乡双腿被硫酸灼伤,在医院治疗了一年多的时间仍然没有完全恢复。他的双腿后来留下了很大的一片黑色的疤痕,热天更是奇痒无比。之后我们一起学习了关于烫烧伤的劳动能力鉴定知识。去医院鉴定那天,负责伤残鉴定的医生让他撩开裤腿随便看了一眼,就告诉他说是十级。因为来之前学习了相关知识,我们清楚的知道烧烫伤的鉴定是根据疤痕的面积大小以及部位来评定的,而且根据他的伤情应该属于九级伤残。可是医生的说法让我们大吃一惊。于是我们就问医生为什么是十级?那个医生很不懈地看了我们一眼,说:“我的手就是标准,你的疤痕比我的手掌大不了多少,你想评多一级不就是为了多要点钱吗,不服就去告去吧。”

  

  其实不能够去怪那个医生,因为这个社会上大多数的人对于工伤几乎是一无所知的......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享受工伤待遇的人数为196万人,广东省14.51万人、江苏省15.06万人、浙江省18.68万人......

  可是,又有多少人会去关注这些骇人的数字背后又有多少家庭因此陷入困境甚至绝境呢?

  2006年,我开始在佛山从事工伤探访服务。从一开始一个人背着书包奔走在珠三角的各个手外科医院,到后来创办南飞雁,并拥有一支专业的社工服务团队;从一开始纯粹的帮工友获取工伤赔偿,到后来通过各种法律服务及讲座,对他们进行法律及权利意识的普及和培养,经我们亲自辅导过的工伤工友无法计数。然而十二年过去了,工伤者的境况并没有得到多少改善,工伤致残六级以上的工友几乎都无法留在城市继续工作,回老家成了他们唯一的出路,然而获得的几万或十几万的赔偿根本不能维持他们下半生的生活。

  

  当我走进医院,看到血肉模糊的断肢,以及那一张张悲痛欲绝的面孔时,我总在想,曾经跟他们一样的我,究竟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这也成为了我继续前进的一个动力。

  

  于是,我想打造一个平台,让一些返乡的工伤者利用这个平台寄售自家的农作物等产品,然后由平台专门负责设计、包装、宣传以及培训等等工作。我想先从我这里开始,让更多的工伤工友们看到希望,然后自己也用绿色的方式参与生产。这样不仅响应了国家对于环保的建设,还能够让消费者吃上健康的食物。著名的生态农业专家我们的银杏伙伴石嫣说过,假如每5个消费者加入绿色消费,就能改良一亩土地;假如每20个消费者加入绿色消费,就能让一个农民生态耕种;以此类推,假如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并关注工伤,那么就有机会改变他们的生存状态。

  但是,我强调的不仅仅是粮食生产的问题,而是这些普通的粮食,能让更多的工伤者看到希望,能让他们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获得新的生活动力。

  做这件事情还有好多好多的难题在等着我,例如平台的维护、管理、宣传文案、各种销售技巧等等,我一概不懂,我想面向社会招募有相关经验的志愿者和我一同来做这件事情,希望有专业的力量来和我一起推动,让这个愿望能够尽快的实现……

  最后借用玛格丽特·米德的一句话:永远不要怀疑一小群坚定的人能改变世界,事实上,世界只能被这些人所改变。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外方代表习近平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金正恩习近平同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举行会谈习近平时间|用屈原精神“塑心”“立行”

热门文章

国务院刚刚宣布:增加一个节日

胡懋仁:资中筠谈爱国,隐藏了哪些见不得人的私货?

郭松民|谈谈世界杯:真的,中国人为什么迷恋足球?

郭传志:方舟子的“使命”!

三面红旗迎风飘扬,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正式亮相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