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带引号的“公知”

作者: 临风听潮 日期: 2018-07-12 来源: 红歌会网

  长期以来,中国社会活跃着一帮不甘雌伏的高层知识分子,扯着民主、自由的大旗,倚仗地位、头衔、话语权,故作振聋发聩、惊世骇俗之语,反z权,反t制,热衷国际交流,推销普世价值,似乎充满正义感、责任感,在社会各阶层有一定影响和市场,受到了共同具有某种心态倾向的社会群落的呼应和喝彩。这帮高层知识分子被称之为“公知”——“公共知识分子”之简称。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在当今中国社会,这帮高层知识分子理所当然的受到了正能量群体的口诛笔伐。

  笔者以为,将这帮高层知识分子称之为“公知”,很不妥当,逻辑上很不严密,因为这帮高层知识分子充其量只占“公共知识分子”的一部分,大量正能量知识分子其实也属于“公共知识分子”,把这帮高层知识分子称作“公知”加以挞伐有一竹竿扫全船之嫌。不过,也确实难找一个合适的词语准确称呼这帮高层知识分子,姑且称之“某些公知”或“带引号的‘公知’”吧。

  这帮带引号的“公知”为什么会如此活跃的反z权、反t制呢?是因为真有很高的救国救民的社会责任感、政治责任感吗?呵呵,别逗了,高抬了吧。其实,这帮带引号的“公知”反z权、反t制的最根本原因是,他们成了现行“权力场”的旁落者,坐观垂钓,怒发冲冠,反z权、反t制主要是在宣泄一种壮志难酬、欲壑难填的愤怒!论“地位”,他们都很高,或自以为很高,在知识分子圈子里已经是“中央级”或什么级了;论“权力场”上的官阶、实权,他们也就是个“普通老百姓”,虽然他们中很多人也戴着现行t制内大大小小的官帽,但根本不满足,觉得这些大大小小的官帽和自己的身份地位极不相称。在以官阶、实权衡量价值的官本位文化社会里,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是可忍孰不可忍!按照现行“权力场”的游戏规则,他们的烈士暮年也决定了此生不可能再有峨冠博带、出将入相的机会了。那么,只有废除现行“权力场”的游戏规则,制定新的游戏规则,实现“权力场”大洗牌,庶几还有时来运转、出人头地的可能。可是,因为成了“权力场”的旁落者而怒火中烧,无论如何是说不出口的,总得装扮得高大上一点儿,那就义正辞严、堂而皇之的反z权、反t制吧。

  明白了吧,这帮带引号的“公知”反z权、反t制,其实就是这么个事儿。至于他们煞有介事的鼓噪民国如何如何、外国如何如何,连他们自己也未必当真,不过是一种迂回策略而已。

  这帮带引号的“公知”是如何反z权、反t制的呢?当然,不会上井冈山,不会若为什么故什么皆可抛,那可不是有生之年想追求的,哪有那种献身精神呢?所能做的也就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利用舆论阵地、话语机会惑乱是非,恶毒攻击,采用捏造或夸大事实、杜撰数据、歪曲诡辩诸手法,耸听一个“新中国z权、领导人是专制、邪恶的”结论,寄希望于唤醒别人“揭竿而起”、赤膊上阵,为自己火中取栗,从而达到自己坐收渔翁之利的目的。

  这帮带引号的“公知”头戴专家、学者、教授、博士生导师等耀眼的光圈,有些唬人,一般人没有资格批驳其高论,没有能力看破其玄机,对他们的摇旗呐喊容易相信甚至力挺。倒也不乏有识之士将他们驳斥得体无完肤,但声音往往被封闭在弘扬正气的网站里。

  这帮带引号的“公知”经过长期不懈努力——改写辞书教材、开办论坛讲座、操控大学讲堂、发文章出专著、在“权力场”寻求保护伞代理人——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在思想舆论阵地打开了一定的市场,受到了共同具有某种心态倾向的社会群落的呼应和喝彩,培植了不少诸如网络水军、网络喷子之类的拥趸者。

  这些拥趸者共同具有什么样的心态倾向呢?“同是天涯沦落人”,说白了就是对“权力场”的羡慕嫉妒恨!为什么会如此呢?这是另外一个令人愤怒的话题。

  “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当今“权力场”,有人在忙“一心一意搞建设聚精会神谋发展”,似乎没把这帮带引号的“公知”当一回事儿;有人在忙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自己死后哪怕洪水滔天!

  2018-7-11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习近平要求掌握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

热门文章

顽石:杜甫故里的冷清

司马南:且问,谁来“下回分解”?

一篇短文为何竟掀起一场舆论战的惊涛骇浪?

信仰毛主席,实现中华民族信仰现代化

王立华最新讲座视频:我们的长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