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击孕妇,虐待儿童,性侵少女……杨永信逍遥法外的10年

作者: 佚名 日期: 2018-11-09 来源: 激流网

  大家晚上好,我是易岚。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杨永信网戒中心的亲历者。

  每一个字,都是他的真实经历。字字泣血,人神共愤。

  得知作者明年会来北京,我和他取得了联系。

  我答应他,会提供我力所能及的所有帮助。

  我也祈祷,在有生之年,能亲眼看到这个恶魔垮台。

  地狱空荡荡,杨永信不配在人间。

 

  一、亲爸,拿菜刀砍我头

  我来自山东,今年快30岁了。

  从杨永信的魔爪逃生至今,一晃已是10年。

  是时候,把我的故事拿出来说一说了。

  我是哭着写完的。

  篇幅较长,都是我的血泪史,请您耐心看完。

  从小我就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由我的爷爷奶奶带大。那一年,人们手里还是诺基亚,北京奥运刚举办。很快,我毕业了。

  步入社会,我对新生事物都很好奇。当年的电视都在妖魔化网络,时不时还会曝出某某因为通宵上网猝死的新闻。网瘾这个词,开始被很多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起来。

  

  我从那时开始做淘宝。早期的人都知道淘宝特别好赚钱。

  但我爸妈很反对。

  他们觉得一定要有稳定的工作,劳动才能创造财富,让我找一个体力活干。

  我觉得开淘宝很轻松,又能赚钱,没有同意。

  那段时间,我爸生意不景气,我妈长期休息在家。

  有一次,我爸看见我坐在电脑前,就从厨房拿了把菜刀,从5米以外砸过来。

  还好我躲避及时,不然脑袋就被砍掉了。

  菜刀正中显示屏,裂了一条缝。我就推了一把椅子。他勃然大怒,说你小时候那么听话,现在因为上网,学会打爹骂娘了?!

  这也成了他日后认定我有网瘾的原因。

  其实人跟动物一样,不断有人攻击你,本能的反应就这样。

  相比我爸的暴戾,我妈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因为我从小是爷爷奶奶带大,所以和他俩比较亲。我妈非常嫉妒。

  她说过一句我至今印象深刻的话:

  跟小孩吵架,也是一种乐趣!

  那次和我爸发生争吵之后,我妈经常没事就进来摔一个电脑,砸一个显示屏。

  目的只有一个:

  让我跟她顶嘴。

  很多人会觉得很不可思议,可事实就是这样。

  我对她说,你还不如给我几巴掌!这些都是用钱买的,我又不是很有钱。

  逢年过节,我爸妈就把我骂得一无是处,经常说:人只要摸一下电脑,脑子就会出问题,只要摸电脑超过1小时,就会上瘾。

  说我畜生不如,网络成瘾。

  连爷爷奶奶也站到他们那边。

  从此以后,我就成了大家批斗的对象。虽然我在开淘宝赚钱,但没有任何亲戚相信我,因为年长的人就是权威。

  这之后,只要是走亲戚,我都不参与了。

  因为我觉得去了会丢脸,会成为大家批斗的对象。

  但这又让我爸妈抓到了小辫子。他们骂我:

  电脑太害人!有些人摸了下电脑,过年过节都不来了。

  有一次我去朋友家上网,他妈进来了,跟我说,有些游戏她儿子要玩的,不要删除。

  我瞬间眼泪就来了。同样是家长,为什么区别就那么大呢?

  朋友爸妈见人就夸他们儿子多孝顺,多懂事。

  如果我的爸妈也这样对我,我保证每天给他们磕头。

  就这样,我和爸妈的矛盾冲突越积越多,终于到了爆发的边缘。

  有一次我爸说:“如果你再碰电脑,我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

  那时我收入已经很好,一个月大几万。

  我说行啊,既然你不认我这个儿子,我就搬到外面住!

  没过几天,我妈找上门了。她要我搬回去,说这样感情会淡。

  我没有同意。

  再后来,大家都知道我去哪里了。

 

  二、亲妈,送我进网戒中心

  那是一个很低级的骗术,但我信了。

  只因为骗我的人,是我亲妈。

  她说,临沂有个亲戚病危了,我们去看一下。

  然后我就跟着去了,去的确实是一个医院。

  但那是一个精神病医院:

  臭名昭著的临沂四院。

  进入医院,我就觉得情况不妙。

  怎么来医院看望亲戚,还有一群人把你团团围住呢?

  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接待,一共7个人。

  四周都是网络成瘾的海报。

  我意识到我被骗了。但我觉得还好,以为能凭自己的能力逃出去。

  这时候来了一个穿白大褂的,开口说:

  听说你网瘾很严重啊,来做一个测试。没问题的话,就可以回家了。

  后来我知道,这个人就是杨永信。

  紧接着,我被带进了一间病房:

  13号室。

  从此,我开始了整整十年的噩梦。

  

  我躺在一张黑色的床上,7个人按着我。4个人按腿,2个人按手,1个人按头。杨永信带着微笑说:

  别紧张,测试一下。

  第一波电流下来,大概7秒左右,我马上屈服。

  疼痛感相当于给你做开膛破肚的手术,但是不打麻药。

  就像是传说中的满清十大酷刑,你痛不欲生,就是死不了。

  我苦苦哀求:能不能让我自杀!

  这让他很不满意。他说既然你连死都不怕,那我们继续。

  再一波电流下来,我开始忏悔。

  说我以前做得有多不对,为了玩游戏要杀父母……

  这都是为了让他放我一条小命,编造的说法。

  然后他说:

  你知不知道这个要做多久?

  3600秒,现在才20秒。

  你不知道,当时那种绝望谁能理解。

  又一波电下来,我开始说,我以前犯了太多错,我想留下来治疗,求你救救我吧!

  我网瘾太严重,我出去马上给我父母道歉,跪下认错!

  他可能这样的话听太多了,又继续做电击。

  我一直求饶,他面不改色。

  

  不知道多少回合下来,他说:

  你知道,我们这里最讨厌的是什么吗?

  按住我的那7个人齐声接道:

  口是心非,言而不一,承而不诺,耍小聪明……

  他说让我长点记性,又来了一波电。

  再然后他让我起来,说如果我不老实,一会儿继续把3600秒补满。

  出去以后,我马上给我妈跪下磕头。我说,妈,我错了!我想留下来!

  我妈很惊讶,她教育了20年都不听话,这进去才20分钟就变样了。

  她对这个网戒中心连连称赞,说杨永信医术高超。

  后来,我进了一个小屋。我一直在哭,我妈一直笑。

  相比被电击,这才是最让我恐怖的事。

  因为我妈对里面发生了什么,一清二楚。

  刚进入的“新人”,都有一个“老人”带着。你走到哪,他跟到哪。上厕所也不能关门,为了防止你自杀。

  从第二天起,我一直在寻找能够自杀的东西。

  但是很遗憾,除了墙壁,什么都没有。

  我见过很多自杀方式,有喝洗洁精的,有灌洗衣粉的,有吞铅笔头的。

  但一旦死不了,他们要面临的,是比死还难受的电击。

  杨永信一直说,既然你连死都不怕,你怕这些东西干嘛。

  每次有人自杀,所有人都会进去围观。很多人直接吓得屎尿不禁,再也不敢自杀。因为怕万一死不了,就要被电击。

  这时候肯定很多人会说,你怎么不逃跑?

  这么说吧,所有窗户都装有铁丝网,到处都有人看门。

  临沂四院,就是一座密不透风的监狱。

  出逃的后果和自杀一样。

  曾经有人拿着一根筷子当刀出逃,被抓回来,你想象一下他要面临的后果。

  我在那里,开始了长达半年的黑暗生活。

  有次在走廊上,我说了一句靠,被人举报,说我出口成脏。

  这一次电击,比起第一次轻了许多。

  后来我才发现,其实第一次是让你产生恐惧感,让你每一次进13号室的时候,都有条件反射。

  刚进去那几天,我也觉得这个“新世界”不可思议。

  以前不听话的小孩,在点评课上下跪忏悔,说到动情处,眼泪鼻涕狂飙。

  家长们很满意这样的状况,所以一直很感激网戒中心。

  

  求生的欲望,把我们活生生逼成了演员。

  因为你的表现将会在下一次电击时体现。

  表现好,用量轻;

  表现不好,那种痛苦无法形容。

  这之后,我一直在寻找有没有大蒜之类的东西,能让我点评课时眼泪流得更多,但没有找到。

  很多人都把自己的过去往最坏的方向说,这样才能体现出自己改造得有多快多好。

  有说自己出租屋里藏着几百公斤毒品的,还有说打架一次叫几千人的。

  他们都是十几岁的小孩,想想都不可能。

  这时候杨永信就会说,你们流入社会,会对社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我做的是不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然后所有人都会鼓掌。掌声如雷鸣。

  住了没多久,我就发现,被送来的很多都没有“网瘾”。所谓的“网瘾”,只占百分之十。

  “网瘾”只是一个幌子,包治一切不顺从才是真的。

  大部分小孩,只是不听爸妈的话。

  还有不少是被自己老婆或者老公送进来的。

  收治年龄范围,最小的才10岁,最大的已经80岁。

  很多成年人以为自己四五十岁了,不可能再被抓进去。

  我告诉你,我见过65岁的老人。因为没文化,他连普通话都说不清楚,更不可能玩游戏。

  点评课上,这么一个花甲老人,哭天抢地地说:

  打麻将也是一种网瘾,我有网瘾,求杨教授救我!

  

  

  有一对夫妇,老公要跟老婆离婚。老婆不同意,就把老公送进来了。

  才进来两天,她就兴奋地对身边人说,我终于体会到做女王的感觉了。

  他现在每天都会给我洗脚,睡觉给我按摩,骂他不会还嘴。

  就像我养的一条狗一样。

  一次点评课,杨永信让她发言,她说,我跟我老公结婚几年,从来没感受过爱。自从来到网戒中心以后,我发现他真的很爱我。

  她话还没说完,那个男人马上冲到她面前下跪磕头,说我错了,老婆求你原谅我!

  这时候杨永信说:

  这是不是又拯救了一个破碎的家庭,是不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掌声再一次响起。

  也有极个别家长良心未泯,在孩子被电击后,执意要带孩子走。

  很多人可能以为这个孩子被解救了,但这恰恰是悲剧的开始。

  杨永信会让其他家长说服这个家长,听一节点评课再走。

  接着,那些家长会抢着发言,进行批斗,表示必须坚持配合,孩子才能长久听话。

  他们的孩子会马上跪在自己的爸妈面前,哭着求爸妈:我喜欢这里,求求你不让我走好不好!

  最后这个家长就会改变主意,把孩子留下来。

  反正电击是免不了的,只是看你表现好,轻一点而已。

  如果你不这么做,会让你体验什么叫做真正的生不如死。

  里面有多达100条规定,只要违反其中一条就会被电击。

  不能告诉家长想回家,会被电。

  不能笑得夸张,这是兴奋典型,要被电。

  不能一句话不说,这是逃避改造,也要被电。

  不管多委屈都不能哭(点评课感动哭除外),这叫自我矫情,要被电。

  因为有些家长会因为心疼想带你走,这是杨永信最不愿意看见的。

  

  三、我亲眼见证了,人性的奴化与幻灭

  说说那里的日常生活吧。

  每天上午,由杨永信上点评课。坐姿必须保持军姿,坐到座位三分之二的地方,不能靠椅背。

  坐姿差的会被电击。

  上厕所,小的不能超过1分钟,大的不能超过3分钟。

  超过时间都会进行电击。

  

  点评课开始,会唱《父亲母亲》,还有《网梦醒来》。

  然后杨永信开始听昨天的情况汇报。

  被通报批评的人要站起来,下课后被送到13号室。

  接着,杨永信会一个个点评。

  我们全部表现夸张,痛哭流涕,小小年纪变成了演说家,说到动情处会给家长下跪。

  只要杨永信听得高兴了,我们才有可能反转,免除电击。

  这也是网上很多人说,里面的情况跟外面网上写的不一样。

  但我能理解他们。

  为了不被电击,我们连自杀都不怕,何况一点点尊严。

  有时候杨永信自己说到动情处,会放起《网梦醒来》。

  这时候机灵点的人会冲到杨永信面前跪下,抱着杨永信大腿痛哭,喊杨叔救救我。

  

  为什么要快呢,因为稍微慢一点,杨永信脚下的位置就抢不到了。

  也有人动作太大,不小心把他的头发弄乱了,当场被抬到13号室。

  对了,杨永信的椅子也是不能坐的,否则会被电得很惨。

  外界说,你们为什么不联合起来反抗?

  因为人人只能自保,里面所有秘密都公开化。

  在临沂四院,杨永信就是一个掌控着生杀大权的皇帝。

  每周一,所有人被分批叫到13号室。

  上周表现不好的人会被点名,一个个躺在黑床上进行电击。在自己名字被点到之前,所有人都全身发抖。

  每个人做完电击后必须喊谢谢。

  有新来的不懂规矩,没说谢谢。杨永信会说,谁叫你起来的?继续躺着!

  然后给他强度更高的电击。

  不管你是谁,曾经多么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

  只要在黑床上被凌辱10秒,你所有的理想、骄傲、尊严、美好,都会瞬间破碎。

  在这里,我们活得连狗都不如。

  狗还能咬人,我们只是任人玩弄的玩偶。

 

  四、世上只有爸妈好?呸!

  临沂四院最恐怖的地方,叫二偏。

  那里关着的人,都是出院以后家长不满意治疗效果,重新被抓回来的。

  后果是,每天上点评课保持军姿站立,一站就是4、5个小时。

  更恐怖的是,无论你表现好坏,每天要进13号室电击一次。

  吃的东西只有白菜豆腐。不放任何调料,一吃就是几个月。

  有人找了点酱油调味,当场被抬进了13号室。

  

  有人说,这些人肯定是做了很坏的事,家长才会再次送进来。

  善良真的限制了你们的想象力。

  有个孩子,每次考试都是第一,有一次考了第5,家长很生气,就把他送回来了。

  有人上学晚回家了一小时,也被送进来了。

  还有人路过网吧看了一眼,他妈就怀疑他“网瘾”犯了,就又送进来了。

  孩子们恐惧电击,已经变的很听话,但家长们仍然会挑刺,追求完美。

  杨永信放过狠话:不管你跑到天涯海角,只要家长不满意,我就有能力把你抓回来!

  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有次一个人逃到了西藏。他们往返几千公里,把人抓回来后。

  往死里电。

  这件事情,极大地震慑了出院的人。逃离魔窟后,还是继续像在走钢丝一样,小心翼翼地生活。

  

  同时,这也成了家长们对网戒中心忠诚的原因。

  他们沉迷在这种虚幻的亲情中,不能自拔。

  他们满足了自己可怕的控制欲,欲罢不能。

  那些离家出走的孩子,出于对网戒中心的恐惧,早就成了反侦查专家。

  他们不敢使用身份证,抛弃以前的交际圈,扔掉手机卡,对任何人都不信任。

  在一些不需要身份证的黑工厂和黑作坊,讨要生活,维持生计。

  即使这样也很知足。他们说,再也不用过提心吊胆的生活了。

  有个妈妈已经8年没见过自己的孩子。

  她通过很多人带话,说只要你回来,我保证不送你去网戒中心。

  呵呵。

  你宁愿相信一个瘾君子说自己再也不吸毒,也别相信这些禽兽父母说的鬼话。

  

  在杨永信事件受关注最大的那段时间,微博曾出现过一批坚定维护杨永信的水军。

  他们全是家长。

  在杨永信的煽动下,他们自发前去维护。

  有个70多岁的老太太特地去买苹果手机,注册了微博维护杨永信。

  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没有网戒中心,没有电击,他们就再也无法控制孩子的人生了。

  他们甚至还打算去占领中央电视台,为杨永信讨要说法。

  不肯走下神坛的,恰恰是杨永信本人。

  他每天过着帝王般的生活,每天那么多人给他下跪磕头,怎么可能轻易收手。

  

  杨永信还很猥琐好色。

  有一段时间,他经常会问14,15岁的女孩,是不是处女,有没有快感?

  有一次,我看到他一直盯着一个身材挺不错的女生,口水流了一地。

  还有很多漂亮的女生向他抛媚眼,试图勾引杨永信。

  是啊,在生与死之间,尊严又能值几个钱?

  有女家长和杨永信很亲密,有人告诉了那个女家长的老公。

  结果对方说:

  杨教授救了我的孩子,就算我老婆跟他发生关系,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能说出这样的话,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网上贴吧反馈,经常有女家长晚上10点去杨永信的办公室。

  据说杨永信腰不好,是去捶腰的。

  至于真实的情况,我相信大家都懂。

  在临沂,甚至有官员给杨永信下跪。因为他也把孩子送去了网戒中心。孩子变得乖巧听话。

  各种会议,也经常看到临沂市领导给杨永信站台。

  敢动杨永信,就是动他们的命根。

  一环套一环,他们就这样成了利益共同体。

  这种权力,才是杨永信一直沉迷其中,不肯放弃的原因。

 

  五、杨永信手下,死的是冤魂,活的是行尸走肉

  每次有记者前来采访,网戒中心就如临大敌,高度戒备。

  “病友”人人自危,生怕说错一句话被电击。

  被选中接受采访的,都是待的时间很长的。

  每个记者,都会问电击是什么感受。

  有“病友”说,治疗就像蚊子咬一样,能让脑子清醒。

  采访结束,被送进了13号室。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另一个“病友”说,治疗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采访结束,也被送进了13号室,理由是表现得过于浮夸,看上去就很假。

  第三个“病友”说,治疗就像打针吃药一样,每个人都会经历这种过程。

  这才免于被送入13号室。

  

  建议以后要暗访的记者,带上头盔和防护装备。

  因为里面的家长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有女记者之前去采访,被人锁喉。

  也千万别幻想在里面能采访出什么真话,因为没人敢说。

  之前还有个重庆的大学生,想考博士,但家里不愿意,一定要让他先结婚。

  被送来网戒中心后,人很快就疯了。

  但杨永信觉得他是装的,不断对他加强电击。

  后来,他看到每个人都下跪,抱着别人的大腿说杨叔我错了。

  还有一个人,提前知道自己会被抓回二偏。

  由于太过恐惧,他从10几楼跳下自杀。

  后来他妈妈说:他网瘾犯了,早点送回网戒中心就好了。

  外面所有爆料的,都被杨永信猜出是谁,然后被抓回来了。

  还有人建了一个十几个人的QQ举报群,里面所有人全部被抓回来了。

  我想,偌大一个中国,没有几个人有这种能量。

 

  六、临沂四院,真实的斯坦福监狱

  一个月后,我当上了班委。

  班委拥有所有人的生杀大权,所以经常有人给我送水果,送零食。

  每到周一进13号室之前,很多人想知道名单里有没有他,但又不能直接问,否则会被电击。只好拐弯抹角地问我:我上周表现,还行吗?

  如果我说可以,他就会长舒一口气。

  每次有“新人”来,一共有7个人做接待,基本都是班委。

  新人通常反抗很激烈,我们就用绷带把他固定在13号室的小黑床上,等点评师来。

  很多网友说,这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

  在电击的阴影下,我们残存的人性,早就灰飞烟灭了。

  如果你触犯了某一条规矩,轻则电头,重则电手。

  

  电头时,一个人按头,4个人按脚,2个人按手。让你动弹不得。

  电手时,有些人会本能地拧紧拳头。我们会使很大的力把他的手掌摊开,其中一个人会拿一张餐巾纸捂住他的嘴,怕他叫声太大。

  有时电流太强,还会闻到皮肤烧焦的味道。

  在网戒中心,我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没有一个不为之恐惧。

  有个人自称黑老大,满身花背,走路大摇大摆。

  一进来就说你们不让我出去,我就把你们弄死。

  我想等下可能会折腾久一点。没想到,一波电下去才5秒,他马上痛哭流涕,说自己犯过错,想留下来之类的话。

  这真应了杨永信一句话:你们自以为一个个都是刘胡兰啊?!

  有一天天气暖和,外面阳光格外刺眼。

  网戒中心来了一个怀孕7个月的孕妇。

  听她妈说,她交往了一个男朋友,父母不同意,就把她送来了这里。

  没想到,杨永信连别人的生育权也管。

  电击是杨永信亲自做的,叫声凄烈。

  电击以后,几个家长把孕妇强制做了人流。

  半年的时间,像过了半生。

  我终于要离开那个网戒中心了。

  有人说,你应该高兴才对。

  不能高兴,否则会被举报过度兴奋,继续电击。

  理由是对网戒中心没有感恩之心,离开的时候应该恋恋不舍才对。

  那段时间,我妈经常朝我发火。

  很多家长看不下去了,他都这么乖了,你怎么还这样?

  但我还是被举报了,理由是感悟不深。

  电击是另一个点评师做的。

  他说,你怎么也躺上来了?你是班委,是不是要重点照顾一下?

  最后只是轻轻点了几下。我至今对他心存感激。

 

  七、离开网戒中心,噩梦才刚刚开始

  走的时候,网戒中心任何资料都不能带走,因为杨永信怕你出去后举报。

  出院后,所有人之间不能联系,防止你们成为团伙,联合举报。

  回到家,我才发现我做淘宝赚的几十万,在我住院后就被我爸提走了。

  但这些,我都不在乎了。

  接下来,我妈开始给我找工作。

  第一份工作是工地里搬钢筋,工资是我妈领的。

  然后我妈每天给我几块钱坐公交。

  不能交朋友,也不能看电视。原因是容易使网瘾复发。

  那时候我的生活基本是,坐公交,搬钢筋,回家给爸妈洗脚,睡觉前给他们按摩。爸妈难过时要及时安慰,开心时要陪笑。

  有人问,难受吗?

  不难受。

  比起在里面随时可能被电击的恐惧,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接下来换了几次工作,拧过螺丝,做过服务员,都是我妈要求换的。

  有一次我妈说,谁谁家的女儿很不错。然后我心领神会,试着去接触,试着去追求别人。

  其实我根本就不喜欢。

  即使这样,我爸妈还是不满意。

  不管做得做好,他们总能挑刺,威胁把我送回二偏。

  有次吃饭,我只吃了一碗。然后我妈就说只吃一碗饭,你什么意思?

  然后把筷子砸我脸上。

  我就又去盛了一碗饭,强塞进去。

  有一次,我妈说跟人吵架了,我答了句哦。

  这让她很不满意。

  她说,你是不是又想去网戒中心了?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我赶紧跪下磕头,和她道歉。

  网戒中心这四个字,开始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刺穿我头顶。

  我很恐惧。为了生存,我开始了举报道路。

  所有途径都试了一遍,没有任何结果。

  之后一段时间,我想过离家出走。

  但又害怕被找到,只能作罢。

  快过年了,同学聚会邀请我去,AA制每人100。因为没钱,我用没时间推脱了。

  有次在街上碰到一个以前跟着我搞淘宝的。他很惊讶,问我这一年多都去了哪里?

  他说,你走的那段时间,我赚了几百万!我妈高兴死了,感叹科技进步,网络真的能赚钱!

  我无法回答。

  因为我知道自己正处在危险之中,每天都过得极度恐惧。

  

  后来,媒体对网络开始有了更多了解,关于网络的负面报导越来越少。

  我开始给他们讲道理,说你看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们,现在过得多好。

  我最后一个方案,就是先用金钱把他们控制住,而不是送我进去。

  如果他们还是不同意,我只能离家出走。

  其实他们早知道我根本就没什么网瘾,我又和他们说,让我继续做淘宝,半年给他们10万块。

  他们考虑到,如果现在送我去网戒中心,又要花几万块,不划算。

  我妈终于开口:

  你试试吧,半年后给我10万。如果没有,我就送你进去。

  我不禁狂喜,这是我唯一的求生机会!

  起码可以肯定,半年内我是安全的,比起天天提心吊胆好多了。

  半年以后,如果没赚到10万,我再走不迟。

  半年后,我给了他们5万块钱。

  我妈很满意,因为这半年我的态度跟之前完全没区别,也是每天给他们洗脚,睡前给他们按摩。

  但他们还是说,你网瘾还是很严重。赚钱,我们支持,但是其他的,还是不能碰。否则,我就把你送回去。

  过了一个月,又找我要了5万。

  看我挺有钱,过了一星期又找我要5万。

  我说真的没有了。我妈说再给5万吧,你爸爸生意亏了很多钱。

  我赶紧跪下来,害怕她一发火,又送我去网戒中心。

  然后又给了3万。

  那个时候,我卡里一共才4万块。

  过了几个月,我发现卡里又少了10万块。

  我就问我爸拿了没,他说没有。

  问我妈,她说养你这么大,拿你点钱怎么了?

  从网戒中心出来后,他们前前后后,已经找我拿了将近1000万。

  我现在几乎没什么钱了。

  凡是他们找我要的,我借高利贷也得给。

  去年有一次他们找我要20万,就借了月利3分的高利贷,用了半年才还清。

  我不敢拒绝,只是无边的恐惧。

  再后来我恋爱了,是我的初恋。

  因为没有什么朋友,我对她特别依赖。

  几年后,我们决定结婚。我也攒够了买房子的钱。但那段时间我妈再次变得暴戾,没事就找我女朋友吵架。

  次数多了以后之后,女朋友只好和我分手。她说受不了我妈的脾气。

  我答应了,心里却很羡慕她。

  她可以解脱,我却永远没机会了。

  前几天,和一个狱警朋友吃饭。他说,这就是一个私人监狱,简化了很多流程,甚至不需要公检法。

  只要身边的人愿意出钱,谁都可能被送进去。

 

  八、我为什么要举报杨永信?

  杨永信曾经口出狂言:

  我要把这个模式推广到各行各业,发展几千万盟友,制定条款,违反就电击。

  条款包括抽烟,喝酒,上班偷懒,迟到,同性恋,婚前性行为,夫妻感情问题……

  只要是生活上有瑕疵的,一律抓来电击。

  这样国家在我的治理下,将会国泰民安,街上看不到一个小偷,政府不会出现腐败。

  就是省长来了,我都能给他治得服服帖帖的。

  但是送进去的人,真的都是有瑕疵的吗?

  有一个单亲妈妈,每天晚上都要搂着自己儿子睡觉。

  儿子20多岁了,交了女朋友。

  她很不满意,就把他送到了网戒中心。

  有个小女孩,被父亲多次强奸,要报案,被送进了网戒中心。

  出来后,她说她成了爸爸的性奴隶,不敢报案,不敢反抗。

  她爸爸常说:

  你不爱爸爸了吗?不爱了就把你送回去。

  网戒中心就像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这种恐惧一直笼罩着我们每一个人。

  不敢对爸妈说不,没有独立的人格和思想。

  就像行尸走肉一般,还不如马上死去。

  为什么出来爆料?

  我开网店,不是为了赚多少钱,只是想每天吃口饱饭就行。

  我害怕某一天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13号室黑床上。

  

  很多人说,网戒中心不是早就被关闭了吗?

  没有。很多渠道反馈,这个地方还在。

  只不过改了一个名字,很隐蔽。

  

  现在国家正在扫黑除恶,那就顺便治治杨永信吧。

  他才是全国最大的黑社会头子。

  网戒中心表面和谐,实际上就是中国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已经有上千个孩子彻底失踪,人间蒸发。

  救救以剩下的几万个孩子吧。

  以上所有言论,我全部负法律责任。

  有些细节做了更改,但绝对真实。

  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我依然害怕杨永信猜到我是谁。

  PS:文章内容改编自作者真实经历,属于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最新推荐

习近平抵达斯里巴加湾 开始对文莱达鲁萨兰国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朝鲜社会主义农庄焕然一新鲁炜忏悔书 其妻曾警告:迟早共产党会管你

热门文章

顽石:毛主席在危难时刻的选择

厉以宁成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表彰推荐人选,公示还剩最后一天

钱昌明|“龙种”与“跳蚤”: 龚自珍与逆子龚半伦

为什么毛泽东从不向强权低头?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珍贵收藏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