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望红:留守老人不应被遗忘

作者: 雷望红 日期: 2018-11-09 来源: 新乡土

  留守儿童近年来受到社会的关注,这的确是一个严峻的现实问题。但与此同时,乡村还有另一个问题被忽略了,那就是留守老人问题。在现代农村以代际分工为基础的半工半耕家计模式中,留守老人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首先是照顾了留守乡村的孙辈。这实际上避免了两大问题:一是避免了家庭内部无积累,孩子留守在乡村,家庭内部节省的开支能作为家庭再生产的积累。二是避免了孩子进城后实质无人管教的问题。相比于忙碌的父母和诱惑的城市,孩子留在农村获得的关注和关爱反而更多。

  其次是保持了小农经济体系。通过老人耕种,保障家庭内部日常生活的基本需求,实现晚年社会价值和生命意义,避免土地抛荒可能带来的农业生态问题和粮食生产危机。

  最后是维系了相对完整的社会关系。留守老人坚守乡村,通过在村群体日常交往和社会互助,使乡村社会关系继续维持。在外游子还会每年春节惦记着回乡,国家还会保障乡村基本公共物品的供给,因此乡村实际还保留着温度和热度。

  相对于乡村留守老人的付出与贡献,他们更不应该成为社会剧变过程中的被遗忘者。

  伴随着全国劳动力市场兴起的是全国婚姻市场,在适婚青年男多女少的情况下,为了保障年轻人在婚姻市场上获得优势地位,家庭内部会将资源向下倾斜,支持年轻人支付彩礼、购买婚房等,从而形成“恩往下流”的家庭资源分配格局。老人成为被牺牲的主体,他们对家庭的付出成为了理所当然,老人的家庭责任延长并义务化,并形成道德绑架,即要求老人要“学会做老人”。

  “学会做老人”暗含两层意思:一是老人要尽力为子女付出,在有劳动余力时为子女积攒更多的经济资本,辅助他们参与社会竞争,从而形成自我剥削。二是老人不能给子女增加负担,要极大地抑制自身对家庭成员的权利表达,比如养老要自养,生病了自己负担等,一些老人生病时为不给儿女添负担,在无法忍受疼痛时甚至会选择自杀。

  当留守老人意识到自己被牺牲之后,就可能促使下一辈老人转向理性的生活方式,比如推卸家庭内部责任,由此瓦解家庭内部伦理。当缺乏代际支持之后,家庭危机就会转嫁到年轻一代身上,彼时的社会压力可能会更大。因此,解决老人问题,是保持家庭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关键节点。

  乡村留守老人问题的解决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强化家庭内部关注,通过移风易俗引导家庭内部代际责任再分配,为老人卸掉家庭过度责任的道德话语。另一方面要在村庄内部构建有利于老人的社会组织和话语体系,即通过建立老年人协会将老人组织起来,让他们在组织中形成话语共识,继而通过老年人协会扩散老人主体话语,在村庄内部形塑有利于老人的话语体系,保障他们在家庭和村庄中的地位。(作者是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学者)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菲律宾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谈习近平开始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热门文章

当前中国腐败全景图文,太吓人了

顽石:武大郎何辜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

【黄卫东预测中美关系(一)】美方对中国的定位是战略对手

稀缺图书有更新,书店处理库存等您来淘(11月21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