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认识对莫言大吹特捧的危害

作者: 刘同尘 日期: 2019-05-16 来源: 红歌会网

  1996年,刘白羽同志在谈到莫言及其作品时说:“世风如此,江河日下,我们浴血奋斗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国家,竟养了这些蛀虫,令人悲愤。”

  云南作协副主席彭荆风同志指出:莫言的《丰乳肥臀》是反动而又肮脏的文学垃圾;文章:《莫言的枪投向哪里? ——评〈丰乳肥臀〉》。

  看的准确,说的正确。莫言长长短短的小说、散文,都同《丰乳肥臀》一样,全是反动而又肮脏的文学垃圾!

  对此,我已写了《莫言无视党纪国法!》、《〈丰乳肥臀〉一出版就引起众怒!》、《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立刻引起中国人民的愤怒!》、《中国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是反动作家》等评论,引用了大量资料,说明了莫言的“文学”是反动的文学,莫言是反动的“作家”。

  莫言的枪,投向哪里?莫言的枪,投向共产党!投向社会主义制度!莫言是伟大国家的蛀虫!为此,莫言受到了离开部队的处理,《丰乳肥臀》也不准再出版、销售。

  谁能想到?经过16年的演变,莫言受到大吹特捧!

  反动而又肮脏的《丰乳肥臀》,不反动了!不是文学垃圾了,成了“香饽饽”了!不准再出版,各出版社争先恐后的出版;不准销售,变成了销售一空、脱销的书!

  莫言这个伟大国家的蛀虫,成了“顶尖人物”!

  让他当上了政协委员;给他塑了铜像;给他建立了文学馆;给他修缮了故居!他的文章进了学生课本!中央电视台、山东电视台给他提供平台,控诉红太阳对他的烘烤!记者纷纷采访,各种机关、组织,请他作报告、讲演……

  对莫言如此大吹特捧,危害难以估量!请看看在习总书记亲自主持召开的文艺座谈会之后,出现的有关莫言的问题。

  2016年1月3日,高密日报 关注|莫言连任中国作协副主席。

  2017年九月号《人民文学》杂志开设“莫言新作”专栏。

  各种版本的《莫言全集》、《莫言文集》不断出版。

  2018年,《小说选刊》杂志社、中国小说学会、人民日报海外网主办,青岛市作家协会承办,评“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小说论坛暨最有影响力小说”。

  莫言的《生死疲劳》、《红高粱》两部小说被评为“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最有影响力小说”!

  被评为“最有影响力小说”的理由是:

  “《生死疲劳》是书写20世纪上半叶中国乡村社会的闹腾史及农民命运的扛鼎之作。小说让一个被消灭在“新社会”门槛之外的悲剧主人公,通过“六道轮回”的方式,进入被替换了的历史现场,充当演员、观众和讲述者等多重角色,对高密东北乡的历史做了惊心动魄的艺术呈现。作为土地主人的西门闹以灵魂之旅的方式走过当代乡村史,是历史对主角缺席之演出的戏谑与嘲弄。别出心裁的叙述结构,是以文学形式对新中国历史的重写,从而在高密东北乡的文学地理上竖起了又一座丰碑。”

  “《红高粱》为我们展现了一个自由瑰丽的小说世界,同时也为我们探索与开拓了一种打开现代史的民间方式。在气势恢宏的叙事和英勇无惧的人物以及粗犷凌厉的语言间,我们感受到莫言写作的狂野和欢乐。自《红高粱》开始,莫言的小说在历史叙事与民间文化之间获得了更为广阔的艺术时空,同时也为他的叙事转向更深层的乡土经验、更活泼的直觉表达提供了路径。意识与文体的双重解放,民族文化潜在生命力的深入开掘,使历史在其笔下焕发出独特的光彩。”

  这些评选组织,认为改革开放就是否定共产党,就是否定共产党的历史,就是否定新中国的历史,就是否定社会主义制度!

  它们赞扬《生死疲劳》是“20世纪上半叶中国乡村社会的闹腾史及农民命运的扛鼎之作”!

  它们称被打倒的地主是“一个被消灭在“新社会”门槛之外的悲剧主人”!

  它们称地主西门闹是“土地的主人”!

  它们赞扬莫言“以文学形式对新中国历史的重写”!

  它们赞扬《生死疲劳》是“在高密东北乡的文学地理上竖起了又一座丰碑”!

  它们赞扬《红高粱》是“一种打开现代史的民间方式”!

  它们赞扬《红高粱》是“莫言的小说在历史叙事与民间文化之间获得了更为广阔的艺术时空”!

  它们赞扬《红高粱》是“民族文化潜在生命力的深入开掘,使历史在其笔下焕发出独特的光彩”!

  如此等等,全是否定共产党,否定共产党的历史,否定新中国的历史,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如此否定,说明对莫言大吹特捧造成的危害,异常严重!

  对莫言的大吹特捧,是我们自己树立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标杆!对莫言的大吹特捧,使莫言在社会上,得到了难以估计的支持势力!而且到目前为止,这种势力有增无减!助长了莫言的猖狂!

  对莫言的大吹特捧,就是对 “诺贝尔文学奖”的大吹特捧;或者说是用大吹特捧莫言这种形式,大吹特捧“诺贝尔文学奖”!

  请同志们、同胞们请注意:吹捧这个“奖”的人,不论是大人物、小人物,不论什么组织,他们都说不出这个“奖”给莫言,对社会主义的中国究竟有什么好处?他们都只字不提瑞典文学给莫言的“授奖词”和莫言的感谢。

  这是为什么?因为这个“授奖词”全是侮辱中国人民、侮辱中华民族、侮辱中国共产党、侮辱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因为这个“授奖词”,证明莫言的“文学”是反动的文学!因为这个“授奖词”,证明莫言是反动的作家!

  莫言对这个“授奖词”的感谢,证明他的“文学”是反动的文学,他是反动的作家,他供认不讳!

  对莫言的大吹特捧,该停止了!给莫言的特殊待遇,该撤销了!

  据说莫言的政协委员落选了,这说明全国政协认识了莫言。其他有关方面也应该认识莫言,拆除他的铜像,撤销他的文学馆,取消他故居的旅游景点,删除已经编入学生课本的文字。

  据说攻击、诽谤、否定土地改革的《软埋》下架了——攻击、诽谤、否定土地改革、比《软埋》早十年的《生死疲劳》,更应该下架!

  第一个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共产党员高行健,早就开除党籍了,第二个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共产党员莫言,也该清除出党了!

  同志们!同胞们!我们一定要认识对莫言大吹特捧的危害!

  2019年5月14日星期二

最新推荐

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牢记习近平的这些叮嘱习近平为贫困群众出谋划策民以食为天,习近平心系中国饭碗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