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转折》“呼唤”伟大的转折!

作者: 自知之明 日期: 2019-09-12 来源: 红歌会网

  (观看红色影视片后的感想)

  同志们看到没有,最近一段时间官方宣传媒体,连续隆重推出《古田会议》,《特赦1959》,《伟大的转折》等歌颂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影视作品,这是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少有的“红色”现像。

  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时说:“世界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决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毛主席还说:“一个新的社会制度的诞生,总是要伴随着一场大喊大叫”。

  如此高调门、高频率为毛泽东时代唱赞歌,我猜测是不是党内正能量,用“艺术”手法,向老百姓表达当局的愿望,寻求人民群众的支持,暗示要进行一场新的“伟大的转折”?

  当然单凭这种表面现象就武断地认为要进行新的“伟大的转折”了,这种判断是肤浅的,也是没有说服力的,要确认这种“可能性”,还得从的遵义会议的前前后后着手分析讨论。

  简单地说,遵义会议的召开的主要原因是王明、博古、李德军事上左倾冒险主义,导致当时年轻的中国共产党面临五大危机:

  1.中央根据地丢失;

  2.红军人数锐减;

  3.红军陷入无后方支持的重重包围之中;

  4.红军还要继续到湘西去“送死”;

  5.红军面临着分裂;(连朱总司令都说,如果继续瞎搞,他是不会跟着这个队伍走的。)

  在这红军生死存亡的关头,既“通道会议”,“猴场会议”,“黎平会议”之后,仍然不能解决军事路线问题的危急时刻,中国共产党,在无法与共产国际取得联系的情况下,依靠自身的力量,根据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独立自主地召开的一次成功的会议,遵义会议。

  遵义会议主要贡献是:终止了王明路线及其代理人在红军内的领导地位;增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更重要的是解决了路线之争,中国革命必须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国情相结合,确立了毛泽东军事路线是红军走出困境的唯一正确路线。

  为了便于讨论,我们把遵义会议归纳为:一个原因(左倾),导致五个危机(上述),总结出了一条经验(毛路线)。

  遵义会议的背景是处于战争年代,在那种特殊环境中,生死存亡,命悬一线,大家为了活命,纠正错误,统一思想,比较容易达成共识,为会议的召开,实行伟大的转折,提供了客观条件。

  但是,现在处于和平年代,修正主义矢口否认阶级斗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拿GDP说事,否认当前存在危机,能否实行伟大的转折,给党内左翼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有没有阶级斗争,这本来不是什么高深的理论问题,“初级阶段”,顾名思义,很多领域跟资本主义社会差不多,在这种新旧社会制度交替时期,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你提阶级斗争它存在斗争,你不提阶级斗争它也存在斗争,这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既然现实社会中存在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不同的阶级对当前的危机就有不同的解读,无产阶级的危机就是资产阶级的机遇;资产阶级的危机也就是无产阶级的机遇。

  所以辩证地看,有人否认“危机”,也有人肯定“危机”,也就不足为怪了。

  正如张召忠将军所言:“我的眼里到处都充满危机:……”,张将军是站在战略高度说这番话的。

  我们站在社会底层看问题,我的眼里也到处都是危机。

  首先是信仰危机:在现实生活中,无产阶级思想,共产主义理想,成了“奢侈品”,很少出现在官方文件之中。有些党的高级委员,在他的执政生涯中,从来不提马克思列宁主义,更不提毛泽东思想,满脑子的资产阶级腐朽意识,忘记了自己是共产党的“委员”,把共产党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丢到九霄云外去了,有的甚至反其道而行之。

  信誉危机:纸上写的与口中说的不统一;台上讲的与私下议的不一致;政策和工作又自相矛盾。口是心非的工作作风,严重消磨了共产党几十年来建立起来的良好信誉。

  道德危机:道德水准低下,生活方式霉烂变质,贪污浪费大行其道,在老百姓口碑中,这种“干部”形象已成“常态”。

  贫富悬殊危机:两极分化严重,富的富可敌国,穷的买不起房,上不起学,看不起病,普通青年,成家立业,如海市辰楼,可望而不可及。

  环境危机:水不能喝,食物不能放心吃,空气要过滤清器。

  人才危机:高智商、高学历的技术人才纷纷外流,这种过滤网式的单向流动,会使中华民族整体高智商比例成下行态势,在国际竞争中慢慢失去优势地位。

  人口危机: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很多婚龄青年找不到老婆,他们之中的一些人可能要一辈子在孤独中慢慢老去,没有家庭的温暖,更谈不上传宗接代,这是何等的悲哀。

  军事危机:C型包围圈越箍越紧,港独台独越渐嚣张,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还有文化危机,资源危机,粮食危机,种子危机……。

  够了,其中任何一个危机都会给中华民族带来灭顶之灾。

  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华民族再一次陷入重重危机之中

  “猫论”当然“功不可没”,但还是没有这么简单,仔细观察,与当年王明、博古的错误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不顾中国国情,前者不顾中国革命的特点盲目执行极“左”路线;后者不顾中国已初步建成社会主义制度国家的事实,照抄照搬资本主义经验,盲目取消阶级斗争,导致反共、反毛、反社会主义的邪恶势力泛滥成灾,完全颠覆了“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的初衷,把改革开放演变成复辟倒退的闹剧。

  党内进步力量和人民群众,对党和国家存在的一系列危机,早就有所察觉,通过各种渠道对高层施加影响,风起云涌的群体抗争,和一浪高过一浪的毛泽东热,就是这种反映的具体表现。

  党的十八大以来,要求召开新的“遵义会议”,实行新“伟大的转折”的呼声越来越高,迫于压力这种压力,也对一些具体工作进行了部分调整,但还没有下定决心触摸路线问题。如果拿“遵义会议”作比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还处于“通道会议”前夕,还要经过“猴场会议”,“黎平会议”才有可能到达“遵义会议”这样的顶峰。

  不过,中国共产党是已有差不多百年斗争经验的老党,有“遵义会议”的示范;有

  成熟的对机会主义斗争经验;有“危机”存在的客观事实;有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指导;党内又是藏龙卧虎之地,有“危机”一定有人站出来化解“危机”,但愿我对当前形势的“猜测”不会出现误判?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主持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座谈会习近平在河南考察彩色4K修复版开国大典首现大荧幕,这清晰度绝了80多名朝鲜公民因非法捕捞被俄方扣留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