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大传》之 第五卷 谁主沉浮 第187章

作者: 东方直心 日期: 2018-06-14 来源: 红歌会网

  187

  “现陕北情况甚为困难(已面告陈赓),如陈谢及刘邓不能在两

  个月内以自己有效行动调动胡军一部,协助陕北打开局面,致陕

  北不能支持,则两个月后胡军主力可能东调,你们困难亦将增加。”

  话说1947年7月27日,谢富治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在晋南组织了渡河新兵团,这个兵团由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新编第9纵队和由原来毛泽东批准的“特别党员”赵寿山领导的、已经光荣起义的国民党第38军及太岳军区第8纵的22旅组成,共计8万余人。陈赓为司令员,谢富治为政委。同时组成了兵团前敌委员会:以陈赓为书记,谢富治为副书记。

  小河村会议之后,西北野战兵团改称为西北人民解放军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张宗逊任副司令员,习仲勋任副政委。中央军委为了加强西北野战军的力量,命令晋绥军区许光达率领第3纵队西渡黄河,归入西北野战军建制。彭德怀的兵力得到了加强。

  7月28日,刘伯承、邓小平大军胜利结束了鲁西南战役。经过28天的连续作战,歼灭国民党军4个整编师师部、9个半旅,共计56000人,其中俘虏整编第66师师长宋瑞珂、第70师师长陈颐鼎、第32师副师长理明亚以下43000余人;击落飞机4架,缴获大量轻重武器。取得了战略反攻的初步胜利。刘伯承满怀胜利的喜悦和豪情,赋诗一首,诗云:

  狼山战捷复羊山,炮火雷鸣烟雾间。千万居民齐拍手,欣看子弟夺城关。

  7月28日,刘伯承、邓小平致电毛泽东、中共中央军委说:

  “23日电奉悉。因作战未即复。我们完全拥护所示方针。唯有如下困难:第一,南渡后连续作战,战果不小,但消耗甚大,炮弹消耗殆尽,无法补充,新兵没有,俘虏多,争取补充至少需要20天。第二,原打算第一步依托豫皖苏区尚能保持后方接济,故所带经费只有法币十数亿元,不足半月开支,一到南面即难生活,冬衣难发。”

  刘邓分析了战场形势后说:

  “我们当前有敌十几个旅,战力均不强,山东敌难西调鲁西南,因此仍有内线歼敌机会,如果在陇海路南北机动两个月,再歼灭其七八个旅以上,则南下更少困难。”

  7月29日,毛泽东致电刘、邓、陈、粟、谭、华东局、晋冀鲁豫局,并告陈赓、谢富治及彭德怀说:

  鲁西南战役“足与今年2月华东人民解放军在鲁南战役和莱芜战役中歼敌4个师部12个整旅的记录及今年5、6月东北人民解放军在中长路、吉沈路等处歼敌8万的记录相媲美。”

  “在山东敌不西进及刘邓所告各种情况下,刘邓全军休整半个月后,仍照刘邓原来计划,第一步依托豫皖苏,保持后方接济,争取大量歼敌,两个月后看情况,或有依托地逐步向南发展,或直出大别山。”

  “现陕北情况甚为困难(已面告陈赓),如陈谢及刘邓不能在两个月内以自己有效行动调动胡军一部,协助陕北打开局面,致陕北不能支持,则两个月后胡军主力可能东调,你们困难亦将增加。”

  “两个月内山东全军仍在内线作战,两个月后准备以叶纵再加他部取道皖西或苏中,相机出闽浙赣,两个月内派干部或小支队先去。”

  7月30日,刘伯承、邓小平致电中央军委并陈毅、粟裕、谭震林和华东局说:

  “连日我们再三考虑军委梗电方针,恰好顷奉艳电(即7月29日电),决心于休整半月后出动,以适应全局之需。照现在情况,我们当面有敌19个旅,至少有10个旅会尾我行动,故我不宜仍在豫皖苏,而以直趋大别山,先与陈谢集团成犄角势,实行宽大机动为宜。准备无后方作战。”

  刘邓在电报中还请求在8月15日前,由山东渤海区调给1000发山炮弹;由晋冀鲁豫区设法安排1万名伤员,并拨给一部分经费。同时建议在鲁西南地区,由华东野战军拖住该区域之国民党军,并从山东抽调原中原区皮定均旅到大别山。

  这就叫:劝将不如激将,一语震惊刘邓,斩足不如破膛:

  “不能调动胡儿,致使陕北不支,尔等势亦难张。”

  7月30日18时前后,毛泽东复电刘伯承、邓小平说:

  “电悉。如你们决心直出大别山,请注意下列各点:1、开一次团长以上干部会,除告以各种有利条件外,并设想各种困难条件,建立远征意志。2、营长以上每人发鄂豫皖3省有县境的明细地图1份,油印的亦好,如能每连发1份更好,使一切干部明白地理环境。3、大体确定征粮、征税办法,告知一切干部,土地革命时期打土豪办法所得不多,名誉又坏,在我方政权未建立以前,仍应暂时利用国民党下层机构及税收机关。4、如皮定均旅一时调来不及,请考虑以晋冀鲁豫野战军赵基梅司令员的第12纵队使用于大别山。该纵由潼、洛渡河后直趋大别山。5、如你们决定直趋大别山,决心不要后方,亦应使陈谢建立此种决心。”

  7月30日,彭德怀、习仲勋根据小河村会议的战略决策,率西北野战军由大、小理河向榆林前进。

  7月31日,据侦察部队报告,国民党军的一支快速部队正向小河村扑来,毛泽东决定马上转移。

  7月31日晚上,毛泽东让卫士们清点借老乡的东西,一一归还,损坏的东西照价赔偿,并挨门挨户向老乡们告别。任弼时召集干部作了动员,他说:这次行军是艰苦的,敌人企图封锁绥德、米脂,把我们包围在无定河以西,我们要抢先赶过绥德。

  1947年8月1日一大早,毛泽东离开住了40多天的小河村。小河村的群众听说3支队要走,纷纷前来送行,送出村外很远还恋恋不舍。毛泽东举起手跟老乡们打招呼,他说:

  “老乡们,我们一住就是40多天,给你们添麻烦了!大家请回吧,我们不久还会回来的。”

  毛泽东率昆仑纵队沿大理河川向东往绥德方向转移,为了保守秘密,他们又把3支队改称9支队。毛泽东边走边问阎长林说:

  “阎长林,你们新4旅打过许多胜仗,该有不少好经验吧?”

  阎长林在新4旅待过好几年,还从没有好好分析过部队的作战经验。他见毛泽东这样问,想了想就说:是党领导得好。毛泽东说:

  “这是最根本的!有党的坚强领导,部队战斗素质就高。我们革命队伍都有这个特点。”

  阎长林又说:

  “新4旅还有些不同,部队里河北人最多。”

  毛泽东摇摇头,说:

  “河北人不一定都能打仗吧?三国时候,河北名将颜良、文丑,不是叫山西人关云长给杀了么!”

  大家哄地一声笑了,毛泽东见阎长林有些发窘,就说:

  “能不能打仗,不在乎是哪省的人。国民党的兵最不能打仗,可一旦被我们解放过来,经过教育,懂得了为什么打仗和为谁打仗的道理,立即就会变成能打仗的好战士了。”

  毛泽东还鼓励阎长林说:

  “说错了没关系,再好好想想,说对了大家接受,不对的,大家一分析,也就明白了。”

  阎长林琢磨了一会儿,又鼓起勇气说:

  “新4旅老战士多,差不多都是38年以前参军的。”

  “这一条可以成立。”

  “我们旅的干部差不多都是经过长征的老红军。”

  “干部老,指挥作战有经验,这也是一条。还有呢?”

  “武器也不错。”

  “对。”毛泽东点点头,似乎是做总结,他说:“干部老,战士老,阶级觉悟高,净打胜仗,武器装备也就充足了。”

  傍晚时分,昆仑纵队第2次到达靖边县的青阳岔。

  8月2日,昆仑纵队转移到火石山。据报,国民党军队竟然不吃不睡一路紧追。昆仑纵队为了隐蔽目标,就在白天休息,待天黑了以后再冒雨上路。

  8月3日黎明,昆仑纵队到了小崖子。毛泽东顾不得换衣服,就忙着看电报。

  3日下午,昆仑纵队继续赶路,转过一个山包,毛泽东忽然下马站住了,一眼望去,整个平川由于在5月间被国民党军队洗劫过,庄稼全毁,窑洞门窗被烧,坛坛罐罐打得粉碎。他站了很久,直到部队过去了,这才上了马,一路很少说话。

  3日晚,毛泽东率部到达横山县萧崖则。

  8月初,毛泽东为保证刘邓大军跃进大别山,以中央军委名义要求华东野战军:将第1、3、4、8、10纵队,暂归刘伯承、邓小平指挥。同时命令陈毅、粟裕率第6纵队及特种兵纵队,速去鲁西南统一指挥上述各纵队,钳制鲁西南地区国民党军。毛泽东说:

  “刘邓南下作战能否胜利,一半取决于该5个纵队是否能起大作用。陈唐叶陶应在郓巨地区从速休整,待刘邓出动时即积极动作,勿误时机。”

  毛泽东为了加强刘伯承、邓小平等人的领导力量,又抽调郭天民到晋冀鲁豫野战军任副参谋长,协助刘伯承、邓小平和参谋长李达,组织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战略行动。

  郭天民,1905年出生于湖北省黄安县。1926年入黄埔军校学习。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广州起义。毛泽东对郭天民是了解的。有一次,郭天民恨铁不成钢,一时没有控制住火爆的脾气,动手打了战士。毛泽东当面批评他说:“你是铁匠出身,像打铁一样打人。”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听说33岁的郭天民还没有结婚,就把他叫了来,问是怎么回事?郭天民说:他的未婚妻不是党员,上级不批准成婚。毛泽东笑了,他说:“你那未婚妻是个从东北来的流亡学生,跑了几千里地来革命,干嘛非要人家入党不可。你回去跟政治部说一下,就说我同意你们结婚。”抗日战争时期,担任晋察冀军区2分区司令员的郭天民,指挥部队在牛道岭战斗中,击毙了日军少将清水联队长,这是八路军首次击毙日军将官。日军对郭天民的部队恨之入骨,郭天民的名头也就愈加响亮。性格豪放的郭天民,打起仗来从不粗心,称得上是一个相当细心的指挥员。有一次,分区的一位科长通过电话报告情况,对方刚说出:“我的位置在……”,郭天民一把抢过电话,严厉的问道:“你是谁?报上姓名!”那位科长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突然想起,在电话中说这些是属于失密行为,有可能被狡猾的敌人所窃听。

  8月4日晚,昆仑纵队冒雨到达子洲县巡检寺。此时黑灯瞎火,一时找不到住处,人们站在雨地里,互相打着招呼。好不容易找到一间屋子,毛泽东问:

  “周副主席他们来了吗?”

  卫士说还没有,毛泽东就让派人去迎一下。他一直在雨中徘徊着,等到周恩来一众人都来了,这才进屋休息。

  8月4日,粟裕起草了上报中央军委的关于南麻、临朐战役的初步总结,引咎自责。

  原来华东野战军在7月后半月,正如陈毅所说的:“因雨季没有打好仗。7月17日至21日在南麻打敌11师,5天5夜只消灭1个团。7月24日至30日,在临朐5天5夜只消灭两个营,打费县消灭1个旅,打泰安敌人跑了。7月打8仗只有3仗打好。”他们在鲁南、鲁西、鲁中3个方向分兵作战,从战略上看,调动、分散了国民党军,策应了刘邓大军的战略进攻;但从战役战斗上说,打的多是消耗战,未能大量歼灭国民党军队的有生力量。

  陈毅对粟裕引咎自责甚感不安,他认为仗未打好,彼此有责,不能由粟裕一个人承担责任。

  8月6日,陈毅电告中央军委和华东局说:

  “1、……最近粟、我共谈,粟态度可佩,昨夜长谈,对今后共同工作很有好处。2、我认为我党20多年来创造杰出军事家并不多。最近粟裕、陈赓等先后脱颖而出,前程远大,将与彭(德怀)、刘(伯承)、林(彪)并肩迈进,这是我党与人民的伟大收获。两仗未全胜,彼此共有责任,不足为病。谭、我本此观点,互相研究教训,粟亦同意。3、我本挽3人共谈,谭因东行,故谭未参加。谭临行遗书,此书临别我看了一遍,对粟有帮助……我们对战役指导部署历来由粟负责。过去常胜者以此。最近几仗,事前我亦无预见,事中亦无匡救,事后应共同负责,故力取教训以便再战。军事上一二失利实难避免,虚心接受必为更大胜利之基础。”

  8月6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电示刘伯承、邓小平说:

  你们要抓紧时间休整,争取在8月15日以后出动。“你们南出前不要企图再打一仗,南出后在沙河以北亦以避免打大仗为宜。”

  “你们对于出动后敌之可能对策估计如何?我们觉得敌可能采取两种或3种办法。第一种办法,迅速组织进攻,使你们不能立足。但此种办法难于调动很多军队,估计可用于进攻者约12个旅(或较多)左右,……敌人此种办法的基本缺点,是进攻兵力太少,我之回旋余地甚大,并有迫我渡江南进之危险(敌人很怕此着)。第二种办法,宁可给我以立足机会,不急于尾我进攻。除上述12个旅(或较多)外,并从山东抽调十几个旅,共二十几个旅,以1个月至两个月时间,先从长江、平汉两线完成部署,然后向西向北进攻。此种办法之基本缺点,是给我以立足时间,且使山东攻势完全破坏,鲁西、豫东亦大部难保,即使集中二十几个旅,分两线多路进攻,我亦可能于运动中各个击破之。第三种办法,即同时采用上述两种办法,即以12个旅左右分数路迅速进攻,又从山东抽调十几个旅用于长江方面。”

  你们“必须同时准备对付这几种办法,而主要准备对付第一种办法,即用全部精神注意于运动中大批歼灭敌人,一切依靠打胜仗。”

  毛泽东在电报中还说:

  如果刘邓、陈谢两军不能大量歼敌,因而不能立足,被迫缩回,那么,这次战略出击“就只能起临时调动敌人之作用,不能起变化全局之作用,且需付出较大伤亡、减员之代价。此种代价,无论起何种作用均需准备付出,但如能取得变化全局之作用,则付出此种代价更加值得。”

  此时,蒋介石对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的战略意图丝毫无察觉,他认为刘邓大军在鲁西南战役后已疲惫不堪,短期内难以再战。因此,他调集了30个旅分5路向郓城、巨野进击刘邓大军,企图将刘邓大军消灭于陇海路与黄河之间,或逐回黄河以北,以堵住南线中央被刘邓大军打开的战略缺口。他采取了“饭馆子”战术,企图使刘邓大军留在内线。加之从8月1日起,鲁西南又是连日大雨,黄河水位猛涨,蒋介石阴谋以水代兵,水淹刘邓大军。

  在这种情况下,刘伯承、邓小平认为不宜在鲁西南继续休整,决定提前南下,8月6日下达了预备命令,并于次日报告中央军委说:

  “我决心提前于8月7日全军开始战略跃进。”

  8月6日,彭德怀根据小河村会议制定的战略部署,指挥西北野战军主力部队8个旅和绥德分区的警备第4、第6团,开始围攻榆林。

  榆林旧称榆阳,又叫驼城,靠近无定河、榆河。这里地势平坦,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由于它北依长城,南抵乌延,西北与宁夏毗邻,地处晋陕绥宁要冲,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驻守榆林的是邓宝珊指挥的第22军。毛泽东为西北野战军规定的方针是:攻得下就攻,攻不下就撤,然后寻机歼敌。

  彭德怀指挥西北野战军,在两天时间内就扫清了榆林守军设在神木高家堡至横山响水堡100多公里防线上的大部分外围据点,大军直逼榆林城下。

  邓宝珊顿时急了,飞电南京请蒋介石派兵解围。蒋介石生怕榆林失守,影响整个西北战局,慌忙乘“美龄”号飞抵延安,同机到达的还有王叔铭、罗泽闿。蒋介石立即召集胡宗南、裴昌会、薛敏泉、董钊、刘戡开会。国防部作战司司长罗泽闿首先讲话,他说:

  “诸位,山东我军英勇作战,已取得辉煌成果,共军正在溃逃,消灭山东共军已指日可待。陕北方面,共军主力正在榆林,这是天赐良机。总裁决定,胡宗南将军率国军主力,将共军压迫至葭县、米脂、榆林三角地带,一举歼灭,即使不能歼灭共军主力,也要将彭德怀部赶过黄河。”

  胡宗南站起身,立正说:

  “我坚决服从总裁的命令!不过——”

  蒋介石说:

  “讲,不要吞吞吐吐。”

  胡宗南说:

  “我有两个困难,请研究决定。第一,现在正是雨季,汽车补给用品时有中断。第二,要集中主力北进决战,就不能沿咸榆公路交通线留有掩护部队,所以长途运输很不安全。”

  蒋介石当即对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说:

  “你把运输机集中到西安机场,空投补给。”

  王叔铭立正报告:

  “总裁放心,我们空军保证胡将军的军需补给。”

  蒋介石对胡宗南说:

  “这下你不该有顾虑了吧?照国防部的意图,立即拟定作战方案。”

  “是!”胡宗南答道。

  当晚,蒋介石留宿延安。第二天上午,蒋介石到延安城内视察了一圈,便乘飞机回了南京。

  胡宗南以整编第27师仍固守延安城防,各军的辎重和非战斗人员留驻延安;以10个半旅63000多兵力分路北进。其部署是:

  整编第17师解除在甘泉、鄜县沿公路的守备任务,集中在蟠龙镇以南地区归还第29军建制;由刘戡指挥整编第17师、第36师(缺28旅)、第90师,从蟠龙镇附近沿咸榆公路前进,到达瓦窑堡补给后,继续向三皇峁、周家岭一线前进;其中以整编第36师为援榆快速兵团,取捷径迅速行动,昼夜兼程救援榆林邓宝珊。

  由董钊指挥整编第1军的第1师、第38师,在第29军后保持1日行程的距离跟进,随时支援第29军作战。

  此时的国民党整编36师师长钟松,接到命令后立功心切,死命的向榆林急进。

  钟松者,何其人也?此人出生于浙江,毕业于黄埔军校第2期,为人华而不实。他曾经加入过中国共产党,后来被捕叛变,投靠了国民党。他所率领的国民党军第36师属于机动能力特强的特别师,是胡宗南的3大主力之一。

  彭德怀见钟松的第36师来势凶猛,便命令教导旅在横山一带阻截钟松。教导旅很快便占据了横山沿无定河到鱼河堡的要道。这钟松也很狡猾,他一发现鱼河堡一带有共军,立即命令:

  “我们不和共军在这里纠缠,绕道行军。”

  8月7日,毛泽东批准了刘伯承、邓小平的南下计划。他复电说:

  “决心完全正确。”

  8月7日夜,刘邓野战军4个纵队12万大军分成3路秘密出发,向南疾进。1纵、中原独立旅为西路,沿曹县、宁陵、柘城、上蔡一线直奔豫南。3纵为东路,沿城武、虞城、鹿邑、界首一线直奔皖西。中原局、直属队和2纵、6纵为中路,沿沈丘、项城、息县一线直奔大别山腹地。

  8月8日,毛泽东率部离开巡检寺,到达绥德县李家崖。

  8月9日,彭德怀电告中央军委说:榆林城坚,东、北两面是沙漠,西、南两面是水道,攻城不易。目前钟松增援甚急,如果近期不能攻克榆林,准备集中6个旅,先歼灭援军再攻城。

  8月10日晨,毛泽东又电示刘伯承、邓小平说:

  “情况紧急来不及请示时,一切由你们机断处理。”

  8月10日,西北野战军对榆林进行强攻与爆破,均未奏效。

  8月10日晚,毛泽东率领昆仑纵队经过30公里急行军,到达离绥德还有15公里的黄家沟。此时三更半夜,人困马乏,正待烧水做饭,忽然来了报告,说刘戡部队的7个旅正在扑向绥德。昆仑纵队如果再向绥德前进,就有互相碰面的可能。任弼时立即向毛泽东请示。毛泽东说:

  “好哇,敌人可以不吃不睡,我们也可以不吃不睡, 敌人是快速部队,我们也是快速部队,我们还要赶过敌人。走!立刻出发。”

  后来,当刘戡的部队进抵绥德时,毛泽东已经率部由绥德向北转移了。

  8月11日,刘邓大军各部跨越了陇海路,将国民党军甩在陇海路以北。

  8月11日,彭德怀、习仲勋电告中央军委说:如果钟松部13、14两日可到,决定围城打援。

  8月12日晨7时,毛泽东电示彭德怀说:

  “榆林非急攻可下,而钟松仍迅速增援,似宜决心暂停攻城,集结部队打钟松。”“我军即在榆林、米脂间休整待机,隔断刘戡、钟松两部,吸引该敌,以利陈谢行动。”

  毛泽东同时电示贺龙:立即部署各后方机关迅速移至黄河以东。

  这一天,彭德怀、习仲勋因钟松已经靠近榆林,围城打援已不可能,于是在榆林城南的赵庄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彭德怀说:

  “我军已达到了调动胡宗南主力北上、配合陈谢兵团南渡黄河挺进豫西的目的,应该主动撤围榆林,再寻机歼敌。”

  8月12日下午,钟松率领整编第36师到达距榆林不到15公里的苏庄子、天鹅海子一带。他们是冒着炎炎烈日,绕道出至长城外,经毛乌素沙漠,渐渐逼近榆林的。钟松部虽然离榆林不远,却也不敢贸然行事。待到搜索部队侦查后回报:“榆林城周围未见共军,共军去向不明”,钟松这才率部入城。

  当晚,钟松即电告延安胡宗南说:“榆林解围成功,共军逃窜。”

  胡宗南也立即电告蒋介石说:钟松快速纵队击溃围攻榆林的共匪!

  蒋介石致电胡宗南,嘉奖钟松进兵神速!

  西北野战军撤围榆林,蒋介石、胡宗南估计是共军要过黄河了,于是,急命各路部队加速追击,一举歼灭共军主力。

  8月12日晚,毛泽东对刘邓大军的远征行动作了具体部署,他在电文中写道:

  “鉴于二万五千里长征时期休息太少,疲劳太甚,减员太多,而那种性急有许多是不必要的。此次我军南进,必须减少不必要的性急,力争少走路多休息。情况紧张时应当走几天长的,但应跟着休息几天,恢复疲劳”;“在目前几个星期内,必须避免打大仗,专打分散薄弱之敌,不打集中强大之敌,待我军习惯于外线行动,养精蓄锐,又在有利于我之敌情、地形条件下,方可考虑打大仗”。

  此时,蒋介石认为刘邓大军是北渡黄河不成而“南窜”,他以20个旅分路尾追,另以一部分兵力在平汉路侧击,企图将刘邓大军歼灭在黄泛区。

  刘邓大军遵照毛泽东的指示,以两天的时间,迅速通过了宽达40多公里的黄泛区,渡过了沙河、洪河,矛头直指大别山。此时,蒋介石才如梦方醒,他慌忙调集了3万多人赶到汝河南岸,企图挡住刘邓大军的去路。刘邓大军在“到达大别山就是胜利”的口号鼓舞下,同国民党军展开了激战,

  8月13日,毛泽东率部以急行军方式,渡过无定河转移到绥德县延家岔。

  8月14日,钟松根据蒋介石、胡宗南追击西北野战军的命令,率整编第36师从榆林南下,寻找西北野战军主力决战,他狂妄地说:

  “一战结束陕北战争。”

  8月14日,毛泽东率中央机关行抵米脂县城郊外井儿坪。骑兵侦察报告,刘戡的部队已在30公里外宿营。毛泽东说:

  “好,他们休息,我们也休息!”

  8月15日,刘戡、董钊率领的两路主力部队在绥德会师。

  8月15日下午,毛泽东得到情报,自榆林南下的国民党军第36师已经到了米脂城北的镇川堡。于是,他率领昆仑纵队继续赶路,并且改变行军方向,离开大路,转向东边的山沟里。

  周恩来由于过度疲劳,鼻子流血了。毛泽东听说后,忙让担架队去抬他。周恩来的鞋子磨破了,一上担架,鞋子的破洞露出来了,江青看见了,说:

  “周副主席,你的鞋底露出袜子来了。”

  周恩来笑笑说:

  “怪不得走路硌脚呢!”

  担架队走得快,到了毛泽东前面,周恩来又要下地行走。毛泽东连忙把他按住,笑着对战士们说: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的担架到底用上了,这叫有备无患。”

  一句话逗得大家都笑了。傍晚时分,部队转移到米脂、葭县交界的陈家岔。

  8月16日上午,毛泽东率部由陈家岔出发。

  8月16日,彭德怀的司令部移住葭县崖窑畔。

  16日晚上深夜时分,毛泽东率昆仑纵队冒着大雨进至葭县以西乌龙铺以东的曹家庄。这是一个很小的村子,村子里的老百姓都已经入睡。工作人员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破窑洞,让毛泽东休息。

  周恩来打电报给彭德怀说:9支队不过黄河,仍然留在陕北。

  彭德怀在复电中建议说,9支队向葭县以北地区转移,他派许光达率第3纵队到乌龙铺一带,接应和掩护9支队转移。

  毛泽东吃过饭休息了。警卫排长阎长林刚躺下,有哨兵来说:

  “陆定一和胡乔木同志的窑洞顶上掉下来一块石头,砸在炕的中间,因他们两人睡在两边,所以没有受伤。”

  阎长林跑去一看,真有些后怕,正想请他们换个地方,骑兵侦查员送来了情报,说刘戡的部队又出动了。

  此时,钟松的第36师已经到达镇川堡;董钊的第1军军部及其第1师守备绥德、米脂;刘戡的第29军军部率5个整编旅,由绥德扑向葭县。这样,西北野战军和昆仑纵队被挤在葭县、米脂、榆林交界的狭小区域,处于背靠沙漠,数面受敌的境地,形势骤然紧张起来。

  8月17日黎明,狂风怒吼,暴雨如注,到处一片漆黑。任弼时来向毛泽东报告敌情,毛泽东说:

  “敌人这么积极?他们不睡觉,我们也起身吧。”

  任弼时转身就去通知部队。战士们都紧紧的挤在几株老槐树下避雨。这曹庄离黄河不远,有个战士说:

  “黄河就在前面,这回准要过河了。”

  另一个战士说:

  “不会的,毛主席说过,不打败胡宗南,绝不过黄河。”

  这说话间,任弼时冒雨跑来了,说:

  “部队行进方向不变,继续顺葭芦河北上。”

  部队又出发了,风雨仍然很猛,眼前黑乎乎一片。战士们借着闪电,辨别着路径前进;闪电一停,大家就迈不开步,手拉着手,相互转告着:“小心!小心!”一齐摸索着往前走。

  天明的时候,雨下得更猛烈了,整座山白茫茫的。下山的路,连马也不能骑,毛泽东和卫士们手挽着手朝山下走。

  8月17日上午,立功心切的钟松不听刘戡的劝告,竟然远离主力,孤军深入,派第123旅及165旅的第49团作为前梯队,向乌龙铺方向冒进,他自己亲率165旅为后梯队,进至沙家店。刘戡也率5个旅继续北进。

  8月17日中午,雨停了,卫士们在山上回首东望,太阳像个火球,近看葭芦河水,成了一条细流,遥看黄河,如同一根银丝,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大家为眼前的美妙景色吸引住了,几天来的紧张劳累,一下子都消散了。警卫战士李文奎捅捅石国瑞说:

  “你不是爱念诗吗?看,这里多有诗意呵,还不作上一首。”

  石国瑞此时也正有诗意,嘴里不由得念叨起来。他刚念了一句:

  “黄河在向我们招手……”

  正好被毛泽东听见了,笑着问他:

  “石国瑞呵!你又想过黄河了么?”

  石国瑞也笑了,忙说:

  “我们在念诗呢!”

  毛泽东高兴地说:

  “啊!有这个兴致,好极了!咱们休息一会儿,听你作诗吧!”

  石国瑞红着脸回答:

  “怕念不好。”

  他望着黄河想了一会儿,一句一句念道:

  “黄河在吼,他微笑着向我们招手。

  呵!亲爱的毛主席,过黄河吧,河东要比河西安全!”

  石国瑞稍微停顿了一下,又接着念道:

  “我们也向黄河招手,黄河,你不用担心,这里有我们的野战军,还有千百万的老百姓,既顺利,又安全!再见!”

  大家听了石国瑞的诗,哄然大笑,都围着石国瑞打闹。毛主席笑着说:

  “诗做得很好,可惜没尾,应该再加上一句——我们打败了胡宗南,再拜托你,把我们送到东岸。”

  诗做完了,战士们兴致勃勃,不一刻工夫,就登上了山顶。

  欲知毛泽东如何继续与国民党军赛跑,请看下一章内容。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电子版已上传至毛泽东大传QQ群:327239730的文件夹里,请诸位网友下载,并广泛转发。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一套全十卷共六册,有需要的读者可复制淘宝店铺网址进店查看,店铺网址:shop70334099.taobao.com/, 也可淘宝搜索“毛泽东大传东方直心”,店铺号:87161787.请大家看后多提宝贵意见,作者东方直心电话/微信:13937776295,QQ:2425751303。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视频| 王立华大校披露特朗普贸易战惊天阴谋……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顽石:做人还得讲点良心吧

顽石|如何看待媒体连续曝光台湾对大陆的间谍活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