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大传》之 第四卷 风流人物 第107章

作者: 东方直心 日期: 2018-02-07 来源: 毛泽东大传

  107

  “既然象张学良这样已经在联合抗日道路上迈出了巨大一步

  的人,对反蒋都不能接受,如果继续坚持反蒋口号,势必对

  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带来妨碍。”

  话说红1军团在关上村一战,打得阎锡山心惊胆战,他急忙调动7个师的兵力,在汾阳、孝义、离石、中阳、灵石、蒲县一带组成第2道防线,阻止东征军继续东进。

  1936年2月28日,毛泽东与彭德怀致电林彪等说:

  “关上、水头之线,即石楼、中阳、孝义、隰县4县交界处,是我军作战枢纽,在地形上又是最好的临时后方根据地。望下创造作战根据地的决心,努力进行东南西北4方面各50里地区的群众工作。”

  12月28日这一天,中共代表李克农与东北军第67军军长王以哲在洛川密谈达成口头协定:

  (1)红军与67军互不侵犯、各守原防;(2)红军同意恢复67军在富县、甘泉、延安马路上之交通运输及经济通商;(3)延安、甘泉两城现驻67军部队所需粮、柴、蔬菜等物,可向当地苏区购买;(4)红军同意在甘泉被围东北军两个营换防;(5)恢复红白通商,往来苏区和白区的办货人员均穿便衣,红军与67军有保护之责。

  1936年3月1日,毛泽东为了扩大红军东征的政治影响,宣传红军的抗日主张和有关政策,以他和彭德怀的名义起草发布了《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布告》。全文如下:

  为布告事:照得日本帝国主义横行华北,无人制止。蒋介石、阎锡山、宋哲元,奴颜婢膝,媚外成性。全国丧亡,迫在眼前。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中国人民红军军事委员会派遣本军,东行抗日。一切爱国志士,革命仁人,不分新旧,不分派别,不分出身,凡属同情于反抗日本帝国主义者,本军均愿与之联合,共同进行民族革命之伟大事业。本军所到之处,保护爱国运动,保护革命人民,保护工农利益,保护知识分子,保护工商业。本军主张停止一切内战,红军、白军联合起来,一致对日,凡属爱国军人,不论积极地与本军联合抗日,或消极地不反对本军及爱国人民抗日者,本军均愿与之进行协商、协定或谅解。我中华最大敌人为日本帝国主义,凡属食毛践土之伦,炎黄华胄之族,均应一致奋起,团结为国。皮之不存,毛将安附,国既丧亡,身于何有?建义旗于国中,申天讨于禹域。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有枪出枪,有知识出知识,以一当十,是我精神,以十当一,是我实力。中华民族之不亡,日本帝国主义之必倒,胜败之数,不辩自明。其有不明大义,媚外残民,甚至抵抗本军者,是自弃于国人,本军当以汉奸卖国贼论罪。工农商学兵联合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汉奸卖国贼!抗日民族战争万岁!自由平等与领土完整的新中国万岁!特此布告。

  总  司  令 彭德怀

  总政治委员 毛泽东

  3月2日,毛泽东复电博古、周恩来,要他们和董健吾一起赶往山西石楼,与他见面。董健吾因急于回南京复命,表示不能去石楼。张子华说,他可以留下来去见毛泽东。

  张子华其实也是一名中共中央机关特科的成员,董健吾并不了解他的真实身份,张子华却知道董健吾的真实身份。

  在3月2日这一天,阎红彦、蔡树藩率领的黄河游击师根据毛泽东、彭德怀的指示和晋西北游击队合编为红30军,由阎红彦任军长,蔡树藩任政委。下辖3个团,计1000余人。其任务是牵制北线之晋军。

  3月4日,毛泽东、彭德怀致电军委2局局长曾希圣,褒扬2局的工作“是表现了大成绩的,这一工作虽属技术性质的,但其意义与结果都是军事政治上的一大助力,前方的胜利,你们是有劳绩的。”

  原来曾希圣领导的2局在东征战役开始后,对阎锡山军队进行了技术侦查,控制了晋军的各部电台密码,及时掌握了晋军、东北军、西北军及入晋增援的中央军的动态,为毛泽东决策及时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信息。

  彭德怀特地从缴获的物资里选了一批斜纹布送给2局作为奖励,让他们每人做了一套制服。

  3月4日中午,毛泽东、张闻天、彭德怀联名复电博古:

  博古同志转周继吾兄:

  甲、弟等十分欢迎南京当局觉悟与明智的表示,为联合全国力量抗日救国,弟等愿与南京当局开始具体实际之谈判。乙、我兄复命南京时,望恳切提出弟等之下列意见:1、停止一切内战,全国武装不分红白,一致抗日。2、组织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3、容许全国主力红军迅速集中河北,首先抵御日寇迈进。4、释放政治犯,容许人民政治自由。5、内政与经济上实行初步与必要的改革。

  同意我兄即返南京,以便迅速磋商大计。

  张 毛 彭

  4日12时

  博古将毛泽东3人的复电转交给董健吾,又交给他3枚苏区银币和一套布币,作为回赠宋庆龄的礼物。

  董健吾回到上海的当天,向宋庆龄转达了毛泽东的意见和问候。宋庆龄非常高兴,称赞董健吾做了一件“益国非浅”的事。

  至此,由于各方面的努力,国共两党终于打通了已经中断将近10年的联系。

  3月4日这一天,张学良飞抵洛川,会见李克农。张学良说:

  “我是来做大买卖的,搞的是‘整销’,不是‘零售’。”

  张学良除了同意李克农与王以哲达成的口头协定外,还希望会见共产党主要领导人。双方约定:为了进一步商讨抗日救国大计,中共中央派一位全权代表,最好是由毛泽东或周恩来与张学良再次商谈,地点以延安为宜,时间由共产党方面决定。

  李克农在会见后立即将会谈结果电告中共中央,中共中央完全同意洛川会谈所达成的协议,并指示李克农赴山西石楼,向正在东征前线的毛泽东、周恩来作详细汇报。

  此时,毛泽东和东征军总部随红15军团前进至孝义以西的大麦郊;1军团也向这一带靠拢。而驻守孝义、介休等地的阎锡山部队也正在向这一带集结,企图阻止红军于同蒲路以西。

  3月10日,东征军总部指挥部设在大麦郊北郭家掌的一座小山上,毛泽东在阵地上亲自指挥战斗。

  郭家掌对面左前方就是晋军据守的兑九峪,晋军打过来的炮弹不断落在指挥部的后面。警卫人员劝毛泽东暂时隐蔽一下,他却依然神色自若地站在山头上观察前方战况。

  下午3点多钟,一科的余参谋忽然发现前面山沟里出现了一股晋军,他们利用死角极端隐蔽地朝郭家掌山上偷偷的摸过来。毛泽东身边什么部队也没有,情况十分危急。余参谋急忙组织几个警卫人员到前面山坡上进行阻击;他又劝毛泽东到指挥部后面的一个土洞子里暂时避一下。

  不一会儿,山坡下响起了枪声,子弹哗哗哗的打到山顶上。山沟里的晋军突然受到打击,回头就跑了。

  兑九峪战斗,东征军击溃了晋军第2、第3两个纵队,阎锡山怕蚀老本,急忙命令他的部队缩回汾阳、孝义、介休几个县城,一面组织地方民团配合其主力沿同蒲路、汾河设防,一面致电蒋介石火速增援。

  几天以后,东征军总部转移到双池镇。毛泽东、彭德怀根据晋军的部署,决定东征军主力部队转入北上南下作战:由徐海东、程子华率领红15军团北上作战,由林彪、聂荣臻率红1军团沿着同蒲路南下作战,打乱阎锡山的防御部署,使晋军首尾不能相顾。

  毛泽东还决定,由叶剑英率领只有两个连兵力的特务团,带着一部电台和少数参谋警卫人员,一共不到500人,跟着他离开东征军主力部队向晋西一带转移。毛泽东召集特务团和电台的干部开了一个动员会,他说:

  “左右两路军已经打出去了,我们是‘中路军’,中路军队伍虽小,但是要做大事情。”

  毛泽东吸了一口烟,又微笑着说:

  “现在敌人驻守汾阳、孝义、介休等地的二十几个团,将来要‘扫荡’我们,要把我们晋西的红军赶回陕北。好!就让他来扫荡!可是我们暂时还不准备回陕北,而要在晋西一带跟敌人兜圈子。我们要准备多跑些路。”

  3月16日,李克农赶到山西石楼,向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负责同志汇报了洛川会谈的详情和张学良的要求。毛泽东与周恩来经过认真研究,商定由周恩来为中共中央全权代表,同李克农一道赴延安,与张学良会谈。

  此后,毛泽东带着特务团几乎天天行军,路线飘忽不定,时而向南,时而向北,在孝义、灵石以西,中阳以南,石楼、隰县以东的范围内转来转去。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就发动群众,打土豪、扩红、筹款。

  有一次,部队在一个小山村宿营,准备在拂晓时出发,晋军突然打起炮来,小山村内外尘土飞扬,炮弹震得人们耳朵嗡嗡直响。一位负责人跑来催促毛泽东说:

  “主席,敌人朝我们打炮了,快走吧!”

  毛泽东却镇定地说:

  “慌什么!过一会儿再走,等他们把炮弹打光了就不打了。”

  果不其然,晋军打了一阵就停下了。毛泽东这才从容地起身上路。

  此后,毛泽东和晋军就像捉迷藏一样,晋军追得紧,他率特务团就走得快;晋军追得慢,他们就走得慢;晋军停下来,毛泽东就让部队休息。双方宿营地常常相距不过七八公里。

  一天宿营后,毛泽东专门去看望电台的工作人员,详细询问了他们的工作情况,微笑着对大家说:

  “这些天,你们有点提心吊胆吧?阎锡山的队伍战斗力不强,看来是名不虚传。我们一渡河,他们就把沿河堡垒丢掉了。石楼城里敌人4个团,被我们的叶剑英总参谋长带领的一个小团围住就不敢出来。他的‘满天飞’部队跟我们1军团一碰,就变成了‘满山飞’,看来也不经打。我们摸到了他这点底,所以敢欺侮他。只要你们电台的工作做好,把所有的来往电报,能及时收进来发出去,使我能够掌握敌我双方的情况,就不会出问题。”

  后来,有一个新战士掉了队,被晋军捉了去。由此晋军知道了毛泽东的行踪。第二天,太原和南京电台便广播说:“晋西共匪已被国军击溃,据俘匪供称,毛泽东仅率少数残匪落荒而逃……”

  自此,晋军对毛泽东率领的这一支小部队追得是越发的紧了。毛泽东给红15军团发了一个电报,告诉徐海东等人追在特务团后面的晋军的活动情况。不久,就听到了红15军团在中阳县东南的师庄村歼灭了晋军1个团和1个炮兵营的消息,连晋军的团长也活捉了。

  毛泽东了解了红15军团的情况后,致电南线的林彪说:北线红15军团伤亡大,扩军困难,兵员缺乏,希望1军团拨一部分兵力给15军团。林彪看了电报,对聂荣臻说:

  “1军团也缺员,没有多的几个兵!”

  聂荣臻到部队下边了解情况,下边反映说部队编制还不健全,人员也不满额。于是,他和林彪就复电毛泽东说:1军团也严重缺员,请求免拨。毛泽东看了电报非常生气,他认为林彪是严重的本位主义。

  3月20日至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先后在孝义县麦郊、隰县石口和石楼县罗村、四江村召开扩大会议,史称“晋西会议”。

  张闻天主持会议,会议分析了国际国内形势,特别是华北的形势,讨论了政治、军事和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3个方面的问题。毛泽东在会上作了报告。他说:

  “过去提‘巩固向前发展’是对的,今天则是‘以发展求巩固’。现在只有发展才能求得巩固。为此,在战略上必须采取大胆的方针,在战役上要采取谨慎的方针,在有利地形上实行以多胜少,力求减少错误。”

  会议决定:“争取迅速对日作战为党与红军的重要任务”,“以发展求巩固”为全党全军的战略方针。“以此一方针下,向河北、河南、绥远3省境内作战役的跳跃是许可的”。党和红军当前的方针是经营山西,在山西已占区域的主要工作“是普遍摧毁反动基础,普遍发动群众,猛烈扩大红军,各个消灭敌人”。

  会议根据毛泽东的建议,正式决定派周恩来与张学良会晤。

  会议还决定:张闻天等政治局成员不再随东征红军行动,会后即回后方瓦窑堡。

  3月下旬,上海地下党代表刘鼎奉命到西安与张学良进行了会谈。

  3月29日,毛泽东根据晋西会议精神及蒋军入晋援助阎锡山的新情况,与周恩来、彭德怀联名向全国发出通电。通电中说:

  “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军事委员会,为了停止一切内战,不分红军白军一致联合抗日,召开全国抗日救国代表会议,组织国防政府、抗日联军,要求全国红军首先集中河北,阻止日军迈进。如今最大卖国贼蒋介石,丧心病狂,不顾民族存亡,甘为日本帝国主义奴隶,不允红军抗日要求,竟以六七师之兵力入晋,阻拦抗日红军前进。为了民族独立自由、领土完整,红军愿争先驱,誓与全国爱国同胞共同奋斗,反对卖国贼阻拦抗日红军道路。”

  1936年4月2日,毛泽东致电林彪、聂荣臻说:目前阶段战略基本方针,是在山西战胜敌人,造成抗日根据地,把山西与陕北联系起来。没有山西即不能同日军进行大规模作战。

  4月3日,毛泽东、彭德怀就东征军的行动计划和陕甘部队的扩编等问题致电周恩来并告林彪、聂荣臻,徐海东、程子华、刘志丹、宋任穷及红15军团司令部作战科长宋时轮、红29军军长萧劲光,命令:

  “1军团暂不去晋东南,明日开始转入蒲县地区集中训练,准备作战。”红15军团和红28军南进,集中在临县、离石、中阳地区猛烈扩红和做群众工作。立即编成红31军。陕甘扩红全部编入红29、红31军。准备开辟永和关、三交镇以北两处渡口,以1军团负责南面,15军团负责北面。

  4月5日,毛泽东以他和朱德的名义发布《为反对卖国贼蒋介石阎锡山拦阻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东渡抗日捣乱抗日后方宣言》。《宣言》揭露了山西军阀阎锡山动员全部武装力量阻拦红军抗日去路,揭露了蒋介石派出10多个师协助阎锡山及命令张学良、杨虎城部进攻陕甘苏区。《宣言》说:为了中华民族的自由独立与领土完整,我们誓以全力消灭拦阻我先锋军抗日去路与捣乱抗日后方的汉奸卖国贼军队,以粉碎日本帝国主义灭亡中国的新计划,以争取迅速的对日直接作战。《宣言》同时号召:“全国爱国同胞一致奋起,抗日讨逆,响应与拥护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的东征,以救国家于灭亡。”

  4月6日,毛泽东致电刘志丹、宋任穷并告徐海东、程子华说:

  红28军要逐步向南,走一二天即展开工作,休息整理,发动群众,扩大红军,待敌接近,然后收齐队伍再跃进一步,再散开工作。红15军团到三交镇时,应即展开三交南北一线,休息扩红。

  4月6日这一天,毛泽东、彭德怀复电王以哲并转张学良,通报双方谈判的有关事项:

  “甲、敝方代表周恩来偕李克农于8日赴肤施,与张先生会商救国大计。定7日由瓦窑堡启程,8日下午6时前,到达肤施城东20里之川口,以待张先生派人至川口引导入城。关于入城以后之安全,请张先生妥为布置。乙、双方会商之问题,敝方拟为:1、停止一切内战,全国军队不分红白,一致抗日救国问题。2、全国红军集中河北抵御日帝迈进问题。3、组织国防政府、抗日联军的具体步骤及其政纲问题。4、联合苏联及先派代表赴莫斯科问题。5、贵我双方订立互不侵犯及经济通商初步协定问题。丙、张先生有何提议,祈预告为盼。”

  电文中所说的肤施,是延安的别称。

  4月8日,毛泽东致电林彪、聂荣臻说:

  红1军团继续留在晋西南开展工作,“直至敌情不许可继续留此区域时,然后离开此区域,转至另一区域。”并要求红1军团在晋西南尽可能完成如下任务:打仗、训练新兵;发动群众,造成游击区域;粉碎沿河封锁线一段;继续扩红。

  4月8日这一天,周恩来、李克农一行抵延安东北之川口。因风雨交加,张学良未能按时赶到,且电讯中断。

  4月9日,张学良亲自驾驶飞机,带着王以哲和共产党方面的代表刘鼎飞抵延安。

  晚8时,周恩来、李克农一行人入城,与张学良正式会淡。张学良说:

  “我自欧州归国以后,一心拥护蒋介石的独裁统治,相信法西斯挽救中国。可是经过几年的实际观察,和周围的朋友对我的谈话劝告,特别是李克农先生和刘鼎先生对时局透彻的分析,我认为我的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他还说: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既然要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参加,那么,蒋介石也应该包括在内。我同蒋介石的接触很多,关系也很密切。据我了解,只要我们认真争取,是可以把他团结到抗日战线里来的。”

  周恩来同意把张学良的这个意见报告给向中共中央。双方还就抗日战争的形式和前途,停止内战,红军的战略方向,联合苏联,红军帮助东北军进行抗日教育等事项,进行了友好坦率的商谈。直到次日凌晨4时,会谈才结束。

  张学良在周恩来告别时,赠给他一册《申报》60周年纪念大地图。他还握着周恩来的手说:

  “共同保卫中国!”

  此后,周恩来将张学良提出的把蒋介石“团结到抗日战线里来”的意见电告毛泽东。毛泽东经过对国内形势反复认真地分析研究,决定改“反蒋抗日”为“逼蒋抗日”。这是在政治策略上的一个重大转变。他在复电中说:

  “既然像张学良这样已经在联合抗日道路上迈出了巨大一步的人,对反蒋都不能接受,如果继续坚持反蒋口号,势必对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带来妨碍。”

  4月9日晚,毛泽东以他和彭德怀的名义在致张闻天的电报中建议说:

  “目前应团结抗日,不应发讨蒋令。”“我们的旗帜是讨日令,在停止内战旗帜下,实行一致抗日”,“中心口号是停止内战,在这口号之外,同时发布主张内战的讨蒋令,在今天是不适当的。”

  4月9日这一天,毛泽东致电徐海东、程子华,命令红78师选择有利地形,采取节节抵抗的办法,消耗敌军,迟滞其南进时间。

  4月10日,毛泽东致电林彪、聂荣臻说:

  “你们须在一星期内从永和、大宁、吉县方面打开一缺口,完成与后方交通之任务。”

  4月11日,毛泽东复电林彪、聂荣臻,通报了周恩来9日晚与张学良在肤施天主教堂谈判的结果:(一)认为国防政府,抗日联军是唯一出路;对十大政纲待张学良研究后,提出意见。(二)赞助红军集中河北,红4方面军出甘肃,张之部队可让路,张可斡旋阻挡红2、红6军团道路的国民党中央军。(三)张部赴苏联代表由欧洲去,张保护中共代表由新疆赴苏联。(四)完全同意停止内战,张说如红军与日军交战,则全国停战运动更有力。(五)张部未公开表明抗战前,不能不接受蒋介石要其进占苏区的命令。(六)通商问题,普通办货由我们设店自购,军用品由张部办,并供给子弹。(七)互派代表常驻。(八)张认为红军出河北恐不利,在山西亦恐难立足,主张红军经营绥远,但红军如决定出河北,他可通知东北军第53军军长万福麟不打红军。

  4月12日,毛泽东致电林彪、聂荣臻说:

  “同意你们首先集中全部兵力在乡宁、吉县、大宁、蒲县地域找寻作战机会,求得在此地域打一二仗,消灭敌1、2个团,这是最好的方针。”“只要能打一胜仗,打破封锁线就不是迫切问题了。”

  4月12日,彭德怀致电位于山西临县白文镇的刘志丹、宋任穷说:

  “为了配合左路军紧逼汾阳,威胁太原,并打通前方与陕北的联系,保证我军背靠老苏区,着令28军即向离石以南黄河沿岸地区进击。并可相机攻占中阳三交镇,牵制和调动敌人。”

  刘志丹、宋任穷立即率红28军南下。

  4月13日,毛泽东与彭德怀、杨尚昆致电林彪、聂荣臻、朱瑞并转红l军团全体指战员,列举了东征军近期在作战、筹款、解决被服、扩大红军等方面的成绩。

  4月13日这一天,红28军到达三交镇(今柳林——笔者注)附近。

  三交镇是坐落在山西中阳县西部靠黄河的一个渡口,南北两面环山,两面临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东征军主力部队分进南北后,三交镇复为晋军占领,并有重兵把守,沿河筑有坚固的工事。刘志丹对指挥员们说:

  “越往南走,离中央总部越近,一定要打好这一仗,打通山西前线和陕甘宁苏区的联系。”

  4月14日拂晓,围攻三交镇的战斗打响了。红28军指挥部设在南山顶上的党家山,距1团阵地不远。1团很快从东南面攻上山,进展顺利,接连拿下敌人的许多碉堡。南山守敌见势不妙,全部撤到北山固守,刘志丹便命令1团向北山攻击,与2团夹击北山之敌。时至中午,攻击不大顺利。这时才发现,原来的情报不准确,以为敌人只有1个营,实际上是1个团部、两个营,还有1个炮兵连。刘志丹和宋任穷决定,宋任穷留在军指挥部掌握全面情况,刘志丹到1团阵地去看看。就在1团的阵地上,刘志丹不幸中弹,为国捐躯。宋任穷继续指挥战斗,终于再克三交镇,打开了山陕之间的通道。

  负责保卫工作的特派员裴周玉目睹了刘志丹牺牲时的情况,他在回忆录中写到:刘志丹同志迎风站在高处,观察和谛听着周围的一切动静。就在刘志丹指挥着红军战士对敌人重新发起攻击的时候,敌人的机枪突然射来一阵罪恶的子弹,夺去了我们亲爱的军长的生命。当时我曾几次拉过刘志丹的衣服,让他姿势低一点,防止危险。谁知就在我最后一次拉他时,见他两只手往胸前一抱,踉跄着要跌倒下去,我不禁惊叫了一声,上前忙把他抱住,同时急喊警卫员说:“快去叫医生。”子弹是从刘志丹左胸部穿过去的,很可能是伤着了心脏,伤口处流血很少,他的面色迅速地变得蜡黄。当我抱着他下到山包后边时,他已昏迷过去,呼吸极度微弱。停了一下,他神志有些清醒了,他那种坚强的意志,顽强的毅力,还想为党为人民作更多事情的精神,似乎一下子全都迸发出来,用劲挣扎着。低声告诉我:“让宋政委指挥部队,赶快消灭敌人……”接下来只看见他嘴唇蠕动,却再也听不见声音了。当医生来到时,刘志丹已完全停止了呼吸。

  就在这4月中旬,毛泽东率领特务团转移到赵家沟,这是一个深山里的小村庄,离大路比较远。毛泽东在排长以上干部会议上说:

  “我们到山西一个多月了,歼灭了阎锡山1万多人的兵力。左路军深入晋西北,右路军控制了同蒲路南段,广泛发动了群众,扩大了7000余名红军,筹款50余万元。左右两路军获得了这样大的成果,我们‘中路军’成绩怎么样呢?我们牵制了敌人,便于左右两路军顺利发展。”

  毛泽东终于道破了3月中旬双池镇分兵的天机。

  原来,红15军团受命北上,威胁太原,主要目的是要调动晋军。阎锡山怕他的老巢被抄,急忙派了十几个团尾随追赶。红15军团就牵着这股晋军主力一直跑到岚县、兴县一带,与3月底渡过黄河的红28军会师,突然掉头南下,在康宁镇、金罗镇歼灭了一部分晋军。毛泽东率领的“中路军”,则是一方面“办大事”,另一方面要引着一部分晋军主力兜圈子,既减轻了北路军的压力,又策应了南路军的行动。这北路军和“中路军”的行动果然迷惑了阎老西,造成了他在人烟稠密、物产富饶的晋南一带兵力空虚的局面。这就给林彪的南路军创造了一个良好的机会,红1军团横扫过去,从霍县、赵城、洪洞、临汾、浮山、襄陵,一直打到晋南重镇侯马,一路上消灭民团,宣传抗日,打土豪,筹款,扩军。就这样,红军计划半年东征的目的,在很短时间内就已经达到了。

  毛泽东这一招,使阎锡山胆战心惊。他接二连三向南京发电报,请求蒋介石救援。于是,蒋介石就派出10个师增援山西:5个师由正太路西进,阻挡红军继续向东发展;5个师由风陵渡北渡黄河,沿黄河东岸向北推进,企图截断红军退路,与阎锡山主力形成夹击之势。

  4月15日这一天,毛泽东决定“回师西渡,逼蒋抗日”。

  这正是:抗日救国前锋东征,红军处处占主动;

  统一战线首倡大义,元戎每每筹良谋。

  欲知东征军回师情况如何,请看下一章。

  东方翁曰:关于刘志丹之死,数十年之后有关人员先后写了一些回忆文章,其中有不少细节上的差异。比较突出的是宋任穷说刘志丹被抬到军部后停止了呼吸,与本传上述材料有所不同。还有一个自称是刘志丹警卫员的说刘志丹受伤后被送回陕北,因伤重不治身亡(这是本传修改前引用的材料,裴周玉曾撰文批驳过)。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民运”分子、自由派作家叫王若望的便趁机抹黑共产党,写出了一个所谓的“政治谋杀”的研究新成果,胡说“是什么人打黑枪把刘将军打死?由于实现这一阴谋的是党内特务头子康生部署的,所以凶手肯定得到保护并且还有奖赏,永远不会破案。”他哪里知道,彼时的康生还远在莫斯科共产国际工作,焉能飞回山西部署打黑枪?就这样的无稽之谈,后来又被一些反毛分子拿来说事,他们在互联网上散布谣言,说什么刘志丹是被毛泽东害死的。同是受“左”倾路线残酷迫害的人,毛泽东既然救了刘志丹为什么又要将他害死呢?可以说这些人一点历史知识都没有,只会凭空造谣,无异于狂犬吠日,岂不是枉费心机!

最新推荐

《红歌会周刊》0502期:柳传志“冲天一怒”引深思这位80后对世界洞若观火,妙招频出,人们刮目相看韩毓海: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说说“大胡子”的那些事儿习近平和母亲

热门文章

郭松民:朝鲜“午夜惊奇”是对美国蛮横立场的一次反击

老田:柳传志的“冲天一怒”引人深思

篝火:毛泽东是1,其它都是0

顽石:揭露黑暗与讴歌光明

有必要颠倒黑白贬低毛泽东么?谈谈毛泽东为何这样解决西安事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