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毛泽东的五大追求:“怎么学能够学到真学问,就怎么学”(下)

作者: 老报人 日期: 2020-02-08 来源: 红歌会网

  1918年夏,毛泽东从湖南一师毕业后,依然不忘读书学习,他与蔡和森、张昆弟等同学,在岳麓山创办“工读同学会”,寄居在湖南大学筹备处——岳麓书院半学斋,开始半工半读的新生活。他们一面自学,一面从事社会改造问题的讨论与探索。毛泽东在《学生之工作》一文中谈了自己的设想:从办一所学校入手,在岳麓山建立新村,―边读书,一边工作是一种创造性的新生活,这种工读生活是新社会的细胞。他写道:“学生认学校如其家庭,认所作田园林木等如其私物之联合,为一公共团体,此团体可名之曰‘工读同学会’,会设生产、消费、储蓄诸部。学生出学校,在某期间内,不取出会中所存之利益,在某期间外,可取去其利益之一部而留存其一部,用此方法,可使学生长久与学校有关系。”这种想法很天真,属于“空想社会主义”,最终未能实现。但青年毛泽东千方百计追求真学问,追求新生活的精神是难能可贵的。

  毛泽东不管读什么书,总是边读、边想、边在书上批注自己的心得见解,从小到老都这样。学生时代,对于自己喜欢的文章,为了记得牢固,他就抄写,因为眼过千遍不如手写一遍。像《离骚》、《九歌》、《唐诗宋词》等,不知他抄写过多少次。他的同学罗学瓒回忆说,他借阅过毛泽东手抄的7本《伦理学》。

  从《毛泽东早期文稿》等史料中可以看出,1913年到1916年,这三年,毛泽东除了在课堂上学习国文、修身、历史、地理等课程外,业余时间阅读的基本上是中国古书。先秦诸子的作品,明清时代王船山、谭嗣同的著作,他都认真研读过。他不仅研读二十四史,还研读本省的县志。《千字文》、《千家诗》、《增广贤文》、《庄子》、《韩昌黎全集》、《昭明文选》等都能脱口而出地背诵,司马光的《资治通鉴》、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等,他读得滚瓜烂熟。他用两个学期的晚上,读完了4000万字的二十四史。与此同时,他还注意收集新出版的史地图书和报刊上的史地文章,特别重视地理方面的知识。他说:“地理者,空间之问题也,历史及百科,莫不根此。研究之法,地图为要;地图之用,手填最切。地理,采通识之最多者也,报间杂志皆归之。报章杂志言教育,而地理有教育之篇;报章杂志言风俗,而地理有风俗之章。政治、军事、产业、交通、宗教等等,无―不在地理范围之内”。20岁的毛泽东,就能把地理课同政治、军事、文化等等紧密联系起来研读,这或许是他后来能够运筹帷幄,横扫千军如卷席的原因之一。

  《毛泽东早期文稿》收录了毛泽东在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后并入一师)预科一班学习时的听课笔记和读书笔记,共47页,一万多字,后36页冠名《讲堂录》,时间是1913年10月至12月。

  毛泽东在《讲堂录》里所写的各种具有相对独立的词、句、段等文字约400条,内容包括古今中外的文学、历史、地理、思想道德、自然科学等等。其中有很多老师的言论和自己对世界观、人生观、文风观的见解。《讲堂录》所涉及的中国的历史人物,有殷周的伊尹、周公、孙武、孔子、孟轲,秦汉的张良、司马迁、严光,唐宋的李白、杜甫、范仲淹、朱熹、程颢、程颐、张载、周敦颐、郑樵等,明清的王船山、侯朝宗、魏禧等共100多人。外国人物有拿破仑、恺撒.福泽渝吉、牛顿、富兰克林等。涉及的古文典籍,有先秦的哲学、楚辞、汉赋、史记、汉书,唐宋的古文,宋明的理学和明末清初的思想家、文学家的言论和著作。

  毛泽东读完这些书籍,1916年2月19日,在给萧子升的信中说:“经之类十三种,史之类十六种,子之类二十二种,集之类二十六种,合七十又七种。据现在眼光观之,以为中国应读之书止乎此。苟有志于学问,此实为必读而不可缺。然读之非十年莫完,购之非二百金莫办。昨承告以赠书,大不敢当。一则赠而不读,读而无得,有负盛心;二则吾兄经济未裕,不可徒耗。”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出,毛泽东在20多岁时对中国古籍的熟悉到了何种程度,他开列的77种必读之书,后来他全部读完,有的还多次阅读,而且学了就用。第二年,萧子升发现,毛泽东在《体育之研究》的论文里,从《庄子》、《孟子》、《史记》、《论语》、《中庸》、《礼记》、《韩昌黎全集》等古书中,引用了近40个典故、诗文和人物,作为立论依据。

  蔡元培翻译的德国泡尔生的著作《伦理学原理》,1917年下半年至1918年上半年,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将它作为本科毕业班的“修身课”教材,全书约10万字。毛泽东读后,在书中写了1.5万多字的批语,凡是他认为精辟的地方,都加圈加点,批上“切论”、“此语甚精”、“至真之理、至澈之言”等赞美言词;他认为不确切或错误的地方,批上“殊未必然”、“定然无益”等观点。这些批注,表达了他自己对伦理观、人生观、历史观和宇宙观的见解,体现了他对古今中外的名人权威著作,不人云亦云的独立思考能力和分析批判精神。他后来回忆说:我当时喜欢读这本书,有什么意见和感想就随时写在书上,它使我对于批判读过的书,分析所接触的问题,得到了新的启发和帮助。

  峥嵘岁月的青年毛泽东读过多少古今中外的书籍,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从他的《讲堂录》等史料中,我们还可以看出,他学习过中国古代哲学中的五行(土、金、木、水、火),东汉王充的“天地合气,万物自生”等朴素的唯物主义思想;学习过《周易》的“一阴一阳谓之道”的统一物由两个对立面组成的思想;学习过《老子》的“有无相生,难易相成”的矛盾双方互相依存的思想;学习过《庄子》的“一尺制之捶,日取其半,万世不竭”的无限可分思想;学习过《韩非子》的“矛盾”概念所表达的事物双方互相排斥、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化的思想;学习过张载的“一物两体”的辩证法命题。接触和批判过“三纲五常”的封建伦理教条。学习和赞同过《礼记·礼运》提出的没有私有财产和私有观念的原始公有制的“大同”社会思想。即建立君位不为一家所有,老幼病残,皆有所养,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天下为公的乌托邦社会。学习和赞同过中国传统哲学的 “知行合一”学说。学习赞同黄宗羲、王夫之、顾炎武等人提倡的“经世致用”的“实学”,反对读与世事无关的经书,极力倡导为探求救国救民的真理而读书。

  毛泽东接触到这些在中国看不到的进化论、反对君主专制和封建压迫、传播民主自由思想的西方图书,令反对黑暗追求光明的青年毛泽东一见倾心,爱不释手。尤其是读到宣扬共产主义的马列主义书籍后,毛泽东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对于自然科学,毛泽东是非常重视的。他说,自然科学是人类争取自由的一种武器。还说:人们为着要在自然界里得到自由,就要用自然科学来了解自然,克服自然和改造自然,从自然里得到自由。但学生时代的毛泽东,读自然科学方面的书不如社会意识形态类的书多。新中国成立后,他想潜心研究自然科学却没有时间。这是他晚年常对人说的一件遗憾事。

  研究世界政界名人的美国学者特里尔认为,毛泽东之所以能够成为开国领袖,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毛泽东太喜欢读书。他说:“本世纪中期没有任何其他一位世界领导人——甚至连戴高乐也不如毛泽东那样读那么多书,写那么多东西。”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