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毛泽东的五大追求:激扬文字抨击黑暗社会

作者: 老报人 日期: 2020-02-08 来源: 红歌会网

  峥嵘岁月的毛泽东,读书之外,干得最有影响的一件大事,就是1919年7月14日,为湖南学生联合会创办了会刊——《湘江评论》。这是一份时事评论周刊,辟有西方大事述评、东方大事述评、世界杂评、湘江杂评等栏目。他把“宣传最新思潮,不受一切传统和迷信的束缚,要寻着什么是真理”确定为办刊宗旨,以“文风新颖、笔调尖锐、通俗易懂”为编辑方针。除了主持编辑来稿,他以《湘江评论》为阵地,亲笔撰写发表了30多篇抨击黑暗社会的文章。计有:《创刊宣言》;西方大事述评:《各国的罢工风潮》;东方大事述评:《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世界杂评:《强叫化》、《研究过激党》、《实行封锁》、《证明协约国的平等正义》、《阿富汗执戈而起)、《来因共和国是丑国》、《好个民族自决》、《可怜的威尔逊》、《炸弹暴举》、《不许实业专制》、《割地赔款不两全》、《为社会党造成流血之地》、《彭斯坦》、《各国没有明伦堂》、《什么是民国所宜》、《大略不是人》、《走昆仑山到欧洲》;湘江杂评:《摇身一变》、《我们饿极了》、《难道走路是男子专有的》、《哈哈!》、《女子革命军》、《德意志人沉痛的签约》、《高兴和沉痛》、《卡尔和溥仪》《健学会之成立及进行》、《畏德如虎的法兰》、《和约的内容》、《政治家》、《日德密约》《不信科学便死》、《死鼠》等。

  这些文章介绍赞颂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及其伟大意义;揭露和抨击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罪恶行径;传播只有民众大联合才是改造国家和社会的根本方法;极力倡导冲破一切传统思想束缚、为民主自由而生存、敢想、敢说、敢作、敢为的大无畏革命精神。毛泽东在《湘江评论》创刊号上就大声疾呼:“世界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什么力量最强?民众联合的力量最强。什么不要怕?天不要怕。鬼不要怕。死人不要怕。官僚不要怕。军阀不要怕。资本家不要怕。”

  请看他在《民众的大联合》中的激扬文字——

  “国家坏到了极处,人类苦到了极处,社会黑暗到了极处。补救的方法,改造的方法,教育,兴业,努力,猛进,破坏,建设,固然是不错,有为这几样根本的一个方法,就是民众的大联合。”

  “我们醒觉了。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

  “于今却不同了,种种方面都要解放了。思想的解放,政治的解放,经济的解放,男女的解放,教育的解放,都要从九重冤狱,求见青天。我们中华民族原有伟大的能力!”

  “压迫愈深,反动愈大,蓄之既久,其发必速,我敢说一怪话,他日中华民族的改革,将较任何民族为彻底,中华民族的社会,将较任何民族为光明。中华民族的大联合,将较任何地域任何民族而先告成功。”

  “诸君!诸君!我们总要努力!我们总要拼命向前!我们黄金的世界,光荣灿烂的世界,就在面前!”

  这些惊天动地气吞山河的呐喊,出自一个20多岁的热血青年毛泽东之口,实在令人惊叹!没有救民于水深火热的雄心壮志,是说不出这种话,写不出这种文字的。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我们也生活在他那个环境中,也许会愤世嫉俗,怨声载道,但能有他那样的肚量和勇气公开抗争吗?这就是我等成不了开国领袖的主要原因之一。

  《湘江评论》被查封后,1919年9月1日 ,毛泽东发起成立问题研究会,并拟订了《问题研究会章程》。在章程里,他提出了应该研究的课题有:政治、经济、思想、文化、教育、社会、民族、裁兵、交通、实业、宗教、华工和国际等150多个问题。他还把这个章程给在北京大学求学的好友邓康(中夏)寄去了十多份,邓中夏把它刊登在10月23日的《北京大学日刊》上 ,在同学中传播。

  这期间,毛泽东不停地激扬文字,先后在长沙《大公报》上发表同情和支持师范学生反对解散附属小学行动的《表同情于师范学生》,痛斥官绅恶霸资本家打骂人力车夫行为的《原来是他》。

  毛泽东在峥嵘岁月里,激扬文字抨击吃人世道、影响巨大的另一件事,就是对赵女士(何平主编的《毛泽东大辞典》称“赵五贞”;王进等主编的《毛泽东大辞典》称“赵王贞”;网上有文称“赵玉贞”)自杀事件发表的评论。1919年11月14日,长沙发生了一件新娘在花轿中自杀的事件,轰动全城,新娘是个女学生。父母强行把她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吴姓男人,她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在花轿里用剃刀割腕自杀,表示反抗。长沙的报纸杂志闻讯后,立即登载了这个消息,有的还配发了评论。毛泽东当时在湖南《大公报》社当馆外撰述员,他觉得这不是一条小新闻,而是一个大话题,应该就此事件大做文章。于是,从16日到28日,在13天时间里,他先后在长沙《大公报》上发表了《对赵女士自杀的批评》、《赵女士人格问题》、《婚姻问题敬告男女青年》、《改革婚制问题》、《“社会万恶”与赵女士》、《非自杀》、《恋爱问题——少年人与老年人<打破父母代办政策>》、《打破媒人制度》、《婚姻上的迷信问题》等9篇评论。期间,长沙周南女校学生会出版的《女界钟》,开辟了赵女士自杀事件大讨论的特刊,毛泽东应约为特刊撰写了一篇《关于赵女士自刎以后的言论》。毛泽东尖锐地指出,在“高呼女子解放”的时候还有这被逼自杀事件出现,可见中国社会罪恶的深固程度了。文章还从经济上分析了妇女受压迫的原因,指出妇女要翻身,要解放,必须争得经济上的独立,引起强烈反响。

  毛泽东在他的十多篇文章里,一针见血地指出:万恶的社会是妇女受压迫的根源;男女不平等的根本原因在于经济方面。呼吁中国的这种婚姻制度充满罪恶,必须打破重立。中国的妇女要想获得解放,必须联合起来反抗斗争。毛泽东通过一个女学生抗婚自杀的悲惨事件,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社会的宗法制度和封建礼教以及传统道德中的糟粕都是吃人的、无比邪恶的。鼓动被压迫被奴役的人们,觉悟起来,联合起来摧毁黑暗的旧社会。

  毛泽东的这些文章,北京《晨报》看到后,于1919年12月7日刊文,称赞毛泽东是婚姻问题上的“解放派”。认为毛泽东关于赵新娘自杀事件所发表的文章,在深度上超过了《晨报》和上海《时新日报》的同类文章。这里特将毛泽东就这件事写的第一篇文章选录如下。

对于赵女士自杀的批评

一九一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毛泽东

  社会上发生一件事,不要把他小看了。一件事的背后,都有重叠相生的原因。即如“人死”一件事,有两种解说:一是生理的及物理的,“年老寿终”属于这一类;一是反生理的及反物理的,“夭殇”、“横死”属于这一类。赵女士的死,是自杀,是横死,是属于后一类。

  一个人的自杀,完全是由环境所决定。赵女士的本意,是求死的么?不是,是求生的。赵女士而竟求死了,是环境逼着他求死的。赵女士的环境是:(一)中国社会,(二)长沙南阳街赵宅一家人,(三)他所不愿意的夫家长沙柑子园吴宅一家人。这三件是三面铁网,可设想作三角的装置,赵女士在这三角形铁网当中,无论如何求生,没有生法。生的对面是死,于是乎赵女士死了。

  假使这三件中有一件不是铁网,或铁网而是开放的,赵女士决不至死。(一)假使赵女士的父母不过于强迫,依从赵女士自由意志,赵女士决不会死的。(二)赵家父母以强迫从事,使赵女士能达其意于夫家,说明不从的原故,夫家亦竟从其意,尊崇他的各人自由,赵女士决不会死的。(三)父母及夫家虽都不能容其自由意志,假设社会上有一部很强烈的舆论为他的后援,别有新天地可容其逃亡栖存,认他的逃亡栖存为名誉的举动,而非所谓不名誉,赵女士也决不会死的。如今赵女士真死了,是三面铁网(社会,母家,夫家)坚重围着,求生不能,至于求死的。

  去年日本东京发生一件伯爵夫人和汽车夫恋爱发泄后同自杀的事。东京新闻为之发刊号外,接着许多文人学者讨论这件事亘数月不止。昨日的事件,是一个很大的事件。这事件背后,是婚姻制度的腐败,社会制度的黑暗,意想的不能独立,恋爱不能自由。吾们讨论各种学理,应该傍着活事件来讨论。昨日天籁先生和兼公先生已经作了引子,我特为继着发表一点意见。希望有讨论热心的人,对于这一个殉自由殉恋爱的女青年,从各种论点出发,替他呼一声“冤枉”。(事详昨日本报)

  顺便说一下,毛泽东在这篇文章中将赵女士称为“他”,不是写错字,而是毛泽东1919年写这篇文章时中国还没有“她”这个字。“她”是刘半农1920年在一首诗中创造的,诗名叫《教我如何不想她》。从此以后,在中国,“她”就成为女性的第三人称了。

  毛泽东在峥嵘岁月里激扬了大量的文字,我们如今从《毛泽东早期文稿》一书中看到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