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路:悼刁伟铭大哥

作者: 杨路 日期: 2018-05-08 来源: 乌有之乡网

  刁大哥:你和31名团友、4名朝方工作人员遇难已经两周了。两周以来,中朝两国政府高度重视,全力以赴进行了善后工作。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亲自批示处理好这次事故的有关工作;朝鲜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委员长第一时间到医院慰问伤者,到火车站目送你们回国,并以朝鲜党和国家的名义给我国党和政府发来慰问电和慰问金,对此次交通意外事故事表示最深切的哀悼和道歉,称你们是“亲密的中国好友们怀着对朝鲜人民的友谊之情到朝鲜访问”。

  两周以来,中国红群中则掀起了哀悼、追思你及遇难团友的巨大浪潮,众多学者和广大团友对你和你的工作做了极高的评价。司马南老师的文章回忆了你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称赞你“处事严谨,服务意识极强”;孔庆东老师的文章题目叫做《旗手可以倒下,红旗永远前进》,称赞你们32位遇难同胞是中朝友谊的旗帜、世界和平的旗帜、人类正义良心的旗帜;郭松民老师的文章里说:你殉难之后留下的巨大空白使人们恍然意识到,你生前在红色爱国阵营的地位被远远低估了;王立华大校的文章里说:你是中国红色旅游事业的开拓者和领导者,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你的事业的价值。就我所知的,还有宋方敏、顽石、钱昌明、李卫平、朱老大伯、李网英、何海龙、武万生、景维维姐妹、曹幸仁、夏国赞、坚强、李晨光、于志辉、刘兴斌、罗训株、黄志娟、张志军、李发章、孔宁等诸多专家学者、红色团友纷纷撰文纪念。其中,李卫平(笔名知了)在自媒体上写的《朋友们走好》一文,阅读量有86万多,跟帖230多条,打赏550多个。有200多人参加了由耿艺萍发起的为你的孩子进行的捐款活动,捐款活动至今还在进行。你的4名同学专程从上海到北京看望慰问你的家人、接你回上海。还有一些你不熟悉的人也在悼念你。参加过重走长征路的广州团友林老师、范老师送上了他们的慰问金,甚至一些素不相识的人也在捐款。

  刁大哥:我记得你无数次和我谈起过你的心愿——如果今后人们说到红色旅游的时候还记得刁伟铭这三个字,此生足矣。此时此刻,我多想让你听到大家对你的评价,多想让你看到大家对你的悼念啊!我想大声告诉你:你的心愿已经实现了,而且比你能预想的还好。

  回想起我们一起奋战过的日日夜夜,转瞬间你我却阴阳相隔了,不禁泪流满面。8年以来,你的足迹遍布世界的五洲四海,到达了除台湾以外的几乎全部省份。8年以来,你25次左右亲自带队前往朝鲜,5次前往欧洲,4次前往俄罗斯,3次前往遥远的古巴,2次前往越南,还带队到达过蒙古、老挝、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以色列、埃及、摩洛哥、加拿大、美国等国。共运领袖马克思、恩格斯、列宁、金日成、胡志明、切.格瓦拉,以及国际友人白求恩等,他们出生的故居、求学和革命、战斗、工作过的地方,以及他们的安葬之处都已留下了你带队参观瞻仰的身影。国际上,哪里有红色旅游的元素,哪里就是你已经去往或打算去往的地方。而国内,你设计的各个城市红色公益讲座、祖国边疆行、全国主要红色旅游景区的旅游等系列活动,你看重和坚持的“旅游+讲座”模式,都以扎实的内容、深度的旅游、品质的接待赢得了无数新老团友的口碑,有多位老团友几乎参加了你开发的全部国际、国内线路。

  在重走长征路、农业集体村庄系列等线路上,你从设计到宣传,从接待到安全,几乎全部环节都给予了我详细、全面的指导。你工作上给予过我很多的指导,既将你的经验全部倾囊相授,又留给我足够的发挥空间。你生活上给予过我无数的关心和帮助。你是典型的“工作狂”,以工作为乐,以公司为家,而且数年如一日,始终激情满怀。因为忙,你一年四季极少回上海与家人团聚,偶尔回去一趟也是来去匆匆。去俄罗斯列宁故乡的那一次,因为成团人数不太够,你还动员了自己的父母参加,一则尽孝,二来保证活动的正常收益,减少公司的损失。你习惯早起晚睡,经常为了尽快完工加班熬夜。你的工作从不拖沓,“赶紧”二字是你的口头禅。大事小事到了你手上,都会处理得紧紧有条。生活和经营中,你有着上海人特有的精打细算的良好习惯。从北安河的裕祺隆园,到联想桥的满庭芳园,再到霍营地铁站的国风美唐,办公场所不停变换,而你总能奇思妙想,把一个个的小阳台变成设施齐全的温馨小家,床、衣柜、书架、储物柜甚至厨具都有,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充分利用了从天花板到地面的每一寸空间。凡是参观过你的小屋的人,无不赞叹,甚至有人建议你成立一家家居服务公司,专门教人节省空间。工作之余,你最喜欢花上两三个小时做一顿上海红烧肉让大家一饱口福,而我曾是这道菜最经常的食客。现在,我算是勉强学会了这道菜。以后每年的4月22日,我都会为你做一碗上海红烧肉。

  今天是2018年5月5日,正好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日子。可以欣慰的是,你从春节前就精心筹备的“赴马克思故乡欧洲之旅”旅游团的20多位团友们,此时正在郭松民老师的带领下,按原计划继续参观中。这个团没有因为你的意外离去而停顿。王立华大校在最近写给你的祭文中说到:你所开创的红色旅游事业,广义地说,是马克思主义者的游学事业,是具有广泛人民性的红色朝圣事业,也是激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正能量的正义事业。王立华大校还曾对红色旅游的深远意义做过极好的概括,他说:人的快乐分三个层次,一是欲之乐,二是知之乐,三是心之乐。基于这样的认识,旅游也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是满足欲之乐,第二层是满足知之乐,第三层是满足心之乐。红色旅游独一无二的特色,在于在旅游中追寻人类进步的大道,看到前辈奋斗的足迹,感受那种浩然之气,从而领悟我们的信仰,最终找到自己灵魂的安放之处,收获的是最高层次的心之乐。

  你废寝忘食、乐而忘忧地所做的,正是王立华大校所讲的这样一份高尚而神圣的事业,这份事业和它的意义已经足已成为一个人灵魂的安放之处。诸多团友把你和艾跃进等老师并列,称赞你的一生是传播红色文化的一生,是为红色旅游和中朝友谊事业献身的一生,传播国际主义的一生,我认为恰如其分。

  刁大哥:你虽远去,但风范长存。你的身上,有老三篇的精神,也就是张思德式的为人民服务的精神,白求恩式的业精于勤的精神,老愚公式的挖山不止的精神。你将永远是一个让人尊敬的人。我刚见到了你的父母,他们为有你这样的儿子感到欣慰;我见到了你八个月大的儿子,等他长大了,我要告诉他应该为有这样的父亲而自豪。“生死安足论,百年会有殁。奇花初茁,特因君去尚非时”。由你开创的红色旅游事业尤其是国际红色旅游事业,现在已经越来越被官方及旅游业同行所重视,正像一朵即将绽放的花蕾。你在此时意外离去,怎能不让人悲伤欲绝?人都有一死,这是自然规律,但死的意义有不同。如果一个人生前做了有意义的事情,死后引来无数的悼念,他的死固然尤其让人悲痛,但死得其所。你的死引起远远超出亲友范围的哀悼和纪念,毫无疑问,你是完全做到了死得其所的。

  此刻,没有什么语言可以表达我的悲痛。只有化悲痛为力量,接过你的旗帜,学习你的精神,发扬你的品格,把红色旅游事业做得更大、更好、更稳,才是对你和遇难团友最好的告慰,才不辜负广大团友数年来一惯的支持。我们要争取更多同志的加入,努力把红色旅游团开到五洲四海、全国各地!红团遍布五洲日,家祭再来告铭翁。

  最后,我改写了毛主席写给黄公略的挽联送给你,化纸成灰,希望你在那边能够收到:

  一载带队平安,八载带队平安,如今竟牺牲,堪恨大祸从天降;

  红色旅游有功,中朝友谊有功,毕生何细致,好教我等继君来。

  我的刁伟铭大哥,请安息吧!

  (杨路,星火旅游工作人员,刁伟铭同志战友)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法国前总统奥朗德习近平与德国总理举行会晤习近平主持中央审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习近平:推动上海合作组织安全合作迈上新台阶

热门文章

郭松民:重新唤醒《毛泽东之歌》

老衲先生:遵义会议的“确立”问题及其相关的原始历史文献

毛泽东时代曾经如此辉煌,看完我泪流满面!

王忠新:还问向松祚——历史的逻辑岂容颠倒?!

人民日报整版谈中共“执政后的最大危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