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山行散记(一)

作者: 彭水周 日期: 2019-07-03 来源: 红歌会网

  离开橘子洲,便向韶山进发。

  途经长沙车站钟楼时,导游小郭特意介绍了钟楼顶上的一尊火焰直立的火炬雕塑。虽然车在行驶中,视线于景物透过车窗一晃而过,但形状特异的火炬依然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很深的映像:雕塑历经岁月风霜,火红的底色褪变成略带灰白的浅红,不同于一般火炬雕塑的动感造型,火焰不偏不倚,如未开毫锋的毛笔般笔直挺立。导游小郭告诉我们:钟楼顶上的这尊火炬雕塑成于上世纪70年代末,时值毛主席逝世,高层4人帮派垮台,政治风云激荡,新旧思潮激烈交锋,中国未来何去何从,一时迷离扑朔。这支火炬既不左倾也不右攲的特殊造型正好成为那个特殊时期的意识形态领域的摇摆彷徨的见证。

  抵达韶山前,按行程安排,先行绕道刘少奇故居。不知这是出于哪方面的考虑,也许是毛、刘同为新中国主要缔造者的缘故吧,亦或是毛、刘故居比邻的缘故吧。是的,两位伟人家乡相距仅30多华里,不由得感叹三湘人杰地灵。

  始入刘少奇故居拱形门楼,打入眼帘的是耸立路旁的一尊红色塑雕,不是人像雕塑,而是一本书,共产党人的理论著作——刘少奇同志倾情力作《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目睹书名,不由使人联想起那段敏感的特殊历史,雕塑鲜红地耸立在路旁,宛如一只具有警世意义的巨大的惊叹号。

  刘少奇铜像矗立在松柏环抱的宽阔广场上,他一身工装,略显瘦削、棱角分明的脸庞透出坚毅、执著的神情,他的背后,高大的门楼牌坊的宽阔门楣上,“刘少奇同志故居”七个镏金大字在此刻西斜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走进门楼,踏上了通往刘少奇同志故居的道路。首先拾级而上一段长而弛缓的石阶,石阶被低矮的绿色景观植被分为左右两道,显得清爽而阔绰,台阶两侧松柏森然。上至台阶尽头,呈现眼前的是一遍苍翠的松林,一道小径蜿蜒其间,引导着我们前往刘少奇故居。小径两旁葱翠的树木遮天蔽日,尽褪溽暑。静,很静,游客们的交谈声反觉更增强了这一感受。

  终于,坐落于一处山弯里的刘少奇同志故居——一溜呈一字形排开的数间气派的砖瓦房柳暗花明地出现在眼前,这里环境整洁清幽,周遭黛山环抱,有虎踞龙盘之势。宅前有一口水塘,较大,水质不太清澈,凛然水气频添肃穆、萧散。故居结构材质、建筑样式及占地面积,都向人们昭示,这是旧社会里一个大户人家。

  盘桓良久,离开时,即将西沉的夕阳柔和、明丽的余晖,斜映在房屋正面的墙上,令人产生梦幻般的遐想。历史的脚步杳然已远,留下的是耐人咀嚼的碎片与陈迹,在流淌的时光中无言地向后人反复倾诉,予人启迪,予人无尽的反思。

  旅游团成员集体返回刘少奇铜像广场旁停车场,驱车前往最后的目的地——韶山。在经过通往停车场的几处规模不大但很热闹的售卖纪念品的摊点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几乎所有的摊点上摆放的像章、水晶座、镏金小塑像、诗词卷轴等,多是关于毛泽东的纪念品。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为贫困群众出谋划策民以食为天,习近平心系中国饭碗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习近平异常难忘的下党乡脱贫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