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洗白转基因,欧盟资助的研究团队竟然发布虚假声明

作者: jrry86翻译 日期: 2018-06-28 来源: 稻菽千重浪

  稻菽按

  近日在网络上流传一则新闻:欧盟资助的研究团队发现喂食转基因玉米对大鼠健康没有影响,推翻了前人关于转基因喂养研究发现肝肾损伤和肿瘤的结论。挺转者为此奔走相告弹冠相庆,似乎迎来了转基因的春天。然而剧情迅速反转,该项研究漏洞百出,涉嫌虚假陈述与误导声明,并未经过同行审查及报告发布,便强行召开发布会,实力“洗白”。

  Jrry86按

  近日在媒体和网上流传一篇来自科技日报的文章《用1.13亿元去驳斥一篇转基因致癌论文,代价是否太大?》[1],说的是欧盟资助的三个研究发现喂食转基因玉米对大鼠健康没有影响,从而否定了塞拉利尼的两年期转基因玉米喂养研究所发现的大鼠肝肾损伤和肿瘤发生现象,并建议欧盟取消在审批转基因作物和食品时要求的动物喂养试验。挺转者一时欢呼雀跃,奔走相告,似乎塞拉利尼的研究被完全证否了,转基因食品从此也就安全了,他们就可以大肆推销大吃特吃了。笔者特地翻译这篇文章及时给他们泼一盆冷水。

  简单来说:那个两年期的致癌性研究G-TwYST尚未正式发表、研究细节未知,使用的是不同于塞拉利尼研究的大鼠品系,因此与塞拉利尼研究不具可比性,而且所使用的抗草甘膦转基因玉米NK603仅在播种后一个月喷洒过一次草甘膦,严重点说,这是使用假样品做的试验;GRACE研究的对象是抗虫转基因玉米MON810,不同于塞拉利尼研究,而且是90天和1年期研究,大大短于塞拉利尼研究,更重要的是,实验中发现大鼠胰腺重量降低、血糖水平增加,且与剂量相关,研究者却毫无科学根据地用所谓的不具有毒理学相关性而否定了这些不利影响;GMO90+也是180天短期研究,探究的是对健康影响效应的生物标记物,针对的是不同的问题。

  正文

  两个亲转基因游说团体“科学联盟”[2] 和法国的AFBV(法国生物技术协会 )[3] 正忙着狂热地推销欧盟资助的转基因作物大鼠喂养研究的结果。这些团体声称,欧盟研究的结果否定了塞拉利尼的研究发现[4],即转基因玉米NK603和它被设计来耐受的基于草甘膦的农达除草剂,会对大鼠造成不利健康影响。该联盟的标题是“欧盟的研究否定了塞拉利尼的转基因玉米导致肿瘤的主张”,而AFBV的则是“三项研究否定了塞拉利尼的转基因玉米研究结果”。

  AFBV宣称欧盟研究“推翻了塞拉利尼研究得出的所分析的转基因玉米毒性的主要结论:未发现任何潜在风险。此外,这些新研究不支持塞拉利尼提出的需要进行长期研究的建议”。

  这些游说行动所涉及到的研究是,由欧盟资助的被称作GRACE和G-TwYST的喂养研究项目,以及由法国政府安排的GMO90+研究。[5]

  但是这两个游说团体给出的是虚假陈述和误导性声明,其目的明显是想蒙蔽公众和监管机构。

  相关研究

  AFBV新闻稿中提到的三个欧盟研究项目分别是G-TwYST,GRACE和GMO90+。这些相互关联的项目包括[6]以下大鼠喂养研究:

  G-TwYST - 抗农达转基因玉米NK603的90天亚慢性以及2年期综合慢性毒性和致癌性研究

  GRACE - Bt玉米MON810的90天[7]和1年期[8]研究

  GMO90+ - MON810和NK603玉米的6个月(180天)研究,探究对健康影响效应的生物标记物。

  转基因游说观点中的漏洞

  以下是亲转基因游说者观点中的漏洞概要。说客们的虚假陈述和谎言正得到研究人员本身的支持,这是科学的耻辱。

  1. 游说者在研究发表之前,就传播对这项研究的评判

  AFBV和“科学联盟”在转基因NK603玉米的G-TwYST 2年致癌性实验在同行评议的期刊发表之前,就传播对其结果的评判。我们还不知道这项研究是否发现了一些真实或潜在的风险,却被游说者甚至研究人员自己淡化处理了。

  所有关于G-TwYST 2年实验结果的公开信息都是在一个新闻发布会[9]上宣布的。研究人员没有提供任何细节,只声称这个实验的结果以及针对同一个转基因生物的一个较短的90天研究“没有发现NK603玉米存在潜在风险”。

  我们建议公众在完整结果发表之前应谨慎对待这个说辞。过去发生过好些欧盟资助的转基因生物对健康影响的研究被歪曲和谎报,以伪造转基因生物是安全的。这些研究结果的真相不会存在于新闻发布会或摘要中,而是深深隐藏在发表的研究细节中。

  举个例子,我们只需要看看AFBV援引的作为转基因生物安全性证据的90天GRACE研究。在这个例子中,看起来是研究人员自己主要承担了欺骗行为。他们声称[10]在转基因饲养的动物中没有观察到不良反应。但仔细检视[11]已发表的研究则表明,喂食MON810玉米的大鼠即使在最低剂量下,也显示出总血清蛋白浓度和胰腺重量下降以及血糖水平升高。

  让人惊讶的是,尽管胰腺在调节血糖水平上的作用是众所周知的,作者却没有同时讨论这些变化。相反,作者对统计显著的而且是剂量依赖性的胰腺相对重量的降低保持沉默,对血糖的显著增加不予理会,就因为这些现象仅出现在试验A的雄性大鼠中(该试验A使用的是MON810玉米的某个品系)。然而,不仅是试验A的雄性大鼠的胰腺重量下降,用另一种MON810转基因玉米品系进行的试验B的雄性大鼠也同样下降,尽管这一变化在统计学上并不显著。在整个实验中,没有发现这种转基因玉米存在“安全”水平。尽管如此,研究人员仍然得出结论说所有这些发现都不具有毒理学相关性,却没有给出任何有效的科学依据。

  另一个历史性的例子是,欧盟委员会和各种亲转基因游说者声称[12],之前欧盟资助的一系列转基因大米90天大鼠喂养研究,提供了转基因食品安全的证据。但仔细阅读已发表的研究结果显示,所有转基因喂养的动物都出现了变化,而且在一些情况下统计学显著。这些变化包括器官重量和免疫反应的差异,几乎可以肯定是有害的。这些研究没有一个可以得出所检测的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就更别说转基因食品整体的安全性了。

  看起来,亲转基因游说者是寄望于这样的假设:人们不会真正阅读研究报告,而只会相信他们在新闻稿、摘要和媒体上提供的声音。

  在研究正式付印发表之前,发布转基因喂养实验“未发现任何影响”的虚假声明,比较容易侥幸成功,因为没有人能够检验其声明是否属实。

  这给我们展示了在转基因安全性研究上正在运作着的双重标准。看起来在经同行评议而发表之前,就公开有关转基因的结论,是一种重大科学罪恶。当然这只适用于这个结论是转基因生物会造成伤害。如果结论是转基因生物是安全的,那么即使是在研究发表之前就迫不及待地公开发表声明,这也没什么问题。

  图:阿帕德·普兹泰博士

  例如,在1990年代,阿帕德·普兹泰博士就受到了亲转基因科学机构的公开谴责[13],因为他在数据经过同行评审和发表之前,就公开了转基因土豆对喂养的大鼠造成有害健康影响的研究结果。【译注:后来普滋泰的研究发表在极负盛名的《柳叶刀》杂志上,他因此受到转基因集团的疯狂打击并失去了工作,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也参与了这一让普兹泰闭嘴的运动,详见译者以前翻译的文章《孟山都站在科学一边吗?》[14]】

  但同样的标准似乎并不适用于G-TwYST研究人员,他们并没有因为公布未经同行评审的结论——即他们测试的转基因生物是安全的,而受到质疑。相反,他们通过暗示他们的作为体现出[15] “透明度”和“让利益相关者参与”,从而占据了道德制高点。

  如果不是串通起来试图推销这些结果以利于亲转基因游说,那为什么G-TwYST的研究人员会在其结果正式发表、随时可获取之前,同意公开其结论?这个动机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会用新闻发布会来诠释[16]他们的研究结果,并挑战欧盟在转基因生物商业化之前进行动物喂养研究的要求。这一话题受到了亲转基因游说者的热烈追捧:AFBV宣称这些欧盟研究的结果与塞拉利尼建议对转基因生物进行长期研究的要求相抵触;而隶属德国农业部的联邦研究机构Julius Kühn研究所则建议[17]根据这些研究结果,应中止欧盟的动物喂养试验的要求。

  事实上,参与GRACE和G-TwYST研究的人员与农业转基因行业存在利益冲突。 GRACE项目协调员Joachim Schiemann,也是Julius Kühn研究所生物技术系的主管。[18] 根据Testbiotech的报告[19],Schiemann处于与转基因产业有密切关系的行业机构和国际组织网络的中心,这些产业系统地影响着研究机构和联邦机构。

  2. 说客们在比较苹果和橙子

  欧盟资助的研究与塞拉利尼的研究在设计和方法学方面非常不同,因此不具可比性。

  塞拉利尼研究是一项为期两年的综合毒理学研究,调查并检测了抗农达转基因玉米及其相关除草剂农达共同存在和单独存在时的影响,而欧盟的研究都未测试农达的影响(另请参阅下面的第3点)。

  图:农达在极低浓度下引发非酒精性脂肪肝病

  塞拉利尼试验的主要发现是,在低于欧盟饮用水允许浓度的情况下,极低剂量的农达除草剂会导致肝脏和肾脏受损。后来又在不同机构使用“组学”分子图谱技术单独进行实验[20],确证[21]了肝脏损伤现象。结果显示[22],这种所谓的农达“安全”剂量导致大鼠患上了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译注:可参考阅读译者翻译的文章《农达在极低浓度下引发非酒精性脂肪肝病》[23]】

  GRACE[24]的两项研究检测[25]的是一种不同于塞拉利尼研究的转基因玉米-前者是MON810 Bt杀虫玉米,后者则是NK603抗农达玉米。GRACE研究持续90天和1年,期限较短,因此无法检测到塞拉利尼研究中发现的那种长期影响。

  2年期G-TwYST研究与塞拉利尼研究时长一样,但目的不同也更为狭隘:只评估致癌性。然而,与塞拉利尼研究不同的是,它没有评估肿瘤随时间发展成癌症。此外,它的常规毒理学研究(尿液和血常规测试)不超过一年,而在塞拉利尼研究中则为2年。

  至于GMO90+研究,尽管使用了“组学”技术,但它仅限于6个月,而且是针对另一个不同的问题。

  更为关键的是,GRACE研究和G-TwYST研究使用了不同于塞拉利尼的大鼠品系--Wistar品系而不是Sprague-Dawley品系。它们的敏感性是不同的,特别是对乳房肿瘤,如纤维腺瘤,在塞拉利尼的研究中观察到一些试验组中该肿瘤发生率增加。

  Sprague-Dawley品系是“美国毒理学项目”[26]推荐用来进行致癌性研究的大鼠,并且是业界为申请监管批准而进行的致癌性研究的标准用鼠。孟山都在很多草甘膦(农达的活性成分)的致癌性研究[27]中以及对NK603玉米的90天研究[28]中都使用了它。【译注:可参考阅读译者翻译的《塞拉利尼对批评的回应(七)---塞拉利尼使用了一种天生易患肿瘤的大鼠?》[29]】

  因此,欧盟的GRACE研究和G-TwYST研究在发表之时,研究人员应该说明他们为什么选择使用可能不太敏感的品系。

  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欧盟的研究与塞拉利尼的研究没有任何可比性,因此不可能“否定”他的研究结果。

  3. 欧盟研究检测的转基因玉米并不能代表正在种植和食用的玉米

  根据Testbiotech【译注:德国的一家非政府科研机构,专门从事对生物技术的影响进行独立评估的工作)的分析[30],这个在加拿大种植的用于G-TwYST致癌性研究的玉米并不能代表在真实耕作条件下种植的NK603。 该玉米仅在播种后约一个月,用草甘膦喷洒过一次,用量为1.35公斤/公顷。饲料分析表明,喷洒草甘膦带来的残留量很低,低于0.5 mg/kg(译注:美国规定的玉米饲料中草甘膦最大允许残留水平MRL为13 ppm[31]】,在真实耕作条件下,抗草甘膦玉米常常被多次喷洒农达,并且每公顷使用更高的剂量。

  农达的应用不仅会影响植物中的残留水平,而且会影响其生物活性物质的组成。因此,这种以特定方式种植的玉米,不适合用来评估食用以实际方式种植的NK603玉米所带来的潜在不利健康影响。

  4. 欧盟研究没有检测农达的长期影响

  这些关于转基因生物的欧盟研究的一个重要缺点是,它们没有一个包含了塞拉利尼研究中的农药成分——测量农达除草剂的长期效应。塞拉利尼的实验仍然是唯一一个评估长期食用商业配方中真实低剂量农药的影响的喂养研究。这些结果仍然存在于科学文献中,从未被推翻。

  紧跟着这些欧盟研究,在有关频繁污染我们的食物供应、环境以及我们身体[32]的产品的严重公共健康风险这一问题上,亲转基因游说者再次试图转移辩论的方向。

  5. 攻击塞拉利尼的人本身没有信誉

  从AFBV的记录来看,它最近对塞拉利尼研究的拼命攻击并不令人意外。先前,AFBV及时任总裁Marc Fellous在未能以科学论据反驳塞拉利尼研究的情况下,对塞拉利尼发起了人身攻击。随后,塞拉利尼及其在卡昂大学的研究小组以及塞拉利尼隶属的法国研究机构CRIIGEN,共同提起法律诉讼,而AFBV及Fellous被判定诽谤成立。[33]

  Fellous假装他自己是一名独立科学家,但法庭案件显示[34]他通过一家位于以色列的公司而拥有专利,该公司则相应地向Aventis等公司出售专利。【译注:Aventis公司拥有StarLink抗草铵膦和抗虫双抗转基因玉米,该玉米是历史上唯一一个被召回的转基因食品,因为其表达的Bt毒蛋白Cry9C可以存留在消化系统中,因而从未被批准供人类食用[35]】

  根据塞拉利尼和卡昂大学发布的新闻稿,AFBV的好几名成员参加了法国农业转基因生物评估委员会,因此可能有份参与批准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所以实际上,攻击塞拉利尼的研究,就可以捍卫他们以前对转基因生物的意见。

  图:孟加拉的UBINIG机构发表报告指出Bt茄子产量低,导致农民陷入贫困。

  至于“科学联盟”,它装作像是一个以科学为基础的组织,但表现出来的却只是转基因辩论的一方——亲转基因方。它毫无事实根据地向BBC声称,一种试验性质的转基因植物(Bt茄子)在孟加拉国取得了90%的成功。当受到质疑时,它却不能为此说法[36]提供任何证据[37]。

  关注透明度的组织“美国有权知道”(usrtk.org)的Stacy Malkan指责[38]该联盟放弃科学的客观性,转而成为“推销转基因作物和食品的全球中心”,“农化行业的公关部门”。

  与这两个游说团体的不科学的做法相反,转基因观察【译注:发表本文的网站】将等待G-TwYST结果完整发布之后,再就他们对所检测转基因食品的风险的评估发表意见。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顽石:中秋抒怀——月圆天涯人共照,离散何止千万家

中国精英编造贬低中国人的谣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打脸!

毛主席的话真管用!

家长“晒官职”全网疯传背后,是一件大事已发生质变

辽宁王忠新:私企抓党建300多万“书记”从哪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