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报》大篇幅揭露转基因配套农药草甘膦惊人危害及黑幕

作者: 吕永岩 日期: 2018-08-26 来源: 吕永岩的博客

 

  据美国有线新闻网等多家世界知名媒体报道,2018年8月10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高等法院陪审团裁定,美国孟山都公司向因使用其生产的草甘膦致癌的园丁德维恩·约翰逊赔偿2.89亿美元,草甘膦等与转基因有关产品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又有一些国家设置了全面禁止使用草甘膦的时间表。

  2018年6月7日,德国化学制药集团拜耳用660亿美元收购了孟山都,美国法院这一判决,让拜耳股票大跌10%,转基因种子旗舰孟山都的“钱途”堪忧。

  A.孟山都研发了世界90%以上的转基因相关产品

  孟山都公司创建于1901年9月26日,总部位于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县克里沃格赫市,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转基因种子和农药公司,它对世界农业的影响巨大,不但改变了农业生产方式,还通过转基因技术研发了众多转基因农作物。

  根据2017财年(2016年9月1日至2017年8月31日)的年报,孟山都销售收入146.4亿美元,经营收入32.1亿美元,净收入22.7亿美元,总资产213.3亿美元,净资产64.6亿美元,共有员工23300人。

  由于孟山都研发了世界超过90%的转基因种子,以及与这些转基因农作物配套使用的除草剂,转基因食品安全、除草剂对人的健康和环境危害问题一直备受争议。2013年5月25日和2014年5月24日,世界50多个国家的400多座城市两次发起“反孟山都大示威”,有数百万人参加。

  B.转基因农作物大多为使用除草剂研发

  孟山都研发的草甘膦除草剂1974年上市,专利保护期已于2000年9月期满。

  草甘膦是广效有机磷除草剂,是一种非选择性除草剂,将它喷洒到农田后,会把杂草和农作物一起杀死。所以,草甘膦起初只能在路边、运动场等没有人工栽培植物的地里使用,用于清除野草。

  为扩大草甘膦市场,孟山都便研究如何让农作物不被草甘膦杀死,这样,农民便可在农田里使用草甘膦清除杂草而不伤及 农作物。孟山都发现,一种叫“矮牵牛”的植物对草甘膦有抗药性,于是,就把“矮牵牛”的抗草甘膦基因植入农作物中,这样,就可以放心种植这些农作物,使用草甘膦时不用担心会被杀死。

  20世纪90年代,抗草甘膦转基因玉米、油菜、大豆、棉花被研发出来后,到2014年,共研发出了23种抗草甘膦转基因农作物。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传统除草劳作太辛苦了,孟山都抗草甘膦转基因种子生产出来后,农民争相购买,草甘膦和抗草甘膦转基因种子迅速席卷美国和南美一些国家,给孟山都带来滚滚财源。

  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有“自身技术保护系统”,如果用孟山都的种子,以后每年都要向它购买。如果农民自己留存种子,其抗除草剂效果一代不如一代,产量也会逐年下降,甚至不如传统种子。购买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必须同时购买它的除草剂;反过来,购买孟山都的除草剂,必须同时购买它的种子。这种“捆绑销售”让孟山都从农民身上吸走了大量金钱。

  现在我们知道了,草甘膦与转基因农作物密切相关,两者是互相依存的一对,没有抗草甘膦转基因农作物,就无法在农田里使用除草剂,没有草甘膦除草剂,也就没有这么多转基因农作物。

  根据美国农业部2015年的统计,美国种植的玉米中抗草甘膦转基因玉米占89%,种植的大豆中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占94%,种植的棉花中抗草甘膦转基因棉花占89%!

  早在2007年,美国本土使用的草甘膦已达到10万吨。后来,鉴于草甘膦对土壤、水的污染,美国对草甘膦的使用量有所控制,增速放缓。

  草甘膦专利期满后,不少国家生产草甘膦,有的国家产量甚至超过美国。目前草甘膦是全球销量最大的农药,2014年全球使用草甘膦83万吨,到2016年上升至113万吨。

  C.一些杂草对草甘膦有了耐药性

  除草剂和抗生素一样,如果长期使用,一些杂草对除草剂就了耐药性,除草剂就无法杀死这些“超级杂草”。

  还有,转基因农作物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通过“基因漂移”让附近其它生物也感染上转基因。抗草甘膦转基因农作物会把抗草甘膦基因感染给杂草,从而也让杂草产生了草甘膦耐药性,这就逼迫农民不断加大草甘膦的使用剂量和频率。

  1988年,澳大利亚发现硬直黑麦草对草甘膦有了耐药性,到2014年,全球报告的农田抗草甘膦硬直黑麦草达到300万亩。美国农民协会2006年的报告显示,有107种杂草有了对除草剂的耐药性,其中15种被证实对草甘膦有耐药性。2010年5月4日,《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22个州6000万亩玉米、大豆和棉花田受“超级杂草”之害,约占这三种农作物播种总面积的5%。

  美国环境保护局联合几所大学2010年发布的一个研究报告显示,83%的野生油菜(杂草)被检出了抗草甘膦基因。美国杂草科学协会2012年列出了美国22种抗除草剂的杂草超过8550万亩。孟山都自己的科学家也列出了对草甘膦有耐药性的160种杂草。草甘膦对这些杂草无效或者效果减弱,为清除这些杂草,农民不得不增加草甘膦使用剂量,或重新采取传统方式除草。

  2014年2月20日,美国农业部发布的一个研究报告证实,抗草甘膦转基因玉米田的草甘膦用量在2001年是每亩113.4克,到2010年增加到每亩149.7克,10年间每亩用量增加了三分之一。

  D.草甘膦对环境的影响

  上文已述,绝大部分转基因农作物是为抗除草剂研发的,播种抗除草剂转基因种子,就可以在农田里随意喷洒除草剂而不会伤及禾苗,这就放纵了除草剂的使用,这必然会污染环境,甚至带来生态灾难。

  2014年2月20日,美国农业部发布的一个研究报告认为,转基因农作物可能会引起巨大环境风险。

  2014年3月16日,斯里兰卡《国家报》报道称,斯里兰卡总统颁布命令,禁止草甘膦在斯里兰卡销售和使用,因为研究表明,斯里兰卡北部地区蔓延的慢性肾病是由草甘膦引起的。研究称,草甘膦的早期试验在土壤里的半衰期是47天,实际上长达22年,因为草甘膦遇到金属离子(GMCs)后很难生物降解,这样,被草甘膦污染的饮用水对身体的危害就像重金属残留在肾脏里。

  E.草甘膦被世卫组织列为“2A级”致癌物

  2015年3月20日,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公布了举世震惊的《112专刊》,判定世界上应用最广泛的农药草甘膦具有遗传毒性,它可以损坏DNA,对动物致癌,对人类也“很可能致癌”。

  世界卫生组织依据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的结论,把草甘膦列为“2A级”致癌物,即“极有可能导致人类患癌”。

  世界卫生组织把对人类的致癌物分为5级,“2A级”致癌物仅次于最高级别的“1级”致癌物,“1级”致癌物指“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导致人类患癌”。

  2015年3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环境健康危害评估局把草甘膦列为致癌物(相当于世卫组织的“1级”致癌物)。孟山都对这一决定极为不满,并于2016年起诉加利福尼亚州环境健康危害评估局及其局长劳伦·蔡斯,但在2017年3月败诉。

  2017年3月15日,欧洲化学品管理局把草甘膦定性为“引起人类眼睛伤害和水生生物伤害”。

  美国、加拿大和瑞典的病例对照研究结果显示,排除其他杀虫剂的影响后,经常接触草甘膦的人患非霍奇金淋巴瘤风险增加,长期暴露于草甘膦可能导致肾脏和生殖系统损坏。

  阿根廷国立大学自然科学系遗传与环境性突变组论文揭示:接触草甘膦等为转基因农作物配套除草剂儿童组遗传损伤,比未暴露儿童组高44%。

  2018年8月15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称,独立环保组织和环保产品认证机构美国环境工作团队(EWG)在测试孩子们最喜欢的45种早餐食物时,发现有31种产品的草甘膦含量高于儿童安全水平。草甘膦泛滥和食品残留量超标再次引起各国政府和居民的高度关注。

  F.孟山都将面临上万亿美元的草甘膦致癌赔偿案

  2018年8月10日,坐落在旧金山市的加利福尼亚州高等法院陪审团裁定,德维恩·约翰逊患癌的主要诱因是孟山都生产的草甘膦,为此,判孟山都支付约翰逊2.89亿美元的赔偿。该判决建立在孟山都内部资料基础上,孟山都内部资料显示,孟山都在1983年就知道草甘膦具有致癌性。

  现年46岁约翰逊在担任一运动场园丁期间,每年用草甘膦除草20-30次,并发生两次身体浸泡到草甘膦药液的事件。他在2014年被诊断患非霍奇金淋巴瘤,现已全身八成出现病变。

  约翰逊的律师指出,孟山都若提出上诉,将承担巨大代价,因为上诉期间必须支付赔偿金每年高达2500万美元的利息。

  这是美国首次审理草甘膦与癌症关联的诉讼案件,这一判例无疑让成千上万因使用草甘膦致癌的受害者看到了希望。目前,美国约有5000个类似的案子等待审理,依照“约翰逊诉孟山都案”的判决结果,孟山都将支付的赔偿金总额会高达1.5万亿美元,而孟山都目前的净资产才65亿美元,赔偿金总额是净资产的230倍,巨额赔偿有可能让孟山都破产倒闭。

  美国以外也有不少起诉孟山都的案件。2018年8月22日,法新社报道称,法国北部埃纳省的果农让-克劳德·特尔勒在2017年也因使用草甘膦患癌起诉孟山都。特尔勒今年70岁,几年前被兰斯医学院诊断患前列腺癌,他体内检测到的可能致癌物质只有草甘膦一种,且尿液中草甘膦含量为每升0.25毫克。

  G.一些科学家被收买为草甘膦“洗白”

  法国海外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世界报》2017年10月披露,官方和科研机构40年前就知道草甘膦的致癌性,但后来逐渐倒戈致力于为其“洗白”,进行利益输送,而这些“洗白”草甘膦有功的科学家和公务员后来不少跳槽到孟山都,领取丰厚的年薪,过着优哉游哉的生活。

  法国《世界报》的报道还提到,美国环境保护局将草甘膦危害性降级的几名公务员,后来都跳槽到孟山都或其关联机构任职。例如,环境保护局研究小组负责人琳达·费舍尔1993年跳槽到孟山都任副总裁,负责人助理詹姆斯·兰姆等6人从环境保护局辞职后加入为孟山都服务的一家律师事务所。环境保护局的不少相关科研人员离职后继续从事草甘膦研究,并接受孟山都的“特殊关照”。

  法国《世界报》的报道继续披露,欧盟相关机构组织的对草甘膦危害性研究的专家组成员,毫不顾忌地与孟山都“穿一条裤子”,研究报告的很多内容引用甚至大篇幅复制孟山都自己的研究文件,最重要的章节如致癌性和生殖毒性等的结论均来自孟山都自己的文件,关于草甘膦遗传毒性的40页,几乎与孟山都的文件一模一样。总之,对孟山都有利的研究报告就认为是可靠的,对孟山都不利的研究报告就认为不可靠,连那些发表在权威期刊上认定草甘膦有害的研究报告,也被认为不可靠。

  法国《世界报》的报道提到,法国一批良心科学家在2012年公布了一项秘密研究报告,他们用美国孟山都的转基因玉米喂养200只老鼠,13个月后乳腺、肝、肾肿瘤发病率比用非转基因玉米喂食的老鼠高出2-5倍,实验进行到24个月时,50%到80%的母老鼠发生肿瘤病变,多为乳腺癌,肿瘤有一个乒乓球大,可达身体重量的四分之一。这项研究之所以保密,就是为了不让孟山都干扰,防止科学家被收买。

  H.越来越多的国家对草甘膦说不

  尽管利益集团与官方和一些研究机构勾结,极力隐瞒草甘膦毒性真相,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因草甘膦致癌案例曝光,草甘膦毒性的真相终究要大白于天下,有的国家已经禁止使用草甘膦,还有一些国家公布了全面禁止使用草甘膦的时间表。

  2011年7月14日。匈牙利宣布修改刑法,把传播转基因种子列为重罪。

  2013年9月,萨尔瓦多共和国议会投票通过禁止使用53种农药的法案,其中就有草甘膦,法案要求从2015年起禁止销售和使用草甘膦。

  2014年3月7日,《维也纳日报》报道称,奥地利环境部长和卫生部长都表示,奥地利农田绝不会出现转基因作物。不让播种转基因种子,也就变相宣布禁用草甘膦。

  2014年4月,荷兰通过法律,禁止向居民个人销售草甘膦家庭使用,但商业使用不受影响。

  2015年3月,斯里兰卡总统发布总统令,禁止进口、销售和使用草甘膦,总统令立即生效。但2018年5月,斯里兰卡又允许在橡胶园和茶场使用草甘膦。

  2015年5月,哥伦比亚宣布从2015年10月起禁止使用草甘膦。与此同时,百莫大群岛宣布暂停进口草甘膦。

  2016年7月,马耳他环境部长何塞·埃雷拉宣布,基于谨慎原则,马耳他禁止使用草甘膦。马耳他公民表示赞同政府的这一决定,称之为公民社会的胜利。其实,在这之前,马耳他至少25个地方议会已经禁止在他们的地区使用草甘膦。

  2016年,意大利禁止在花园、公园等公共场所和儿童、老人等弱势群体活动区域使用草甘膦,在公路、铁路附近、城市运动娱乐场所、操场附近以及卫生设施附近限制使用草甘膦。

  2018年8月13日,德国环保部发言人表示,将在3年内禁用草甘膦。

  2018年8月18日,法新社报道称,法国绿党将向法院提起审判请求,要求在法国立即禁止草甘膦。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法国到2021年在全国范围内全面禁止使用草甘膦,并呼吁世界其他国家也禁止使用草甘膦。

  近日,巴西一法官宣判暂停使用草甘膦,直到政府完成对草甘膦毒理学的重新评估后再另作决定。

  2017年11月27日,草甘膦在欧盟境内使用许可到期后又获得5年延期,至2022年,投票结果是18票赞成、9票反对、1票弃权。投票前,法国和德国均表示会投反对票,但在投票时却投了赞成票,由此引起两国政府的分裂和民众的不满。鉴于美国法院对草甘膦致癌的判决,到2023年欧盟再次为草甘膦使用许可延期投票恐难以通过。如果被否决,这就意味着在欧盟各国均不得销售和使用草甘膦。

  关于公众健康与环境的决策如果失误,会为之付出高昂的代价。目前形成的一个共识是,对诸如草甘膦等与转基因相关的决策,要让民众广泛参与讨论,充分听取民众意见,防止被利益集团收买的无良科学家利用科学的名义行骗,误导公共政策制定。我们要牢记艾森豪威尔总统的警告:“必须警惕由科技精英掌控公共政策的危险。”(本文发《羊城晚报》2018年8月25日A8版)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菲律宾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谈习近平开始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热门文章

毛泽东为什么要打倒陶铸

厉以宁成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表彰推荐人选,公示还剩最后一天

当前中国腐败全景图文,太吓人了

顽石:武大郎何辜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