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的标签(上):警惕被资本玩弄的有机认证

作者: 齐苗 日期: 2018-09-19 来源: 食通社

  作者简介:齐苗,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社区发展硕士。可持续食物体系的写作者,文章曾发表在食通社、澎湃等媒体平台。

  

 

  有机和有机食品认证

  在超市购物时,你会发现几乎所有产品都是带有包装的,包装上除了产品的基本信息,还会有一些有“额外价值”的标签。从一些标签上我们可以了解到食物的生产方式、生产理念甚至工人的待遇也可以被体现。那么每一种标签具体代表什么含义,他们的标准是什么,获得标签的途径(认证体系)是怎样的,以及这些标签各自体现了什么价值等等,接下来,我们将会对这些熟悉又陌生的标签进行梳理和讲解。

  

打不开?点这里>>>

 

  首先了解下中国市场上最常见的几种食物标签:无公害食品、绿色食品和有机食品。

  

 

  市场上常见的几种食物标签

  有机食品被我们所熟悉的似乎就是禁止使用农药化肥等化学合成投入品,除此之外有机还有什么别的价值么?无公害食品和绿色食品又常常被我们忽略,其实这两种标签的标准也非常具体。了解它们所代表的等级和标准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进行选择。(这三个概念和认证,其实对应的是农产品生产标准,以及按照这种标准生产出的食物。)

  无公害食品:要求产地环境、生产过程、产品质量都符合国家标准,允许使用农药化肥等投入品,但国家禁用的剧毒农药和有害肥料除外。严格意义上来说,无公害食品是食品的基本要求,我们所有普通的食品都应该满足或达这个标准。它是一个基本的准入条件。

  绿色食品:根据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的资料:绿色食品是指在无污染的条件下种植、养殖,施有机肥料,不用高毒性、高残留农药的产品。生产规范高于无公害,但没有有机食品那么严苛。

  有机食品:有机食品严禁使用农药化肥、激素、包括生长调节剂和饲料添加剂,以及转基因种子等化学合成投入品。所以有机食品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际上都是公认的最高等级的食品标准。

  了解了有机、绿色、无公害这三个等级标准并不是我们此课的目的。我们在购买有机认证食品的时候应该怎么溯源,怎样从标识上找到更多的信息?我们可以先从有机食品的认证标签开始了解:

  我国的有机食品的认证标签

  

 

  我国的有机食品的认证标签

  从有机标签上可以看到两个标志,一般在有机认证标左边的是认证机构的标志。有机认证采取第三方认证的方式,目前我国约有20家经过国家承认的认证机构。这些机构统一执行国家的认证标准。企业在申请认证时,就要说明当年预计的产量和包装单位,认证机构由此来确定为认证产品发放有机标签的数量。除此之外,有机标签上还必须有一个有机码,保证有机产品的可溯源性。有机码由17位数字组成,前三位是认证机构代码,后面两位代表年份(有机认证的有效期为一年),最后12位是认证标志发放的随机码,可以通过官方网站(www.ofcc.org.cn)对有机产品的产品和企业信息等进行查询。

  

 

  不同国家和区域的有机认证标签

  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有机认证标准的侧重点和特点不尽相同,要求也是高低不一。不同国家间进出口彼此国家的有机产品需要从新按照进口国的标准进行认证。也有一些国家之间签署了有机产品互认协议,可以直接进行贸易。比如我国和新西兰就达成了这样的协议。

  有机认证几乎在全世界各国都得到了普遍的推广和认可。亚洲、欧盟、澳洲和美洲等,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各自的认证标识,下面选取一些我们国家经常见到的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有机认证标识:

  

 

  图片:不同国家的有机认证标识

  IFOAM:有机农业在50~60年代发展阶段的时候,作为一个非主流的农业模式并没有正式的认证和标准。那时候有机农业的社区非常小,只有社区内同行间互相认证的方式。当时一些推动有机农业的积极分子,在民间成立的第一个国际有机农业组织就是国际有机运动联盟,简称IFOAM。1972年成立之初,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有机农业的规范和定义。1980年,IFOAM首度制订了有机农业生产和加工的标准,对有意愿加入的会员进行验证,会员按照IFOAM的标准生产和销售。

  IFOAM对有机农业的定义包含四点:生态、健康、公平、关爱。尽管IFOAM的规范是最早制定的,但是在很多国家和地区并没有把IFOAM的标准划入到他们正规的认证体系中。所以IFOAM的标准在很多国家都只是作为参考,并不作为规范执行。

  欧洲有机农业认证:作为欧盟的通行有机认证机构。对于加工品,其认证标准规定原材料达到95%以上的有机可以获得认证。

  ECOCERT:同样是欧盟的有机认证,ECOCERT几乎是欧盟最具代表性和权威性的一个有机认证,也是欧盟最大的有机认证机构。ECOCERT的要求非常严格,从原材料到成品全部过程必须百分之百不添加任何化学投入品,并且拒绝使用任何动物测试。

  法国的AB认证:AB认证是法国国家有机认证标识,隶属于法国农业部,规定原材料成分必须百分之百来自受管控的有机农场。

  德米特demeter:1928年成立于德国,是针对生物动力农法(bio-dynamic)的认证。

  USDA:美国农业部认可的有机认证。

  认证体系

  在全球,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使用第三方认证的方式进行有机认证。在我国,第三方认证机构指和第一方(政府部门)和第二方(申请认证的企业)没有利益冲突的,由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发放许可的认证机构。有机认证的过程十分繁复,从提交申请材料,审核材料,现场考察,提交评估报告,认证、颁发证书,直到发放二维码和有机标签等,历经九个步骤,中间需要大量时间和书面材料。有机认证的有效期为一年,且认证费用高昂。

  

 

  有机认证的过程 | 图片来源:http://www.ofdc.org.cn/article_info.asp?n_id=281

  复杂的流程和高额的认证费用带来的问题是让有机认证成为有规模、有经济实力和懂得规则的农场和大型的食品公司的认证。对于个体小农来说很难负担,他们也没有人力和能力去做这样的官方认证。

  第三方认证本质上也是基于信任的认证体系。但由于认证活动只发生在生产者和认证机构之间,认证机构派出的检查员一般每年只会执行一次现场检查,在遇到诚信、技术有问题的生产者和认证机构时,这种认证机制也容易出现问题。

  经过有机认证的食品一定是健康的么?

  答案是:不一定!因为我们发现一些垃圾食品的包装上也是有有机认证标识的。比如用有机原料做的高糖高油高盐,甚至富含化学添加剂的各类薯片、饼干、零食。这些加工食品虽然能被认证为有机食品,但已经和健康没有什么关系了。从这个角度来看:有机的标签有时候只是食品公司的营销标签罢了。对消费者来说,看懂标签、看懂配料表、了解健康饮食的基本知识,才是不被忽悠的法宝。

  

  参与式保障体系

  

打不开?点这里>>>

  参与式保障体系PGS

  通过了解有机认证体系,我们发现第三方认证有意无意地把小农排斥在外了。但小农对生物多样性和老品种保护实际上是做了很大贡献的。那他们该如何生存呢?怎样让他们的产品在没有有机认证的情况下也被得到认可?

  

 

  国际有机运动联盟IFOAM建立了以小农为主体的,消费者也参与其中的互信系统——参与式保障体系(Participatory Guarantee System),简称PGS。这个体制同样要求不能使用农药化肥等投入品,它和有机认证体系是兼容的。同时它强调消费者和农民之间的共同学习,共同提升。

  

 

  PGS模式图

  如图所示,PGS核心是多方参与,由不同的利益相关方:包括农民、消费者、本地NGO、学校、农业专家等组共同成。他们在一起探讨监测和走访方案,定期进行农场走访,和农户交流,询问种植情况等。

  PGS的特点

  强调参与性,特别是消费者的参与;

  强调对消费者的教育

  强调农友间的互相学习

  信任 vs 检测/认证

  PGS是一个发展工具,不仅仅是一种认证方式

  低成本/成本社会化

  适用于多样化种植和养殖的小农户

  农夫市集、团购、小型销售平台等形式的社区基础适宜PGS的建立:当地,直接市场

  有一些国家和地区也认可PGS认证,比如印度就有两个得到官方认可的PGS认证体系。农户可以为自己的产品打上PGS认证标签,有利于产品的流通。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的PGS拜访通常由市集工作人员、农友、消费者、技术专家等共同参与

  并不能说PGS是一个本土的社区型的系统就认为它不严谨和不严格,比如北京有机农夫市集新农户加入流程的时候就非常严格,也有相关的流程,审核和考察。

  PGS最重要的是在过程的把控和对社区的建设。这是两者理念上很大的不同点。

  有机运动的发展演变

  有机运动的演变历程

  我们了解了有机标签,有机认证的体系,第三方认证以及认证流程,接下来从有机的理念出发,对其发展历程进行梳理:有机运动从开始发展到现在有什么样的变化,中间是否存在什么争议?

  1962年,《寂静的春天》一书在美国面世即引起了社会公众对现代农业——尤其是化学农药和肥料在农业中使用的极大重视。此书的出版被认为是西方环保运动的发端和有机农业运动的起源。

  最初的有机运动除了提倡不使用化学合成投入品,还包含了深刻的社会价值。比如,对资本主义分配体系的反抗、劳工公正待遇的呼吁、农场动物生存环境的改善,还有对健康饮食的提倡等等。

  1990年是有机食品市场的转折年,当年美国有机农业产品销售额超过了10亿美金。大型食品公司的注意很快转向了有机市场,美国农业部也开始定义“有机”和有机标准。

  有机的“大”“小”之争

  在有机概念定义之初,美国大的食品公司和小农场主都希望推动政策的制定。小农场主希望建立严格的生产标准,推动有机运动的社会价值最大化;大的食品公司为了利润最大化希望尽可能降低有机标准。最后的结果各有胜负,在建立严格生产标准的同时,大公司提倡的工业化有机操作和垃圾食品也被接纳了。

  2002年,美国的有机产品规定的可以使用的化学合成添加剂有77种;到了2015年,这一数字增加到大概250种。在大企业进入有机业以后,有机产品的标准越来越被商业侵蚀,其社会价值也在慢慢消失,有机食品更多表现的是其商业价值。随之产生的“工业化有机”一词,就是说在种植过程中虽然不使用农药化肥这样的化学合成投入品,但却使用工业化种植的方法种植,甚至鼓励单一化种植。比如美国的有机生菜农场可以达到两万八千英亩,这样的菜在标准上是有机菜,但是完全丧失了有机理念的社会价值。

  有机运动的“变质”遭到了很多人的诟病。尤其是最初推动有机农业的积极分子,他们失望于现在这种不提倡社会价值,只注重商业价值的商业有机。

  现代有机农业生产方式变成一种以产品为驱动的生产方式,可以完全不去考虑环境和社会影响。但在另外一方面,在有机运动中还有一些其他的流派是以理念甚至哲学思想为导向的生产方式也是值得我们注意的。

  生物动力农业

  1924年,人智学家鲁道夫·斯坦纳为治疗和保护土地提出了生物动力农业。配套有德米特认证体系(Demeter)。生物动力农业将农场视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强调种养结合、自我循环,并通过一些由天然材料制成的配方为土地和作物提供顺势治疗,以增强土地活力。重视动物在循环体系中的作用,强调制作堆肥,也有体系研发的土壤添加物。

  自然农法

  1931年,日本的福冈正信先生提出依循大自然法则的生产方式——自然农法。以维护土壤生机的土壤培育为基础,不使用任何化学肥料、农药和各种生长调节剂以及任何有残害土壤的添加物。任自然生化,只获取自己所需要的一部分。他的理念常被简化为”无为而治”,甚至“懒人农法”。通常不使用任何外部投入品,包括大棚、地膜等设施。

  朴门永续设计

  70年代由澳洲生态学家提出的模仿自然生态系统的一套设计原则。从自然界中寻找各种可效仿的生态关系,再模仿其模式来设计庭院、生活和农业生产,以寻求并建构人类和自然环境的平衡点。强调根据朴门原则进行农场规划,较少依赖外部投入品。点击了解更多日本朴门农业:不压榨人类与自然的生活方式

  这几种生态农业的流派各不相同,但都在提倡人和自然的和谐相处,注重生产过程中对环境和人类的友好。

  一些思考

  今年(2018年)美国有机认证允许水培蔬菜(仅用营养液)被认证。作为消费者,你认为这样的食品能算作有机产品么?虽然没有外部化学合成品投入,但是这样的食物和土壤是脱离的,更和从改善环境和土壤作为发端的有机农业的根本理念没有关系。愤怒的美国有机小农甚至提出了更高标准的“真有机农业”(real organic project),以抗议官方标准对有机理念的亵渎。

  大型超市里卖的有机认证产品算是有机产品么?大型企业进入有机行业后,在生产端大大压低了产品的价格,小农无法承受过低价格的竞争,因此也无缘被大型超市垄断的消费市场。

  我在美国有一次参加农业论坛时,遇到一位声称用有机方式种植转基因产品的农民。他质问为什么用转基因种子种植的产品不能称之为有机产品?你觉得呢?

  无法保证小农和农场工人获得公正待遇的 “有机产品” 算是有机么?举一个种植草莓农场的例子,这个农场一半种植常规草莓,一半用有机方式种植。在收获的时候,农场雇工更愿意去常规种植的部分劳动,因为常规种植的草莓个头更大产量更多,他们的收入会因此比在有机方式种植的部分更高。所以如果只关注有机产品本身,无法保证农场工人公正待遇的“有机认证产品”也是背离了有机运动的初衷的。

最新推荐

乡村聚人气关键靠产业留人今天,致敬长征!清江游:“圈子论”暴露了西方集团的真面目骂不倒的毛泽东与撞不垮的长江一桥

热门文章

郭松民| 纪念长征胜利82年:毛泽东为何对?张国焘为何错?

贾根良:让这些人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划策,危矣

宋方敏:究竟谁是中国经济的顶梁柱?

披露:苏联解体前400多名高层领导已被共济会收买!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