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农运30年后,台湾农民有过得更好吗?

作者: 刘怡馨 日期: 2018-06-04 来源: 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食物主权按:1949年,蒋介石政权退守台湾后,在美国支持下推行了土地改革。台湾农民纵然在土改后获得土地,但命运却未真正改变。土改后,农民开始成为工业规模扩大时的劳动力来源以及工业原料的提供者。在冷战时期,台湾作为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阵营对阵社会主义阵营的桥头堡,承接了来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产业资本转移,由此工业化与现代化进程开始加速。然而,这一历史进程的背面却是,一方面,台湾当局通过工农产品价格剪刀差强行从农村汲取经济剩余,另一方面,长期压低粮食价格,以维持工业人口的低工资,降低工业生产成本,以增进工业产品出口竞争的价格优势。在新自由主义开始从美英向其他地区扩展的全球化格局下,1980年代后期,台湾当局决定进一步向外国开放台湾农产品市场。台湾农民在历史纵深中积累的怨愤,对当局政策的质疑,对自身未来命运的忧虑,交错的动力在历史中碰撞,在解严前后激起此起彼伏的农民运动,最惨烈者当属1988年“520”农运。在暴力机器的强力镇压下,“520”农民运动的参与者遭受了极不公正的对待。当年的运动参与者在运动爆发30周年之时再聚首,追索这三十年的历史进程与个人命运的脉络,我们不能不问:农运30年后,台湾农民有过得更好吗?

  1988年春,李登辉政府决定扩大开放外国农产品进入台湾的数量与种类,引起农民质疑恐慌,引爆多年积怨,5月20日爆发战后台湾最大规模农民抗争。

  

 

  520农运现场 | 来源:柯金源

  农民积怨爆发抗争,政府视为“预谋暴力”

  1980年代,台湾农业面临国际要求开放农产品市场,且长期以农养工政策,造成农家所得偏低,农民对政府积怨、不安逐渐累积,因此引发“520农民运动”。来自高雄、台北、台南、嘉义、南投、苗栗、桃园等地的两千多位农民,提出七项要求,包括全面农、眷保、肥料自由买卖、农地自由买卖、增加稻米保价收购面积、废止农会及水利会遴选、成立农业部等。

  原先和平抗争的要求,演变成流血冲突,警方与农民激战二十几个小时,政府将其视为“预谋暴力”,一百三十多名农民、学生、路人被捕,96人被移送法办。而当时最大争议点为,侦查人员诱导菜车司机邱煌生做不实自白,要求其承认在菜车上预备石块袭击。

  台湾司法分三种,国民党的、有钱人的、穷人的,而穷人的司法就是‘输’。

  邱煌生还原当年情况,车子开过去,都有警察检查:

  安全检查过关没问题,警察才放我去游行,这样怎么可能偷放石头在菜车?

  

 

  来源:《五二○事件调查报告书》| 摄影:张芳闻

  被逼不实自白,邱煌生被关一年六个月

  时间回推至5月20日晚间8点,警方搜证人员在邱煌生菜车上发现大小不等的石块,警方稍晚公布消息宣称,农民运动背后有暴力预谋、预藏石块。5月26日晚间6点,邱煌生做了第一份笔录,表明他只是受雇载白菜上台北,并未载其他东西;同日晚间8点,邱煌生第二次笔录,承认“受邱鸿泳之托,到二仑公墓垃圾堆去载一些石块上台北备用。”

  两份笔录天差地远,邱煌生还原真相:

  当时他们跟我说:“要替国家设想,你若不承认,那你全家人死光。”还说要伪造成我畏罪自杀。

  后来邱煌生翻供,却为时已晚,当年辩护状七十七诉1048号指出,邱煌生陈述:

  当时便衣人员扬言要用一切手段逼我承认,要让我妻小没办法生存,并准备对我刑求,我是很顾家的人,一想到妻小性命不保,我的心就软了,经过他们连续八个小时的疲劳讯问,我做了不实的自白。

  于是在侦办人员诱导下,邱煌生“承认”了自己没做过的事,没换来一生安稳,反而是一年四个月的监牢:

  他们还去我家找我母亲,要我母亲叫我不要管政治,不然让我关更久,你就针对我,你怎么对一个70岁的人这样?

  阴影始终没散去,就连时隔30年的今日,邱煌生要来参加座谈会时,家人还是叫他不要上来台北:

  别人会找时机来害你。

  

 

  被迫不实自白的菜车司机邱煌生 | 摄影:刘怡馨

  陈锦松:逃亡12年,搬家28次

  当年520农运副总指挥之一的陈锦松,侥幸逃过牢狱之灾,却在另一座监牢里逃命:

  我被通缉,整整12年又10个月,总共搬家28次,无法享受家庭温暖,两个女儿都还很小。

  逃亡生活没有稳定工作、住处:

  但我从来都没后悔。我参加的是民主运动,我又没做坏事,我是为农民、自由、民主奋斗。

  陈指出,当年会有520农运,是因为政府要开放大量进口,农民、农村都要破产:

  水果刚要收成,你却开放进口,农民不得不收成,但拿去卖又都不够工钱,一车车水果是我们的血、委屈,这是当时农民的困境。

  

 

  当年520农运副总指挥之一的陈锦松 | 来源:刘怡馨

  黄美英:司法应还给当年农民公道

  在520农运结束不久,台湾11位教授发起呼吁,认为政府处理过程有许多争议,于是进行五个月实际访查,要还原当时真相,集结成《五二○事件调查报告书》。现任暨南国际大学历史系讲师、当初参与调查的中研院民族学研究所研究助理黄美英指出:

  当初写报告书压力很大,台北地检署警告我们干预司法,但我说“这是司法不公”。

  调查小组按照邱煌生笔录:

  晚上去公墓搬一公吨的石头,那个要有魔法才办得到,教授亲自去搬,到天亮都没搬完。

  邱煌生更不可能一个人在一小时内搬完。警察还说邱煌生半夜11点爬起来出门,但邱煌生妻子说他根本没起来:

  我当时听完这些笔录内容,每个深夜都哭,我怎么会生在这样的社会?

  黄表示,邱煌生太太在他被关的时候离开他,邱煌生身体、精神状况都变差:

  一年四个月要怎么还给他?他只是个司机,却被严刑逼供,要他承认载石头。

  黄强调,农民运动是因为长期农业问题不被解决,农业政策要得到更多注视:

  30年前要求成立“农业部”,到现在“农业部”在哪?

  历史回顾要有意义,为台湾将来30年打拼,要让农民从过去困苦环境,走出一条路。转型正义政策下,30年前,那么多人被关:

  司法要还给他们公平,不解决就再来一次520运动。

  

 

  来源:《五二○事件调查报告书》| 摄影:张芳闻

  “连打鼓的都被判刑一年”

  大屏幕上一张张农民上街头抗争的照片,石头、警棍、水车,散落在画面里:

  警察对农民非常暴力,警棍直抽心脏、脖子、头,以前是这样对待我们农民。

  台湾农权总会召集人宋吉雄直指,很多后辈都不知道当时发生什么事、不知道政府暴政情况:

  警察整路打,农民苦苦哀求还是被打,有几个被打到身体严重受伤,台湾很悲哀。

  宋表示,当时近一百人被起诉,分成打鼓、丢石头、放火烧车:

  就连打鼓的几乎都被判刑一年,这是完全没有国法的。

  期望让历史过去,重新开始:

  士农工商可以平起平坐、安和乐利。

  

 

  台湾农权总会召集人宋吉雄 | 摄影:刘怡馨

  陈吉仲哽咽自问:“农民有过得更好吗?”

  30年后的台湾是否记取教训?农民真的过得更好了吗?农委会副主委陈吉仲,30年前仍是一名大三学生,亲眼目睹农民的血泪抗争:

  我们也问自己,农民有过得更好吗?

  他抛出心中疑问,一度哽咽无法继续说话。

  整个国家发展以农业扶植工业,是引起520运动的主要原因,陈指出,30年来政府对当时农民的七大要求,大概没做到多少:

  我们会去检讨哪些没做,哪些还要再加强。

  即使现在农业预算变多:

  但这1300亿到底跑去哪?到底有没有真的具体照顾到农民、农村?如果没有,我们必须检讨、承担。

  同时承诺:

  会帮农民把公道讨回来,要求平反,这是转型正义重要的一部分。

  

 

  农委会副主委陈吉仲 | 摄影:刘怡馨

  针对农民七大要求,陈进一步解释,1988年520运动后才开办农保,这是大家努力打拼争取来的,而立院也刚通过农民职灾保险,未来农民从农受伤将有职灾保险。

  针对当年农运关心的肥料议题,陈表示,目前肥料已相对便宜,但希望农民能多用有机肥料、生物性防治,迈向生态农业。

  农地自由买卖部分,陈指出,认同农地是农民重要资产,但农委会必须确保农地农用,农民拥有所有权,那可以把经营让给年轻农民承租,让农业永续经营。

  陈表示,希望30年后的今日,520农运精神不要散掉,要传承给年轻人,让农业不再弱势,真正让农业走出来。

  

 

  昔日参与520运动人士与农委会副主委陈吉仲、立委蔡培慧等人参与今日座谈 | 摄影:刘怡馨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郭松民:中秋夜和朋友们谈谈心

顽石:中秋抒怀——月圆天涯人共照,离散何止千万家

中国精英编造贬低中国人的谣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打脸!

张若冲:国企到底招惹谁了,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孙锡良:美国准备干什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