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桂妮:我父死时全身10多处伤,凤山检察院凭什么认定不是被人打死?

作者: 罗桂妮 日期: 2018-02-09 来源: 正义力量01

  我的父亲罗继标,活着进看守所,却死着出来。更令人悲愤的是我父亲死时,遍体鳞伤、满身红肿、淤血,后来经过“非法的法医”鉴定,全身共13处体表外伤、7处内伤、10处淤血。在铁证如山面前,广西凤山县检察院却认定负责羁押的凤山县看守所民警不存在渎职、侵权行为,竟然对此事件(刑讯逼供致人死亡或者暴力殴打致人死亡)不按照刑事立案调查。

  我们全家人对于检察院的这个调查结论十分不满,其未能从事实和证据的角度来解释13处体表外伤、7处内伤、10处淤血。我们向凤山县检察院提请复议(同级复议,即由凤山县检察院对自己的调查结论进行复议),其《复议决定书》认为:一、根据法医鉴定,我父亲“符合冠心病猝死的特征,属于心源性猝死”;二、根据法医鉴定,我父亲体表有“多处皮肤挫擦伤,具有钝性损伤的特征,与硬性钝物碰撞、挫擦或跌倒磕碰可形成,其损伤轻微,不构成死因。”三、在对我父亲“进行生命抢救时,进行心脏除颤、心跳起搏及胸外按压”,这些都可能形成以上外伤。

  对于检察院的以上结论,我们提出以下质疑:

  第一,法医鉴定认为我父亲“属于心源性猝死”,也就是冠心病猝死,简单来讲就是心脏突然停止跳动。但问题的关键是:是什么导致我父亲的心脏突然停止跳动的?一般人都知道,剧烈的疼痛是会导致晕厥的(休克),而休克当然可能导致死亡。我们家属认为,我父亲是被人打得太惨,剧烈疼痛以至于心脏突然停止跳动的。

  第二,我父亲13处体表外伤、7处内伤、10处淤血,虽说不是致命伤,但却是致命伤的诱因。也就是说,没有这些皮肤挫擦伤、钝性损伤以及硬性钝物碰撞,就不会有“心源性猝死”。我父亲极有可能被别人活活打死、往墙上撞或者用硬性钝物打击致死。

  第三,进行生命抢救时,除颤和胸外按压不可能留下胸部的那些伤痕。下图是除颤的位置,而我父亲的胸部留下的伤痕却与此不相吻合。

  

  

  (医生除颤通常在这两个位置进行)

  

  (除颤仪器外形)

  我父亲胸前伤痕的位置却是这样的布局:

  

  根据正常的除颤流程,医生抢救不可能留有以上的伤痕,除非医生在抢救病历上面有明确记载。而根据医生抢救的流程,如果真有除颤留下的伤痕,医生是必须要做记录、写到抢救病历里去的,而我父亲的所谓“抢救病历”却没有任何记载。另外,我们拿着我父亲的以上尸检图片咨询广西境内比较权威的医院、比较有抢救经验的医生和护士,他们一致认为,通常的除颤抢救都不会留下上述伤痕。

  而正常的胸外按压,通常是在下图所示的位置进行:

  

  (胸外按压示意图)

  

  (胸外按压解剖图)

  就算是对我父亲有展开过胸外按压的抢救活动,根据上图,也不可能形成我父亲胸部那样的伤痕。

  凤山县检察院的调查结论和复议决定明显违背医学常理、违背事实,更何况他们又不是司法鉴定机构,凭什么对我父亲身上的那些内伤和外伤做出如此认定?!他们明显是想掩盖事实真相、帮一些涉嫌违法犯罪的人员洗地。我们家属一定要追寻真相、惩治真凶,并控告胆敢颠倒黑白、欺上瞒下的检察人员。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主持政治局会议 听取长生疫苗案汇报习近平谈改革: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

热门文章

央媒密集刊发两篇“宣言”,背后有何深意?

王立华、曹征路同您用26天重走长征路,第三辆车集结中

萨米尔·阿明:取消毛主席的公社制度是错误的

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

朱军就“性骚扰实习生”传闻发声明 起诉谣言散布者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