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办事还要看是企业还是个人的吗?

作者: 梅众任 日期: 2018-11-03 来源: 红歌会网

  一个进入居民小区而且是异地经营的废品收购站,扰民特厉害,去年受害居民3个代表进政府门都没进去,只好让门卫代交材料。后经副市长过问解放街道,指派解放街道书记协同环保、城管、公安派出所和社区共计5个单位予以检查和干涉,可是至今没给解决。2014年1月20日,习近平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第一批总结暨第二批部署会上的讲话中引用了 出自:清·万斯大《周官辨非》的典故。

  原文:圣人之治天下,利民之事,丝发必兴;厉民之事,毫末必去。

  释义:圣人治理天下所用之道,但凡是于民有利的事情,一丝一发也要推行;于民有害之事,一毫一末也必须革除。

  他说:群众生活无小事。水价上调一分、公交涨价一毛,或是办证不用来回跑、少一道审批手续,对民众来说都是影响极大的事情。他引用这句话,其意也在于告诫党员干部,不要放过与群众有关的任何细节。每一分错误,在群众那里都会加倍负担;每一分改进,也都会具备乘数效应。

  最近收看“‘平语’近人”节目时听他说过:“共产党是为人民谋幸福的。人民群众什么方面感觉不幸福、不快乐、不满意,我们就在哪方面下功夫,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

  但是通化市“政府围着企业转,企业有事儿马上办”的创新口号获得吉林省领导认可,我们所在市虽然升格为单列市了,但还未脱离吉林省。因此影响可及,企业的事马上办,普通民众的的事儿就不给办。今年7月4号我们有幸遇见市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让他看看现场,他也表示同情。我们就把材料交给他带给有关方面,可是仍然未有回音。10月18号一上班我们就进了政府门,还算顺利,登记后上楼去见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主管精神文明建设的),在她办公室门口稍等,就进入了,自我介绍后,她说情况已经知道了,但是这个收废品的女人是孤身一人,没地方住,只好住在收购站里。我们说让她回注册的光明街道啊,她说光明街道也没地方。民政小区的代表(市委党校退休的副校长)说:“她有困难政府可以救济她,不能牺牲多数邻居的利益成全她一个人啊!”我们看她很为难,武装部家属楼代表(退休的市总工会宣教部部长)就问:“这事儿应该是政府的事儿,咋还到你们精神文明办了?”她也承认是政府的事儿,市精神文明办只能起协调作用,协调各相关单位处理。武装部家属楼代表就说了:“现在就差到这儿了,‘谁都该管,谁都不管。有利的事都伸手,负责任的事都不上凑’。这个弊病很普遍,所以出现了个通病叫‘不作为’。”女部长也有同感。我们给她留段时间以便协调,就说“我们等到月末,若再不解决,我们就该动作了。因为我们都是本市人,顾虑家丑不可外扬,所以被逼无奈上网时都没露市名,你们也为我们受害者着想着想吧!”女部长还很客气,我们告辞时她让下属送我们下楼,那下属照办了。

  然而我们等到月末了,仍然没有声息,人家收废品的照常营业。因为她就在居民区,跟市医院只是一道之隔,不仅附近卖废品的便利,就是医院的废品也到这里卖。所以这个小微企业火着呢。至于她究竟有没有后台我们说不好,但是在武装部家属楼代表拍照时,她站在装货车上大喊:“你随便照,别偷着照!”显然她不怕。我们希望把问题解决了也挖挖她的保护伞。

  看来光上网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既然这个问题归到精神文明办了,那咱们就往上捅吧,就差这个事儿太小了,不值得。咳,走着瞧吧,实在不起作用那就只好这么办了!

  下面把今年拍照的图片附在下面:

  就这次小女人叫号了:“你随便照……”

  在下面把去年上网的文章附在这里:

  梅众任:这么点事儿都解决不了,原因何在?-公益慈善-红歌会网

  http://www.szhgh.com/Article/gnzs/gongyi/2017-09-24/148463.html

这么点事儿都解决不了,原因何在?

  这个问题已经存在一年多了,受害最重的几家门市和居民已向有关单位反映多次,但一直未能得到应该的解决,他们已经无可奈何了。今年我们两个居民区的代表决心向街道诉求,希望尽早解决。但是所做努力并未见效。我们只好向市四大班子领导上书(如实反映问题),以期获得解决。上书内容如下:

  这个废品收购站是租用民政局的一家民房的车库,离街道只有30米。

  尊敬的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各位领导:

  你们好!

  我们是解放街站前社区民政小区和武装部小区的居民,特向你们反映一个长期困扰我们,又经孙市长多次亲自过问,先后由街道、社区、公安、环保、城管等多个行政执法部门多次现场查处,历时数月而今却一直未能解决的“小问题”——

  这就是在我们两个小区之间所开的一家废品收购站的,严重扰民、污染环境、有损城市形象、破坏卫生城声誉、影响文明城市建设和申报的重要问题。

  一、严重扰民,由于运送废品的大车小辆的频繁进出,影响了两个小区居民的人车出行,且带来交通安全隐患;由于频繁装卸破铜烂铁,响声、噪音震耳、吓人,常使附近居住的老人、小孩受到惊吓,使夜班补觉和午睡的人无法入睡。

  二、污染环境,由于频繁装卸废旧纸制品、塑料制品及医疗垃圾等废旧物品,常使污浊的气味和灰尘在小区内飞扬和漂浮,致使附近居民不敢开窗。

  三、有损城市形象、破坏卫生城声誉、影响文明城市建设和申报,两个小区地处市医院对过,附近有多家饭店、旅馆,周边是花草树木,就在这样一个环境优美小区内突现一个堆放垃圾的废品收购站,凡是见过的人无不感到大煞风景;尤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家废品收购站竟然堵在一家诊所的门口。不言而喻,一座城市出现并容忍这种现象,还有脸叫“卫生城”吗?还好意思申报“文明城市”吗?

  对此问题有位老同志曾跟解放街道李书记反映过,8月10日(周四)一上班我们三位老同志就去解放街道找到李书记。李书记态度很好,说跟有关部门共同解决。让我们等到下周一(14日)看结果。若未能解决问题可再给孙市长打电话。 有位老同志等不及了,回家就给孙市长打电话,秘书回答说让派出所来看看。不知道来看没有?但是这个问题没有进展。

  17日(周四)早晨,对面的爱民医院乐队又吹又打没完没了,从6点多响彻到8点还不停。有位老同志想,医院本来是周二早晨升旗,这天并非生旗日,但却一直弄到9点。在近9点零4分时,这位老同志忍无可忍了,就给孙市长打电话,孙说在开会。过会儿,这位老同志再给孙市长打电话,说完了医院扰民的事儿顺带讲了收购站的问题。9点49分,这位老同志接到环保局姓杨的来电话,说联系有关单位派人来解决。于是这位老同志通知其他两位老同志在家等候。但是等到下班时间也没来,我们都不报希望了。

  可是12点17分,环保局李XX同志通知我们说来人了。我们高兴出来见她,发现总共来了10人。顶雨看了收购站的情况,看了收购站的营业执照,营业地点是光明街道的,属于异地经营,不准她在这儿开了。他们中有人拍照了。我们很感谢这些同志,一是不顾午休,二是顶雨来工作。特别是李书记说他已经来多次了。我们心满意足了,以为彻底解决了。

  但是到20日人家还在收购。18点12分,我们就出去找那女老板。她说“就是取缔也得给个手续啊,现在是法治社会了”。我们都觉得好笑,那天面对10个人她一句话没说,这是哪来的精神啊?显然背后有人,否则她能说出这话吗?于是我们又给李XX打电话,建议给女人下个文书。

  21日13点多,我们又给李XX打电话,她说找人来。15点16分,李XX和城管的人真来了。我们以为这回能解决了。但是第二天人家还在收购毫无关闭的意思。我们先是给李XX打电话,之后就给孙市长打电话。孙开始不接,后说在开会。我们问咋总在开会呀?回答说在桦甸呢。因为他已经知道这个事儿了,就说让李X给我们来电话。我们想李X就是李书记吧,就等候吧。

  14点15李X真来电话了,不用我们多说他是知道的。因为我们说给孙市长打电话之前给李XX也打电话了,他就问李XX手机号。我们告诉了他。我们议论说“孙市长在外地让李X来电话,李X真就打来了,看来市领导真办事儿。咱们再耐心等待吧。”

  可是又等到25日,上班时间到了我们就又给李X打电话。电话通了,都能听见里边在说话,就是不接。我们又给李XX打电话,她在石家庄学习呢,没多说就撂下了。8点24李XX主动打电话给我们,让我们打4220882座机。可是我们打过去是环保局一个男人,问我们有啥事儿? 显然他啥也不知道。我们哪有心思再跟他详说啊?放下电话只顾赌气了:多大点儿事儿啊?咋就这么难办啊?

  之后李XX又给我们打来电话,让我们跟她单位领导说。我们认为没必要了,8点47又给孙市长打电话,没接。10点46我们接到李X电话,说方才他在开会,一会儿就来。我们就准备迎接李X等领导。李X真的开车带一男一女来了。看了收购站的人问营业执照呢?女老板不在,那男人是打工的,啥都不知道。李X只好让我们继续等,等到下周一吧。我们跟他说正在打写给市领导的信呢。他说跟谁说还得回到他头上。可是他是街道书记,没有执法权,而有执法权的城管人只管街面上的买卖。他只能看是谁批给的执照,让批办单位来解决。是工商局还是商业局,不看执照也不知道,所以就得等到下周一上班了。

  可是我们等了几个下周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就说“等到下周一解决不了,你们再给市长打电话。”这次还是等他下周一,究竟能不能解决?我们实在不报希望了。由于这么简单的小事儿惊动了多个部门却迟延至今未能解决,是“小问题”不重要吗?咱可是全国卫生模范城啊!而且还在争取建成全国文明城呢。现在出现了个这样的无力解决或说不作为的实际事儿,怎么解释呢?

  作为本市居民我们都觉得无言以对甚至无颜以对啊!为了居民们的平安和健康,为了我市的声誉和形象,我们特向各位领导如实反映这一情况,诚请并亟请各方领导能在百忙之中过问、督促有关部门尽早尽快解决这问题,以免把小问题酿成大问题! 我们敬候佳音。

此致

  敬礼!

  致信人:

  2017年8月28日

  

  至今还在收购废品

  这封信是民政局小区和武装部楼两方面的居民8人签字的,由3个老者于当日下午两点半打车赶到市政府北门,想进去交给四方面主要领导,但是门卫怎么说也不准进入,交涉无果,一位负责保安的民警接了信,说一定给交上去,我们只好先回去。

  回到小区时是15点了,解放街道的李书记来了,他说问了收购站的女老板,回答说营业执照在房东周义手里。他说要看看这个执照是哪个部门(工商或商业)批的。让我们再等等。我们等到9月4号,又是周一,上午没动静,但下午4点,李书记真地带来站前社区、市环保监察、市政管理、公安派出所共计5个单位10多个人来了。我们以为这次肯定解决了。但是因为女老板不在,就让她的一个男性合伙人骑摩托去找。可是等到5点20,不仅女老板没回来,而且骑摩托人也没影了。于是这10多个执行公务的人只好作罢。我们看李书记无奈地离开了,也就没再问他咋办?

  12号(周六)10点46李书记来电话,让我们再等几天。我们说“你也没办法了,对你的努力我们是满意的,就是涉及的部门太多,是好事儿都伸手了,是负责任的事儿就都不愿管了。就你是街道负责人,这个地域属于你管辖,你是躲避不了的。但是你却没有执法权,只能跟各方面协调。这个弊病很有代表性,就是问题给解决了也有上网的必要,以便向国家反映,这样的管理体制收效甚微,应该改变的。但他还是不希望上网。还是劝我们再等几天。

  但是我们等到今天(9月24号)也未得到解决,收购站照常营业。回想起在9月4号现场中有个男工作人员问“你们咋不向省里反映啊?”,我们回答“这么屁点儿的事儿值得吗?”现在看起来这么屁点儿的事儿,作为准地级市的堂而皇之的雄心勃勃的大有作为的一届政府,竟然都解决不了,可笑不?可悲不?然而,造成这样的局面,原因何在?难道不发人深省吗?于是就想这个事儿虽小,却很有上网的必要,也只能上网了。希望能有办实事、有能力解决问题的领导在网上看到,能把这点小事给解决了!

  相关佐证照片附后:

就在民政部小区和武装部家属楼之间

天天都有车来送货 
天天都有大车来装货 
来送货的车不断

走了一车又来一车

 

终于来了5家单位的人干预了

我们以为这次能解决问题了

一行10多人进入收购站检查了

城市管理的车

女老板躲避了,这些人等到17点20,天也黑了

环境监察车前边的人在商量回走了

 

公安警察的车开始回走了 

 

之后收购站照常营业

 

而且越来越火了

 

就在卫生所和宾馆侧房中间作业

 

宾馆侧房窗下成了收购站的场地

 

对面的宾馆和诊所都不敢开门

小区间的空场不堪重负

 

满载的货车停靠在宾馆窗下

如果不取缔,怎么受得了

 

今天送货的女人在等待结算付款

人家安然无恙根本没当回事儿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谈习近平开始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朝鲜社会主义农庄焕然一新

热门文章

毛泽东为什么要打倒陶铸

厉以宁成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表彰推荐人选,公示还剩最后一天

当前中国腐败全景图文,太吓人了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

【黄卫东预测中美关系(一)】美方对中国的定位是战略对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