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列宁的拙劣模仿者——是马克思主义的失败,还是修正主义的破产?

2021-12-05
作者: 闻迪 来源: 旗帜时评

  博尔金在《戈尔巴乔夫沉浮录》一书前言中是这样开头的:“当本书即将完稿时,不仅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崩溃了,而且国家也解体了。20世纪90年代初这样的悲剧事件是我国数百年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无论是世界大战、革命,还是两大阵营的军事、经济对抗,都没能摧毁和肢解这个伟大的国家。他们最初提出振兴国家、按照社会主义原则改革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崇高目标和口号,但是由于争权夺利和个人野心,结果使生产下降;使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受损;使社会很多阶层贫困和破产……使科学,首先是基础科学衰退;使国家的知识潜力和文化贬值;使许多教育和医疗保健设施遭到破坏。我认为,我从道义上有责任把这场剧变的主要人物和组织者——戈尔巴乔夫的情况告诉世人,因为我是他班子中的成员,亲眼目睹了他的思想和世界观的变化过程,他如何在口头上提出各种口号,而实际上却干着破坏的勾当,或者在社会改革中令人不能容忍地无所作为。”(《沉浮录》第1—2页。下文凡引自此书只注页码。)

  另外一个与博尔金有着完全不同经历的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苏联问题专家斯蒂芬·柯恩教授,在1995年对戈尔巴乔夫的专访中也提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与十年前戈尔巴乔夫刚刚握有权力时相比较,苏联解体了,经济搞得一团糟,许许多多的人吃得没有过去好,生活得没有过去好,不少人失业,甚至平均寿命也下降了,那么作为改革的主要领导人,是否也有某些措施制定得不当的地方?

  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戈尔巴乔夫才承认改革的最大错误是不应该把苏联搞垮了。然而,他却把苏联被搞垮的责任推到叶利钦身上。

  的确,对于苏联演变,不同的人可能有完全不同的评价,戈尔巴乔夫不是一直自称感觉良好吗?但是,由此产生了这样一个问题,有没有一个区分郑重诚实的政治家和轻薄伪善的政治骗子的标准呢?尽管很困难,这样的标准还是可以找到的,那就是考察政治家们对他们许下的诺言的态度。

  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早就提出过评价科学理论的两个标准:一个是“内部的完美”,一个是“外部的证实”。

  科学理论本身是一个严密的逻辑体系,科学实验能够检验的只是科学理论所能导出的结论。科学理论的各个部分之间的自洽、和谐,呈现出某种内在的完美。它优于那些靠七拼八凑生硬编织出来的假说。这样的假说,即便能够像所谓的燃素说那样风行一时,终究是站不住的。

  历史上那些开创了新理论的科学大师们往往能够直觉出真正有生命力的理论。但是,任何理论都必须经受实验的反复检验。科学家的理论预见如果不能得到证实,那样的理论是没有价值的。

  与此相类似,政治家如果不能兑现他许下的很多诺言,这样的政治家就很难不被人们视为政治骗子。

  我们在这里要用这个方法对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作一番初步的考察。

  戈尔巴乔夫于1931年3月2日出生在俄罗斯南部的一个村庄,这个农民的儿子在1985年3月11日就任苏共ZS记时才刚刚54岁。与他的前任相比,他既不像斯大林在二三十年代那样要为帝国主义可能发动对苏联的武装进攻而忧虑,也不像赫鲁晓夫在1962年的古巴危机时那样会痛感美国在战略武器方面的优势,他成为一个在军事上与美国平分战略均势的超级大国的领袖。

  当时就能预感到苏共存在着亡党亡国危险的人可谓寥若晨星。博尔金写道:“他登上了党和国家权力的顶峰,宣誓要为人民服务,关心祖国的繁荣昌盛。当时谁也没有想到,也未必能够想到,几年以后ZS记会违背自己的这个诺言。”(第82页)

  但是,戈尔巴乔夫在1991年12月14日在与美国《时代》周刊的记者谈话时说:“就我的工作而言,我一生的主要目的已经实现。我感到安宁。”这似乎给人一个印象,戈尔巴乔夫早就有一个搞垮苏共和苏联的计划。其实,这时的戈尔巴乔夫已经成为败军之将,实在不足以言信。

  综观他的一生,其思想立场无疑有一个变化转折的过程,至于具体的时间和原因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

  这位年富力强、风度翩翩的新ZS记实际上是一个轻诺寡信的政客。我们现在就来看这一张张根本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是怎样出现在《改革与新思维》中的。

  戈尔巴乔夫对苏联人民许诺的一个大话,到本世纪末,科学技术要取得重大的突破,达到世界水平。(第25页)

  他对苏联人民许诺的另一个大话,是要完善年轻的社会主义制度。他说:“我们将走向更美好的社会主义而不是背离它。我们是真心实意这样说的,既不是对自己的人民,也不是对国外说假话。期望我们会开始建立一个别的什么非社会主义社会,会转到别的阵营去,这是没有指望的,也是不现实的。西方那些希望我们放弃社会主义的人是一定会失望的。”(第38页)

  他对苏联人民许诺的第三个大话是要通过改革发展十月革命的成果。他是这样说的:“我认为,我们有一切理由在1987年一月全会上宣布:当前的方针就其深刻的实质、布尔什维克式的勇敢和人道主义的社会目的来说,是列宁的党在1917年十月革命的日子里所开创的伟大事业的直接继续,而且不是一般的继续,而是革命的基本思想的发展和深化。我们应该使自己革命的历史性动力更加强大,进一步发展革命给社会带来的一切成果。”(第55页)

  他还对苏联人民以及世界人民大言不惭地许诺说,要使苏联的新形象成为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生动体现。

  他展望将来说:“改革的成功将表明,社会主义不仅能解决攀登科学技术进步高峰的历史任务,而且能用民主的方法……以最高的社会和道德效益解决这项历史任务。”“改革的成功将揭穿目前在西方占统治地位的那些势力的阶级局限性和利己主义。”“改革的成功有助于发展中国家确定经济和社会现代化的道路,而无须向新殖民主义让步,不致落入资本主义罗网。”(第162—163页)

  这些话出自苏共ZS记的笔下本来是自自然然、合情合理的事。它之所以成为历史的笑柄,只是因为作者在估量未来的时候,过分渲染了最好的可能性,而完全低估了最坏的可能性。

  1987年的戈尔巴乔夫正是风华正茂、春风得意的时候,他决不情愿,甚至想都没有想到成为一个使苏共亡党亡国的败家子。不仅他没有想到,戈尔巴乔夫改革的最有力的支持者利加乔夫也没有想到。

  利加乔夫后来写道:“然而,即使在1987年那个具有转折性意义的秋天,我在恶梦中也没能想到,需要捍卫和保护的已不仅仅是1985年通过的改革构想,而是还要捍卫和保护最神圣的社会主义、苏维埃政权、共产党,因为在这些主要方面右翼激进派和假民主派很快就发动了进攻。”(《戈尔巴乔夫之谜》第108页)

  苏联共产党中的右倾幼稚病就象瘟疫一样麻痹了每一个顺从者的健全理智。戈尔巴乔夫发动的改革曾经赢得广大苏联人民的支持,也为他带来了世界性的威望。当时的他正雄心勃勃地企图实现一个梦想——成为当代的列宁。

  博尔金观察到:“在1986~1987年,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受到列宁著作很大影响,这使人感到,他是想提出一个发展伟大领袖思想的构想,而且是比列宁当年所做的一切更令世界震撼的构想。”(第125页)

  博尔金还说:“在改革的第二年和第三年,他忽然对列宁的著作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从中寻找对自己有教益的段落。我常去他的办公室,总看到他那宽大的桌子上摆着几卷《列宁全集》。他经常当着我的面拿起一本书,把列宁的观点读给我听,然后同今天的情况加以比较,不住地称赞列宁有远见。有时他感到这还不够,想表明他读过的书很多,便让我从书柜里拿来某卷书,找出某段话,如果我的动作慢了一点,他就会很生气,说我对马列主义的创始人缺乏了解。”(第124页)

  这样的就近观察似乎更接近那个生活中的真实的戈尔巴乔夫。翻一翻他的书,的确到处见到对列宁的赞颂,他既愿意当列宁的学生,更俨然以一个当代的列宁自勉。在“向列宁求教是改革的思想源泉”一节中他说:“列宁的著作、列宁的社会主义理想,对我们来讲仍然是辩证的创造思想、理论财富和政治上高瞻远瞩的取之不竭的源泉。而列宁的形象本身则是崇高的道德力量、渊博的精神文化和无限忠于人民与社会主义事业的光辉榜样。”(第22页)

  在“走改革道路的思想根源”一节中他强调说:“我们过去和现在都在向列宁学习创造性地对待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和实践的方法,用他的科学方法来武装我们自己,掌握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本领。”(第49页)

  在结束语中他再度说明:“我们前进的动力是十月革命的思想,列宁的思想,苏联人民的利益。”(第333页)

  所有这些,也是和他4年前在列宁诞辰113周年纪念大会上作报告时对列宁的评价相一致的,他说:“他的名字已成为对世界进行革命改造的象征,他的学说被进步人类所掌握并且正在变为具有全世界规模和划时代意义的社会实践活动。”(转引自《沉浮录》第126页)

  这里不厌其烦地引用了戈尔巴乔夫的很多话,是为了说明研究苏联演变不得不得出的一个结论:必须全面地具体地正确地认识修正主义,既不能低估修正主义的巨大危害,又不能把它简单化。社会主义国家中出现的修正主义者,其中不少人是在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之间,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摇摆不定的人。

  为什么戈尔巴乔夫想成为当代的列宁,却变成了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伯恩斯坦?

  为什么他想搞革新社会主义的改革,却演变成为复辟资本主义?

  为什么他本想把苏联搞得更加强大,却导致了它的解体?

  这是和戈尔巴乔夫理论上的动摇性密切相关的。

  他有扮演当代列宁的大志,但没有列宁那样渊博深厚的理论知识、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以及丰富的斗争经验。即使是最有天赋的演员也毕竟是演员,如果把他放在他所扮演的历史人物的位置上,一定窘态百出,笑话连篇。因为演员演出的剧本是预先写好了的,而历史人物的活动却有各种可供选择的可能性。

  在中国历史上的战国时期,赵国出了个善于纸上谈兵的年轻将军赵括,他虽然极不情愿,却把赵国的军事力量一次输光。戈尔巴乔夫也扮演了类似的败家子角色,被一些人牵着鼻子走,在短短数年之间把苏联共产党和人民大众几代人辛勤建设的社会主义家底输了个精光。

  历史与戈尔巴乔夫开了一个大玩笑,本来他一直扮演的是一个“代表真理和正义的共产党人”,却变成了苏联和苏共的掘墓人。这位自吹自擂的列宁所开创的伟大事业的最新开拓者,也就迅速转化为它的埋葬者。那么,如何认识这样的演变,或者换句话说,他是怎样在修正主义的泥沼里越陷越深的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