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复活:资本家为何替他们保存资料?


  1914年,一战爆发,意味着第二国际彻底破产了!

  第二国际的修正主义分子,提出了捍卫祖国的策略,投票赞成战争拨款,社会民主党人参加资产阶级政府,停止阶级斗争,广泛宣传沙文主义和军国主义,完全抛弃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彻底背叛了无产阶级。

  令人尤其不齿的是,第二国际的修正主义叛徒们,竟然帮助本国资产阶级政府,把数千名共产党员投入监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一、一战后,第二国际进入了第一次复活

  第二国际在理论和实践上的确破产了,但第二国际的机构依旧客观存在,第二国际的修正主义思想,依然流毒很深,影响很大。

  原第二国际右派形成了伯尔尼国际,以考茨基为代表的第二国际中派形成了维也纳国际(即第二半国际),试图调和共产国际与伯尔尼国际的关系。

  1923年,自立为中间派的考茨基完全融合进了修正主义的第二国际,在德国鲁尔工业区被法国占领后,他们在汉堡举行了合并。修正主义者之间本质上没有多少重大分歧,却在民族敌对的地方大吵大闹,充分暴露了这些自诩为“社会主义者”的资产阶级御用文人的本质:他们在巴黎和会期间,成为了帝国主义的社会主义仆从,要求德国社会民主党认错,瓜分德国的利益,要求德国赔款等等,配合帝国主义;他们鼓吹美国是民主的典范,威尔逊计划能保证德国彻底民主,通过帝国主义国家联盟就能维护世界正义,就能彻底消灭战争;他们还主动和资产阶级政府缔结国内和平条约,要求工人放弃抵抗,牺牲工人阶级的利益,直接导致了1918年德国革命的失败。

  毫无疑问,1918到1923年,西方工人阶级的失败和殖民主义对东方起义人民取得的胜利,是右派社会民主党人以及他们紧密联系的工会运动改良活动的罪恶策略造成的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哪怕在马列主义取得伟大胜利的苏俄,与修正主义者的斗争也是非常激烈的,列宁和斯大林与托洛茨基、布哈林主义、托季联盟的斗争,是对第二国际修正主义分子斗争的继续。

  托洛茨基提出了“不断革命论”以与斯大林的“阶段革命论”对立,并且提出发展不平衡原理与斯大林的“一国建成社会主义”论对立。托洛茨基主义以极左的面貌出现,否定农民的作用,否定落后农业国能成功,主张跳过民主革命阶段直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

  在具体政策上,他重用沙俄旧军官,反对红军政委;拒不执行列宁的命令,反对与德国单独媾和的《布列斯特合约》;鼓吹自由贸易,主张发展一段资本主义,反对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大搞派别活动,阴谋篡党夺权……

  1926年,托洛茨基与季诺维也夫等人结成新的反斯联盟,即“托季联盟”。

  后来,托洛茨基逃往国外,与法西斯勾结,并建立了托派第四国际。

  其实,在中国也有托派组织,主要代表人物为陈独秀,了解他们的主张,就更有助于我们理解托洛茨基反动观点的危害。

  中国托派认为,中国社会性质是资本主义,否定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关于民主主义革命的性质;认为中国革命面临的任务是推翻资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革命,反对中国共产党主张的先民主主义革命再转变到无产阶级革命的观点;认为中国已进入资本主义稳定发展时期,无产阶级要参加国民党主导的议会,反对武装斗争;反对抗日战争,等待未来全世界的工人革命;反对解放战争,因为主力是农民而不是工人……

  值得警惕的是,托洛茨基的思想理论至今依然被许多人欣赏。

  1928年,苏俄出现严重的粮食问题,斯大林认为,小农生产导致农业落后,富农是苏维埃的死敌,决定搞集体化。

  布哈林则反对向富农进攻,主张发展个体农民经济,实行贸易自由,反对社会主义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反对优先发展重工业,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认为资本家和富农会和平长入社会主义。

  斯大林与布哈林的右倾投降主义思想展开了斗争,并取得了胜利。

  历史也用无可争辩的事实,证明了斯大林的正确性。

  二、二战后,第二国际又重组了起来

  1951年,“社会党国际”在法兰克福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来自英、法、德、日、奥地利、比利时、丹麦、芬兰、以色列、荷兰、挪威、西班牙、瑞典、瑞士的民主社会主义政党参加了这次大会,并发表了法兰克福声明,自认为继承了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坚决反对共产国际和列宁主义。

  这个声明,进一步去意识形态化,进一步阉割马克思主义,社民党、工党等完全堕落成了资产阶级的政党。如果说曾经第二国际的修正主义者,像伯恩施坦、考茨基等人还都自诩为马恩的学生,他们的著作中还是有阶级意识的,他们口头上至少还标榜要用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二战后的第二国际,彻底以反苏、反对共产主义运动作为基本方针,搞思想多元化和自由主义化,恨不得要把自己身上任何的一丝一毫的社会主义色彩和痕迹涂抹干净。

  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后,“社会党国际”曾庆祝自己的胜利,不过好景不长,腾出手来的资产阶级随即大力镇压了民主社会主义的思想。

  但不能否认的是,民主社会主义思潮至今还活着,至今在西方世界依然有着广泛影响,使一次次工人运动和工人反抗无疾而终。

  小兵看到了保存修正主义者著作的机构:纽约美国空军研究机构兰德学校保存了大量的考茨基的著作;英国剑桥大学出版了修正主义者泰罗的专著。

  毫无疑问,资产阶级在有意伪造、删改、篡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文献,也在故意散布一些修正主义的理论,用来攻击和瓦解社会主义国家,同时也将本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引向歧途。

  三、我们应该如何评价第二国际

  小兵觉得,我们应该防止由一个倾向掩盖另外一个倾向。

  对待第二国际,我们应该辩证看待,在恩格斯不懈战斗的那个时期,第二国际的主要方面是进步的;哪怕到了后期,也充满了工人运动的左派与修正主义者的斗争,比如1914年12月2日,在德国战争拨款问题上,李卜克内西成为唯一的在一帮爱国主义者咆哮之下投票反对战争拨款的人,列宁同志高度评价了他的壮举。

  列宁同志与修正主义的斗争成就了列宁主义和伟大的十月革命,为我们今天留下了极其丰厚的遗产。

  第二国际的历史贡献,在宣传马克思主义、组织工人和工人政党方面的功绩是不能抹杀的。

  其实,许多修正主义分子在其早期革命阶段,对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工作,对无产阶级的革命运动也是有功的,不论是欧洲的,苏俄的还是中国的。比如,奠定青年毛泽东的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基础的三部重要著作——《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史》和《阶级争斗》,后一本书就是考茨基写的。

  我们不能因为一个组织的领导人反动,就做出全体群众都反动的结论:在一战前、中和后,广大工人群众也曾做过许多带有进步性、革命性的工作,比如1918德国革命;只是这个时候,工人政党远远落后于群众运动,甚至成为了群众运动的阻碍力量!

  最后,小兵想说,修正主义理论也有其合理性的一面,但这种合理性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修正主义的很多预言和政策,今天有很多在资本主义国家都实现了——比如联合国的建立,比如为缓和阶级矛盾可以采取的一些政策……

  不过,正如联合国从来不能消灭战争一样,缓和阶级矛盾的举措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挽救不了资本主义必然崩溃的命运。

  所以,我们站在社会主义的立场上,要坚决批判修正主义的反动理论和错误政策!

  红色小兵

  2022年7月22日

  【文/红色小兵,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美好毛时代”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