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观察| 打架斗殴,台湾“立法院”的“名场面”

2024-02-25
作者: 记者 来源: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李耀】台湾地区新一届“立法院”2月20日首次会议上,就出现肢体冲突,蓝绿“立委”现场开打,不少岛内民众表示,“这才是熟悉的‘立法院’”。实际上,台“立法院”因经常打架斗殴,在国际上已经“声名远扬”,一些激烈打斗场面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甚至出现在电视新闻中。以“黑红”的方式登上国际舞台的台“立委”由此经常被批“家丑外扬”。


本月20日,在新一届“立法院”首次会议上,蓝绿“立委”发生肢体冲突。

  水气球、猪大肠轮番登场

  据台湾“今日新闻”网站报道,在台湾地区新一届“立法院”的首次会议上,国民党团原本提案要求“行政院长”陈建仁进行关于食品安全的专项报告,却突遭撤案。陈建仁上台报告前,国民党“立委”高声抗议“我们的孩子要食品安全”,民进党“立委”则呛声骂道,“照起工,要开会”。因“绿委”试图抢夺蓝营自备的麦克风,混乱中国民党“立委”徐巧芯和民进党“立委”黄捷一度爆发肢体冲突,当场开打。其他“立委”也纷纷出动,上演一场蓝绿混战。

  台湾“立法院”热衷打架再度引发舆论关注,岛内网民盘点了近年来“立委”打架“名场面”,梳理了惯用手段:轻则“掷物袭击”,可用于投掷的物体包括但不限于鞋、水气球、椅子、猪大肠等,主打一个“有啥扔啥”;重则“直接上手”,咬人、锁喉、扯头发、扇巴掌,“能动手就不废话”。“作战”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单挑、群架、男单、女单、男双、女双、男打女、女打男、男女混打,花样百出,上演一场又一场“铁血战役”。

2017年,“立法院”的群殴画面成为国际新闻。

  “猪大肠事件”可谓近年来台“立法院”最引人注目的一场大战。2020年,进口美国含有瘦肉精的猪肉(莱猪)在岛内成为热门话题,国民党“立委”为抗议民进党当局,往“立法院”带进大量未清洗的猪肉内脏,朝时任“行政院长”苏贞昌猛泼,民进党“立委”王美惠不仅挡在苏贞昌前面做盾牌,还“丢回去反击”。

  同一年,在“立法院”针对“监察院”人事案表决时,蓝绿两党也曾上演一波冲突。国民党团拿出水球砸向时任“立法院长”游锡堃,现场瞬间变成“水球大战”。民进党“立委”用珍珠板阻挡,基进党“立委”陈柏惟用手套反制。国民党“立委”游毓兰拉扯民进党“立委”邱议莹的头发,被称“拉发叶”。

  更早以前,台湾“立法院”在2017年初审通过“前瞻基础建设计划第一期特别预算案”的一周时间里,蓝绿阵营爆发过至少3次肢体冲突,水球乱砸、椅座横飞的画面,成为国际热点新闻,欧美媒体甚至以此开始分析岛内“独特的政坛现象”。不少岛内民众在互联网上嘲讽说,“一言不合就开打”,选出这些“立委”不是让他们来打架的;这么爱打架不如去参加摔跤比赛。还有人调侃说:“幸好不是械斗,不然搞不好要闹出人命。”

  民进党开了“全武行”先例

  台“立法院”爱打架的传统,可以从近40年前讲起。有说法称,1987年,32岁的时任民进党“立委”朱高正用柔道招式摔飞64岁的国民党“立委”周书府。这被看成是台湾第一起“立法院”暴力事件,不过并不广为人知。一年后的1988年,朱高正因不满预算案审核,跳上主席台殴打时任“立法院副院长”刘阔才,随即两人发生激烈扭打,这起事件被认为是开创了台湾“立法院”的打架先例。此后,“立法院”暴力事件时有发生。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台湾“立法院”斗殴就引起欧美媒体和学者的注意,有媒体将“立法院”的斗殴形容为“具有‘台湾特色’的民主”。1995年台“立法院”斗殴更是“凭实力”摘得“搞笑诺贝尔和平奖”,被讽得到“国际认证”,当时获奖的理由是“证明政客们斗殴比引起战争更有政治效果”。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旗下节目《60分钟》1996年曾播放台湾“立法院”的火爆流血场面,播报记者一边摇头,一边形容台“立法院”是“最为粗暴的‘议会’”。

  香港《大公报》报道称,上世纪90年代发生在台“立法院”的打架事件不仅暴力,引发的冲突也很大。1993年5月5日,时任国民党“立委”林明义遭民进党苏焕智粗口辱骂,一气之下抄起大哥大朝苏头上直接砸下去。另一边的“立法院国防委员会”,陈水扁一句“养荣民等于养猪”,让眷村二代韩国瑜直接翻桌,更是出其不意地扇了陈水扁一巴掌,导致后者住院3天。

  1999年6月15日,“立法院”里全天“气氛火爆”,暴力打人事件频发,甚至上演“集体暴力”戏码。时任无党籍“立委”、黑帮大佬罗福助因不满民进党阻挠议事,与民进党“立委”发生冲突,扭打在一起。罗福助的儿子等熟人火速加入战局,现场打成一团,多名“立委”挂彩。

  对于台“立法院”早期的斗殴现象,有岛内人士分析认为,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到90年代,尽管赶上国民党威权时代结束,但国民党依然占据“立法院”大多数席位,如朱高正等在野的民进党“立委”就认为,只有采取极端手段,才能“推动民主发展”。也有观点提出,根据台“立法院议事规则”,“立委”发言时间由主席宣告(通常为数分钟不等),无法像其他国家与地区的类似机构一样,利用冗长辩论的手段瘫痪会议,因此使用暴力成了台湾“立委”瘫痪机构的唯一手段,也让“立委”斗殴被认为是台湾政治的标志之一。

  “格斗场”成岛内政客舞台

  朱高正的“暴力问政”风格,逐渐成为台“立法院”乃至地方议会的主流沟通方式。然而,如果说早年间台“立法院”的打架斗殴被认为是打破国民党垄断的一种“民主象征”,那么随着时间流逝,近30年来此举越来越失去正当性。有评论认为,肢体冲突如今已经成为台湾政客的个人作秀与利益交换的工具,完全失去当年“打倒垄断”的立意。

  《大公报》称,进入21世纪后,台湾“立委”们都温和了许多,“立法院”中的暴力流血事件虽时有发生,但有不少是为了作秀。有一些“立委”还会穿着有自己名字的衣服,方便记者媒体拍摄。还有媒体评论称,台政客在“立法院”使用暴力的实际目的大多在于让个人曝光在镁光灯下,从而巩固其政治利益。

  如果深挖台“立法院”多年来暴力行为不断的原因,终究还是与岛内的“黑金政治”有着紧密联系。从李登辉时代开始,因“戒严”解除,岛内各地方都开始有黑道背景的人士参选各级地方首长与民意代表,不少黑道背景的人士“漂白”以谋求“保护伞”,利用在地方的强大财力当选,令“黑金政治”迅速发展,这便造成台湾政坛的混乱。如上文所提曾在上世纪90年代出任无党籍“立委”的罗福助,是台湾三大黑帮之一“天道盟”的创办人,曾任两届“立委”,一度被称为“大哥立委”,他在任内涉及多起“立法院”内的暴力与外部的犯罪案件,至今被台警方通缉。

  英国广播公司(BBC)早前一篇文章就曾引用台湾学者的观点称,台湾的选举风气,从前至今都以“钱”为主,选举时没有金主赞助或庞大资金造势的话,通常都不太会选上。该文章特意与香港特区立法会选举相比较,称香港特区立法会在选举时,金额与支出都会受到限制,如果超出预算或有不正当补助,廉政公署会立刻调查,而台湾地区则缺乏这样的监管。“自由还是要建立在完全的自律上,不能用破坏他人的自由来解决问题。”

  闽南师范大学两岸一家亲研究院名誉院长王建民23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台湾政治民主化以后,“立法院”就成为一些政治人物表演的重要场合,几十年来政治表演花样百出,各种冲突也是家常便饭。岛内一些政客热衷于在“立法院”表演,实则为提升自身的社会知名度,增加声浪,为其个人的政治生涯积攒人气,参与“闹剧”是一种常用的政治策略。

  “但归根到底,‘立法院’打架斗殴的根本原因在于蓝绿之间的政治矛盾以及所采取的对抗策略。”王建民说,相较于民进党而言,国民党的斗争性不强,民进党基于其过去的做法,草根性得以延伸,其最具破坏性。这也是为何进入21世纪,民进党“执政”之后“立法院”内即便发生冲突,流血事件也有所减少。王建民称,近年来,民进党在“立法院”占据多数席位,国民党和其他反对党的势力大幅下滑,相对而言“热战”冲突有所弱化,转为“冷对抗”——即敦促民进党对其自身决策负起责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