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平邦:地震震出一个国家两张脸


  2月6日,土耳其接连发生了两次7.8级大地震,多地建筑被夷为平地,中国媒体上现在大多把这次地震称为“土耳其地震”,其实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因为这次地震是同时发生在土耳其和叙利亚两国,地震在2月6号共发生了两次,专业上讲,这叫“双主震”,第一次发生时间是当地时间2月6日4时17分,7.8级,震源深度20千米,震中位于北纬37.15度,东经36.95度,而第二次发生时间是2月6日13时24分,也是7.8级,震源深度20千米,震中位于北纬38.00度,东经37.15度。

  虽然,两次主震的震中都在土耳其、叙利亚边界的土耳其一方,但是地震其实是没有国界的,它同时发生在土叙两国,给两国都造成了严重的人员和财产损失,这才是事实。

  这里面也无形中表现出西方媒体的话语权,因为土耳其毕竟是北约盟国,而叙利亚是美国和西方的敌对国家,所以西方媒体把2月6日的地震定义为土耳其地震是自然而然的,但是,在这方面,又显示出了大部分中国媒体的盲从和无耻,你们为什么也要跟着西方媒体走呢?明明是土耳其、叙利亚地震,如果只说是土耳其地震,在接下来的国际地救援上,在国际捐助上,叙利亚是要吃大亏的,所以,你看就这么一个地震命名的事,都表现出国际话语权的重要性,以及,中国媒体的软骨头和没头脑。

  现在,我们能够看到的统计是,土、叙两国已经被确认的死在这场“双主震”的大地震中的人数,已近8000人,国际机构对最终的死亡数量的估计也是越来越高,但有一个比较确切的说法是,这次大约有6000座房屋在地震中倒塌,从这个数量上估计,其中一次还是发生在凌晨,在这样的两次地震中死掉10万人都不会很稀奇,这真是土、叙两国的国丧,两国人民要受大苦、遭大罪了。

  在2月3号,也就是大地震发生之前3天,土耳其驻华大使馆的官方社交账号上发了一条这样的消息,说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与中国外长通了电话,通电话说什么了呢?说两个人讨论了双方政治与经济合作,以及两国在多边平台上的关系,其实,中国和土耳其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国家,所以说两国在多边平台上的关系只是外交辞令罢了,但重点是之后的一段话:恰武什奥卢向中国外长强调了土耳其对新疆维吾尔族人的期望和敏感性。

  我看到这段话就想,如果当时接电话的那头是我,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我估计我会直接回那位恰武什奥卢一句:你得瑟个啥?你算老几?新疆和你有啥关系?

  土耳其外长模仿着美西方国家的姿态,也想来干预中国内政的这么一个嘴脸,这个嘴脸长在谁头上,都令中国人作呕,现在忽然长在土耳其外长的头上,只能更令人呕----但别急,这事还没完,还有续集。

  恰武什奥卢给中国外长打电话,干预中国内政的内容是发表在2月3日,3天后就发生了这场“双主震”的大地震,到2月6号,北京时间晚上21点48分,还是那个土耳其驻中国大使馆的社交账号,挂出了一条“地震捐款账户”的信息,是给中国人开通了一个特别账号,谁想捐助地震中的土耳其,可以通过那个账户直接付款。

  对如此天灾,提供捐助,也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有意思的是,同一个社交账号上2月3号发的那条恰武什奥卢干预中国新疆问题、恶意渲染新疆民族问题的那条内容,却被偷偷给删掉了,这让我想到《战国策》里的那篇《邹忌讽齐王纳谏》,里面有一句话叫“客之美我者,有求于我也”,当土耳其没有地震发生时,它们的大使馆就祭出一条干预中国内政的内容,当土耳其发生地震,需要中国人捐款时,大使馆就偷偷地把这条内容删掉了,也就是说,他们现在不再在乎中国新疆是否有什么民族问题了。

  我们之前就在节目中说了,土耳其加入了北约,别的没学好,却只把西方那套唯利是从、投机、翻脸不认人学到了家,就这么一个驻中国大使馆的社交账号上发的这两条内容,把它所有的嘴脸都暴露了。

  当然,在大地震发生后,中国政府已经对土耳其和叙利亚分别进行了援助,也派出了人员,国际人道主义还是要讲的,因为中国在遇到困难、灾难的时候,也一样会得到国际社会的援助,但是,纯粹从个人的观感上讲,土耳其官方这种作派确实是令人作呕的。

  我们之前曾经两次讨论,现在的哈萨克斯坦对待俄罗斯的态度,还有托卡耶夫对待普京的态度,跟土耳其有可比之处,去年1月初,哈国突然爆发内乱,背后其实就有土耳其的因素,托卡耶夫政权面临崩溃,万般无奈,托卡耶夫只好直接向普京打电话求救,说大哥,不行了,你救救我吧,普京当机立断,派大批俄军,带着部分集安组织其他成员国的人马,到哈国平乱,很快就给平了,而且搞定之后,片断都不停留,又撤了,所以,去年2月,托卡耶夫待国内稳定之后,还特别跑到莫斯科,当面对普京一顿感恩戴德,这些都是公开的国际新闻,现在还都能找到。

  但是,从去年年中到现在,托卡耶夫政府对待俄罗斯,则完全是换了另一副面孔,哈萨克斯坦不承认乌东四州的独立,情有可原,我们中国也不承认,但现在看来,俄哈矛盾已经超过这些,正在走向战略分歧了。正像土耳其一样,当它们把美西方国家那套唯利是从、投机、翻脸不认人学到了家之后,你就明白它们的逻辑是打得通的。

  土耳其和哈萨克斯坦,都是伊斯兰教国家,都是在刻意模仿美西方国家的伊斯兰教国家,还都是逊尼派,说来也真够巧的。其实,它们模仿、学习西方,完全是应该理解和尊重的,但从结果上看却是令人不齿的,因为它们把真正的民主自由只学到了皮毛,它们并没有学会把楼房造的更坚固,并没有学会把科技搞得更发达,而却更容易模仿、学习到美西方国家的那种唯利是从、投机、翻脸不认人。

  “双主震”的大地震,对土耳其和叙利亚造成的损失一定是巨大的,美国的经济学家甚至估计,大地震会令土耳其2023年损失2%的GDP增长,从过往的经验看,这对8000多万人口、78万平方公里领土的土耳其是很有可能的,而且,现在的土耳其正是通货膨胀最高阶段。

  而这场“双主震”大地震也让我想到去年在中国很流行的一个新词:超预期因素,这不就是一种足以打掉一个国家2%GDP增速的超预期因素吗?事情发生在中东,但同样也在提醒中国,都不要对2023年太乐观,要时刻记住老祖宗的一句话,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所谓超预期因素也可能会常态化存在,千万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